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都该如此
尹夏沫2020-10-25 03:204,083

  细细绵绵的小雨,街上几无人迹。

  长街小巷里,一女子一身青衣站在小巷中,手执一小灯笼望着他的背影,神色淡漠无悲喜。

  “殿下此去战场一别,不知何时再见,望珍重。”

  喉间不住的哽咽,眼前似乎是被一片水雾覆盖了,视线竟渐渐模糊了起来,女子望着他越来越远的背影,突的大喊:“待君归来,非君不嫁!”

  那人的身影已消失在巷口,女子却还呆立在原地。

  良久,她从怀里摸出一块玉佩,低头,喃喃念道:“阿绾只爱一人,那人只能是殿下,倘若殿下心有所属,阿绾自会去殿下看不见的地方度余生,如若殿下此去险遭不测,阿绾……”

  又是这个梦!

  宋绾猛地从梦中惊醒,她呆坐在床上,半晌回不过神来,只觉脸上似乎有些粘腻,伸手一抹,也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

  阿绾?

  阿绾是谁?

  那梦中的人是谁?

  宋绾百思不得其解,这个梦已经困扰了她半年之久。

  每当午夜时分,她总是会反复的一遍遍的不厌其烦的重复着这个梦。

  那下着小雨的长街,寂静的小巷,手执灯笼的女子和那宽阔决然的背影都让她觉得异常熟悉,可每从梦中惊醒,那梦中的人就如同没了五官的人面皮一般,渐渐变得模糊不清,让她无迹可寻。

  她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浊气。

  “小姐!小姐!”

  伴随着呼喊声,一粉衣小丫头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宋绾扶额,“何事如此慌张?”语气颇有些无奈。

  她说着翻身下床,从一旁的屏风上拿过衣物,慢悠悠的穿上。

  她看着青黛从桌上倒了满满一杯茶水,一口灌下,忍不住轻摇了摇头。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小姐,祁王殿下回京了!”

  宋绾穿衣的手一顿,“当真?”

  “千真万确小姐,这会儿怕是正到城门呢!”

  宋绾闻言,将衣服快速穿好,她坐到梳妆台前,回头见青黛还站在原地,不由得说到:“还站着干嘛?快,过来梳妆,我们也去凑个热闹!”

  青黛听着自家小姐这话,眼角不由自主的跳了跳,心中暗暗想道:小姐,你确定只是去凑个热闹?

  心中如此想着,竟也这般说了出来。

  宋绾听着她的话,再加上她这一脸“我才不信”的表情,顿时不高兴了起来,她佯装怒道:“说什么呢你!还不快过来!”

  青黛见状,也知自家小姐并未真的生气,但还是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疾步走过去开始为宋绾梳妆打扮。

  想想也是,传说这祁王殿下出生便伴吉兆,更是三岁识字,四岁习武,五岁便能出口成章,六岁阅尽天下古学,七岁舌战太学宫群雄,更是在十二岁那年一举大败南疆。

  关于这位祁王殿下,民间流传的有关于他的事迹当真是多得罄竹难书,皆道他是文武双全,才华横溢,天纵奇才,诸如此类的赞美之词多得是数也数不过来。

  不过最值得一提的当还是这祁王殿下乃是这北凰的战神,并且从无败绩。

  祁王殿下自十二岁那年大败南疆起便一战成名,哪怕后来大大小小的战役无数也从未吃过败仗,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流传说祁王殿下乃是天上武神转世这样的说法。

  半年前,边疆蛮国举兵进犯,步步紧逼,直破周边城镇三座,北帝无奈只能派祁王殿下率兵前往对抗,哪想不过七日,便从前线快马加急传来大获全胜的消息,消息传出来,举国同庆,祁王殿下顿时成了民间人人歌颂的对象,哪成想祁王殿下还未归来便接到了北帝的圣旨,命其前往常州,自此不曾回京,直到今日。

  青黛想到这儿,不由得加快了手中的动作,她也想见见这传说中的祁王殿下是否真如传闻中那般丰神俊朗,举世无双,艳绝天下。

  ………

  今日的上京格外热闹。

  天下楼里,人群熙熙攘攘,宋绾和青黛在店小二一路的保驾护航下这才成功挤上了二楼。

  宋绾抬袖擦了把额上的细汗,回头看向楼下的那些姑娘们。

  这些姑娘无一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或是官家小姐,碍着身份不好像那些寻常女子一般就这样往大街上站着,于是只能来这天下楼。

