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迷雾阵
小蛮细腰2020-09-02 10:562,569

  单单一个司凤,乌童都打不过,更别说又来了一个更厉害的家伙。他一贯是个明哲保身,遇到危险就跑的主,手里虚晃几招,然后化作一团黑雾,逃之夭夭。

  紫狐比乌童溜的还快。妖族和仙门百家向来不对付,这种情况已经存在上千年了。被东方清奇看见她的踪影。不得把她打成肉酱才怪。

  至于见无支祁的事情,只能以后再说了。

  四个晚辈上前和东方清奇见礼。

  东方清奇是个相貌秀美,举止飘逸的中年男子。

  他和蔼可亲的询问四人,为什么会被天墟堂追杀。当听璇玑说轩辕派的柱石掌门把天机珠给了她时,细长的凤眼眯了眯,里面闪过一丝贪婪之色。

  五大仙门表面上看起来融洽和睦,其实背地里谁都不服谁,明争虽然没有,暗斗从来不断。哪个都想做五派之首,为其他四派发号施令。

  天机珠是轩辕派的镇派之宝,能得到它,浮玉岛的地位无形之中就能提高很多。

  东方清奇笑眯眯地对璇玑说:“既然柱石掌门让你把天机珠托付于我,我自然是却之不恭。未免夜长梦多,你现在就交给我吧。”

  璇玑本来就对这个珠子没想法,闻言立刻将手链从腕上褪下,递到东方清奇手里。

  一个娇柔的嗓音在身后响起:“清奇,人家在那边等了你好久,你也不过来,是不是把我给忘了?”

  东方清奇急忙转身,挽住女子的手臂,解释道:“路上遇到了几个晚辈,帮他们打跑了天墟堂的妖,因此耽搁了时间,还请夫人千万别怪罪。”

  那女子一身浅蓝衣衫,姿态袅袅,若不胜衣,一双眼睛却媚态横生,斜斜朝几个人瞥过来。视线尤其在司凤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而后掩着唇娇笑:“原来是离泽宫的首徒,和少阳派的姐妹花呀。”

  这个女子曾经在簪花大会上出现过,正是东方清奇的夫人柳清榕。

  她一步三颤走到司凤面前,抬手就往他肩头伸去。司凤肩一缩,柳清榕手指落了个空。

  她捂着嘴又是“咯咯咯”一阵娇笑:“我不过是想替禹少侠把肩上的叶子取下来,你这么防备做什么?”

  司凤沉声说道:“不劳夫人费心。”

  璇玑赶忙替司凤把肩膀上的叶子拿开,又给他拍了拍衣袖,对柳清榕说:“你看,真的不用你费心,有我就可以了。”

  然后仰头和司凤相视一笑。

  柳清榕约么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美人,就该被天下所有男人爱慕。司凤拂了她的面子,她便有些不悦,冷哼一声,回到东方清奇身边。

  玲珑低声骂道:“怎么东方叔叔娶的这个夫人,比狐狸精还狐狸精?”

  璇玑也低声回答:“听说她是天下第一美人,大概是仗着自己长得漂亮吧?”

  玲珑“嗤”了一声:“就她那样,连陆嫣然都比不上,还天下第一美人?也不知道是哪个瞎了眼的男人吹捧出来的。”

  此时,那个瞎了眼的男人正拥着夫人,任她在自己的身上扭成一朵麻花,又掐又抓,不以为忤,反而一脸享受。

  人家夫妻恩爱,就算看不过眼也不能如何。

  几个人正准备拱手作辞,柳清榕突然有娇滴滴的开口:“相逢即是缘。我们不是要去寻找伽罗血果吗?正好让他们和咱们一起,只当是历练了。”

  司凤吃了一惊:“你们要去找伽罗血果?晚辈听说此物生长在断肠崖下,那里终年毒雾弥漫,是个十分危险的所在。如果只是为了游玩,我劝两位前辈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柳清榕妩媚一笑:“我家夫君英明神武,法术高强,区区迷雾毒瘴岂能难得倒他。是吧,清奇?”

