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棺中女尸
江行暮雨2020-09-11 17:552,198

  说起苹果,张康的脸色立马变得阴沉了几分。

  昨天他确实在一座孤坟前放了一苹果,但要说坟中那位因此而感恩戴德,甚至连夜托梦给沈敬功,让沈敬功来帮忙化灾解难,那这事未免有点荒唐。

  托梦!

  在民间确实有很多这样的传说,有部叫《醒世恒言》的老书,里面就记载了不少关于奇闻异梦的传说,年少的时候,张康也没少看。

  这种事信则有,不信则无。

  但张康已经肯定一点,沈敬功绝对是在说谎。要知道,那个锦娘的墓碑被人用“红绳束阨”的方式紧缚着,灵魂永囚死棺,即入不了轮回,也返不了阳间,可以说是永世不得解脱。试问,那样一个苦主哪有离坟托梦的本事?

  这事太蹊跷了,也令张康对那个懦弱无能的沈家二少爷有了新的看法。

  张康慎重地提醒沈佳音:“大小姐,这里真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别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你很难活过十八岁,那不是开玩笑。”

  “你这人怎么回事?”沈佳音气红着脸:“这大清早的,我好心好意跑这来提醒你注意安危,你居然又咒我早死!我是招你了还是惹你了?”

  看到她生气的样子,张康真想抽自己一大嘴巴子。

  这张臭嘴!

  说话总是这么直,也不懂得拐着弯。

  眼看她那眸子都快要瞪出火来,张康硬着头皮解释道:“你误会了,我没诅咒你的意思。只是想提醒你,活人比死人更可怕,你要多多留意身边的人。”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沈佳音质问道。

  张康直言道:“昨天,我确实在一座孤坟前放了只苹果。但是,那座孤坟被人做了手脚,里面那位根本就没能力托梦。”

  “那我二叔怎么知道你送了苹果?”沈佳音疑望着张康。

  张康不假思索地分析道:“很明显,昨天我来乱葬岗的时候,应该是有人在后面跟踪我,我的一举一动,全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

  “你怀疑我二叔?”沈佳音辩道:“不可能!他的胆子那么小,哪敢来乱葬岗这种地方,今天早上他跑来跟我说事的时候还哆哆嗦嗦的。”

  “刚才你说那个锦娘生前是个戏子,对不对?”

  “对啊。”

  “既然锦娘是戏子,那你二叔应该是个戏迷,要不然怎么成为红颜知己?一个戏迷,会演戏,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二叔的懦弱无能是装出来的?”

  “没错,虽然我暂时还不知道你二叔为什么要阻止我进山洞,但是我可以肯定一点,这个山洞中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猫腻,今天我非进不可。”

  闻言,沈佳音的脸色凝重了许多。

  对于沈家的那些人和事,其实她也不是很了解。十五岁不到的时候就跟随父亲沈敬春一起下南洋,一去就是三年整。这次回来还不到一个月时间,父亲竟然莫名其妙地上吊自杀。有些事仔细一寻思,确实很蹊跷。

  沈佳音谨慎地问:“你有没有别的证据能证明我二叔有问题?”

  “跟我来。”

  张康将沈佳音带到那座碑身无字的孤坟前,有理有据的反问:“如果里面这位真是你二叔的红颜知己,而你二叔又君子坦荡荡,那他为什么不在墓碑上留下半个字?反而用红绳束阨这种下作手段去禁缚人家,让人永世不得解脱。”

  “可能他们反目成仇了呢?”

  “如果反目成仇了,锦娘又怎么会给你二叔托梦,这自相矛盾。”

  面对张康的无懈可击的辩驳,沈佳音顿时无语。

  还有六天就满十八岁,活到这个年纪,她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迷茫过,感觉这十八年都白活了,一点脑子都没有。

  张康又道:“这地方阴煞太重,赶紧回去吧,先别惊动你二叔。一切,等我进山洞探明了真相之后,到时再另行商议。”

  “你真的要进山洞?”沈佳音诚惶诚恐地问:“万一我二叔没骗人呢?”

  “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断。”

  张康转身便朝山洞走去,并再次叮嘱沈佳音,如果想活过十八岁,最好离锦娘的坟墓远一点,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到了山洞口。

  张康将封魂八卦镜挂在胸口上,随后又点了一只火把,亦步亦趋地朝山洞深处挺进。走到半路上的时候,火把突然倏忽一声,诡异地闪灭了。几乎是同一时间,张康胸口上的封魂八卦镜也剧烈地震晃了两下。

  “不知进退的东西,再来一次试试!”

  张康稳住胸前的封魂八卦镜,并将火把重新点燃,继续往前进。

  差不多走了十多米,便走到山洞的尽头,阴气沉沉的洞域也豁然开朗,空间大了许多,只见洞中高高地吊悬着一副正在滴血的棺材。

  在张康愕然止步的一瞬间,棺盖吱吖一声,撑开一条缝。

  一只诡秘莫测的手从棺中伸了出来,并挑衅似地朝张康招了两下。那煞白无色的皮肤,还有鲜红似血的长指甲,令人不寒而栗。

  张康定了定神,拿出匕首怒喝一声:“嚣张!”在侧壁的一块突石上借力一蹬,身子腾空而起,一刀就斩断了吊棺绳索。

  棺材轰隆一声坠在地上,棺中伸出来的那只手也缩了回去。

  只剩阴戾的嘶叫声。

  张康翻身落地,接着又一脚踢飞棺盖,一系列动作,可谓是一气呵成。

  令张康愕然震惊的是,只见棺中躺着的并不是沈敬春的妖身,而是一具仪容冷艳的红衣女子。不知道她死了多久,尸身养得特别好,这一点从她半寸长的鲜红指甲就可以看出来,坚利如铁!要撕碎一个人是轻而易举的事。

  在棺盖被踹飞的一刹那,红衣女子怒飞而起,试图掏挖张康的心脏。

  然而,她的速度终究还是慢了张康半拍,张康端起胸前的封魂八卦镜往棺中一照,她整个人就像受到天雷轰击一般,重重地倒回了棺中。

  “啊!!!”

  “我不管你是谁,戾气这么重,今天绝不能留你!”

  红衣女子在封魂镜光的正面照射下,声嘶力竭地抗挣着。屡屡弹身而起,妄想飞身出棺。却又一次次被镜光镇压下去,根本就飞不起来。

  在封魂镜的镇压下,她这点道行终究还是浅了点。

  当张康怒呼一声:“收!”

  封魂八卦镜往前一逼,一缕魂灵瞬间从尸身中分离出来,嗖的一声,被吸入镜中。张康迅速用两道灵符,交叉封住镜面。再看棺中的那具红衣女尸,已经开始快速腐烂,很快便化为了一摊臭味扑鼻的尸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洋异闻十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洋异闻十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