第一章 开始
吐司跳跳糖2020-08-31 01:113,125

  白清慈发誓她真的不想要她爸来送她来高中,要不是妈妈一直说不能在继续这种丧偶式的教育了,她爸不能这么“良心发现”,说什么都要送她来高中。

  没过多久,她爸的良心也算是使用完毕了,“我说,反正不是上课,只不过是录取之后的参观学校,要不就回家吧。”她爸——白群搓了搓手,看到人来人往的高中学生,想到自家女儿终于考上高中了,好突然,好不习惯。

  “爸爸,刚去量体重身高的时候说要去大礼堂开会哎。”白清慈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的爸爸,说好的完美负责行程的呢?

  “姑娘啊,你看哈,全校报名的人这么多,都没有一起来,没有组织,可见这个会议就是不重要的。”白群耸了耸肩,拿着手里的一本书,掏了车钥匙问,“你不想回家吗?这假期刚开始,过两个月正式上高中你妈绝对不会让你碰任何电子产品的,不想要多玩一会儿电脑吗?”

  白清慈脑子里全是电脑,电视机一类的,挑了挑眉,看着自家爸爸,“爸,咱家电脑就一台,怎么分配?”

  “我上班时间你玩,我下班你去看电视。”白群拍着白清慈的肩头,“我知道你的好日子不多的,努力珍惜好吗?”

  “Let's go!”白清慈拿着书就往自家的汽车那边跑,放松是争分夺秒的事情,不能白白浪费啊。

  白群笑着慢慢走到汽车面前,打开驾驶座的门,忽然回头看了看女儿的校园,未来的三年啊,希望她可以顺顺利利开开心心地度过,毕竟这青葱岁月会是她一生的财富和回忆。

  汽车驶离校园,白清慈拿着爸爸的手机登录QQ,初中同学群“守拙园”的消息已经一百多条了,今天报道的同学都在群里讨论各自的学校,这次和她来到同一个学校的同班同学只有一个人,还没有被分配在一个班,自己的中考分数恰好只是比重点班的分数线高一分,想到重点班的压力真的觉得头好疼,到时候妈妈的唠叨和高要求真的好让人心累啊。大学,什么时候才能更快一点到呢?

  刚到家,“白哥,你咋没去开会啊?”赵丽敏单独发了个消息给白清慈,初中学校里的绰号还是这么顺口。

  “不就是报名,登记要不要住宿加上量身高做校服吗?开会没必要吧,都是通篇的废话,展望美好的未来。”白清慈早就躺在床上吃薯片看电视了,为了中考好多剧都没有追呢,二次元那么多男神等着自己的垂青呢,哦嚯嚯,想想就开心。

  “你别告诉我,你连书都没拿,作业也没拿?”

  “我擦!”白清慈立刻坐起身来,这都有作业?算什么,初升高暑假作业??

  连忙擦了擦手,打字,“这都什么跟什么?中考结束了还有作业?什么学校啊,这么丧心病狂?”

  “斜眼笑:-D斜眼笑:-D,你是真的傻啊,高中哎,新的地狱哎,能让我们好过吗?”赵丽敏不想猜也知道白清慈的懵逼脸,指定忍不住地“我擦”,那眼神绝对是十万个不愿意都表达不出来的绝望。

  “沃……擦了个法克,你觉得我八月份回校军训的时候说我不知道要去开会老师能理解吗?”白清慈觉得自己还能拯救一下,说不定呢?

  “……”赵丽敏打了个QQ电话过去,“你这么垂死挣扎真的好吗?你只要不怕名字出现在学校公告栏上就行,据说不写作业的人会校讯通通知批评加上挂公告栏一周,注意,是军训要走正步的那条道儿上。”

  白清慈拿着手机很绝望的趴在床上,真的不想写作业了呀,中考最后一门考试结束后全班霸气扔试卷和复习资料的样子还历历在目,这通电话打得感觉就是临死之前的那一瞬间的回光返照都被生生地打没了。

  “我不会要回去拿吧,我家离学校太远了,一个半小时车程啊,我好累啊,不想再出门了。”白清慈在床上滚来滚去,与自己坐着最后的挣扎,而且说不定自家的老父亲知道这事儿后会无情地甩一张百元大钞让自己打的去学校,天气真的好热啊。

  “你是猪吗?量身高的时候那老师给的书上就有你们班的班级群,找你们的班主任先联系一下感情呗,说不定有人住你附近,可以去她家拿啊,全校这么多人,怎么可能就你一个人忘记拿作业。”赵丽敏至今不能懂白清慈脑回路的构造,说她傻,不上课不写作业也能挤进重点班,说她聪明吧,就这,说出口她自己都觉得违心。

  白清慈翻出那个被随手扔在书桌上的书,打开到扉页,确实很贴心的写了班级群和老师的电话号码。

  “哦,看到了,行啦,我马上注册个小号加那个群,奈斯。”

  “什么小号?”

