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与君初识
君辞殇2020-10-23 08:534,257

  许璟淮看着这片幽深宁静的小树林和自己半裸着的身体,他觉得这个世界很不公平。

  原因是这样的……

  让我们回到一个小时前——

  “嗯,好……我知道了,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挂了电话,许璟淮到现在还是有点恍惚的。

  学习上并不如意,实习工作还四处碰壁,父亲还因为劳累过度目前需要静养……他觉得自己一生就没有这么狼狈不堪过。

  他想,自己应该洗个澡放松(划掉)清醒一下。

  ……

  水汽弥漫而形成的白雾将许璟淮笼罩其中,他的头稍稍往后仰使能以一个舒服的方式靠着。

  微微阖眸,这几天高度紧绷的大脑也放松了下来,在这种极度放空状态下,许璟淮睡着了。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有什么不一样了?

  这种情节,许璟淮在无数狗血电视剧和小说看到过,心理承受能力还可以的许璟淮接受了这个设定。

  没错,自己穿越了。

  所以自己这是被幸运女神眷顾了,对吧?但是这对于其他人而言,真的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只有自己穿越,他想不明白为什么。

  而且,还有一个重要问题……

  衣服呢?

  “ ……”

  许璟淮内心OS:果然,幸运女神眷顾着我。

  整理好自己的外貌后,许璟淮觉得自己有必要先了解一下现在是什么年代,所以他到处乱逛去了。

  “唔……到底怎么出去……”在林子里兜兜转转还是找不到出去的路,许璟淮有点绝望。

  他找了一颗枝干较为粗壮的树打算小憩一会儿。

  “这都什么事啊……”

  眼前树木交错的枝梢,繁盛地伸展开采的好像颤动的叶子织成的不整的穹门和碧绿的云,停在清朗的蔚蓝的天下, 森林绿好似翡翠,山谷铺着绿色的天鹅绒,河水是流动的凝脂,湿润的空气也给人水晶般的感觉, 微风轻悠悠的拂过,散发着的阵阵香气沁人心脾。

  在这样的状态下,许璟淮不禁觉得:“也挺好的,出不去就出不去吧。就这样当个山野村夫就够了……”

  许璟淮已经下定决心了,却在这时突然有一声轻轻的嗤笑传来。

  “美人心可真大,换做在下肯定没有这般决心。”

  “谁!?”

  许璟淮很警惕,他清楚在未知的地方,除了自己谁都不可以相信,因为一个不小心就会白白搭上自己的性命。

  “美人倒是很警惕呢。”

  树林深处走出一个男子。

  许璟淮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已经用一个字为他定下了标签。

  骚……

  这人真的骚,不仅仅是说话的语气轻佻,连衣着都……嘶,一身枫红色的衣袍挂着金银配饰,右边的衣领还斜斜垮落,露出雪白的肩膀。

  全身上下看下来就是骚。

  男子对许璟淮微微一笑,道:“美人莫不成是迷了路?”

  “啊?嗯……”许璟淮下意识道。

  说完他就后悔了,眼前这个人衣着亮丽,一看就是名门望族的,拥有这种身份的人怎么可能独自一人到这片深山野岭里,总不能是闲的吧。而且,自己又怎么判定这个人是否不怀好意呢……

  似乎是读到了许璟淮流露在脸上的后悔之色,那人又道:“美人放心,在下是真心想要帮你一把,毕竟这穹郁岭可不安全,仅仅三旬之期,就已经失踪了十二余人,在下若是想加害于你,更何须自己动手?况且……在下可从来没有见过这般美人。”

  确实……自己和这个人并不认识,他没有理由可以害自己,而且如果真的像他说的那样,那他大可不必费劲心思博取自己的信任再加害于自己。

  许璟淮稍加斟酌后,做出了决定:“劳烦阁下了。”

  果然……还是要找个导游才不会迷路。

  穹郁岭的地形很复杂,云雾缭绕,山径蜿蜒曲折,从中延展的分支纵横交错,让人摸不清头脑,如果不是非常熟悉这里地形的本地人绝对走不出去。

  ……

  “多谢阁下,不知可否有幸得知阁下名讳?”

  “哈哈!名讳谈不上,不过美人想要知道,在下怎么舍得拒绝?在下虞长飚。”

  “许璟淮。”

  虞长飚:“美人应当不是中原人吧?”

