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你哪儿来的阿姐?
阿恕2020-11-06 17:123,595

  砚望抬手虚笼着眼睛。他想到昏迷前看到的那个虚影,那时他还以为是幻觉,只怕那一瞬他是真的恢复了视力,只是现在,眼前仍旧没什么变化。

  “老砚,你这个,问题严重吗?”谢汜瞧着砚望的脸色没有平常好,不由得想到砚望的师兄,要是心魔未除就出了其他事儿,这趟儿就不该由着砚望胡来。

  “不严重。”砚望道,“也许是之前收‘一叶障目’的残留灵力还没净化完全。”

  谢汜见他不想多说,便也顺着砚望道:“说起来,那阵法就是那么邪门?我都没有觉察到那阵法是什么时候开启的。你那师侄会不会也遭了毒手?”

  “早就开启了。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散修都栽在那里头。”砚望说,“我那师侄悟性不错,也得了我师兄的传授,这阵法困不住他,以他的身手,在那个不完全的阵法里应当是来去自由的。”

  砚望一股脑的把能说的都告诉了谢汜,“那阵法开启的法子本来是用灵力催动的,只是阵法不完全,以正常的方法根本打不开。开启的人便让此阵吸收了大部分已经‘死去’的灵力,这些灵力没有净化,浑浊不堪,且不是正常的途径取得,所以暴虐非常,我只能将它们净化了再放归天地。”

  谢汜想伸手去揉砚望的光头,但是一个绵白的雪团子先于他落在砚望的脑袋上,本就不结实的雪团子这么一砸,倒是落了砚望满头。本来热闹的小院子一下子安静了。

  邻居家那个小姑娘,小心翼翼地挪到砚望身前,脸上挂着鼻涕和眼泪,糯糯地开口,“大哥哥,丫丫不是故意的,你别哭。”

  谢汜连忙扒拉那些雪渣子,砚望却抬手阻止了他,冲那小姑娘微笑着,温和道:“哥哥没有哭,只是很久都没有人和哥哥一起玩,哥哥一时间顾着想他,没有注意到你啊!”砚望掏出一块儿洁白的帕子,给小姑娘擦干净了脸,“小姑娘可不能随意掉眼泪,冻伤了脸可不好。”

  那小姑娘抽噎着,见着砚望的脸顿时哭得更大声了,一头扎进砚望怀里不撒手,鼻涕眼泪全蹭到砚望的衣服上。谢汜不知如何是好,砚望也不发话儿,这拽也不是,不拽也不是。

  正在他纠结为难之际,一位白发苍苍一脸惊恐的老妪颤颤巍巍地走了进来,看到小姑娘扑在砚望怀里哭,连忙给砚望赔罪。砚望不动,眼看那老妪就要跪下了,谢汜忙伸手扶了那老妪起来。

  “仙师恕罪,我那孙女儿不懂事,冲撞了仙师!”那老妪不敢上前,便向那小姑娘使劲儿招手,压低了声音“丫丫,赶紧过来!”

  “不要!”小姑娘抓着砚望的领子不松手,哭喊着:“丫丫不要!”

  砚望被吵得有些头晕,只得一手拽着自己的领子,一手扶着这小姑娘,温和道:“小姑娘,你先别哭,你怎么了,告诉我好不好?”

  “丫丫想哥哥!丫丫想修仙去找哥哥!”

  “小姑娘,拜师不是这么个拜法,你先把手送开,好吧?”谢汜一边微笑,一边去抢救砚望的领子,可对着这么个小孩他又不能用蛮力把人拉开,只能试图给她讲道理。

  然而五六岁的年纪哪有道理可讲,仍旧是抓着砚望的领子哭。

  “丫丫哟,你可别再闹了,赶紧过来!”那老妪见砚望面善,便大着胆子上来要抱走那小姑娘。可是离得近了后瞧见砚望的脸,也是吓了一跳。

  谢汜刚刚就注意到这小姑娘是看清了砚望的脸才开始闹的,如今再见这老妪的神情,心里更加确定这祖孙俩是认识砚望的,至少是见过砚望的模样。“老人家,您莫不是看傻了?我家大师俊是俊,可和您家小孙女差着些年岁呢!”

  “仙师哟!我哪儿敢有这种妄想!”老妪吓得魂不守舍,连连摆手。

  “那您就是认识我家大师了?”

  “不敢不敢!”

  砚望便温声道:“丫丫,告诉我,为什么要抓着我哭?”

  那小姑娘也是胆子大,挂着一脸的鼻涕,开口便是一声“阿娘”。老妪吓得险些背过气去,谢汜也盯着砚望的脸瞧了几眼。

  “老人家,我家大师——”谢汜话说一半,那老妪连连点头,“仙师啊,您有所不知啊!这位大师和我那故去的儿媳妇的容貌是一模一样啊!”

  “想是家姐了。她从前与我有些矛盾,后来便失了踪迹,原来是定居在此地了。”砚望泰然自若,神情温柔,语出惊人。

  谢汜知道砚望在胡说八道,可是他想不通砚望这突然胡说八道的缘由,只得附和:“原来,阿姐是隐居在此处了呀!实不相瞒,我们二人此次乔装打扮,为的就是寻找阿姐!”他一把抓住老妪的胳膊,“亲家!”

  砚望拍拍谢汜的肩膀,示意他适可而止,谢汜瞧见砚望的神色多少有些嫌弃,顿时收回手,“这不是一时激动,忘了礼数嘛!”

