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酒时狂欢2020-11-27 23:021,464

  北宁朝堂一片寂静,坐在龙椅上的皇帝神色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原因很简单,北宁的长公主至今还未婚配。放眼堂下竟无一人向前提婚的意思。

  “朕的长女金枝玉叶、风华正茂,正值婚嫁良时,就没有一位爱卿愿意提亲吗?”声色冷如冰窖里捞上来似的。

  堂下众臣捏着笏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商议了半天,从杂乱的嘈杂声渐渐回归宁静。

  在漫长的沉静后,北宁丞相揖手:“老臣认为,陛下张贴告示举国招亲。不论贫穷富贵,诚心诚意娶公主的自然即为佳选。”

  “丞相此言差矣,望三思而后行。公主乃陛下长女,岂能如此轻易许配。”肖义为人熟知律法,北宁皇族婚配非皇亲贵族不得通婚,违反规定者需罢免职权流放三千里。

  “哦?想必肖尚书心中已有候选人了?”江临谙嘴角露出不屑,眼神里暗示道:“难不成你愿意娶傻子做儿媳?”

  江临谙素来与肖义不和,俩人自第一次照面开始唇舌交战至今。

  肖义有条不紊,似乎分毫不在意江临谙说的话道:“臣觉得,陛下可以将长公主许配给南安国。近年两国之间矛盾重重,若陛下此时联姻,不仅缓解矛盾,亦能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北帝眼波微动,思量片刻启口道:“江爱卿意下如何?”

  “老臣附议。”虽然口里这样说,实则内心不平。但天子提问,伴君如伴虎,多说无益。

  下早朝之后,北宁丞相面如砧板,拂袖而去。

  站在一旁的肖尚书气色如常,摇了摇头乘马车打道回府。

  几日后,北宁长公主北清茹得知联姻一事,捏碎了雪白的桂花糕。脸上的表情痴痴呆呆,软声软气道:“母妃,真的吗?”

  “母妃骗你不成?”淑贵妃一身华衣,修长的袖摆上绣着几朵牡丹花。满是胭脂水粉的脸笑意连绵,纤纤玉手握住北清茹的手。

  “那……儿臣是不是吃不到母妃亲自做的桂花糕了?”

  “傻孩子,等你嫁给南安国皇室还会愁吃愁穿吗?”语气暗含无奈,若北清茹痴病治好了,也不至于被后宫众嫔嘲笑她白秀莲肚子不争气,生个痴儿丢陛下脸面。

  于是北清茹低头继续用舌头卷了口剩下的半块糕点砸吧砸吧嘴巴哼唧道:“好吃,真好吃!”

  淑贵妃眼瞧她痴傻模样又蠢又可爱,心头有些心疼,嘱咐身旁贴身丫鬟玉珠看好公主便乘辇车回芳华殿。

  北清茹见人走了,也不再装疯卖傻,对玉珠道:“北茗雪怎么样?”

  碧绿色衣裳的玉珠憋住笑声回话:“三公主可劲气坏了。”平日里傲骨的样子烟消云散,小脸青一片紫一片。

  “走,去庆云殿看看。”笑容狡黠,出门前不忘换上一身喜气的宫装。

  庆云殿。

  “北清茹居然要嫁人了?本公主都没嫁,她这个又痴又傻的家伙会赶在前头嫁?”

  北清茹钝了钝,拎起裙摆笑盈盈迈进月洞门道:“茗雪妹妹,你莫急嘛,我长你两岁自然早嫁些年。”

  里屋人忒激动,怒火冲天反语:“长姐什么意思?”看到死对头春风得意的神态就咬牙切齿。

  “茗雪妹妹想嫁人也不难啊,我可以帮你求父皇赐一门好亲事。”北清茹记得以前没少被她欺负,风水轮流转,别说多解气。

  登时,北茗雪瓷白的脸全黑了,气急败坏骂道:“本公主的婚事不劳烦长姐费心。”

  “茗雪妹妹别生气呀,生气就丑八怪啦。”

  终于,她绷不住了,挥手吩咐下人:“送客!”转身摔帘子剪花叶。

  “茗雪妹妹,好生注意身体啊~”

  下人屈膝道:“请。”

  北清茹眉开眼笑,气完人二话不说扬长而去。

  “公主,您早该如此了。”玉珠满目兴奋,三公主早年坏事多端,奈何陛下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整天忙于朝政,哪还有闲工夫管后宫的琐事。再者皇后是三公主的生母,她便愈加肆意妄为。

  “那当然,本公主可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美人明眸皓齿,唇尾上弯。她北茗雪就算飞上天,还要叫自己一声长姐。

  一路走下来,甬道四周的走廊顶挂满了一排排宫灯,五颜六色的颇为喜庆。

  北清茹瞧见宫女们端着盘子陆陆续续进入各嫔妃的寝宫时,便知道迎春节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宁有佳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宁有佳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