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要不要一起住
柒小七2020-10-26 12:003,294

  1

  客栈门口是一扇木门,门旁贴着:阁楼出租。

  兰芝轻轻地推开木门,门没有上锁,她走了进去。

  墙角围着墙种了一大片玫瑰和蔷薇,还没有开放,围墙也不是蓝色。

  院子里的一角有一颗大榕树,树根蔓延着伸展到了地面,最高的位置已经超过了旁边的屋顶。

  房子是青砖和木质结构,两层带阁楼。

  “有人吗?”

  兰芝四处张望着,门房一角的小屋里有了动静。

  一个中年妇女,肥硕的身体,头发盘成一个鬓高高的竖在头顶上,穿着一件印有图腾的中式棉袄走了出来:“租房吗?”

  兰芝紧张地点点头。

  她转身进屋拿了一串钥匙再出来:“我带你去看看吧。”

  兰芝跟着她上了楼梯,房屋内充斥着木头和水泥的元素。

  “是三楼的阁楼。”妇女转头看了看兰芝,“你来得真早,我们今天8时才正式开张,还有一会儿,老板不喜欢仪式,招牌揭了红布就算礼成。”

  三楼有两间房,妇女找了找钥匙打开右边的木门。

  一张木床,一个衣柜,一张木桌和相配的凳子。

  家具都并不是新做的,而是有些年代的老木质家具翻新,透着一股沉重而古老的气息,别有一番情调。

  房间不大,好在有窗户。

  她打开窗,正对着院子里的大树,几缕阳光穿过树枝照了下来。

  如果是夏季,树下正是乘凉的好地方。

  “我租这里!”兰芝肯定的对妇女说。

  “等老板起床了你们谈吧。”妇女看了看旁边的房间。

  紧闭的木门里突然传出震动的音乐声,大概是一个喜欢重金属摇滚的青年。

  不过还好兰芝不怕吵,小时候住的弄堂里,楼下就是菜市,天还没亮,菜摊肉摊就开始摆放。

  一整天混杂着各类人,垃圾,各种吆喝或吵架的声音。

  只有在夜间,才能恢复短暂的平静,街道上仍旧残留着淤泥,菜叶……感觉鞋子永远也洗不干净。

  兰芝已经适应在任何环境下生存。

  “她快起来了,我们先去大堂等吧。你应该和老板差不多年纪,她就是有些吵,老爱把音乐开得很大声,我简直听不懂你们年轻人听的那些歌。”妇女摇了摇头,“还是以前的老歌好听。”

  兰芝跟着妇女又下了楼,经过二楼的客房,她停下看了看。

  每个门上挂着牌子:“忘情”,“忘愁”,“忘忧”,“忘金”,“忘不了”……

  兰芝一下没忍住,嗤一声笑了出来。

  “哎。”妇女叹口气,“我就说取的什么名字嘛。”

  2

  大堂内非常宽敞,一侧是前台,一侧放着一张约4米长,1米宽的大木桌,可供10多人同时使用。

  凳子采用木头和手工竹编座椅而成。

  背后有一整排到顶的书架,放满了各种书籍。

  两侧也有几张小木桌和两人座的同款式凳子。

  楼上的音乐声戛然而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年轻的女子跑了下来。

  兰芝看着她。

  黑色高领针织衫,肩上搭一条色彩斑斓的民族刺绣披肩,一条紧身细角牛仔裤,配一双黑色短靴。

  蓬松微卷的长发随意披散着,看上去有一丝慵懒却很美。

  她的脸化了淡妆,珊瑚色的腮红加上口红显得气色很好,眼睛细长而有神,眉角的位置有一颗痣…

  这样的女子总让人一见便会很自然的喜欢。

  “张嫂,快到时间了,准备揭红布!”

  她说完才发现大堂里多了一个人:“你是?”

  “这位小姐要租阁楼的房间。”张嫂替兰芝回答。

  兰芝礼貌的笑笑。

  “我就说,没开张怎么会有客人。”她走到兰芝面前伸出手。

  “你好,我是夏雪晨,在一个下雪的清晨出生,你可以叫我冷冷。”

  “你好,我叫兰芝。”

  兰芝伸手握住她有些冰凉和纤细的手。

  “兰芝……”她若有所思的重复了一遍。

  门口突然响起了鞭炮声。

  “什么,赶在了我们前面”冷冷说着朝院子走去。

  原来隔壁咖啡馆正式开张。

  冷冷一看时间:“快,揭红布!”

  张嫂赶紧去大堂旁的杂物间拿了一根长竹竿出来。

  三人走到门口的招牌下。

  先前就被吹落的红布,只有一角还挂在上面。

  张嫂用竹竿将红布叉下。

  “好,礼成。忘都客栈正式开张!”冷冷笑着自顾自的鼓起了掌。

  兰芝只好尴尬的跟着拍了拍手。

  3

  咖啡馆门口围满了人,红布已经被取下,露出了里面黑色招牌金色的字:BLACK STORY。

  与他们相比,忘都客栈显得有些凄凉。

  冷冷可能并不觉得,她还是一脸兴高采烈的样子。

  张嫂准备收杆子进屋。

  “兰芝,你怎么在这儿?”

