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时候
若尘消2020-08-21 12:183,104

  人群之中的暗流涌动是卑鄙丑陋的心思,热闹之下是冰冷的人心,喧嚣的假象是为了掩盖人性另一面的丑恶嘴脸。

  这个村子叫做朝暮。村子不算繁荣,但在如今留荒山与七大家族各怀心思危机四伏的情况下,这也是份难得的安宁。这里民风淳朴,人们十分友爱热情。这是苏娆告诉小阿墨的,但是在小阿墨看来,这里的人并不友好。他与娘亲在这里生活了五年,娘亲即是苏娆。五年来苏娆祈求过他们的帮助,但是事实上他们给苏娆提出了其它要求,要苏娆做到才肯帮忙,还对苏娆动手动脚。更有甚者直接抓走苏娆,但是苏娆逃了回来。也有人对他们还算友好,至少没有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苏娆告诉过小阿墨:“这里的人其实不坏,他们很好,是娘亲不好。娘亲不该背叛你舅舅,不该带你来这里,不该……”小阿墨也不知道最后一个不该是什么?只是苏娆十分悲伤。苏娆从未提过小阿墨的爹好像也不想提及,但是直觉告诉小阿墨最后一个不该是关于爹的。

  兴许是因为苏娆一人带着小阿墨,他们觉得苏娆好欺负吧。但是小阿墨知道娘亲很厉害,娘亲不仅会治病,还会仙术,据说小阿墨的爹也会。小阿墨没有见过爹,他心里觉得就算没有爹,他也能保护好娘亲。小阿墨七岁时,苏娆开始教他修行,从最基础的引灵开始,只是小阿墨的天赋不高,所修之道为坤艮震兑四道。修行当是专一最好,如此便是修行也是困难重重。在苏娆的指导下,小阿墨认真修行了一年,不能说进步飞速,但也是踏踏实实,基础牢固。他相信着一定能带着苏娆离开朝暮村,不让苏娆被人欺负。

  夕阳的光辉渐渐晕染开来,渗透至整片天空,天地变得昏暗,这是进入难以忘怀的夜晚的前兆。趁着太阳还未落下,小阿墨带着给苏娆的花环回家,花环是给苏娆的生日礼物。进入家门,小阿墨看见家中一片狼藉,晒草药的架子都倒了,草药被踩烂,还有打斗的痕迹,血溅上了房梁。小阿墨担心苏娆出了什么事,于是在家中看了一圈,没有苏娆的气息,然后就离开家里,去外面找苏娆。手中一直给苏娆的花环,上面的花有些蔫了,毕竟被硬生生摘下来的,迟早会死。

  来到街上,本该无人的街道上,心怀不轨的人们围在一起商讨着什么见不得光的事。但是没有一个人肯支以援手,帮个忙不如多攒点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是苏娆吧?怎么连衣服都被人弄碎了?她不是会法术吗?”

  “这娘们不是仗着出身好就看不起咱吗?这下好了,仇人追来了,活该。”

  “你之前不是还想着要她吗?如此美娇娘即使死了也是娇嫩欲滴。啧啧!”

  “我呸,傻子才想要这个倒霉娘们。别的不说,她那儿子,就没给老子好脸色看过。”

  “别说了。这苏娆也是惨,一个人带着孩子,如今又……”

  “她那儿子该怎么办?也是个克爹娘的命。我可听说了,他爹在他出生那天就没了,这下他娘也没了,谁还敢养他?”

  有人看见了小阿墨,连忙拽了拽说这话的人:“别说了,快走吧,她儿子来了,这么小的娃肯定受不了,一哭啊,那叫个晦气。” 这话一出,围在苏娆旁边的人慢慢地都走开了。死人不晦气?哭丧晦气?苏娆为什么仍旧相信这些人是善良的?苏娆的衣服被利刃划破了,已经是几块碎布披在身上。她身旁已经干涸的血迹,小阿墨能想象出苏娆被扔在街上时,血液从身体里流出来犹如晚霞一般缓缓蔓延向外。

  小阿墨这个时候应该大哭一场,但他只是跪下向苏娆磕了三个头。小阿墨知道娘亲十分喜欢打扮,若是死定不愿以这幅模样死去。可是,没有人愿意替一个死人打扮,小阿墨连让苏娆入土为安但能力都没有。最后还是要求助这些人啊。苏娆的身上有很多伤,小阿墨脱下自己的外袍将娘亲盖住。每逢有人经过小阿墨就会喊道:“求求好心人帮我下葬娘亲。”

  夜色悄然来临,小阿墨用娘亲教的法术建了一个结界,隔绝一切。夜深无人,小阿墨才敢哭出来,他从来没有在苏娆面前哭过,他要保护好苏娆。可是现在,他好想再听一听苏娆的声音啊,他好想娘亲可以醒过来安慰他,告诉他娘亲没有离开你,你不是一个人。他好想回到娘亲还在的时候,这样就可以一直陪着她了。这个夜晚很冷,小阿墨一夜未睡。

