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修士
玻璃酸钠2020-09-22 15:033,371

  “小黑小黑,我问你,一个胖子从十二楼摔了下来会怎么样?”

  小黑默不作声,只是淡淡的盯着她,白隐感觉有些尴尬,但还是决定把戏唱完,“变成了死胖子,哈哈哈。”

  小黑依旧默不作声,嘴角都没抬一下,白隐挫败了,她看起来像个傻子。

  跟小黑相处了近半个月,白隐发现他从不吃饭,即使是她天天把饭菜带到房里,他也并未动一口。

  不仅如此,他每日都待在房间里,有时会摆弄奇怪的姿势,双腿盘坐着,背脊挺直,有点像武侠小说里的打坐。

  他也不说话,如不是白隐主动问起,他绝对不会说出一言半语,甚是奇怪。

  但白隐还是每天使出浑身解数逗他开心,什么说相声,演小品,讲笑话,无所不用其极,但都是以失败告终。

  即使小黑奇怪得不像个人,甚至有时她也会认为他是山里的精怪,但他并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反而被别人欺负,也就释怀了。

  他是人是鬼,又有什么关系?要真说,她才是真的鬼,会附身的那种。

  白隐是真将小黑当弟弟看待,她前世太孤独,很渴望有一个家人。

  一天晚上,小黑又盘坐着,面前还摆了一个奇怪的盘子,是在作法?

  “小黑,能告诉我你在干什么吗?”这个问题她已经问过几回,但小黑总是闭嘴不答。

  但几日下来,小黑的变化她都看在眼里,比如,他会悄悄整理好被子,房间也总是一尘不染,还有每次开门时他总会跑到跟前,像个泰迪似的,虽不说话,但白隐感受得到他的关心。

  “修炼。”这一次,小黑终是作出回答,声音软糯糯的,甚为讨喜。

  “修炼?修什么?你是和尚?带发修行?”白隐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哪一出?

  小黑却是摇摇头,又闭口不谈了,但已经算有点收获,总有一点儿线索不是。

  “好吧,等你想说了再告诉我。”白隐躺在床的最里边,这间屋子很小,只放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很是简朴。

  最开始,小黑估计是男孩子心在作祟,不愿意和她睡在一张床上,还是白隐硬把他拽上了床,她知道古人保守,但这是特殊情况。

  以及,她对外一直宣称自己是男孩,包括小黑,又怎会知道小黑早就知道她的性别了呢。

  在狭窄的床上翻了几个身,硬是没有睡意,转头一看,小黑又摆出了打坐的姿势,在黑暗中只有轮廓显现。

  小黑只有她睡着后才躺下身子,今天也是,有时候白隐会假装睡着了,但当他一躺下就抱住他,可把对方吓坏了,一把跳下了床,说什么也不愿再上去。

  “小黑,你真奇怪,一点都不像个孩子。”白隐低低的说道,却不禁被自己随意说出口的话吓到,难道小黑也换了壳子?

  你也不像一般的孩子,慕容晓在心里答道,他何尝不想说出来,但却不想连累她,还有他不得不做的事,可是,他却不想离开她。

  这处地界灵力十分稀少,纵使他天天打坐也是徒劳无功,吸收的灵力少之又少,所以,他过不了些时日必定会离开。

  但奇怪的是,每当他打坐吸收灵力之时,总有一部分灵气围绕在白隐身边,这说明,白隐是有修仙资质的,并且资质还不错,否则不会对灵气有这样的亲和力。

  这样的资质在外边的大宗门中也毫不逊色,可惜的是,这镇子过于偏远,距离灵气充足的地界相隔甚远,他到底要不要告诉她。

  带她入门,跨入修仙界,那就还有相见的机会,如若就此离开,怕是永远都无法相见了,但跟他扯上关系,未来怕是会有很多麻烦吧。

  脑海里不禁浮现爹自爆时坚毅的神色,娘亲拖着伤躯引动最后一张万里遁地符篆,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他从此与爹娘天人两隔,忍不住握紧放在膝上的手掌,指甲陷进肉里,不停颤抖着。

  白隐感受到小黑微微颤抖的身躯,连忙起身,握住他紧握的拳头,神色复杂的看着他,“你怎么了?”

  感受到手被温暖覆盖,明明是同样大小的手掌,白隐的手却能扫地,洗碗,为生存而奋斗,并且还想养着他,他只是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为何对他这么好,而他呢,什么都没做,甚至还想过段时间一声不吭的离开。

  心中的愧疚如泥潭一般将他死死缠住,犹豫不安的情绪在心底疯狂蔓延,他死死盯着白隐的脸庞。

  好希望有人能分担他的痛苦。

  这般想着,身子却不由自主的紧紧抱住了与他平座的白隐,少年的声音在黑暗之中浮荡,“我叫慕容晓,是个修士。”