  兰芝一回头,从人群里走出来一人,是程一楠。

  他穿着白色衬衫紧贴着胸膛,外面套着一件宽松的卡其色风衣,黑色西裤配一双休闲鞋,眼睛炯炯有神,嘴角浅浅一笑,让人的目光想要在他身上多停留几秒。

  “我……”

  “这不是帮老王家做工的小哥哥吗?你们认识啊。”冷冷抢在兰芝前答话。

  “我……”

  兰芝到嘴边的话还没回答上,又被一个穿黑色围裙的男人抢了先。

  “冷冷,你有客人啦,要不要过来一起喝杯咖啡。”

  那个男人皮肤黝黑,高大健硕,长得却有些憨厚老实,兰芝猜他是咖啡馆老板。

  “不是客人,是我的租客。”冷冷有些不满地说道,“为什么你要和我同一天开张?”

  “今天是黄道吉日嘛,宜开业,讨个好彩头”老王不好意思的笑笑。

  “我在这里租房子。”

  兰芝终于插上话,给程一楠指了指门口贴着的纸条:阁楼出租。

  “你不走啦。”程一楠有些意外和惊喜。

  “嗯,暂时不走了。”

  “太好了。”程一楠脱口而出。

  冷冷看了他一眼,“小哥哥,要不要一起住?”

  兰芝,老王和张嫂以为自己听错,齐齐看向冷冷。

  “我是说,我们客栈正缺人手,需要一个男管家一起管理客栈,如果你愿意,我们这里包吃住。”冷冷淡淡的解释道。

  “好啊。”程一楠平静的回答。

  “这不是当着我的面挖人吗?一楠,我给你加钱,我那里也缺人,你还是继续帮我吧。”

  “他已经答应了,从现在开始他就是我的人了,又不是给你做一天工就得做一辈子工……”

  老王和冷冷还在争吵着。

  张嫂,兰芝,程一楠三人走进了院子。

  4

  在忘都客栈的第一晚,兰芝睡得很好,没有梦。

  她没有关窗户,让一阵阵清新的凉风吹进阁楼里。

  窗外的大树上,偶有小鸟经过,停息或飞走,传来扑动翅膀的声音。

  而在另一边的二楼房间里,程一楠辗转难眠。

  早上答应得太爽快会不会显得另有意图。

  他有些懊恼。

  他承认当听到兰芝留下的时候,他有一些高兴。

  他对这个陌生而冰冷的女子产生了一丝好奇,在她原本年轻的脸上他看到了不应该有的沧桑和失落,当然她也有一些美丽。

  他对冷冷提出了要求。

  他不需要包住,他会继续留在周爷爷奶奶的房子里。

  小时候他也是由爷爷奶奶带大,他知道老人的孤寂,他明白那一份陪伴的作用。

  或者说他也想找回他失去的温暖。

  5

  “楠楠,是楠楠回来了吗?”爷爷拔掉氧气机起身,喘着粗气走到客厅。

  “爷爷,是我回来了。”读中学的程一楠放下书包去扶住爷爷。

  “他奶奶,快,把油烧热。东西都给我备好了吧,我去炒楠楠最喜欢吃的下饭菜。”他指挥着奶奶做准备。

  在程一楠初二的下学期,爷爷被查出了肺癌晚期。

  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从来不吸烟的人会得此病,而那些每日一两包烟的人却好像什么事也没有?

  从小和爷爷奶奶生活的他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奶奶在医院照顾了爷爷一段时间,待他出院后平日里需在家里用氧气机吸氧,否则就像程一楠刚跑完1500米下来时喘个不停。

  奶奶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照顾爷爷,而刚进入初三课业加重的程一楠最后由父母送去了住校。

  每周末放学是爷爷奶奶期盼他回家的日子。

  他最喜欢吃的一道菜是爷爷炒的“下饭菜”。

  新鲜的莴笋头用盐水泡上半日,切丁,加上切碎的酸菜,和小块的鸡胸脯肉一起炒,泡菜的酸味融入鸡肉里,再加上清脆的莴笋,程一楠可以一口气吃上两碗饭。

  他觉得他的亲人只有爷爷奶奶。

  父母的关爱只是金钱上的资助,他们会忘记他的三餐,记不住他的生日,连他的衣服小了破了也不知道,最后就干脆把他放到爷爷奶奶家里养着,偶尔问问他的学业。

  爷爷最终在他初三毕业还未发榜的时候离开了。

  奶奶比想象中显得平静,她已经有心理准备面对离别。

  而程一楠则痛苦不已,他第一次面对身边人的死亡。

  他接受不了昨日还相见的人将永远见不到,那些曾经相处的过往分明还历历在目,却只能留作回忆埋藏在了心里。

  他以为像做一场梦醒来就好了。

  爷爷还是会坐在书桌前戴着老花眼镜等着他回家,但是无数次醒来回家,书桌前只剩下了空荡荡的座位,老花眼镜还摆在书本上,却已经是物是人非。

  他多想再听到爷爷说:“楠楠,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下饭菜……”,然而他再也吃不到了。

  6

  “一楠,我们做好了早饭,吃点再走吧。”房东周爷爷在叫他。

  他今日是去忘都客栈工作的第一天,一早起来收拾好准备出门。

  “好的。”他还是坐下来,不想辜负周爷爷一番好意。

  Ps: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些伤痛,来到忘都客栈是遗忘还是治愈?和客栈老板娘冷冷,租客兰芝,店小二程一楠以及厨娘张嫂一起准备等待客人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忘都客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忘都客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