  许璟淮懵逼:“啊?我算是半个中原人。”

  在现代的时候,许璟淮就是中俄混血,他的长相其实更偏向东方外貌,但却依然有异域风情的感觉。

  许璟淮:“家父是中原人,家母是异国人。”

  虞长飚的脸色在一瞬间突然变得很难看,但还是被许璟淮捕捉到一点端倪。

  “怎么了吗?”

  虞长飚笑道:“没事,不过在这里还是不要谈论到男女婚配,会被当做异类的。”

  许璟淮彻底懵逼了,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为什么啊?”许璟淮不死心追问道。

  虞长飚看了许璟淮一眼,无奈:“瞧你这样子,也难怪你们异乡人不知道,这里断袖之癖,磨镜之好才是正常的。”

  许璟淮三观破碎了:幸运女神你不眷顾我了吗?我是直男!直男懂吗?

  这个世界怎么了!?

  许璟淮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是在一个同性恋的世界里。

  他在内心无声的咆哮了三百次,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所以许璟淮觉得有必要换一个话题。

  许璟淮:“那些失踪的人……”

  “是本地人,所以才可疑。”虞长飚面色凝重,顿了顿继续说道,“人失踪了,不代表什么,但问题就出在这事情特别蹊跷上……”

  许璟淮突然正容亢色了起来。

  穹郁岭下的蒲芍镇是这里最为繁华的地带,四方街巷交错纵横,闾檐遥遥相望,商旅辐凑,酒楼林立,文人骚客往来不绝。

  但是却在桂月上旬发生了一些怪事。

  蒲芍镇一户富贾人家的小姐和几个友人相约去穹郁岭采风,但一行人却突然失去了音讯,为此,这位富贾花了大量钱财报了案,雇了伙计搜查了整整三十六个时辰,最后在一颗歪脖树下看见那位小姐带着血渍的一块衣角和她晕倒在地的友人……

  那位小姐的友人醒来后似乎是受过什么极大的刺^激,神智已经不清了,口中还一直在念叨着什么,状似疯癫。

  更离奇的事发生了。

  当时去过穹郁岭找人的伙计或官员,一个接一个的,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就是生了一场大病,无一幸免。

  在这件事之后,不出几日竟又有陆陆续续多人在穹郁岭失踪,更甚者闹出了多次命案。

  而穹郁岭也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成了人们茶余饭后闲谈之间的不祥之地。

  许璟淮觉得这简直是扯淡——如果换做以前,他肯定这么觉得,但是现在已经不能当当用科学来解释这一切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如果这种事情要用科学解释倒也不是不行,但是自己这莫名其妙的穿越又要怎么解释,而且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身上还没有钱,根本就没有办法生存下来,仔细想想,许璟淮决定了。

  “虞兄,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

  “嗯?美人请讲。”虞长飚挑了挑眉。

  许璟淮:“是这样的,在下本是打算出来看看外面的风景,便从家出发一路奔波,只不过一不小心便失了道路,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方向,盘缠也……咳咳。”

  虞长飚:“噗哈哈,美人这般遭遇倒真是……惨矣啊。”

  看着虞长飚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许璟淮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虽然刚刚的话都是信口胡谄的,但他是真的连家都回不去啊,有这么好笑吗?啊?

  许璟淮在心中默默地用自己最恶毒的骂了虞长飚一万遍。

  “虞兄……”

  “嗯?”虞长飚回头看他。

  许璟淮面带微笑:“笑完了吗?”

  为什么会有人这么欠?

  虞长飚:“额……抱歉,我下次注意,不在你面前笑。”

  “……”

  墨迹泼满了天空,无数的星挣破夜幕探出头来,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慢慢地浸润,仰视天空,蒲芍的星空格外澄澈干净,悠远的星在闪耀着,星空灿烂的树下,微风浮起,蛐蛐鸣叫着托向星星倾听……

  眼前圆月托着趴在屋脊的瓦兽,檐角用青碧绘饰,门殿秦均覆盖绿琉璃瓦,门窗仿柱用黑漆油饰,门上有金漆兽面锡环,整体规模庞大,气势恢宏。

  许璟淮:“亲王府?”

  虞长飚揉着肩膀:“嗯?美人如何得知?”

