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尾随
木瞑2020-11-25 13:261,806

  我喜欢她,我喜欢她如墨般黑瀑布似的长发,我喜欢她栀子花一样沁人心脾的笑,我爱她,但她太耀眼了

  我只能在黑暗里爱她,我的目光舔遍她的每一个角落,我想这样默默的爱着她也是好的,我可以为这简单的快乐而满足

  不过欲望却一天比一天强烈,我开始想她是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睡觉,她喜欢什么款式的包什么类型的裙子,她的一切都让我充满欲望,我开始欲罢不能的搜集她用过的东西,扔掉的餐盒,丟掉的垃圾,她所有触碰过的东西我如视珍宝,她的一切都存在我房间的一切角落,我满足的要死,我想我已经足够快乐了,用着卑微的爱弥补自己

  可时间长了我又觉得空虚,她的东西已经填不满我心中的洞了,我开始跟着她,我只能看见她的一个小小的背影,在人群中,在我的眼中熠熠发光,有时候她一个无意识的回头会让我心跳半天,我喜欢她含着笑的侧脸和眼睛,那么的,美丽

  我害怕她发现我,又期待着她能注意到她的身后一直有一个我,我摸清了她的出门习惯,我知道她几点放学几点上课知道她喜欢去的奶茶店和她最喜欢的椰果奶茶,知道她喜欢和朋友去看恐怖片,我会在她走后做她坐过得位子,虽然已经冰冷,但我感觉很满足;我在她的痕迹下留下了我的痕迹,这个想法让我激动的颤抖,我胆子渐渐大了,我开始在人群众接近她,我看着她的身体,就离我两三步远,我伸出手,我想要摸摸她,快要触碰到的时候又被理智打败,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这样不行,我想要她,疯了似的想要她,我想触摸她发了狂,我想看她对我笑,或者对着我哭求我放过她也不错……可她什么也没发觉,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快乐,不过现在有个人想要现有她了呢

  我在我的房子里整理出来一个地下室,我把里面铺上一层厚厚的地毯,我想好好爱她,还有手拷,我不能让她跑,我想她就是一直快乐的白灵乌,我现在只是要把她变成一直笼中的金丝雀,我挑选用具足足用了一个多星期,我把铁链打进墙里;计算好楼梯,出口,墙面的距离,我不想她逃走,也不能给她寻死的机会,她的一切也只能我来主导,我来爱,五月下旬,正值雨季,我知道她要去一次市南区,因为今天是她最后一天去家教,她教的那个小男孩我很讨厌,因为她对着这个男孩笑容格外灿烂,有几次甚至还给他拥抱,我在角落里看着嫉妒的要死,看着男孩的丑陋的脸我想要把他撕烂,不过很快我就会占有你的,放心吧

  果然你们照约定在晚上一起去吃饭来道别,我在饭店对面的胡同里按照约定在晚上一起去吃饭来道别,我在饭店对面的胡同里静静的等着,我听着手机里传来你说笑的声音,那是我提前在包间里安装窃听器的成果,我听见你关了门,要下楼了,口袋里喷了迷药的手帕快被我的手汗津湿,我看着你下楼跟他们告别,雨下的那样大,夜又深了,没有发展起来的南市在夜晚路上空无一人,你打着伞站了半天没有看见车,终于决定走回去,我看你离街道越来越远的身影,心里满满升起一阵狂喜,马上,我就可以得到你了

  我跟在你的身后,悄无声息的跟上你,你还没有发觉,我掏出口袋里的手帕,猛的上前用右臂勾住你的脖子,我听见了你的尖叫,就在我耳边,我隔着外套感觉到了你脖子的温度,我把手帕向你口鼻捂去,你挣扎着,你的指甲在我手背上划出一道道血痕,可我只能感受你的温度,她是那么温暖,我感受你渐渐不再挣动,拿岀绳子和胶带把你捆绑好,做好这一切,我拖你走向胡同里,那里的监控已经被敲坏了,不会有人看到我的身影,就在我埋头拖着你即将带着你走进胡同时,一只手突然岀现在我面前

  我低这头看着这突如其来的骨骼分明的男性大手,很快接受这突然的变故,我在想用什么理由来逃跑,有感觉什么理由都苍白无力,冷汗夹杂着雨水从我的背上滑下,“你的手帕,作案工具也能掉?嗯?”我还没反应出他的这句话,他已经把手帕放进我的口袋里了,手还顺着我的腰摸了几把才恋恋不舍的拿出,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颤抖着慢慢的抬头看他,我以为我一七的身高不算矮了,他却还比我高大半个头,微弱灯光下我看不见他帽子下的面孔,只能看见他白的像大理石一样的下巴和似笑非笑的唇角,他在黑暗中看着我,然后用冰冷的手摸摸我的脸,向我身后走去,我的心脏想重活了一样疯狂的乱跳,耳边都是血液轰鸣的声音,我慢慢转过头,看他像鬼魅一样消失在黑夜中,我打了个寒颤,我想起我来是绑人的,于是加快行走的脚步,带着她走进深不见底的胡同里

  不过埋头苦干的我并不知道在我走后不到十分钟里一辆SUV在胡同对面的黑夜亮了车灯,男人在车里看着我离去的方向,被车灯照得白如纸的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

  “找到你了,亲爱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海与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海与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