  东方清奇被这句话夸的立刻年轻了十岁,热情的说:“清榕一贯性子清高,目下无尘,难得和你们几位投缘,你们就不要推辞了,和我们一起去吧。有我护着你们,定保你们性命无忧。”

  玲珑在心里狠狠地翻了个白眼,你想讨好你老婆自己去就是了,干嘛牵扯上我们?

  但对方毕竟是长辈,她就算心里再不满,也只能憋着。

  司凤看着璇玑眼中隐隐的兴奋之色,不由得叹口气,这小丫头有三大爱好。

  第一,好吃。走到哪里吃到哪里,给点好吃的,就能把脸笑成一朵花。

  第二,好睡。天为被褥地为塌,随时随地都能给你睡个天昏地暗。

  第三,好热闹。哪里人多往哪里钻,稍不小心就找不到踪影。

  四个人是以司凤为主的。

  璇玑白白嫩嫩的小手牵住司凤的衣袖,轻轻扯了扯,见他不为所动,再扯一扯。

  司凤唇角含笑,故意撇过头去不理她。璇玑就将一张白白嫩嫩的包子脸递到他眼前,鼓着腮帮子也不说话,乌溜溜的大眼睛眨呀眨,乖巧可爱的不得了。

  司凤忍不住在她的鼻尖上刮了一下:“去就去,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因为我会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拥抱你。

  东方清奇招出自己的法器,小心翼翼扶着柳清榕站好,在前面开道。

  在柳清榕的指点下,一行人很快来到断肠崖。站在崖顶向下观望,只见得一片浓雾迷茫,其中还夹杂着缕缕黑烟,在半空中飘飘渺渺。

  从崖底卷过来的风,吹在人的身上十分寒冷,还带着一股森森之意。

  这里看起来确实有几分凶险。

  东方清奇有些踌躇,本能告诉他这不是个好地方。

  他的犹豫看在柳清榕眼中,美人冷冷一笑,语带嘲讽:“不是说为了我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惜吗?怎么今天不过是让你陪我看看伽罗血果而已,你就露出这样一副小家子气,让我怎么信得过你?”

  东方清奇急忙说道:“清榕你别生气,我陪你下去就是。”

  柳清榕芊芊玉指搭在他的肩头,满意的说:“这还差不多,走吧。”

  东方清奇转身叮嘱四人:“你们千万小心,跟紧我别走丢了。”

  言毕,扶着柳清榕的腰率先滑下悬崖。

  身为五派之一的掌门人,做事情这么感情用事,真是让人很无语。

  玲珑愤愤:“东方叔叔怎么娶了这么个妖女?”

  簪花大会的时候,这个女人看着还挺端庄,估计都是装的。

  敏言无奈摇头:“你呀,这张嘴总是管不住,难道就不知道祸从口出吗?”

  玲珑怒视他一眼:“嫌我嘴不好,我不和你说话总行了吧?”

  走到璇玑身边,果然不肯再理敏言。

  璇玑捂嘴笑个不停,姐姐和六师兄没有一天不在斗嘴。

  既然是一起来的,不跟着下去说不通。

  司凤从怀里掏出一瓶丹药,每人分了一粒:“这是避毒丹,吃下以后,等闲毒气伤害不了我们。”

  又将璇玑护在身边:“你这个小迷糊蛋,我就受点累,让你跟在我身边吧。”

  四个人御剑落到悬崖底下。这里怪石嶙峋,空气阴寒刺骨,眼前滚着一团团浓雾,很难分辨得清前方的路径。

  玲珑搓着双臂,不停的哆嗦:“好冷。”

  敏言悄悄向她靠的近了些,用自己的衣袖给她取暖。

  司凤脱下衣服裹住璇玑,即使她不知道冷,也怕冻坏了她。

  而说好要护着他们的东方清奇,却不见踪影。

  司凤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在指尖打出一团金光,牵着璇玑的手,说道:“你们跟紧我,千万别走丢了。”

  他在前面带路。

  走了大概半个时辰,司凤伸开手掌,让手心里的金光照得更清晰,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然后停下的脚步。

  “我们又回到原来的位置了。”他眉头紧皱:“我怀疑这里有一个阵法,会让我们不停的在原地兜圈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小凤凰被虐的第108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小凤凰被虐的第108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