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司凤的味道
小蛮细腰2020-09-02 10:562,657

  璇玑一只手抱着酒坛,一只手撑着下巴,目光明明清明如雪,举止却幼稚可爱。她歪着脑袋,仿佛很疑惑:“小凤凰,你长得可真好看,好看的让我……”

  她极力在不灵光的脑袋里搜寻着合适的字眼:“唔,好看的让我真想咬上一口,尝一尝看是什么味道。”

  司凤的酒量本来就不好,如今已经有了几分醉意。闻言低下头,“吃吃”的笑了起来:“那你就来尝一尝,看好吃不好吃。”

  “对哦。”璇玑放下酒坛,走到司凤面前,腿一软便坐在了他的腿上。双手捧住他的脸。又揉又捏,左看右看,嘀嘀咕咕:“小凤凰的脸怎么这么红?耳朵也好红。哎呀,不管了,先尝一尝再说。”

  她伸出舌尖,在司凤的嘴唇上舔了一下,然后砸了砸嘴:“果然很好吃。小凤凰的嘴又甜又软,还特别香。”

  司凤浑身僵硬,整个后背贴在椅子上,几乎无法动弹。双唇自有它的意识,告诉他方才的舌尖有多么软滑柔腻,叫嚣渴望着,想要把它含进嘴里,好好的吸吮追逐一番。

  司凤的手指死死捏住桌子,用力到青筋迸出,他看着璇玑,嗓音嘶哑几至无声:“你知不知道自己方才在做什么?”

  “知道啊。”璇玑模样清纯而又妖媚,让人几乎发狂:“我在亲小凤凰。”

  司凤嗓音微颤:“那么,你知不知道亲一个人代表什么?”

  璇玑点头:“当然知道,亲一个人就代表喜欢他,代表两情相悦,可许终生。”

  司凤紧紧闭上眼睛,一串泪水如珍珠般滚落:“璇玑,璇玑……”

  他以为她不懂情爱,就算替他摘下情人咒面具也只是机缘巧合。他甚至做好了情人咒发作后,血脉倒流而亡的准备。

  在这段感情里咬牙坚持,司凤苦苦支撑。得不到回应的感情,是鸩酒里的解药,喝与不喝都会死人。

  他在痛苦和甜蜜里几番沉浮,原以为此生恐怕是等不到了,没想到上天竟给了他一个如此巨大的惊喜。

  “小凤凰,你在哭吗?”璇玑慌慌张张的给他擦泪:“你是不是生气了?”

  司凤握住她的手,慢慢放在自己的心口,目光明亮如火:“璇玑,你感觉到了吗?这是一颗为你而跳动的心。”

  他凝望着她,一字一句,仿如誓言:“我喜欢你,比这世上所有人,所有事还要喜欢。”

  “我也喜欢小凤凰。”璇玑凑上来,微微嘟起红唇:“好想再尝一尝小凤凰的味道。”

  “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司凤脑子里的那根弦“嘭”的断裂。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一把将璇玑摁进怀里,含住了渴慕已久的柔软香甜。

  “璇玑,璇玑……”

  纵然唇齿缠绵,他也耐不住的一声声低喃着她的名字。

  他的舌尖强势的攻城略地,迫得她和自己共舞缠绵:“不要离开我,永远永远不要离开我……”

  在这无边春意之中,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更加清晰的念头:如果在幻境里这样好,那他为什么还要出去?

  这样的念头终究只是想一想而已,又怎么可能实现?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在屋子里留了一颗夜明珠,便起身出发。

  璇玑越发懒了,一路上不是趴在司凤背上睡觉,就是窝在他怀里休息。好像一只慵懒的猫,偶尔还会亮出尖尖的牙齿和小爪子挠人一下。

  虽然和幻境外的璇玑有些不同,依旧让司凤欢喜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两人没有再遇到什么怪物,风平浪静的走了几天,眼前出现一个热闹的镇子。

  璇玑双眼微微发亮:“这里面一定有很多好吃的,我们快进去。”

  “你呀,一天到晚就想着吃。是不是只要有好吃的地方,你在哪里都无所谓?”

  璇玑想了想,否认:“除了有好吃的,还要有小凤凰才行。”

  司凤眉眼盈盈:“嘴这么甜,是不是路上偷吃花蜜了?”