  “我才不要拿大号进那个群,你忘了初中班主任拿小号试探我们的事了,还好当时老娘我确实资讯差劲加上我那天赐的灵敏,不然我把涂玲和梁启靖的事儿全说出去就完蛋了。”白清慈想想当年难得上个网还要被无间道真的是心里重度阴影,导致自己一个星期都胆战心惊的。

  “你那不叫灵敏,那叫傻人有傻福。”赵丽敏想到当时班主任和白清慈那个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就想笑,一个一心想要知道学生早恋问题,一个一心探讨学校食堂伙食问题,她要是班主任她都绝望。

  “那是她问个问题山路十八弯的,我本来忙着玩愤怒的小鸟哪里有空和她废话,老班头也是过分拿数学课代表的号和我聊,我本来就和她不熟。”白清慈至今都对数学课代表那个走狗讨厌得不行,真不懂九年制义务教育就教出这么个当汉奸的人才来,当走狗被发现了还拿着鸡毛当令箭,想想那个趾高气昂的样子就恶心。

  “提到那个女的就来气,我在空间看到的,她说你炫耀分数,一定没好报,切,她自己不还是花钱买分上腾飞高中,三万一分,差了三分,花了九万呢。”赵丽敏想到曾经一直被她嘲笑成绩不如她的自己如今中考成绩压她一头就是爽啊。

  “这妞家里好有钱啊,羡慕,我妈也想给我买分上乘风高中的,可惜差了六分,太贵了,五星级高中啊,可望而不及啊。”白清慈对于那个女生的吐槽没什么感觉,两个高中相差太远,现在计较没什么意思,除了有同一个群,她们两个人基本没有什么联系了。

  “也是,不过没差了,我们好说一航高级中学也算是四星级高中的第一了,宁做鸡头不做凤尾嘛,这分买进去也是垫底何必呢,算了我在自我安慰个什么劲儿啊。后天飞哥升学宴,他说了,他要是能去藤高重点班就给我们几个一个人买个礼物,你说你要啥我跟他要去,不坑白不坑,将来的社会精英啊。”赵丽敏想想就羡慕的不行,付飞是班里唯一一个上了藤高重点班的人,这个高考出去的考生几乎全是985,211一类的重点大学的班,是所有学生家长的梦想,别人的三年和自己的三年感觉过得不是一个世界。

  白清慈想到中考前一群人堵在付飞课桌面前土匪一样说要签字画押写合同,这货还真签了,不由得笑抽了,“行,你问他能不能给我写个承诺书,等以后出人头地了,带带我,我抱他大腿,后半生就指望他了,当个跟班。”

  赵丽敏被白清慈的话惊呆了,“我终于懂了我成绩不如你的原因了,大事情上还是你的目光长远啊,哈哈哈哈,我去找他说去,这可是以后吃饭的事儿,太重要了。”笑到拍桌,结果被赵妈妈拍后脑勺教训。

  “挂了挂了,再这样下去,你都要成伤残人士了,我去问问作业的事儿,晚上聊。”白清慈挂了QQ电话,注册了一个小号,加了高中班级群,私聊了班主任,可惜了,班主任说同学里住得理她近的真没有,所以随大流都安排了住在学校附近的同学把作业带回家,方便没拿的同学去拿,学校这会儿已经没人了。

  白清慈拿着电话去找爸爸,“爸爸,你自己看。”

  白群看了自己女儿的消息记录,面无表情,甚至有一点想要睡觉,“女儿啊,你爸我忙得很,你妈也要上班,你说你就自己去拿一下呗,晚上你妈回家,我让她给你两百块,打的坐公交车随你,好吧。”

  白清慈就知道是这个答案,也没多做期待,本来自己初中被爸妈从老家接到外地来上学,小学也是随爷爷奶奶打工看门转了两次学,十二岁就自己假期坐长途车开回了。这次不过是争取一下最大利益而已,“就让妈妈给我钱啊,爸爸,你不能表示表示?”

  “家里财政大权跟我一向没什么关系,你知道的,我就每个月那么点可怜的零花钱还要给汽车加油。”白群哭穷,看着白清慈看自己的眼神格外鄙夷,知道不出点血是不可能的,“五十,我给你。”

  “行,我去看电视了。”白清慈又回到爸妈的主卧躺着了,打的是不可能打的的,这辈子不可能打的的,公交车多好啊,穷人的必备,环保的象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葱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葱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