  别看她们平时娇滴滴的,一有什么便梨花带雨的一哭二闹三上吊,柔弱得叫人恨不得心窝子都给掏出来,真的放下包袱时,饶是宋绾也觉得害怕。

  “二位客官,厢房在这边!”店小二笑得一脸诌媚,毕竟能订得起天字号的人当真是不多。

  宋绾被店小二这诌媚的声音拉回了神,她微微倾身拢袖行了个男子之礼,放低了声音道:“有劳。”

  一进厢房宋绾便将门关上,然后撸起袖子开始肆无忌惮毫无形象的开始吃起了桌上的糕点,而上楼时被她紧紧护在怀中的折扇,此时却被她随意的丢在了一旁。

  “小姐,这天字号的视野果真如你所说,当真极好,从这儿能看见整条街道呢!”

  青黛站在窗户边一边兴奋的对宋绾说,一边将小脑袋不断往外凑,似乎恨不得整个人都能飞出窗户一般。

  宋绾倒了一杯茶水灌下,然后又抓起一块糕点往嘴里塞,“确实!这天下楼的糕点果真好吃!”

  语句断断续续,模糊不清。

  青黛完全兴奋得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也没注意宋绾的答非所问和那如同饿死鬼投胎一般的吃相。

  街上的声音渐渐高亢了起来。

  “来了!来了!小姐,祁王殿下来了!”青黛突然跳了起来指着街道一头。

  宋绾闻言立即放下了手中的糕点,匆忙抓起桌上那把进来时被她随意安置的折扇便几步并作一步的冲向了窗边。

  只见街道两旁站满了人,男男女女,老弱妇孺,连只晚上营业的妓院也打开了大门,姑娘们有的站在门前有的站在楼上,不停的向着不远处挥舞着手中的丝绢。

  “祁王殿下!”

  “真的是祁王殿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欢呼之声不绝于耳,可谓是一声更比一声高。

  宋绾看了眼身旁一直在放声大叫的青黛,忍不住伸手掏了掏耳朵。

  果真是前有花痴,旁有自家丫头。

  人都还没走进,就只见一堆黑乎乎的点,也能兴奋成这样?

  宋绾摇了摇头,将目光投向那堆黑点。

  随着黑点的不断前进,宋绾也渐渐看清了那骑在马上首当其先的人。

  只见那人与别的将军皆不同,别的将军一般都身着战甲,威风八面,风光无限,就如同她阿爹一般,可这祁王殿下却穿着一身骚得不能再骚气的紫色长袍,看起来低调又奢华,头发松散的用上半部分挽了个髻垂在脑后,一根紫色发带从中穿过混杂在下半部分披着的头发里,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仿佛潋滟着一湖的春水,菲薄的唇勾着一抹醉人的弧度。

  当真是风华绝代,艳绝天下。

  只一眼,宋绾便明白,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这么一种人,他就站在那里,不作为也不言语,就足以让人移不开目光。

  目之所及,仅此一人。

  “啊!我砸中了!”

  “啊啊啊!”

  …………

  宋绾回过神来,才发现人已经快到自己所在的楼下了,不禁嘀咕道:“秀色误人,秀色误人啊!”

  她低头向楼下看去,只见不少姑娘娇羞着将手中的荷包或者手帕朝马上的人扔去。

  宋绾见时机正好,便学着男人的声音粗声大喊了句:“祁王殿下,我爱你!”说完便一把打开扇故作娇羞的挡住了脸。

  只见人群有一瞬间的寂静,在北凰,民风还没有蛮国和南疆或者漠北那些国家开放,姑娘们都是知书达礼久居深闺,自然从未听过如此露骨的话,何况还是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说,难免让人多想。

  不过只是一瞬间的寂静,随即便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掌声和哄笑声。

  马上的容祁身形一歪,可谓是惊吓过度得差点跌下马来。

  这……这是男人的声音?

  他没听错吧?

  宋绾听见人群里传来的哄笑声,一时也没想明白他们究竟是在笑些什么,不应该是特别惊讶诧异吗?

