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章 请救兵
马小六2020-12-01 19:002,554

  正是入夏,晌午的太阳真是又毒又辣,伍吉给王上送去尚膳局新制的消暑汤。

  王上品了一口,继续翻动面前的纸张,随口问道:“还跪着呢?”

  “回王上,是。”见王上不动声色,伍吉又补充道:“不过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王上抬眼看他,伍吉便低头道:“长公主面若白纸,身子晃动,已是跪立不稳的样子了。”

  王上不做声,垂下眼睛扫了一行字,问道:“二殿下呢?”

  “门外候着呢!”

  自打下了早朝,这双儿女就膏药一样粘着他,只不过一个做的直接,跪在大太阳地里,就一句话:“请父王饶公荀一命,放我二人归隐乡间。”一个却把对公荀的处置与江山社稷挂靠,一直等在门外要同他父王商讨大计,不过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王上心里自然知道。王后上午也来过,提了自制的点心说是加了解酒安神的药材,怕昨天王上吃酒太多,痛了神经,王上似笑非笑,真是多年不得王后这般体贴了。

  王上心思转了转,忽然又想起睡意朦胧中王后的那些话。

  昨个本是动了怒气,席间又多喝了几杯,散了宴席就觉得头重脚轻,于是也懒得去旁的地方,就宿在王后那了。这些年能在王后那见到王上不是每月初一就是十五,其他的日子,王上贵足从未踏上门槛,以至于看见王上、王后一同回宫,宫人们都略显惊讶。看着宫人急忙端上脸盆、帕子、茶碗,王后在心里直叹气,这要真是寻常人家,这些个东西总该是成双成对的吧。

  “行了,下去吧,别在这候着了。”

  把侍婢都吩咐下去,王后拿着温热的手帕,一下下给王上擦着额上的汗珠,眉眼之间竟然能看见少年的样子,于是有些恍惚。因为下午苏韵熙的事情,王后更觉得伤怀,以为王上醉了,就絮絮叨叨的自言自语起来:“你下午说熙儿的那些话对又不对,身在帝王之家自然是该有所取舍,可是这身份又不是熙儿选的。你们男人总是把王权富贵江山社稷看得贵重,却不知我们女儿家或许想要的只是真心。我现在贵为王后,按你说的总该是满足了,可是我却总想起你我策马原野,脚踏芳草的光景,那时候我知道你心里有我,爱我怜我。”王后发出了长长叹息:“总比现在快乐,和那些个暗地里为你争风吃醋的女人表面上还要姐妹相称。”王后站起身,把手帕放在水里搓洗了两下,突然停了下来,像是忽然想到什么,又像是过往的光影重叠,兀自说道:“我已经好久没闻过青草的味道了……”

  王上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往事难追忆,他已不再是青衣少年,王后也不再是那个含羞带笑的人儿了。他们身上可曾有过韵熙和公荀的影子,或许有过吧。

  “热的紧,往院子里多掸些水!”

  “是,王上。那二殿下……”

  王上抬眼看了一下伍吉,伍吉赶紧低头退了出去,他就算有心帮衬长公主和二殿下,可左右只是个內侍,最多就是提上两句,旁的还是得看他们自己的本事了。

  “伍公公!”

  苏韵锦立在门外,一见伍吉出来恨不得扑上来问是不是有他父王旨意。伍吉摇摇头,拉着苏韵锦走了几步远离了门扉才开口:“二殿下,我知道你心急,可是有些事就得是把王上的心磨软了才行,还差点火候。”

  伍吉吩咐人抬了些冰块放在院里,可比照夏天的热浪真是无什么大用,但是总是能看出王上还是关心长公主的。苏韵锦看着烈日之下的苏韵熙,嘴唇干裂,面色青白,汗水顺着被晒得微微透红的脖颈不停滑落,身子晃了又晃,只能靠抓着娥黛的裙摆才能稳住,苏韵锦心疼的无以附加,若不是告诉姐姐父王下了杀心,她也不至于受这份活罪,可是不这般怎么能让父王知道情比金坚?!

