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杨坚
河东张氏2020-09-22 23:242,690

  两三天后,午后阳光和煦,暖意融融,杨谅觉得身子差不多了,便到院里来呼吸会儿鲜鲜空气,可是不知何时他又慵懒地躺在石块上,听着耳便悦耳的鸟鸣声,杨谅竟这样缓缓地半睡了过去。

  “小少爷,小少爷。”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清脆的女声把杨谅从睡梦中唤醒过来,打断了杨谅那朦胧般的睡意,杨谅揉了揉眼,抬头望去,原来是母妃独孤伽罗身边的侍女宝儿。

  宝儿是独孤王妃身边的贴身侍女,她的母亲在独孤王妃还是那卫国公独孤信家的七小姐的的时候就已经跟在了独孤王妃身边。至于她自己,算在今日,她自己也已经在独孤氏身边待了已快八年了,宝儿是看着杨谅长大的,所以连杨谅也得叫她一声宝儿姐。

  宝儿在院中四处张望,神色焦急,想来是奉了独孤王妃的命令来寻杨谅。

  杨谅连忙站起身来,朝着宝儿的方向挥了挥手,叫道:“宝儿姐,宝儿姐,我在这儿。”

  宝儿循声望去,看到站在假山上的杨谅,顿时松了口气,踏着小碎步走到杨谅的身前,微微屈膝行了宫礼。

  “小少爷,王爷驾临,娘娘让你速回前厅。”

  “知道了,我这就过去。”杨谅慢慢挪到大石块的边缘,一下子从上面跳了下来。

  宝儿自幼便随母亲待在王府,宝儿在这里除了母亲,再无亲人,,所以她一直把自己看着长大的杨谅当亲弟弟看待,宝儿看着杨谅从这么大的石块上跳了下来,心中一颤,连忙伸手扶了过去:“小少爷,慢些,可别摔着了。以后还不要老来这里了,你的风寒还没好。”

  杨谅咧嘴一笑,甩了甩手,活动了一下,脆生生地回道:“宝儿姐,我已经没事了,你看,你看。。”

  杨谅生于王府,自幼锦衣玉食,年仅六岁的杨谅比起同龄人来的确高出不少,不仔细看,还以为他是个八九岁的少年。

  但是宝儿却对杨谅的话不以为意,弯腰轻轻掸了掸杨谅屁股上的灰尘,这才露出一丝笑意

  “你呀,就是让人担心。可真是个顽皮的小子。以后,可不要这样了。对了我一会儿去给你煎药去,你可一定要喝呀!”

  宝儿不停的叮嘱,俨然一副阿姊怜爱阿弟的模样。

  杨谅的骨子好歹也是三十出头的男人了,何曾被一个才十一二岁岁的小丫头当面调笑过?

  杨谅岂能吃这个亏,于是杨谅想了想,拉过宝儿的手,天真无邪的双眼直直地看着宝儿,一脸认真地说道:“宝儿姐,要是我以后出去辟府,见不到你可怎么办。你会一直呆在我身边的吧!”

  杨谅的话一出口,宝儿脸上的表情顿时顿住了,她呆呆地看着杨谅,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宝儿自幼就随母亲呆在独孤王妃身旁,自然知道,在这些名门望族之中,贵妇人身边的侍女被赐给成年儿子的是也是屡见不鲜的,见怪不怪。

  更何况如今宝儿年已十一,等过了些年待杨谅长成,宝儿也到了十八岁的年纪。若是那时杨谅真的向独孤王妃索要宝儿,独孤王妃十有八九会应了杨谅的请求,将宝儿赐给杨谅,毕竟杨谅可是这王府里的宝贝疙瘩。

  一想到这些,宝儿脸颊竟悄悄浮上了几许红晕,羞地不知该如何回他了。

  杨谅站在宝儿的身旁,静静地看着宝儿羞怯的样子,不由有些入迷。

  不过好在宝儿很快便缓过了神来,她发现杨谅竟微笑地看着自己。

  宝儿当即便想起了杨谅的话,羞红了脸,嗔怪地瞥了杨谅一眼,转身道:“少爷,小小年纪便不学好,整日尽想着这些。王爷还在正厅里等着你,快随我来。”

