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心生欢喜
小蛮细腰2020-09-02 10:552,559

  璇玑清冷的眼神转向司凤,定定看了他一会,慢慢蹲下身,修长如玉的洁白手掌,向他的脖颈伸去。

  她的眼珠依旧是浅淡的琉璃之色,目光平静无波,手指一点点探上司凤的肌肤。

  璇玑虽然成功的杀死了巨蟒,然而它尖尖的毒牙还是在司凤的脖子上划了一下,毒液渗透的很快。不过一会儿功夫,司凤就觉得身子麻痹,呼吸困难。

  他剧烈的喘息着,面具后的眼睛牢牢盯住璇玑,仿佛要把她刻在心里,一声又一声的低唤:“璇玑,璇玑……”

  每一次璇玑杀死妖物,下一个要对付的目标一定是自己。

  感觉微凉的指尖轻轻握住了自己的脖子,司凤唇角含笑,一串晶莹的泪水,却顺着面具滑落出来。

  她这是要来杀自己了吧?

  原来能死在自己挚爱的女子手中,也是一种幸福。

  视线越来越模糊,司凤努力聚集目光,想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把她看得更清楚一些。希望即便进入阴曹地府,也能记得她的模样。

  “小凤凰,”就在意识即将全部离开身体,陷入永久的黑暗时,那个女子轻启红唇,呼唤道:“小凤凰。”

  这是,在叫自己吗?

  可是璇玑又何曾如此亲密的唤过自己?

  司凤用尽全部的意志力,强迫自己睁开双眼,便见璇玑琉璃色的双眸中,含着一点淡淡的笑意:“原来你在这里。”

  “你受伤了,让我为你疗伤可好?”

  微凉的指尖从脖颈挪到脸颊两侧,轻轻一揭,那张昆仑神木制成的,自从戴上就好像和司凤的脸连为一体的情人咒面具,犹如一片落叶轻飘飘滚落一旁。

  司凤尚且还来不及震惊,一张柔软娇嫩的红唇已经覆在自己的脖颈上,轻轻吸吮。

  酥麻酸软的感觉仿佛电流,极速地涌向四肢百骇,身体里的血液如同沸水滚烫翻腾。

  司凤纵使身子无法动弹,心已剧烈的颤栗起来。

  柳意欢的话,此刻清晰的浮现他的脑海:唯有全心全意爱你,心里再无旁人的女子,才能揭下你的情人咒面具,解除你身上的情人咒。

  难道璇玑全心全意爱着他吗?不然为什么能揭下他的面具?

  巨大的狂喜席卷着司凤,脖颈上的酥麻一波一波传递过来,手脚无法动弹,不能去拥抱,也不能去触摸。

  司凤难耐的低吟:“璇玑,璇玑……”

  原来被爱,竟是如此幸福。

  “小凤凰,你怎么哭了?”璇玑抬手抹去司凤眼角的泪水:“是因为我取了你的面具吗?你长得这样好看,为什么要带一张那么丑的面具?”

  司凤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如痴如醉。

  璇玑收回了眼中那一点淡淡的笑意,摸了摸自己的脸:“小凤凰,你为什么总看着我?我脸上长什么东西了吗?”

  手脚慢慢恢复知觉,司凤伸出双臂,一把抱住了璇玑,声音里带着满满的甜蜜和喜悦:“我心里实在是太欢喜了,璇玑是全天下最好看的女子,怎么看也看不够。”

  曾经在舌尖心底渴求的虚幻身影,如今终于能够落满胸怀。

  “我发现一段时间不见,你怎么变得油嘴滑舌,都不像以前的小凤凰了。”

  “为什么要叫我小凤凰?”

  “我一直都这么唤你,难道你不喜欢吗?”

  “不,我喜欢。”司凤的嘴角几乎要翘到天上去:“那你为什么要摘我的面具?”

  “那张面具太碍眼了,遮住了我看你。”

  司凤紧紧搂着璇玑,嗅着少女发髻上的馨香,声音里带着不自觉的羞涩:“你既摘了我的面具,就要对我负责,知道吗?”

  “负责?”