  “小顺子,去护国将军府上请他来宫中一趟,就说,二殿下亲自去!”

  苏韵锦安排下去,脸色微沉,迈步走到苏韵熙身边,把高挑的身影投射到苏韵熙头顶,给了她片刻的阴凉。苏韵熙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直到不被烈日照射才发现有人靠近,本是抱着一丝欢喜以为是他父王回心转意,抬头却看见她弟弟心疼的看着自己。苏韵熙愁眉不展,向苏韵锦投来询问的目光,苏韵锦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苏韵熙凭借着意念跪直了身子,就算气力全无,也咬牙喊道:“求父王开恩!”重重的叩首在地,一遍又一遍。

  “姐姐……”

  王上的心怕是石头做的。不是,他也心疼,何况从苏韵熙磕第一个头开始,他最金贵的二殿下也跪在太阳地里了。只是他不能为了一个女儿毁了一个国家,最多是放公荀远去,让苏韵熙随侍,想都不要想,他知道,他这个女儿表面上随和静雅,可是骨子里倔强的很,苏韵熙在求他让步,他也要逼着苏韵熙让步,总是要让苏韵熙吃些苦头,让她明白放走公荀是他最大的底线。

  “王上,护国将军尹子庚求见!”

  “宣。”

  不比女人,苏韵锦没法泪眼涟涟的哭诉着乞求,他就那样身体挺直的跪在那里,陪在苏韵熙左右。尹子庚随着伍吉进内殿的时候,他轻微颔首,算是向尹子庚施了一礼。尹子庚心中一惊,这二殿下可是跪着的啊,他怎能承未来储君如此大礼,赶紧拱手抱拳,他定然竭尽全力,这不仅是身为武将的志向,更关乎着苏昭的未来。

  身为护国将军自然德高望重,只是这些年苏昭都不曾有什么战事,让很多人对这位统帅三军的主儿,多少没了从前的仰慕。更有些习武教侍,仰仗着自己是某某王子的老师,酒醉之间对他有些微词,尹子庚虽然没放在心上,却觉得仆人的恶习是主子纵容出来的,所以对个别的几位王子确实有些看不上眼。他本为武将也不必和这宫闱有所牵扯,可王上指了婚约,他倒成了王上的亲家,想不往来都不行。

  没成想,他还未带着儿子上门谢恩,二殿下就跑到他府上,言语平实感情真切,全无王子的颐指气使,而是个拜谒长辈的孩子。平日里这位二殿下总是冷着一张面皮,尹子庚只知道他有些才学,其他并无了解,所以也就和别的王子画了等号,谁知接触下来才觉得这二殿下不仅谦卑,而且非常有胆识,对他也尊敬有加,绝不是佯装出来的虚假。心里正在欢喜未来儿媳有个这样的内弟,却没想自己儿子远远看了一眼长公主,怎么都不肯应下这门婚事,甚至以死相逼。尹子庚膝下独子,没有办法只能厚着脸皮向王上请托,没想王上竟然应允下来。可比起王上,尹子庚觉得更对不住二殿下,二殿下曾说过“您本就是我的长辈,更是我姐姐未来的公爹,还是护佑我苏昭一方水土的功臣,您见多识广,身经百战,同您阔谈不仅是种享受更是学习。”尹子庚当时觉得二殿下多少有些讨他欢喜的成分,可确实受用,这门婚事毁了,怕是二殿下以后也不会倚仗他了。谁知道,得知事情原委,二殿下只道是长公主与尹少将军无缘,并未生疏了自己和尹子庚的交情,一来二去,两人朝上是君臣,朝下竟成了忘年交。

  昨天苏韵锦到他府上说明来意,两人竟然想到了一处,就是徐国之战还另有可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刺青王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刺青王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