  许璟淮指了指那块写着“昱南王府”四个大字的金字匾额,说:“这块牌匾以及这个布局,不难猜,就是想不到你竟然也是个富二代,而且这么富……啧啧啧……”

  “虽然不知道美人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美人说了……也是?美人的身份……”虞长飚歪了歪头,笑道。

  许璟淮:“咳咳,就是呃……按中原这边来说,就是个富贾人家的少爷。”

  虞长飚道:“这样啊,那么想必美人这一路上定是吃了不少苦吧。”

  “哈哈,是吧……”

  虞长飚说话时神情中掩不住的温柔,许璟淮似乎抓到了面前这人的一片衣角,是会在私下里默默关心一个人的,即使那人与自己毫不相干。

  他……应该是好人吧……

  “谢谢。”

  虞长飚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谢谢你今天为我带路,也谢谢你不嫌弃我,愿意收留我。”

  “不谢。”

  虞长飚回以微笑。

  ……

  “你就住在西厢的客房吧。还有你这衣服……还是丢了吧,我给你重新准备一套。”

  许璟淮这才想起来自己身上这件衣服还是普通的T恤和 短裤 ,怪不得刚刚路上总有人看向这边,丢人丢大发了。

  “麻烦你了。”

  “能为美人服务,乃是在下的荣幸。”

  许璟淮:“……”

  许璟淮:“你可以滚吗?还有……不要那么叫我。”

  虞长飚笑眯眯的伸手揽住许璟淮的脖子:“美人也太无情了……好罢,明天我有事情要办,府里你可以随便转,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行了,可千万不要介意这儿过于寒碜。”

  “有事办?什么事啊?”

  “其实没什么,就是明天要去置办一些东西。”

  许璟淮说:“置办东西?带我一个可以吗 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了解一下当地的情况也不是不行吧?”

  其实了解不敢说,但是玩我在行。

  虞长飚挑眉:“也是,人生地不熟,确实应该好好了解一下当地。”

  许璟淮:“……”

  许璟淮:“夜深了,滚去睡觉。”

  话毕,一脸无辜的虞长飚就被许璟淮撵了出去。

  ……

    翌日,许璟淮睡眼惺忪的悠悠转醒,他的生物钟一向很准,所以在卯时也就是六点左右便醒了过来,一醒来,许璟淮便看见在一旁摆放的四四方方,整整齐齐的那套衣裳,昨天因为太晚了,许璟淮并没有多注意,借着早晨和煦的日光,许璟淮这才看清这件衣服的相貌,不自觉的笑了笑,便将衣服换了上去,随即取了一条绣着暗纹的水蓝色发带将自己那一头墨色卷发挽了起来。

  正厅内——

  虞长飚正在和什么人说话中。

  虞长飚:“施小陈,交代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被叫做施小陈的男孩子嘿嘿笑道:“放心吧公子,我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怎么敢回来见你?”

  施小陈:“我前些日子来蒲芍的时候就已经打点好了,萧军师绝对不会这么快到的,我可是把军营里的事都推给军师了,公子放心吧。”

  虞长飚松了一口气。

  “那个……你们谈完了吗……要不,我再回避一下?”

  刚刚听完那个叫施小陈讲话的许璟淮身着雪白色的锦缎长袍,交领则是天蓝色的镂空暗纹花边,裙下滚边上是雅致的墨色竹叶花纹,微卷的头发用发带轻轻挽在脑后,男孩子那对柔和的下垂眼上偏蓝色的瞳孔眸光闪动,愣愣然的望着他们。

  虞长飚怔了一下,随后笑眯眯的看着许璟淮道:“这身衣服……很适合你,头发扎起来的样子……很好看。”

  许璟淮突然被虞长飚夸的有点不太好意思,故作镇定的扭头看向栽在一旁的花,是桔梗,它的花语是什么来着,许璟淮不太记得了。

  旁边的施小陈却很煞风景。

  施小陈眨了眨眼,指着许璟淮道:“公子?你换口味了!?”

  许璟淮:“……”

  虞长飚:“……”

  虞长飚挑了挑眉,琉璃色的瞳孔渗人的慌,许璟淮双眸微眯,掰了掰手指节,施小陈觉得自己的处境不太妙,果不其然,我们要承认直觉是个很准确的东西。

  过了一会儿,施小陈泪流满面的揉着自己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脸,跟在两个施暴者的后头。

  许璟淮:“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虞长飚看了许璟淮一眼,坏笑了一下:“去妤芳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沉夜长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沉夜长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