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案发现场假真凶
不良少帅2020-09-26 16:022,077

  刘长为人老实,说他敢杀人唐代兴也不禁摇了摇头,大隋虽然民风彪悍,但是刘长绝对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劳苦民众,当然这个时候唐代兴也不敢妄下断言,把老实人逼急了,剁起人来那是不带眨眼的。

  刘满约莫十三四岁的年纪,正是出于变声期的时候,嗓音比较瓮,他这一嗓子直接把客栈周围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过来,唐代兴虽然不想管此事,但刘长父子一路上对他们颇为照顾,正犹豫不决的当口,身旁的唐白抢声说道:“这些官府的捕快简直是草菅人命,看佛爷我好好度化下他们!”

  刘满闻言像是深渊中抓住救命的稻草,立即跪拜:“佛爷在上,佛爷在上,救救我爹吧!”

  旁边的一群人瞬间想吐,还佛爷,真是佛你大爷啊,小小僧尼,你连毛都没长齐吧。

  只见唐白拉了拉唐代兴的衣袖,小声道:“老佛爷,你到是说句话啊!”

  唐代兴忍住想发飙的将唐白送入孤儿院的冲动,赶忙将刘满扶了起来,安慰他道:“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和内弟与你一同前去,在路上边走边说!”

  周围的人也十分好奇,一些胆子大的公子哥也起哄的跟着两人前往。

  听着刘满的讲诉,时间倒回半个时辰前。刘长带着刘满告别唐代兴兄弟后,直接就往妻子的娘家沈家前去,一来是告知目前妻子的病情,其次也想在沈家的陪同下在武进城买些上好的药材带回去,若是他自己独身前往药材铺购买,难免被守堂的人坑了钱。

  等父子俩到了沈家才发现岳父岳母、大舅哥全都在隔壁高家老爷处参加寿宴,此时正是宴席开始,岳父听他到来,也让他到高府先将晚饭用了,没成想到刚吃一半,变化骤起!

  “啊!”

  只听见旁边席位的宾客,大叫一声突然栽倒在地!身体痛苦的极度扭曲,口中不断溢出鲜血,来不及呻吟,顷刻间便没了性命。

  刘长也吓了一大跳啊,本能反应就是往后退了几步。

  突然哐当的一声,一把鲜红的刀子就顺势从刘长的座位处掉了下来。

  周围祝寿宾客们立即骇然大乱,一个个都要离府逃去,正在欣赏隋朝流行舞曲《七部乐》的高老爷被场下的人沸声弄的好奇,结果刚到场查看就差点被吓了个魂飞魄散,幸亏前来祝寿的还有衙门里的捕头和几个衙役,捕头当机立断关闭了府门,准备捉拿凶犯。

  而刘长的嫌疑最大,首先是刀子是从他座位上掉下来的,其次被害人的死因是左下肋被人用刀具刺穿心脏,而刘长的位置就在被害人的左方,其中最不能辩驳的是被害人死亡时,刘长的双手也不在席桌上。

  这时名叫田三的捕头立即就把刘长拘押,并认定为凶手。

  没想到前来祝贺的人群中居然有人提出了反对,并且高老爷对此人非常信服,竟然让他盘查起来,刘满便是这个时候趁机跑了出来,守门的衙役见他是个小孩,只道是被死人吓着了,也没有放在心上。

  唐代兴与后面跟随的众人听到这里,基本上还原了整个案发现场。

  照这个情形来看,若非唐代兴知道刘长是个良民,估计也忍不住怀疑他是杀人凶手。

  一行人快速的到了高府,由于刘长探亲走的本就是走的最快到沈府的路线,所以吴记客栈离的也不是很远。

  “什么人?”一个微胖穿着衙役服装的中年道。

  唐代兴摸了摸唐白的光头,又指了指身上的僧服,反问道:“你觉得我们是什么人?”

  中年胖衙役立马点头笑道:“原来是来自破山寺的禅师,其实刚才小人已经猜到了身份,只是想再确认下,禅师是想进去吗,这里发生了杀人案,恐怕不是化缘的好去处。”

  唐代兴淡淡道:“并非是化缘,而是来超度亡魂,再者便是替人申冤,防止有些不长眼的鼠辈草菅人命!”

  中年衙役听言更加卑微的道:“两位禅师里面请,田捕头虽然有时糊涂,但若经过禅师点拨,定能够尽快抓到凶手。”

  唐代兴暗道这佛门的行头果然是管用的招牌啊,隋朝的国教的确牛逼,这杨坚杨广父子大力崇仰佛教不留余地,又加上这破山寺乃是江南名刹,这些人光看到佛门的光头,就忍不住叫大师了,唐小白的佛爷的称谓倒有几分样子。

  进了高府,地面上各种各样乱做一团的果盆菜碗,甚至还有人恶心干呕的呕吐物,其中最一致的还是场中众宾客惊惧的眼神,显然他们都怕凶手再次杀人作案,而刘长则瑟瑟发抖的站在一旁,旁边安慰他的应该是他的泰山岳母及大舅哥,刘长此时看见刘满将他带了进高府,绝望的眼神终于生出希冀来。

  唐代兴上前几步,本是想问候下高府的老爷,顺便也了解下情况,但是看着已经惶恐至极的高老爷子,暗叹这老家伙估计已经吓得不能说话了。此外场中还有两个鹤立鸡群的人,其中一个正坐在一个大圆桌上,一边观察着不请自来的自己,一边边品尝着桌上的酒肉。

  当然不是因为他长的有多帅或者有多丑才吸引人的目光,而是眼下的场景下只有他一人还在大摇大摆的吃饭,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

  除外另一个人便是没有在意两人的到来,而是还沉浸在现场的勘验之中。

  唐代兴立刻便判断了,这饭桶是衙门捕头,沉浸在勘验之中的便是刘满所说提出反对意见的人。

  田三这种捕快油子,唐代兴可没有和他说话的心思,遂走到被害人的尸体旁,认真的观察起来。

  “毒杀!”

  唐代兴随便观察了两眼便断定道。

  “哦?禅师怕是看走了眼,莫非为了救这个贼人,居然信口雌黄!可见佛门内也有你这等无耻败类!”

  田三听闻,直接跳起来讥讽道。

  周围的人也纷纷认同,被害人明明是被人捅破心脏而死,而且杀人的刀具就在眼前,这个不剃头发的俗家弟子,道貌岸然的佛教和尚竟然大庭广众之下言之凿凿,说是毒杀!你当在场的都是傻子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落初唐星满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落初唐星满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