  那老人家也很是激动,盯着砚望的脸一个劲儿地瞅,想上去拉着砚望的手又不敢,那小姑娘被砚望抱在怀里,抽抽搭搭地哭,嘴里含混地喊着“阿娘”。

  那夫妇听着动静也早出来了,见此,也很是激动,忙请大家去屋里坐着说话。

  原来这老妪的儿媳妇从前一直戴着一块面纱,村里的人都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先前在村口,夫妇二人瞧着砚望的眉眼觉得有些面善,但也没敢往那方面去想,现在倒是激动地说着话。

  砚望也听不清他们说的许多话,只是微笑着听,谢汜倒是跟他们聊得融洽,还从怀里掏出一颗晶莹剔透的小石头送给了小姑娘。

  在这家说罢,老妪坚持要请砚望去家里坐坐,得到了砚望的同意后,便颤颤巍巍地带路。期间那小姑娘一直挂在砚望身上,任谁说也不松手。夫妇二人也知老妪是有话要说给砚望,人家毕竟是亲戚,他们也不好阻拦,只说饭快要熟了,让二人切记回来吃饭。

  老妪从房间里翻出一个布满灰尘的木箱子。老人家抱着吃力,谢汜连忙去帮忙。这箱子里还有一个小巧的雕刻精美的巴掌大的匣子。谢汜瞧着眼熟,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我那媳妇临终前说,若是以后有人来此地寻她,就将这小匣子拿出来。我以为等不到了。”老妪颤抖着手,将匣子递到砚望手里。

  匣子一入手,砚望便知晓了这匣子的来历。

  那是桃源独一无二的匣子,每一个小匣子的花纹都不一样,其内部放置的东西也不一样。这匣子雕的是花卉一类中的莲花,代表着重生。

  莲花花纹的匣子,桃源内数量最少。而这一只,是二十年前他用来存放“并蒂”,也就是他之前净化那些灵魂用的那个并蒂莲花状的阵法的匣子。

  “原来她还留着。”砚望向老妪道了谢,放下小姑娘,带着谢汜准备离开。小姑娘顿时哭闹起来,砚望回头,对她说:“别闹,小舅去看看丫丫的娘亲,待会儿就回来。”

  一出门,果然见那对夫妇正等着,谢汜向二人打了招呼,说是不用留饭,他们回来吃晚饭,现在得去看看故人。那对夫妇也不好阻拦,只得应着。

  二人来到一处坟地,砚望举着匣子在其中一个坟头前停了下来。谢汜注意到那匣子上似乎有灵力波动,想到砚望之前说的两重封印,顿时明白那很可能是这位“阿姐”灵魂。

  “我师兄来不了了。别等了。”

  砚望话音一落,便抬手掐诀,那匣子顿时流光溢彩,一个朦胧的身影从匣子里钻了出来。那是一位美丽的女子,相貌与砚望有八分相似。谢汜暗自疑惑,桃源长老相传是了了大师在雪地上捡回去养大的,不曾听说过有什么血缘至亲。可这女子,不论是容貌还是现在散发的气息,都和砚望极其相似。

  “砚望长老。”那女子优雅地行礼,举手投足之间都颇像砚望,“小女子谢过砚望长老,让小女子享受了人世间最美好的十年光阴。”

  “不必客气,这本就是我分内之事。”

  “谷主的遭遇,小女子略有耳闻,只是无能为力。对于文殊兰,小女子记得不是很清了,只记得他很是冷漠,修为高深。”

  砚望摇头,“这些你不必忧心。我只是偶然路过此地,并非冲你而来。想来是师兄与你有什么约定,只是他现在来不了了。我替他兑现他应下的事。”

  “小女子从前最想得到自由,长老便给了我自由。如今,小女子已身死,灵魂借长老之力得以苟活至今陪伴丫丫长大,小女子感激不尽。那日长老赌气离开,谷主答应我在我生命结束之后前来取走那件东西,小女子等待至今。如今小女子还请长老兑现谷主诺言,取走那件东西,只是小女子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砚望叹气,“我那师兄,真是不省心,我明明跟他说不要了,他竟还是应下了。你说吧,还有什么事。”

  “小女子恳请长老救我那可怜的儿子,他的身份不能被人发现。否则,小女子便是千古罪人了。”那女子神色悲哀,碍于在场的还有个谢汜,有些话她的确是不能说,“至于丫丫和婆婆,也恳请长老照拂。”

  “好。”

  那女子遥遥地看了一眼村子的方向,美目噙泪,神色却是幸福满足,她看向砚望,缓缓跪伏在地,“谢过长老。”

  谢汜也看向砚望。砚望仍旧是温润的模样,眼睑低垂,薄唇抿着。谢汜想起之前的那些灵魂,也想起砚望唱的歌。

  “我不能取走。”砚望说,他看不到女子瞪大的眼睛,继续说:“从前我把它给了你,就没想过要回来。我既已认你做阿姐,就没有看着你魂飞魄散的道理。”

  “孩子我会找回来,算是替了那份诺言。”砚望一手捏碎了那盒子,无数金色的颗粒从他指缝溢出,涌向那女子。

  女子虚幻的影子变得真实,不断消散的灵力变得充实。谢汜惊讶不已,他突然想通了这其中的不合理之处。

  灵魂离体就会消散,但是元神不会,修为强大的人元神可以依托某种介质长存。桃源的阵法既可以聚拢灵魂,又可以巩固元神,甚至是可以辅助元神薄弱的人增强元神。

  女子显然也很震惊,她自己什么情况她还是了解的。她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得益于砚望替她补齐了那些残破的灵魂,并用阵法将她支离破碎的元神连接在一起。

  现在砚望不仅加强了原本的阵法,还增添了一些新的!

  谢汜咂舌:“桃源妖人,名不虚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师弟的作妖养成日常(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师弟的作妖养成日常(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