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半夜叫魂
江行暮雨2020-09-11 17:542,162

  张康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后背还是有点隐隐作痛。

  沈正贤一大早就来解释,说是为了让他好好休息,所以才指使下人敲了他一闷棍,要他别见怪。张康有苦说不出,除了讪笑之外,也没什么好说的。

  在沈家的协助下,张康找了块风水不错的坟地,把爷爷张悟真埋了。没有停尸数日的祭奠,也没有大张旗鼓的送葬队伍,一切简简单单。

  这天晚上。

  张康回到沈家收拾爷爷的遗物时,捧着那部《说妖录》暗自无语。

  以前想翻两页瞧瞧,爷爷总是不让,神秘得跟部禁书一样。现在总能翻开来瞧瞧了吧?张康满怀好奇地打开第一页。

  首页赫然写着二十四字醒目的序言:“妖为皮相,幻由心生。万物有灵,多由术引。渡灵卫道,莫不真人。”

  再往下翻,张康暗惊不已,越看越痴迷。

  一部半寸厚的书,竟清晰地记载着三千六百种邪异生物的插图,那些生物或被称之为妖,或被称之为鬼,或被称之为精怪。但它们的诞生方式与存在方式却世人的普遍认知有所不同,其消灭方式却大同小异。

  “原来有些邪门异术,真的可以催生出像鬼魂一样的存在,那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真鬼?”张康纳闷地嘀咕着,将整部书快速浏览一遍,一脸郁闷。书中并没有他想要的答案,所记内容正如序言所说:万物有灵,多由术引。

  翻着翻着,书中掉出一张纸。

  张康仔细一瞧,竟然是封遗书,上面写道:“臭小子,当你看到这封遗书的时候,说明我已经死了。渡灵人一职,世代单传。我不死,你便永远也成不了渡灵人。反过来讲,现在我死了,那你则非不可要接替我渡灵人的职责。

  我的包袱里有只骷髅头,她叫洛丽,京城人,客死异乡。你替我把她送到京城洛家,让她落叶归根,完成这次渡灵任务。到时,洛家人会给你一份很重要的资料,跟镇国玉玺有关。别把事搞砸了,这事很重要。

  还有,我知道你在迷茫些什么。

  别纠结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真鬼、有没有真妖,你要记住一点,很多时候,人比鬼更可怕。我们渡灵人的职责很简单,就是让死者得到应有的尊严,让生者不受邪物所害。与天斗与地斗,最终还是要与人斗。

  而糟糕的是,现在你的道行太浅了,扫个乱葬岗还行,真遇到厉害的角色你是镇不住的。所以,你千万别想着替我报仇,也别去查探真相,离开兰水县,赶紧上京!兰水县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看到这里,张康的眼眶中已经泪光闪闪。

  不要报仇!

  不要查探真相!

  说得轻巧,亲爷爷死亡,如果自己拍拍屁股走人,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那跟任人欺压的软脚虾有什么区别。

  “既然你已经死了,那你就别管我怎么活了,人不折腾枉少年!”

  张康拿起爷爷张悟真以前常用的那只酒葫芦,狠狠地灌了几口,意志力像这酒一样,散发着灼热五腑六腑的烈性。

  这晚上,张康喝了很多酒。

  到了子时,迷迷糊糊的听到外面有个阴森诡异的女声在喊:“小子,你欠我一条命,把命还给我,还给我!……”

  张康搁下酒葫芦,正准备出去瞧瞧是怎么回事。

  房门被推开了。

  沈正贤朝外面破口大骂:“滚!我沈家没谁欠你的命!”他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对张康急道:“张康,你爷爷是为了救佳音而死的,我沈正贤断不能再让你出事!今晚你就好好待在这房里,哪也别去。”

  张康捏着眉心揉了揉,脑袋清醒了点。

  抬头再看沈正贤,便觉得有点纳闷,这老头今晚哪来的底气?居然敢跟外面那阴森的声音叫板,自己这个外人的一小条命,他真的这么在乎?

  张康想了想,道:“沈老爷,我这条小命,真不值得你这么拼。你还是在这屋子里待着吧,我出去瞧瞧。”

  “站住!”沈正贤急了,拦着张康吼道:“我跟你爷爷早就订下了婚约,你现在是我沈家未过门的孙女婿,你得听我的,别出来!”

  外面那个阴森的声音还在不断地喊。

  沈正贤将张康推得跌退了两步,转身便门,将房门反锁着。

  张康拍着门大喊:“沈老爷!放我出去,你是斗不过她的!”沈正贤根本就不答理他,外面传来沈正贤的破骂声:“滚!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

  张康扒着门口一瞧,不由得心惊一愣。

  那阴森的声音明明是从大门口传来的,自己天生阴阳眼,这一眼瞧出去,居然什么东西也看不到,怎么可能!

  难道真的是喝多少?

  张康揉了揉眼睛再仔细一瞧,还是连个鬼影都看不到。却见沈正贤手里拿着一把金钱剑走到大门口,指着门口怒喝:“你滚是不滚!”

  看那金钱剑的样式,像是赵长生当初斩灭无头尸时所用的那把金钱剑。

  难怪沈正贤的底气那么足。

  那阴冷的声音回笑道:“老东西,你想砍我?来呀,来,过来。”

  “别出去!”张康急呼。

  虽然看不到对方的存在,但张康很清楚,对方之所以不敢进院,肯定是因为害怕大门上那面封魂八封镜,只要不出去就没事。

  可沈正贤没听,他愤怒地骂着:“看我不斩了你这邪祟!”冲出去就是一剑,然后那一剑终究是什么东西也没有斩着。

  下一秒,张康便看到沈正贤的脖子好像被什么东西掐住了一样。

  紧接着整个人都被提到了半空中,手中金钱剑朝前一阵乱砍,但始终是剑剑劈空。砍着砍着便没了力气,两腿没蹬几下,便伸得直直的,再无半点动弹。

  看到这里,张康心如血滴。

  对他来讲,最悲哀的事并不是眼睁睁地看着沈正贤死在自己视线中,而是那邪祟明明就在门口,自己身为一个渡灵人,却什么也看不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莫名地涌上心头,令张康心惊不已。

  沈正贤的尸体又一次被无形之手拎了起来,重重地砸在门梁上,咔嚓一声!很显然,安放在门口的那面封魂八卦镜已经被砸破了。

  这一刻,对那邪祟来讲,沈府再无禁止之地。

  “小子,欠我的命,该还我了!”那阴森的女声又一次响了起来,声音由远及近,张康下意识地退后了几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洋异闻十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洋异闻十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