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还是不同的
小蛮细腰2020-09-02 10:562,542

  可能是吃的有些急,敏言一口点心呛在嗓子眼,不由得咳嗽起来。

  璇玑急忙过去给他拍背,而后端起杯子,送到敏言嘴边:“六师兄,你喝点儿果子酒顺顺嗓子。”

  司凤阻拦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敏言张口把那杯酒喝了。

  那可是璇玑用来喝酒的杯子,才刚喂自己喝过,转头又拿来喂敏言……

  司凤心里滋味难辨,但看着璇玑纯洁无瑕的笑脸,又告诉自己不要多心。她便是这样单纯的性子,只是把敏言当做亲人而已。

  然而心里还是涌起一股酸涩之意,什么时候这个小丫头才能分得清爱情和亲情?

  几个人在洞里休养了两天,紫狐一直不见踪影。

  璇玑虽然对司凤也很好,但都不是他想要的那种好,全然没有了在幻境里那种相濡以沫的感觉。

  似乎在璇玑的眼里,司凤和敏言没有任何不同。

  司凤的心情患得患失,却也只能努力的劝自己不要计较。

  璇玑的身体完全恢复,几个人决定继续历练。既然紫狐不肯把万劫八荒镜给他们,也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

  没想到才离开,紫狐就偷偷摸摸跟了上来。

  玲珑拿着剑气势汹汹就要去赶她,被敏言拦住:“算了,说到底她也没有真的伤害过咱们。她想跟就让她跟吧,如果她真的做出对咱们不利的事情,再对她出手也不迟。”

  其实紫狐妖媚的长相,还真不能赖她。狐狸天生都那样,她也改变不了。

  司凤和璇玑掉下幻境以后,玲珑拿剑追着她满山遍野的跑。为了证明自己真的不是一只坏狐狸,她带敏言和玲珑去了自己的老巢,那里聚了一群男人,个个养的又白又嫩,都是她这些年抓回来的。

  紫狐是只有贼心没贼胆的狐狸,每次叫嚣着要抓男人回来采阳补阴,其实每一次抓回来又都不忍下手。

  若非如此,依照玲珑那大小姐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傍晚,几个人在一片树林子里歇脚。司凤升起一堆篝火,大家围在一起烤地瓜吃。

  地瓜一会儿就熟了,司凤吹着气,从火堆里扒出来一只,剥了皮,用手帕托着递给璇玑:“趁热吃吧,很甜的。”

  璇玑看着不远处的紫狐,觉得她很可怜,便接过地瓜跑到过去,说道:“给你吃这个。”

  紫狐很傲娇:“我是狐狸,只吃鸡和葡萄。”

  玲珑勃然大怒:“璇玑你回来,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这荒山野岭的你还想吃鸡,吃鸡毛还差不多!好心好意给你地瓜你不吃,那就饿着吧。”

  紫狐又气又怒,站起身想要叉腰和玲珑吵上一架,奈何对方人多势众,又怕自己吃亏,只得忍气吞声的坐下了。

  夜色渐深,几个人赶了一天的路,都觉得有些疲惫,便和衣而卧。

  树林里时不时传来一声夜枭的鸣叫。一团黑色的雾气从树林深处飘过来,离他们几步远的时候犹豫了片刻,又果断的朝璇玑飘过去,在她身上不停萦绕,最后聚拢到她的手腕上。

  璇玑呼吸平稳,睡的正香,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司凤却十分警觉。他本来全部的心神都放在璇玑身上,时时刻刻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几乎是在黑雾缠绕上璇玑的那一刻他就醒了。怕伤到璇玑,他硬生生的忍到黑雾再次聚集时,手中一道金光激射而出。

  黑雾立刻向树林深处逃窜。

  其余三人都被惊醒,璇玑迷迷糊糊问道:“司凤,怎么啦?”

  “刚才有一团黑雾,想偷你的天机珠,我怀疑是天墟堂的妖。”

  紫狐一把拽住璇玑就要走:“那咱们快去追吧。”

  司凤似笑非笑,拨开她握着璇玑胳膊的手:“视线昏暗,敌我不明,咱们对这里的环境又不熟悉。万一乱跑乱撞再误入了敌人的陷阱怎么办?”