  璇玑垂下眼睛,想起在天界的荷花池畔,她常常躲在那里饮酒,小凤凰每天都来陪她一起喝。

  她的酒品并不好,酒量浅还贪杯。经常喝过酒,就扯着小凤凰絮絮叨叨说个不停。高兴的,伤心的,快乐的,痛苦的,通通都倾诉给他听。

  小凤凰从来都是默默的听着,给予她最长情的陪伴。

  有一天她又喝醉了,抓着小凤凰的手不肯放,硬拉着他,陪她睡了一晚。

  第二天,小凤凰在她醒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和我同床共枕一晚上,记得要对我负责。”

  她和小凤凰之间开玩笑开惯了,因此并没有当真。

  很久很久之后她才知道,小凤凰说这句话的时候,究竟鼓足了多大的勇气,内心有多么惶惑。

  现在,他又说:“璇玑,你要对我负责。”

  他眼中的光彩灿若繁星,明亮的耀眼。

  璇玑望着他,缓缓点头:“好,我一定会负责。”

  “负一辈子的责,好不好?”

  司凤用自己的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我想让璇玑一辈子都陪在我身边。”

  “一辈子,这么久啊?”璇玑沉吟着,有些犹豫了。

  司凤嘴角的笑意渐渐凝固,滚烫的心也好像掉进冰雪里,冷的他声音都在微微颤抖:“你……不愿意?”

  “我没有不愿意。”璇玑无辜的看着他:“主要是我还有很多别的想做的事情。比如说我想吃尽天下美食,我想走遍名山胜水,恐怕不会把所有的时间都拿来陪伴小凤凰。”

  “笨蛋璇玑,这些并不冲突。你想去什么地方,我都可以陪着你,陪你一起吃尽天下美食,走遍名山胜水。璇玑在哪里,司凤就在哪里 ,我们永远永远都不分开。”

  司凤为璇玑整理鬓发,眼睛里盈满了温柔:“你真是一个小笨蛋,笨死了。”

  害他差点伤心欲绝,以为她又要出尔反尔。

  璇玑想了想和司凤结伴同游的情形,一定会十分有趣。于是唇角又露出一点浅淡的笑意:“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一辈子不分开好了。”

  一辈子,简简单单三个字,是司凤想要问璇玑要的,最幸福慎重的承诺。

  两人起身准备离开,璇玑脚下踩到了个东西。她弯腰捡起,却是从司凤脸上揭下的情人咒面具:“这面具可真奇怪,怎么一副伤心悲泣的样子?”

  司凤本来正在眺望远方,闻言吃了一惊,急忙从璇玑手里拿过面具,只看了一眼,就心神俱震。

  柳师叔明明说过,只要是被有情人取下的情人咒面具,一定会化作笑脸,为什么偏偏他的就和别人不一样?

  难道……

  不不不不!看着璇玑清纯秀丽的脸,他第一时间就否定了这个想法。若是不喜欢自己,怎么能揭得下这张下了诅咒的面具?

  她是喜欢自己的,一定是的!

  一股灼骨蚀心的疼痛,从手臂上延伸到心尖,好像被火焰撕扯舔舐着筋肉骨血,疼的司凤忍不住全身都开始颤抖。

  他掀起衣袖,青羽印迹赫然在目,不仅没有消失,颜色反而更深了。

  情人咒,果然并没有被解除!

  “小凤凰,你的脸色怎么比刚才还难看?”

  “没,没事。”司凤勉强笑着说:“可能是失血过多,休息一会就好了。”

  只要她还愿意陪在自己身边,只要她还肯喜欢自己,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够忍受的。

  巨蟒虽然已经死了,幻境并没有消失,两个人还得继续寻找出口。

  绿色的迷雾在巨蟒死亡的那一刻就消散的无影无踪,乱葬岗也不复存在,两人眼前出现一条笔直的山间小径。

  司凤悄悄去握璇玑的手,握住以后,便满心欢喜,嘴角高高扬起,笑得好像一朵向阳花。

  小径两旁开满鲜花,长着郁郁葱葱的树木。越往前走,花也开的越多,五颜六色在风中摇曳。

  蝴蝶在花丛里翩翩起舞,先开始只有一两只,慢慢变成一两群。当两人穿过一片树林后,眼前的景象让他们目瞪口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小凤凰被虐的第108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小凤凰被虐的第108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