  她疑惑的将手中的折扇向下挪了一点,垂眸向楼下望去,却正好在半空中与容祁的视线相撞。

  看清楼上那人的面容时,容祁猛的愣了一下,随即嘴角一勾,眼尾上挑,然后一个秋波便送了过去。

  宋绾一时只觉得时间似乎都暂停了,耳边也没有嘈杂的人声,有的只是吹过的风声和视线中那人的笑容。

  妖孽,这祁王殿下肯定是妖孽。

  人群再次沸腾起来,宋绾这才回过神来,原是容祁已纵马疾去。

  见祁王殿下已先行离开,成群的士兵将士只能小跑着追上去。

  容祁的身影以及那些将士已经消失在街道上,人群也渐渐散去。

  茶楼里,宋绾呆坐在凳子上,“青黛,你说是我这身装扮太不像男人了吗?”

  无辜的青黛看了眼自家小姐这身装扮,一件男式月牙白长袍,长发束起,头戴玉冠,剑眉星目,手执折扇,看起来风流不羁,俨然一副世家风流公子的样子啊。

  再说了,就自家小姐这易容技术,好几次去青楼,眼看着关上门要和人家姑娘办事了也没被发现是女儿身,何况就这楼上与楼下的距离,应是也看不出。

  当然,宋绾没被人发现是女儿身的事也只能说是山人自有妙计了。

  青黛想到这,顿时便格外自信。

  “小姐,就你这出神入化的易容术,祁王殿下不可能看出来的!”

  没想到宋绾一听,脸上先是洋洋得意,再又是惊恐万分,最后是悲痛惋惜。

  “不曾想这风华绝代艳绝天下的祁王殿下竟有短袖之癖!可惜!可惜啊!”

  青黛:“……”

  “听闻这祁王殿下自去常州后便性情大变,整日饮酒作乐,美人做伴,与从前大相径庭,本来奴婢还以为是传言有误,可如今看来传言也不尽虚。”

  宋绾本还在惋惜之中,可听闻青黛这话,却突的笑了起来。

  “小姐,你……”

  “青黛,”她抬眼望她,眼神意味深长,“盛极必衰这个道理你听过吗?如今正是多事之秋,陛下年纪已大,却迟迟未立储。过不久便是元宵节了,怕是那些老古板又会进谏立储之事。”

  “容止应该也快从漠北回来了,陛下选择在这个时候召祁王殿下回京,此举怕是不简单啊!”

  青黛听得一脸迷茫,可见宋绾一本正经的样子,也知怕是要出什么事了。

  “小姐的意思是……陛下会立祁王殿下为太子?”

  “哈哈哈!”宋绾不禁轻笑,她看着青黛,并未作答,“你觉得祁王殿下是个怎样的人?”

  “祁王殿下?嗯……祁王殿下模样确实长得俊俏,就好像画上的人一般,美好得不真实,我就那么远远望上一眼,便都觉得是亵渎了!”青黛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回想着刚刚自己看见的祁王殿下,“祁王殿下就好似会发光一般,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姑娘才能被神仙一般的祁王殿下欢喜。”

  青黛说着又道:“不过在我看来,祁王殿下就只有小姐这般的女子才配得上。”

  余光瞥见宋绾不相信的眼神,青黛猛地用力拍了拍胸脯,“奴婢说真的,倘若祁王殿下是神仙一般的人物,那小姐就是九天仙女下凡,仙君和仙女不该是天生一对吗?”

  宋绾见青黛这认认真真的模样,只觉十分好笑。

  这丫头,终究太单纯了。

  “小姐是不是也这般觉得?”

  宋绾笑了笑,随即嗯了一声,道:“理应如此。”

  青黛闻言顿时十分高兴,“小姐是觉得奴婢说祁王殿下似神仙一般理应如此还是说小姐是九天仙女下凡理应如此,又或者是说小姐和祁王殿下天生一对理应如此?”

  宋绾见青黛这问个不休的做派,只觉这小丫头真是可爱,她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口,随口应道:“都该如此。”

  “走吧!”宋绾说着站起身来,她理了理衣袖,拿起桌上的折扇打开轻轻扇了扇,“公子带你逛青楼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