  他本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璇玑肯定的点了点头:“是啊,是吃了一点点。”

  司凤惊了:“小祖宗,这是在幻境,不经我的允许,你怎么可以随便乱吃东西?万一有毒怎么办?”

  璇玑舔了舔嘴唇:“没有毒,很甜,不信你来尝一尝。”

  这个提议太合司凤的心思了,他果断的把人压在怀里,仔细尝试一番,然后心满意足的说:“嗯,真的很甜。”

  镇子里很热闹,街道两边摆满了摊贩。琳琅满目的物件,看得人眼花缭乱。

  璇玑像个孩子一样,看见什么都稀奇的不得了。一会儿摸摸这个,一会儿捏捏那个。

  司凤要给她买,她却又摇头拒绝:“我就是看看而已,不一定只要是喜欢的都必须据为己有。”

  一枚碧绿清透的玉簪,引起了璇玑的注意。她拿起来细细的看了一阵,然后在司凤的头发上比划:“我觉得这枚玉簪你戴着一定很好看。”

  司凤听话的低下头,让璇玑把自己头发上原来插着的那只墨玉簪子取下,换成这枚白玉的。

  墨玉比白玉贵重十倍有余,然而只要是璇玑给的,在司凤心里永远都是最好的。

  摊贩的老板趁机推销这只簪子:“哎呀,这位郎君,看您家夫人对您多好,一眼就相中了小人这里最好的一件首饰,您可不能辜负你家夫人的一番心意呀。”

  “你家夫人”四个字,听得司凤心花怒放。从衣袖里取出一颗夜明珠抛给老板,说道:“不用找了。”

  老板欣喜若狂,好听的话和不要钱似的,一串串往外溜:“您二位可真是郎才女貌,珠联璧合,祝您夫妻二人百年好合恩爱白头琴瑟共鸣子孙满堂。二位走好,一路慢行!”

  两人随着人流慢慢向前走,司凤不时抬手抚摸那枚白玉簪,心里的喜悦太多太满,从眉梢眼角不停的流泻出来。

  “小凤凰你看,”玄机突然停下脚步,一边拽着四风的衣袖,一边指着身边的酒楼,兴奋的说:“这里好多的客人,她家的饭菜一定很好吃。你带我进去好不好?”

  酒楼里确实人满为患。

  两人站了一会儿,才等到几个客人离开。空出一张桌子来。

  店小二殷勤的过来招呼:“请问二位客官想要吃点什么?”

  司凤含笑看向璇玑:“你想吃什么就自己点。”

  璇玑奇怪的问:“点菜?怎么点?难道不是想吃什么,让他们做好了端上来就行吗?”

  司凤见璇玑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不由得失笑:“你呀,是不是睡觉睡的太多,把脑子也睡得傻掉了?连点菜都不会了吗?本来就傻,以后恐怕就更傻了。”

  璇玑很不满:“谁说我傻?我练功进步神速,连白帝都夸我呢。”

  “好好好,我们家璇玑最聪明了。”

  司凤自动过滤掉了“白帝”两个字,那是天界的神仙,和他们这些凡夫俗子有什么关系。

  他做主点了七八道菜,然后提起筷子问:“想吃什么?”

  这一路上璇玑无论吃饭饮水,都是司凤亲力亲为,他早就习惯成自然。

  璇玑纤白细长的手指点到哪一道菜,司凤就挟起来喂到她嘴里。一个挟的满心欢喜,一个吃的心满意足,全然不理旁人的指指点点。

  一桌子菜,多半都进了璇玑的肚子里,她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把自己瘫在椅子上,眯着眼睛说:“吃饱了。”

  让司凤无端想起离泽宫里,那只吃饱喝足以后,就爱蹲在房顶上晒太阳的懒猫。

  他的嘴角含着一抹自己都不知道的笑容,探出手指揉了揉她的发顶。

  突然,一阵“咣咣咣”的锣鼓声从外面传来,那锣鼓声并不怎么响亮,甚至还带了些沉闷,却能清晰的传进每一个人的耳中。

  几乎是在听到锣鼓声的那一刻,很多人都站起身朝外涌去,仿佛受了什么蛊惑,身不由己。

  ————啊啊啊,这么甜的文文,今天能不能求到十枚小爱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小凤凰被虐的第108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小凤凰被虐的第108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