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你给我吃了什么药
小蛮细腰2020-09-02 10:552,632

  玲珑立刻急了:“都怪那个东方岛主,非要让咱们陪他下来,这下可怎么办?”

  作为少阳派的娇娇女,她一般都是负责貌美如花,无论修为还是阅历,都处在初级阶段。

  阵法这种东西,她只听说过,还不曾经见过。

  “我们必须要找到阵眼才行。”司凤仰头看了看头顶,那些雾气似乎更沉重了,压抑的人透不过气来。

  司凤熟知奇门遁甲,他跃上一块几人高的山石,两手缓缓合拢,引出来一个巨大的光球,然后双掌用力一击。那个光球立刻碎成千万道流星,向四面八方飞射而去,瞬间照亮了方圆几里之内。

  “阵眼在那里。”司凤手指东方:“你们随我来。”

  几个人正准备过去破阵,空中突然传来凄厉的鸟啼,无数只骨雕扇动着巨大的翅膀,向他们俯冲过来。

  几个人急忙举剑相迎。

  司凤什么都不怕,就怕璇玑受伤害。他一只手牵着璇玑,另一只手持剑搏斗,始终不敢让她离开自己半步。

  骨雕的爪子从司凤的面门滑过,刮起一股腥风。

  司凤喝道:“大家小心,这鸟的爪子上有毒!”

  这些骨雕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凶性大发,一群群宛如黑云,用乌黑的爪子和锋利的鸟喙疯狂攻击他们。

  重重迷雾中,凄厉的鸟啼震耳欲聋,羽毛一片片如雨般飘落,金色的灵力四散飞溅。四个人和一窝鸟打得如火如荼。

  玲珑躲闪不及,被一只骨雕抓住背上的衣裳向空中飞去,敏言急忙去救。

  司凤扬剑劈开一只骨雕,松开握着璇玑的那只手,手心里打出一股金色灵力,正这击打在叼着玲珑的骨雕身上。

  那只骨雕惨叫一声,玲珑便从它的嘴里掉出来,直直坠落。

  敏言急忙飞身去接,冷不防又一只骨雕扑过来,一翅膀把两个人全部扇飞出去,落进乱石堆中不见踪影。

  “玲珑,六师兄!”

  璇玑又悲又怒,踩着千里伞就要下去查看,一只身形足有四五个人大的骨雕,趁机狠狠用爪子向璇玑抓过去。

  司凤吃了一惊,本能的扑过去抱住了她。

  骨雕坚硬的翅膀在司凤的头上狠狠拍打了一下,这一扇卷起的狂风飞沙走石,两个人宛如巨浪中的两叶小舟,被扇飞了出去。

  “砰”,落地的两个人溅起一片尘土。

  司凤仰躺在地上,嘴角微抽,脸色复杂的盯着天空。

  因为压在他身上的那个傻丫头正手忙脚乱,左扭右扭的寻找着他,呼唤他的声音里都带着哭腔:“ 司凤,司凤你在哪?”

  如果不是胳膊被她压着动弹不得,司凤一定会扶住额头,默默叹一口气。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真够结实,每一次给这丫头做肉垫,都能不缺胳膊,不少腿,完好无损的存活下来。

  “我在这儿。”司凤忍住溢到喉咙的一口鲜血:“在你身子底下。”

  璇玑又惊又喜:“司凤原来你在这里,你没事吧?”

  司凤苦笑:“原本是没事的,但你总这么压着我,恐怕就有事了。”

  璇玑立刻跳起来,两只手在他身上捏来翻去,一迭连声地问:“司凤你受伤了吗?我给你检查一下吧,你别躲,我看看这里。”

  那双小手柔弱无骨,从他的肩膀滑到胳膊,又从胸膛捏到肚子,似乎恨不得掀开衣服来仔细看一看才好。

  司凤只觉得有一股火苗从腹部慢慢升起,烧得他骨头都酥软了。

  这丫头撩起人来,真是能要人命。

  璇玑在外面摸不到什么,果然便打算检查里面,细白的小手从衣领处毫不犹豫滑进去,同他肌肤相贴。

  司凤的身体狠狠的颤粟了一下,赶紧摁住她作乱的小手,嘶哑着嗓子说道:“我真的没事,不用检查了。”

  “真的?”璇玑将信将疑。

  “真的。”司凤斩钉截铁。

  再叫她摸下去,他真的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璇玑这才住了手,转而打量四周:“咱们这是在什么地方?”

