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司凤你没事吧
小蛮细腰2020-09-02 10:562,502

  “什么药?”璇玑睁大了眼睛问,慢慢的声音里带了颤抖和惶惑:“我是不是……是不是给你吃的是毒药?司凤,司凤你没事吧?”

  “不,不是……毒药……”

  司凤死死咬着自己的舌尖,嘴里涌出了一股血腥味儿。想借用这尖锐的刺痛,让自己在情欲的深渊中挣扎沉浮。

  汗水如雨,将他全身都浸的透湿,一股股电流从小腹处窜向四肢百骸,不是疼痛,却比疼痛更叫人难以忍受。

  少年已识情滋味,却并没有体会过情欲的滋味。

  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极度渴望去触碰侵犯眼前的少女,将她据为己有,与她合二为一。

  可是残存的理智告诉司凤不可以。他忍得双眼猩红,模糊的视线里只能看到一双柔嫩娇艳的红唇,引诱他去一亲芳泽。

  “璇玑,璇玑……”

  欲望之火将他的嗓子烧干,烧的嘶哑,他唤的模糊不清,迫使少女不得不低下头,带着哭腔问:“司凤,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很难受?你的嘴唇怎么那么干?你等等,我……”

  璇玑起身要去给他倒一杯水,冷不防司凤伸手掐住她的腰肢狠狠一拉,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已经被他压在了身下。

  “璇玑,璇玑……”

  颤抖的声音里带着渴求,司凤一点点俯下头,情欲在身体里叫嚣奔腾,控制不住的想要脱笼而出。

  “司凤,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他的神情很痛苦,样子又太陌生。让璇玑本能地有些害怕,便展开袖子给他擦拭汗水,妄图擦去心中的不安。

  司凤一把握住璇玑的手腕,死死盯着她,理智和情欲殊死搏斗,尚且不知鹿死谁手。

  他握的太疼了,璇玑的眼睛里隐隐泛起一层泪雾,又伤心又难过。

  都怪自己,随便给司凤瞎吃药,才让他变成现在这种样子。她伸手去抚摸他的脸,声音里带着满满的愧疚:“对不起……”

  那双眼睛如此清纯明亮,恍若星辰。司凤的动作顿住了,勉强拉回一丝理智,翻身滚落在地。

  然后顾不得璇玑惊异的呼唤,爬起身来,踉踉跄跄奔到院子里。

  农家的小院中放着一只大大的水瓮,里面蓄满了清水。司凤一头栽进去,把脸深深埋在水中。

  “司凤,司凤……”璇玑追上去,伸手去拉他。

  司凤的双手死死握住缸的边缘,半晌才抬起脸,转头勉强对她露出一个笑:“我没事……只是需要一个人静静,你在外边等着我就好。”

  说完,逃也似的奔回屋子里,“砰”的紧紧闭上了门扉。

  璇玑坐在门口,忐忑不安的等了很久。

  过了足有一个时辰,司凤才打开房门,除了嘴唇有些苍白,其他一切都看起来和平时别无二致。

  璇玑急忙迎上去:“司凤,你没事了吧?”

  “嗯,没事了。”

  司凤倚靠在门边,神情平静,明亮的眼睛里含着淡淡的笑意:“你饿了吧?我这里有点心,你吃不吃?”

  从衣袖里掏出一包东西递过去:“素芳斋的绿豆沙,我记得你很爱吃。”

  璇玑本来想问自己到底给他吃了什么药?待看到那包绿豆沙,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兴高采烈的打开帕子,捏起一块就塞进口中:“真好吃,司凤,你也吃一块。”

  一面说,一面把自己咬了一口的绿豆沙,放到司凤嘴边。

  司凤张口去吃,却不小心咬住了璇玑的手指。

  被咬的少女懵懂得睁着眼睛,“咯咯”笑了起来:“好痒。”

