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结尾
洒家老烟鬼2020-08-21 11:561,681

  又快到凉秋了。

  梦与西洲城的姬家人已经定下了亲事,她每日除了坐在窗口看看书绣绣花,便是盼着落雨,唯有落雨的时候,她才感觉自己好似还活着。

  零也好些日子未来看她了,她知道,零是埋怨她的,可她还有什么选择。

  不过好在,零府的茶叶生意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繁盛。

  不多时,又是夜色,梦将书放下走到梳妆桌前,她伸手拉开腿边的抽屉,那里面赫然摆放着一把手掌大小的短匕,她已经想好了,等她到了姬府,她要将那些杀害她爹娘的仇人全部杀了。

  这时,门口突然钻进一股凉风,她侧脸看去,只见零穿着玄色长衫站在门口盯着她,她下意识将抽屉了推进去。

  看见她身上的衣衫,她的心间闪过酸涩,她做的那件衣衫,想必她已经不喜欢了吧。

  “还有十日。”零静静地看着她。

  听到话语,梦缓缓站起身对上她的目光,轻声应道:“是。”

  零轻呼出一口气,她提步走到桌边坐下,梦走去还未说话就闻到她身上飘来一股酒气,她忙伸手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水,问道:“你喝酒了?”

  零盯着她的脸,伸手抚上她的手背,梦却被她的动作惊了一跳,手中的茶杯倾倒,茶水洒了一桌子。

  “爹说,要将所有的茶叶生意交于我。”零勾了勾唇,语气隐隐带着几分得意,她盯着她惊慌的眸子说道:“我虽不是男儿郎,但我自认比得上,也可护你一生安稳无忧。”

  梦缓缓退后一步,她看着她的脸,挤出苦涩的笑说道:“我若是那花上的玉腰奴,你便是那采蜜的蜂,我们虽在同一朵花上停留,但终究会展翅分离。”

  零低头一笑,她倏地站起身,伸手帮她将脸颊旁的发丝撩去,故作轻松地笑道:“那你可一定要成为那皇城中最娇艳的玉腰奴,以后我经营的茶叶还需你多照顾。”

  梦扯了扯唇角,却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眼泪也不知怎的突然滚落出来,她慌忙低下头不想让她看见,再次抬头时,零已不见了。

  昼夜漫长,待梦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了,她走到梳妆桌前还未伸手拿梳子就发现了不对劲,她急忙拉出抽屉,里面那把短匕已经不见,只有一张折好的纸。

  她拿起纸打开,上面写道:

  我不愿见你垂泪,更不愿见你一袭嫁衣嫁与他人,留信一封,愿好,勿念。

  她攥紧信纸转头看去,只见桌上放着托盘,上面正是那件折好的月锦衫。

  她颤抖着手抓起衣裳脚步虚浮地跑到门口,院内除了枯黄掉落的树叶再也一物。

  待到出嫁前夕,梦才真正地相信她离开了,府中虽挂满了红灯笼,但却没有丝毫喜气,梦彻夜难眠,她所幸起身在府中游荡起来,黎明时分,府门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梦站在屋檐下,她双目无神地看着仆人将门拉开,可等来的却不是接亲的队伍,而是抱着匣子的下人。

  那人,她见过,是伯娘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仆人。

  梦扶着柱子,看着周遭的人乱成一团,无数道穿着铁甲的官兵从府门外窜进,她缓缓蹲坐到地上,耳边只留下:零家之女欲刺杀皇族,其罪当诛……

  几道穿着红衣的身影冲向她将她拖到房中剥衣梳妆,不多时,那些人又架着她向外拖去,混乱之际,她抓住了桌上放好的月锦衫,可那衣裳里再无那鲜活的人儿。

  坐在血红的花轿中,她扭头看去,只见那昏暗下的府邸,火光闪烁,惨叫不断,像极了那日她家。

  她紧抱着衣衫,双目无神地看着前方摇晃的珠帘,这一晃,便是三日后,听着马车外传来的喧闹声,她多希望掀开车帘看到熟悉的那张脸,可全身无力,仿似被抽干了所有力气,就连掀开车帘的力气也未曾有了。

  记不清是日是夜,她从昏睡中苏醒,她闻到了一股气息,那股味道带着腐臭却又好似夹杂着熟悉的清香。

  她伸手撩开帘子朝着窗外看去,天际之间,昏暗无日,远处一片如同黝黑的山坡映入了她的眼帘。

  “姑娘,别看了。”一旁的喜婆说道,“晦气的很,这便是西洲城的乱葬岗,那些无处可去的死人都扔在此地呢。”

  梦微微转动了一下眸子,轻声问道:“刺杀姬王爷的那个刺客也被扔在这吗?”

  喜婆蹙起眉,诧异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但肯定是被扔这没错了……”

  后面的话,梦没有听清,她也没有在听,她将怀中的衣裳抱在怀中,胸口的那股痛也终于顺着喉咙涌了上去。

  她看着那片尸海,眸中的光渐渐黯淡消失。

  自此一梦终归零。

  “怎么回事?”

  “小王爷,她这一路都是这副病恹恹的模样,奴婢只以为她是睡着,谁知道……”

  姬永夜看着轿中苍白的脸,倾身摸向她的脸,入手便是冰凉一片,他闭上眼睛轻呼出一口气。

  此时,正是深秋。

  ——本文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