  晨光微露,太阳升起来了,很冷的一个夜晚也就此过去。晨光映来之处走来一队人马,马车较小阿墨看过的有些小。待马车再走近些就停下来了,马车上跳下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她向着小阿墨奔来。骑着马走在队伍最前方的中年男子也跟着她过来了,他似乎想拦住这个小女孩一般。 “小哥哥,你为什么跪在这里?你遇到麻烦了吗?”小女孩笑着说道。这个笑容他见过,但是他忘记了在哪里见过。这是他见过的最纯粹的笑容,没有阴谋,没有虚假。

  这个中年男子名叫停石,作为凤凰族的大将军,他的使命就是守护好凤凰族最至高无上的血脉——金羽凤凰。而这个小女孩就是凤凰族百年一见的金羽凤凰,当今凤凰族的小公主,痕玥,上古神兽金羽的转世。他今天居然见到从不对除了太子殿下以外的人的痕玥殿下笑了,如一个普通孩童一般笑着。

  还处于惊讶之中的停石强行摆出他作为大将军的威望,他说道:“二小姐,我们需要在日落前赶回去,不然属下无法向老爷交代。”

  结果被小痕玥回怼回去:“哥哥说了我只要玩开心了,什么时候回去都行。回去我就让哥哥罚你娶妻,你可比爹爹大了好几。”果然是不留情面的。

  “贵人,还请贵人帮忙,替我安葬娘亲。”小阿墨不想让苏娆的尸体再经受寒风深露了,说着就趴下去磕头,但是被小痕玥拦住了。

  停石看见小痕玥一记眼刀过来,就立马叫人帮忙了。没办法,太子殿下吩咐过必须宠着。小阿墨被小痕玥拉上马车与她同坐,他们去到了村子外的一片桃林中,停石按照小阿墨的要求将苏娆安葬好了,小阿墨对苏娆的碑磕了三个头。

  “小哥哥,这里的桃树好漂亮,我最喜欢桃树了。”

  “多谢恩人!”说着小阿墨又要跪下,然后又被小痕玥拦住了。

  “小哥哥,以后你可不许随便跪下了,哥哥说过男儿膝下有黄金,你可不要随便跪。还有,我有名字,我叫痕玥。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此处,停石迫不得已将痕玥打晕了,说出名字就已经是大忌了,如若太子殿下要将他千刀万剐也无所谓了。停石将痕玥交给了一个侍女,然后转身对小阿墨说道:“小公子请忘了我家小姐的名字,我们该走了。”

  小阿墨在停石转身那刻拉住他的手:“恩人,请帮我告诉小恩人,我叫曲墨。歌曲的曲,笔墨的墨。”

  “小公子还是不要期待小姐会记得你,话我会带到,不过小公子最好不要有念想,你们不会再见的。”停石感觉小阿墨的气息与痕玥十分相似,许是痕玥与他接触了一会儿,他染上了金羽的气息。

  小阿墨看着他们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在山路中,他默默地说道:“会的,我会再见到你。” 无论过去多久,这个愿望不会改变。

  走出桃林小阿墨就遇到了一个穿着华丽的男子,他伸出手:“孩子,你愿意和我走吗?我会替妹妹好好照顾你的。我们回家!”男子拉住小阿墨的手,男子的手很热,这是小阿墨接触的久违的温暖。当时他以外是血缘的联系,从未想过这温暖却是毒蛇的温度,随时可以变化。

  这几年发生了很多,比如在东方和上官两大家族的联姻当日,留荒山之主自爆其身份是魔尊分身,被七大家族和留荒山三个山主里应外合剿灭了。还有七大家族在留荒山一战后,族人接二连三离奇死亡,其中东方,上官两族更是无一幸存。还有留荒山如今叫做上神山,是上神宫的地盘。上神宫本是一个留荒山附属的小门派,留荒山一战后其掌门以光复修真界的名头合并留荒山所有附属门派,建立上神宫,自称宫上,曲宫上。自然,这些与曲墨无关,他一直住在不用理会这些事的地方,不过也是九死一生之地。

  长大的曲墨回到了与苏娆住了四年的茅屋,这里依旧是一片狼藉,比当初更甚,杂草丛生。结果还是回到了这里。

  只不过这次这里多出了一个人,与当初毫无二致。只是上次说是舅舅,这次说的是父亲。“吾儿!都长这么大了,今年该有13了。你受苦了,爹来带你回家。”

  又是一个虚情假意的,上一个人也是这么说的,最后他不也差点丢了命。

  “好!”

  至少可以借此机会寻找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很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很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