  咬人的少年却心尖微颤,听着少女没心没肺的笑声,心中懊恼又气愤,含住那根指尖用牙齿磨吮几下,才恋恋不舍的松开。

  不过好歹让璇玑忘记了问药的事情,司凤偷偷的松了口气。

  此时天色已晚,司凤的伤也没有好利落。

  两个人商议过后,决定第二天一早,再去断肠崖下,寻找敏言和玲珑。

  两个人借宿的这户农家,有夫妻二人并两个孩子。

  璇玑付给他们的银两足够他们一年所得,因此感恩戴德,对两人格外的尽心尽力。

  仅仅是一顿晚餐,就恨不得把家里所有的好东西都拿出来。桌子上琳琳琅琅摆满了碗碟,虽不精致,但胜在丰盛。

  璇玑招呼他们过来一起吃,夫妻俩摇头,坚决不肯。

  他们的孩子是一对双胞胎,一男一女,大概两三岁的样子。女孩容貌秀气,男孩虎头虎脑,都很招人喜爱。

  两人躲在一根柱子后面,眼巴巴看着一桌子饭菜,含着小手指头,不停的流口水。

  璇玑笑着冲他们招手:“过来,姐姐给你们好吃的。”

  美食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战胜了对陌生人的害怕,两个孩子你挨我挤,迈着小短腿儿,跑到璇玑身边。

  璇玑把他们抱到凳子上,见他们眼也不眨,直勾勾盯着自己手里的饭,便柔声细语的说:“姐姐喂饭给你们吃,一个一个来,谁都不要急。”

  两个孩子点头似捣蒜,频频咽着口水,乖巧听话。

  璇玑夹起一块腊肉,合着勺子里的米饭,细心的吹凉,先递到女孩子的嘴边:“来,张嘴。”

  然后又舀了一勺米饭喂给男孩子,看他们吃的心满意足,她的嘴角也不由得微微翘了起来。

  大人不敢冲撞贵人,孩子并却不懂得尊卑贵贱。他们就着璇玑的手,吃得十分香甜。

  璇玑的笑容如同春风般柔和,拂过司凤的心田,撩得他心神微乱。他就这么看着璇玑,恍惚生出一种岁月静好之感。

  “司凤,你怎不吃啊?是不是伤还没有好?”

  司凤正要摇头,一只勺子已经塞进了他的口中,璇玑的眼睛里仿佛有星星在闪动:“我喂你们三个人一起吃,好不好?”

  司凤垂下眼睫,慢慢将这一勺饭咽下去,唇角的笑意掩都掩不住。

  晚上,夫妻俩将最好的房子收拾出来,让给他们住。

  窗外星光漫天,屋内一灯如豆。

  司凤站在床边有些发愁,只有一张床,该怎么睡?

  璇玑哪管那么多,摊开床铺,三两下钻进去,然后拍拍身边的空位,说道:“司凤你也过来睡觉。”

  这丫头,真是没心没肺的让人无语。

  自从出了秘境,两人便没有再单独相处过。纵然知道不是夫妻而同床共枕,于理不合,但是在这一刻,司凤还是想自私一下,放纵一下。

  他和衣躺在璇玑身旁,听着她清浅的呼吸,嗅着她鬓边的馨香,只觉得心境无比宁静平和。

  犹豫了一会,他低声问:“璇玑,你喜欢孩子吗?”

  傍晚璇玑喂孩子吃饭时,那样温柔细致,深深印在了司凤的脑子里。

  “喜欢。”璇玑毫不犹豫的回答。

  “那,我们……”司凤耳尖微红,一句“那我们生一双孩儿可好?”,含在他的舌尖,却羞涩的怎么也吐不出口。

  璇玑张着一双圆圆的眼睛望着他:“我们怎么?”

  司凤失笑,这丫头傻傻的什么都不懂,恐怕连孩子如何来的都不知道。

  “没事。”司凤侧过头去,朦胧的烛影中,璇玑的脸仿佛晕染了一层淡淡的光。

  他心中微微悸动,伸出手去和她的手指相扣:“璇玑,我们先成亲可好?”

  在秘境里虽然他们拜过天地,然而没有宾朋的参与,没有家人的祝福,终归是遗憾的。

  司凤想给璇玑一个盛大的婚礼,让全天下的人作为见证。他愿十里红妆,执子之手,迎娶她做自己的新娘。

  她值得全世界最好的全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小凤凰被虐的第108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小凤凰被虐的第108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