  说着,连忙背过杨谅,拉着他的手飞快的奔跑着,好像是想要早点完事,逃离这个小淘气鬼似的。

  出了敬贤斋,不一会儿便来到了这西侧独孤王妃的静宁斋。

  这都处在西侧,两个实际上庭院相隔不远。出了敬贤轩,沿着回廊一直走然后向西拐个弯就进入了静宁斋。在穿过荷塘小池,走上几十步便进入了正厅。

  杨谅一只脚刚迈进前厅,就看见一个年近四旬的男子正端坐在厅中的锦塌上,男子穿着一身暗红色的锦袍,昂藏七尺,横眉如剑,虽面色平常,但总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在这个男子的身旁在坐着一个温婉娴静,三十岁偏上,年近四十岁的的中年美妇。中年美妇随年过中旬,但仍曲眉丰颊,神态端庄,虽然未着粉黛,但是眉宇间却有着一种独特的霸道与贵气。

  不需多说,这一双男女自然就是杨谅的父母,随王杨坚、随王妃独孤氏。

  杨谅强压着心中对这位一生辉煌,晚年令人唏嘘的帝王的紧张与好奇,缓缓跨过门槛,走到他们身前停下,熟练地顿首行礼,道:“儿杨谅拜见阿爹,阿娘。”

  看见杨谅进门,杨坚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拍了拍锦塌上空余的地方,笑道:“益钱(杨谅的乳名)来了,快坐到为父身边来。”

  杨谅抬头看了一下这杨坚,轻轻“诶”了一声,走到锦塌旁,挨着杨谅坐了下来。

  待杨谅坐定,杨坚看着杨谅,一只手拉过杨谅的手臂,一只手摸了摸杨谅的头顶,慈祥的问道:“益钱,没事吧!为父近几日又要事在忙,现在才抽出时间来看我的益钱。益钱不会儿怪为父吧!”

  在杨谅的记忆中,自己就是杨坚最疼爱的老幺,这么什么奇怪的。可这杨坚有大事在忙耽搁了,那就一定是他在忙着这登基的事宜吧!

  杨谅笑说道:“阿爹,没事。益钱身上的风寒已经好的差不对了,不信你看,益钱现在可是活蹦乱跳的。”

  说着,杨谅胡蹦乱跳,在向杨谅展示到。

  杨坚看着杨谅的模样,满意地笑道:“益钱,可真是个小顽皮,还是小心一点。别再玩出事情了。”

  杨谅假装听不懂,装糊涂道:“阿爹,孩儿不知道阿爹在说什么?还请阿爹明示。”

  面对杨坚,杨谅还是很紧张的,生怕他发现自己不是真正的这个杨谅,被当做妖怪。所以杨谅假装调皮的说道。

  杨谅早慧,向来晓事,但今日的杨谅未免有些不似平成,但杨坚有想了想,也觉得没什么,毕竟杨谅还是个六岁孩童。

  杨坚想了想,于是问道:“益钱风寒休养几日,可曾去国子寺学习?”

  杨谅听到杨坚的问话,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一瞬间,他意识到自己过于轻浮了。

  杨谅在心中快速地思索了一番,当即道:“呦!呦!呦!孩儿最近头痛的不行,没有去那国子寺。”

  杨坚,一听有些不乐意了,自己孩子怎能这么贪于玩乐呢,虎父应该无犬子,不行,这老幺不能老这么惯着了,对,就这样。

  杨坚于是说道:“我听益钱刚刚好像说自己没事了,我看择日不如撞日,今天你就去太学学习去吧!”

  杨谅一听有些不乐意,当即想到了自己的母亲独孤伽罗,于是上前抓住独孤王妃的衣角,撒娇的说道:“阿娘,你看阿爹。益钱不想去,不想去嘛……”

  独孤伽罗,为难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夫君杨坚,又看看自己的老幺杨谅,想了想,于是松开自己的衣角,开口说道:“益钱,我觉得你阿爹说的对,你还是去国子寺去学习一些东西吧!”

  杨谅见自己的母亲也不帮自己,无奈的放弃了抗争,妥协的说道:“哦。孩儿知道了。”

  可这是独孤氏又转头话锋一转,对杨坚说道:“不过,阿郎,在过几日,你就要登基了,还是让益钱在歇息几日,等你登基了再说吧!”

  要说呀!这杨坚就是个妻管严,哪里敢说什么!他这江山的获得,这独孤氏也是付出了极大功劳的!要不然他怎能容忍这独孤氏杀了自己的爱妾尉迟氏!

  杨坚无奈的说道:“夫人,好吧!就依夫人所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隋皇幼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隋皇幼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