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战起
手抓摸鱼2020-11-16 08:502,115

  由于雪原北部环境天气恶劣,兽族肆虐,而狼族又曾坐北望南统治着整个北方的大陆,所以雪都的建城在雪原南部,距离边境防线仅仅只有千里之远,三座城池。

  毕竟曾经是统一的帝国,所以南境除了三座城关之外竟没有任何的防线。立足于第一城之上目光眺望南方,越过白茫茫的雪原居然能依稀看到南林荆棘之地的一抹绿色。其地势之平坦由之可见。

  一直以来第一城的地位超然,帝国存在时各族使者临朝进贡,帝国诏书下达无不通过第一城,因此,此地自建城以来并无战乱发生,受到各族的尊敬。驻守此城的也是世袭的贵族,该族祖先相传当面曾亲自跟随狼神开疆扩土,征战四方。只是传至现在的城主,一切英明神武早已变得平淡无奇,只有祖先们用鲜血换来的殊荣依旧宛如昨日。

  现今驻守在此城的城主不知是那位人杰的几世孙,整日扭动着臃肿的身材搂着娇媚的妻子带着身后忠诚的家族卫兵登上第一城关坚不可摧的城墙,望着面前开阔的雪原与远处的南林,居高临下,一种睥睨天下的豪气油然而生。时不时的还顺带着吟几首不成调的诗来卖弄自己的虚荣。这一日,他像往常一样登上了城楼,不同以往的是今天的天空中飘起了大雪,远处的那一抹绿色不见了,就连雪原的轮廓也看不清楚。视线被阻的他有点恼火,这时候正好听到身边的娇妻大笑着拍手称好,他没有发火而是笑着着转身命令身边的卫士将自己的妻子扔下了城楼。

  “这个疯女人。她笑什么?”他无奈的摇摇头,侧耳聆听着什么。可是过了许久也没有听到任何的惨叫从城底下传来,他感到很意外。正巧大雪这时候停了,他向下看去,天哪,城外那黑压压的一片是什么?那反射进眼睛刺痛的寒光是什么?那个钉在长矛上的女人怎么那么像他美丽的妻子?

  “城主,城主不好了,有人率兵来攻打我第一城,我城危矣。”有士卒慌慌张张的前来报讯,结果被臃肿的城主一脚踢飞,“妈的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杀我的女人。我的女人只有我才能杀。传令下去,开城迎敌,砍他娘的。”

  沉寂已久的雪原因为这位城主的一句话,终于迎来了他的第一战,从此,战火便绵绵不绝。

  …………………………………………………

  “少主,昨夜雪原上的大雪已经掩盖了那些斑驳的足迹。现在的雪原真的纯净的像一张白纸。”

  阿奴骑着骏马,与前面那个少主一前一后,一深一浅,奔驰在雪原上。赫连焚没有回头看那个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仆人,开口说到

  “清吏卫和御政司如此不济事,如今的局势万分紧张偏偏让势如中天的王族使者在雪都狼王的眼皮子底下被刺杀。这不仅会影响到狼族原本就很难继续维持的盟主之位,更有可能引起其他种族对我狼族的不信任,如此一来,失去种族支持狼族统领于北原的时代终究会被取代。”

  “所以我们去调集刚刚从北线上撤下来的东营狼骑就是做亡羊补牢的事了。”阿奴接道。

  “不错。”

  两骑在雪原上奔驰前行,忽然远处白茫茫的雪原上出现了一个黑点。

  “那是什么?过去看看。”

  二人走近才发现是一位受伤的士兵,他伤的十分严重,左臂被一支锋利的羽箭贯穿,伤口周围的血液和烂肉已经冻的不堪入目。焚急忙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将雪地中的士兵搀扶起来,阿奴把自己的坐骑让了出来,让受伤的战士依靠在马腹上。寒冷,饥饿依然没有将这位战士强大的意志击垮,他的意识渐渐恢复了,睁开了眼睛,阿奴看到了这些立马将焚叫到了跟前,焚蹲了下来,看着这位战士污垢的脸轻声问道:

  “你是从哪里来的战士,发生了什么事?”

  士兵目光低落,脸色变得十分灰暗,艰难开口:

  “咳咳……南境军情告急,第一城被破……”

  “什么?怎么可能,南境处于内腹,兽人的军队怎么可能到达那里。”阿奴震惊的问道。焚震惊的同时心里冒出了一个更加可怕的想法,果然,战士接下来一句话更让人吃惊。

  “王族背叛了我们,是他们进攻了第一城。”

  “难道是因为王族使者被杀的原因引起了王族的怒火?不可能,不可能,区区一个使者不足以让王族做出千年来北方大陆上从来没有种族敢做的事情。万族尊狼族已经是一种潜意识的观念,王族此番进攻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而听说狼王的雄才大略不像是这般急功近利且鲁莽冲动的人。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焚冷静分析到,然后忽然意识到,第一城被破那么意味着失去唯一屏障的雪都将会完全暴露在敌军眼前。那么雪都此时内部肯定还沉浸。在欢声笑语中却不知外面危险降临,岌岌可危。

  “阿奴,带这个战士回城告诉狼王此事!做好城都的防御戒备,我去调东营狼骑阻挡一阵,为你们赢取时间。

  “不,少主,你回城去报信,东营的兵马根本阻挡不了王族大军。我去东营,外面太危险了,我不能让你冒险。”阿奴摇头。

  “不,东营狼骑只听从我赫连家族的命令,你去调不来东营,我去。”焚上马疾驰。

  与此同时的南方前行的大军,同仇敌忾。每一个王族士兵所知道的事情是这样的:兽族入侵在即,万族要再一次联盟,王族为了和平派遣使者前去,结果传来消息,尊敬的拓跋路大人被杀死在了雪都,怒火在狂暴的王族军中熊熊燃起,等到拓跋路大人的长子在军中登高一呼,情绪激动的他们便握紧手中的长矛,带着一颗复仇的心挥师北上。

  当面对雪原第一城的时候他们心中也曾出现畏惧,也许是过去千年不敢逾越的敬畏,可是当第一城被他们战战兢兢充满不解的踩在脚下的时候才明白,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因所畏惧的,往往只是一个假象。这一下军心高涨一路势如破竹,相信不久就能看到传说中雪都雄伟都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族•凛冬将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族•凛冬将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