  头疼的好像要裂开,司凤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他撑着地面,勉强坐起身子:“咱们应该是被骨雕扇出迷雾阵了。”

  眼前虽然青山绵绵,但是既没有怪石,也没有云雾,显然是到了另一个地方。

  “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沿着这条河水,找出路。”

  他其实伤的很重,但为了不让璇玑担心,都咬牙忍着。

  而且这是个是非之地,并不方便运功疗伤。还是速速离开,找个安全之所,再做别的打算。

  根据司凤的经验,有水的地方通常都会有人家。

  小河一直蜿蜒向下,他们跟着走了一段,穿过一片杨柳林,眼前豁然开朗。

  远处星星点点,果然坐落着几户农家,此时屋顶炊烟袅袅,正在烧火做饭。

  司凤走了这么一截路,早已经脸色苍白,气血翻涌,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了。

  璇玑急忙扶着他去了最近的一户人家,礼貌的询问是否可以借宿,并且递过去一大锭银子。

  农户见两个人衣衫华贵精美,气质斐然出众,出手又如此阔绰。别说只是借宿,便是把这破烂院子让给他们都未尝不可。

  当下赶紧收拾出来一间屋子,让两个人住进去,端茶递水,服侍得十分殷勤。

  司凤毕竟是血肉之躯,即便有灵力护体,被骨雕拍在头上的那一下,也伤了元气。

  他的身子一挨上床,便直直躺下去,陷入昏迷前,还不忘安慰璇玑:“别怕,我没事……”

  在璇玑的心里,司凤一直无坚不摧,几时这样虚弱憔悴过?

  她一边手忙脚乱的给司凤输送灵力,一边在他的怀里乱掏乱摸:“我记得他经常会带各种各样的疗伤圣药,是哪一个来着?绿瓶的还是这个白瓶的?”

  璇玑把药丸都倒出来看了一遍,压根分辨不出来哪个是疗伤药,只能皱着眉头苦恼的思索:“好像是红色的这一颗吧?我记得他给我们吃的避毒丹就是红色的……到底是不是呢?万一吃错了怎么办?”

  司凤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双眉紧皱,额头也浸出密密麻麻的汗珠,显然难受的厉害。

  璇玑咬咬牙,终于下定决心:“就吃红色的这一颗吧,反正都是疗伤药,总不见得能吃出问题来。”

  璇玑捏着红色的药丸塞进司凤口中,运用灵力帮他吞下去。

  没多久,司凤的面色就渐渐变得红润起来 ,呼吸也微微急促。

  璇玑满意的点点头:“离泽宫的疗伤药就是好,等司凤醒了,我也问他要几颗。”

  过了一盏茶工夫,司凤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他脸上的汗比方才出得更厉害。面色绯艳,原本明亮的双眸也染上一层迷离之色,眼角微红,仿佛浸了桃花瓣,红润的唇瓣微微开启。整个人都带着一种勾魂摄魄的美。

  璇玑看着有些呆了,忍不住伸手去摸他的脸,惊叹道:“司凤你怎么这么好看?”

  司凤一把握住她的手,剧烈喘息:“你给我吃了什么药?”

  “就是那个白瓶子里的红药丸,没想到药效这么好,才一会儿功夫你就好了。不过司凤,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

  璇玑抬起小手,给司凤擦拭额上的汗珠:“还有为什么出了这么多的汗?”

  她的手才易挨到司凤的皮肤,他整个人便开始颤抖起来,然后将脸猛的偏向一旁,从紧咬的牙关里挤出几个字:“别碰我!”

  璇玑呆怔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问:“是不是我给你吃错药了?你生气了?”

  司凤拼命压抑着身体里汹涌澎湃的欲望。苦笑道:“你这个笨蛋,你知不知道自己给我吃了什么药?”

  ————其实作者好喜欢吐真丸那个桥段。也特别特别想写,但是未免被别人说成抄袭,只能改了一下,好遗憾。另外求赞求评求花花,路过的小伙伴请动一下你们尊贵的小指头,谢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小凤凰被虐的第108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小凤凰被虐的第108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