  修士。

  两个字如同惊雷一般在白隐脑海里炸开,令她有一瞬间的呆滞。这个字眼只在仙侠小说中听过,她前世也有一段时间喜欢这样的题材,了解的不说全面但基本知识足够。

  再回想起小黑种种怪异,打坐是在修炼,还有不吃饭的缘故,以及她刚来酒楼的几天如此劳累都感觉不到饥饿感,说不定那颗糖丸就是小说中描述的辟谷丹。

  这下白隐倒不知如何回应了,她的见识少,倒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无奈。

  之后,那一夜是自打白隐传来后睡得最不安稳的一次,慕容晓这孩子说完爆炸新闻后就抱着她睡着了,先不说这孩子到底多缺爱,抱得她无法动一丝一毫,姿势极其不舒适,留她一个人感叹时运无常,命途多舛。

  第二日,白隐晃着朦胧的睡眼,立起了身子,却没想到慕容晓这小子一早就在床沿看着她,一睁眼就是这小子认真的脸蛋,还真把她吓了一跳。

  “隐姐姐,早。”慕容晓反常的打着招呼,要知道他这是第一次喊她。

  “你小子早就知道我是女的,还占了我一晚的便宜。”白隐愤愤答到,她倒不是真的觉得对方占了她便宜,都是小孩有什么好羞涩,只是记恨昨晚让她睡不安生。

  慕容晓的脸倒是浮现了奇怪的红晕,似乎真是害羞了,低下了头忙着遮掩,却看见白隐似笑非笑的面容,立马跑出了门外,倒把想说的话放在一边。

  这扭捏的跟个大姑娘似的,白隐腹诽道,这才下了床,穿戴好店小二的服饰,匆匆下楼。

  就看到小二哥冲他笑笑,就算打了招呼,掌柜在柜台前品着茶优哉游哉,关注着其它店员是否偷懒,一眼瞟见白隐才从楼梯口下来,立马就要怨妇附身。

  白隐立刻弯低了身子,一只手握着拳头锤了几下后背,面上带着还未消失的疲惫,“昨夜看了好久的账本,真是腰酸背痛,掌柜,我今日稍稍起得晚了些,您不介意吧。”

  掌柜立马像被扼住了喉咙,强忍住怒意,“行了,干活儿去吧。”说完再也不看她,眼不见心不乱。

  “小隐,真有你的。”小二拍了拍白隐瘦小的肩膀,语气爽朗,“只有你能让掌柜拿不出办法。”

  小二哥就是她来的第一天接待她的少年,这一来一往倒是比其它人更熟一些,为人朴实,性格开朗,喜欢讲点八卦。说起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比女孩还八卦的男人。

  “人各有需。”白隐故作神秘的答道,便就转身干活去了。

  现在时间尚早,她还能落个清闲,只是一早上过去了,却迟迟不见慕容晓的身影,难道还在生气?

  中午,白隐拿着今天的午膳,一走到房门前,才意识到自己不用给慕容晓拿饭了,她自个儿已经在大厅吃过,微微叹了一口气,一只手推开房门,和往常一样,慕容晓站在门口迎接。

  对方接过午膳,这回却没有放在一边,而是用筷子吃了几口,神色有些不对。

  “不用勉强,你快放下。”白隐制止了他下一步动作,生怕他吃出什么毛病。

  “隐姐姐。”慕容晓放下筷子,神色透露出几分认真,“你有修仙资质。”

  他的意思明确不过,本还期待白隐有什么惊讶欣喜的神色,但出乎意料的是,她神情自若,慢慢走去床边坐下。

  “这条路上,是不是很危险。”白隐语气很平淡,像是在问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慕容晓有些呆愣,却不知作何回答,他自小生活在家族中,接收到的观念本就与凡人不同,大道无情,为求长生本就是逆天而行,何来危险一说。

  “我只是觉得,你这个年纪就背负了很多复杂的东西,那么,修仙真的是快乐的吗?”白隐语气并不严肃,而是带着点笑意,但这样的语气,却让人不由得思考这句话来,

  慕容晓也不禁怀疑起来,他天赋极高,修炼迅速,是其它人的五倍有余,父母都是修士,从小对他极为严格,从小不缺修炼资源,在外人看来,他是天才,但是,日复一日的枯燥的修炼,已经磨灭了他属于孩童的无忧无虑,天真烂漫。

  所以,他所追求的道,是什么?

  不,他必须要修炼,为了复仇!

  突然,识海里出现一个虚影,正缓缓睁开眼睛……

  “慕容晓,小黑!”白隐大声叫到,连忙起身不停地摇晃慕容晓的身子,对方一直呆愣着,像灵魂出窍了一般,她可没想到一句话有那么大杀伤力。

  在剧烈的晃动下,慕容晓还是慢慢恢复了神识,识海还有些微微刺痛,他好像看到另一个自己。

  “你没事吧。”白隐有些担心,她从与慕容晓的第一次见面就感觉到他情绪十分不稳定,应是与他父母有关,究竟是什么变故对他打击那么大。

  “隐姐姐,一起修仙吧,我们一起,好吗?好吗?”慕容晓神色又有些癫狂起来,语气透露出明显的急切,一只手紧紧抓住白隐的手腕,有些疼痛,让她感觉到不安。

  “好,你别激动。”白隐想先稳住他的情绪,再作打算,便连忙应和道。

  慕容晓绽开笑颜,再次死死搂住白隐的身子,像要与她融为一体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