  紫狐拍胸脯:“没事,有我呢,我的鼻子可灵了,刚才那个味儿我闻过就不会忘,一定能帮你们抓到那只偷珠子的妖。”

  玲珑冲她翻了个白眼:“你是狐狸,又不是狗,还闻着味儿找,你哄谁呢?”

  紫狐本来打算趁乱把璇玑拐跑,没想到司凤竟然防备的这么滴水不漏。

  眼看司凤牵着璇玑的手朝火堆走去,下一次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紫狐一急,索性把心一横,扑过去抱住璇玑的大腿,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

  璇玑吓了一跳,赶紧扶她:“你起来,快起来,有什么话咱们起来说。”

  玲珑也去扯紫狐,却被她躲到璇玑身后,放声惨嚎:“璇玑姑娘,你一定要帮帮我呀,我的命好苦……”

  一边嚎,一边偷眼去看司凤。司凤的眼中带着淡淡的狠戾之色,冷冷看着紫狐。

  紫狐吓得心肝一颤,赶忙闭上眼睛,鼻涕眼泪蹭了璇玑一裙摆:“我有个朋友名叫无支祁,被压在焚如城深处一千年了。我很想他,求璇玑姑娘帮帮我,让我见一见他吧。”

  璇玑很困惑:“帮你没问题,可是应该怎么帮?”

  紫狐大喜过望,果然单纯的璇玑比司凤好对付的多了。她伸出手,在自己细长的指甲盖上比划出来一半:“只需要你的一点点血,就这么一点点,就能打开焚如城的结界,让我看一眼无支祁那个混蛋。”

  敏言踏前一步,皱眉说道:“无支祁?是不是那个传说中,一千年前妖魔大战时的魔域左使?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紫狐噌地站起来,瞪圆了两只狐狸眼怒道:“你才死了呢!他只是被天庭的人镇压起来了,就在焚如城的底层,每日里受苦受难。”

  说到这里,她眼眶微红,这次是真的在哭:“璇玑姑娘,你就行行好吧,只有你的血才能打开焚如城结界。我已经有一千年没有见过他了,实在想的厉害。你让我看他一眼好不好?”

  为了博取其他人的同情,紫狐千年来,第一次向别人讲述了自己和无支祁之间的感情。

  原来无支祁是只猴妖,生性洒脱豁达,不拘小节,而紫狐则是一只误闯入他果园的小狐狸。

  无支祁独来独往,难免寂寞,见这只小狐狸生的十分可爱,便起了逗弄的心思。常常在小狐狸馋嘴想吃葡萄的时候,冷不防设出一个结界,害它摔上一跤,然后捧腹大笑。

  小狐狸则跳上桌子,将他的酒坛推到地上摔碎,然后也捂着肚子“吱吱吱”的笑。

  一猴一狐就这样相处了五百年,暗生情愫。后来仙魔大战,魔域右使元朗邀无支祁前去相助。紫狐苦劝不动,便逼他对自己立下了婚约之誓,这才同意放行。

  “谁知道那只死猴子,一离开就是一千年,我也等了他一年……”

  紫狐抹着眼泪,咬牙切齿:“早知道当初就该打断他的腿,让他哪里都去不了。也不会剩下我一个人形只影单,孤苦伶仃。”

  司凤心中无比感慨,看来从古至今,痴情的人永远都一样痴情,无情的人却各有各的无情。

  他转头去看璇玑,火光掩映下,少女双眉微蹙,仿佛带了一点淡淡的哀愁。

  司凤心中一动,低唤道:“璇玑……”

  自从出了幻境,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近距离的看过她了。

  璇玑抬眼说:“紫狐好可怜,要不……咱们就帮帮她吧。”

  玲珑和敏言都没有反对。

  璇玑看向司凤,伸手牵住他的衣袖摇了摇,眼神里带着祈求:“司凤,紫狐她真的很可怜,你就答应她吧。”

  原来她待自己到底是不同的。司凤凝望璇玑,笑着说:“好,只要你愿意,做什么都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小凤凰被虐的第108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小凤凰被虐的第108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