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君宛七2021-01-08 18:422,274

  兰望舒步履阑珊的走到了上书房窗前,见他跪了下来,就在眼神没有离开过那盆昙花边上。兰朔在偏殿等的有点着急了,便出来找自己的外祖父,就静静地站在兰望舒的身后。

  只见他的手都在颤抖,手想盆那盆花却又不敢。在他犹豫的时候,昙花,开了。

  一瓣一瓣的花瓣缓缓的展开,飘出了丝丝的幽香。

  兰望舒就在那盆花前,无声的流泪。

  他的妻子,直到死的时候都以为自己对她色衰而爱驰,却又毫不犹豫的用她那本来就十分孱弱的身体为他挡住了那致命的一刀。

  兰望舒用手小心的抚摸花瓣,好像在抚摸爱人的脸颊,轻声的喃喃到“瑁儿,我没有不爱你,只是怕那个刺客伤害你……”

  楚玳瑁因为为兰望舒挡了一刀,那时兰望舒的一个妾室,他知道那个妾室是卧底,却因为抓出在顺天的卧底不得不让别人以为皇帝已经嫌弃年老色衰的皇后了,喜欢了这个女子。

  却没有想到,他骗过了所有人,包括楚玳瑁。

  想到这兰望舒的身体摇摇欲坠,兰朔急忙跑过去扶着自己的皇祖,转头大喊“宣太医,快莫词,去宣召太医,姚公公,快将祖父扶回朝华殿。”

  兰朔急忙让人将兰望舒扶回了朝华殿。

  姚公公看见皇帝倒下去后赶快招呼其他太监将皇帝抬回朝华殿,只听见那位一生没有哭过的帝王满脸泪水,嘴里隐隐约约念叨着前皇后。他便知道这个推翻后周,将匈奴驱逐出中原的千古一帝,到现在还是悔恨不已的。

  刚刚从摄政园出来的皇太女兰若就看见门口急的直跺脚的姚公公,这时,姚公公也看见了兰若,便连礼都没有行,就对着兰若压着嗓子说“陛下,陛下晕过去了。小殿下放心不下,就赶快派遣老奴来叫太女您……。

  手里的折子掉了下去,兰若转头努力的平复心情,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说“将云王贤王和小公主叫上,等等还有齐老将军也宣进宫上。”说罢,头也不回的奔向了朝华殿。

  赶到时看见兰朔就跪在兰望舒床头,低着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而兰朔听见了兰若的脚步声,便行了大礼,这是她第一次在非正式场合行这么大的礼。但是兰若没有注意,就让兰朔起来了。兰朔起身后说“母亲,皇祖说让您和两位舅舅还有小姨在这边等一下,让女儿先下去,那女儿就先退下了。”

  兰朔下去后,床上的兰望舒睁开了眼睛,眼睛十分清亮。兰望舒转过头,对着兰若说了一句“若儿,你来了。”兰若赶紧跪下来,什么话也没有说。

  兰若知道自己的父亲,自己的君父要不是害怕自己去世后没有人护着朔儿和自己,可能在他与匈奴止战时就要随母亲而去了。母亲因为为父亲挡了一刀,那时父亲的一个妾室,他知道那个妾室是卧底,却因为抓出在顺天的卧底不得不让别人以为皇帝已经嫌弃年老色衰的皇后了,喜欢了这个女子。却没有想到,所有人都信了,包括母亲。但是在那个妾室刺杀父亲时母亲还是毫不犹豫的救了他。母亲本来就身体孱弱,后又心气郁结,导致身体更加弱了。本来就孱弱的身体又救了父亲,最后,母亲当场气绝身亡。她只记得母亲最后在父亲的怀里说着一句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想着,姚公公便将兰黛,兰景云和兰景贤带进了朝华殿。

  兰黛朝着兰望舒这边疾步走来,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兰望舒,从母亲死后,兰黛便申请出宫历练。她看着兰若,对着她说“长姐,只是怎么回事。”却见兰若对她摇摇头,眼睛飘向了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兰望舒,已经不是她印象中那个父亲,他好像变得虚弱无力了,变得就好似没有了生机一般。

  兰黛的身后跟着两个男子,是兰若的弟弟,兰景岱与兰景贤。

  朝华殿中无人知晓到底发生了什么,过了两个时辰后,兰望舒的心腹就进宫,兰望舒不知道对他们说了什么,但是,第二天清晨,顺天的丧钟第一次敲响了四十五声,顺天的人们便知道了,那是他们的皇帝宾天了。

  兰朔想了一个晚上,一直在想她皇祖对她说的那些话。

  兰望舒被扶回朝华殿后殿,赶快便让姚公公去找皇太女,兰朔自己就跪在床旁边,看着自己的皇祖。等所有人都下去后,兰望舒的眼睛缓缓睁开,看向了低着头的兰朔。轻轻的笑了一声,兰望舒从没有看见过这样子的兰朔,像一个犯错了的孩子。

  兰朔也听到了兰望舒的声音,连忙抬头。看见皇祖慈爱的看着她。兰朔正准备叫门口的人,只见床上的那个人摇摇头,招了招手,让她走近一点。

  “朔儿,我现在说的话你一定要记住。在你的重华殿右侧偏殿的那副江山寒雪图下有我给你的暗卫,那有一块兵符,是暗卫的。还有一个药方是他们所吃的解药方……朔儿,我尊重的选择,如果你想当皇帝,那便当,如若不想,也可以。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当,实现我的愿望。朔儿,你的脸是最像你皇祖母的,但是性格却不知道随了谁,你可以说是我们兰家最心冷的,也是最心狠的,同时你也是最适合当帝王的。你会毫不犹豫的去解决威胁你地位的人,可以不择手段的利用别人,让他们成为你的棋子儿。不管是不是你的亲人,你都会干脆利落的解决威胁你的人……。”兰望舒便说一边大喘气。兰朔低下了头,什么话也没有说。

  接着兰望舒说了一句“没有必要在伪装下去了,让自己变强,才是最好的。你明白吗朔儿。”兰望舒说罢就将眼睛闭了起来。

  她叹了口气,心却慢慢的静下来了。向兰望舒磕了一个头,就听见有人走了进来。是他的母亲,兰若……。

  兰朔还在想着,便听见了丧钟的声音。兰朔跪了下来,向着朝华殿的方向和慎华殿方向各磕了一个头。

  她知道其实皇祖早都想去陪皇祖母了,兰朔一步步走向重华殿最高处坐在了那里。她从重华殿最高处望下去,除了看不见朝华殿和熙华殿以外,都可以看得见。

  重华殿,这座宫殿从她住进去她就知道皇位,是她不得不争的。

  重华殿,自前朝起就是太子的宫殿,当时,兰望舒让兰朔住进去的时候,前朝一片骚乱,以为皇帝要立皇太孙的念头。

  兰望舒太过于了解兰朔了,他知道兰朔可以不择手段的去争去抢,他当然也知道兰朔是不会放弃皇位的。兰朔是他一把手带出来的,他太明白兰朔是什么样的人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的皇夫背景吓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帝的皇夫背景吓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