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渡亡魂以悲歌
阿恕2020-11-06 17:123,325

  沙漠的夜里向来冷得刺骨,砚望抱着自己蜷缩成一团,还是冷得发抖。他身上已经裹了两件厚厚的大衣,可那些寒冷似乎根本不受任何阻挡,从各个方向往他身上蹿,直蹿到心底。

  雪至伸手摸了摸砚望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发现砚望还是没退烧,不由得有些着急。从砚望开始发烧到现在,已经整整两天了,最开始还对他的问话还有点儿回应,后来直接陷入半昏迷的状态。

  “不行,再这样下去,你会烧成傻子的。”雪至把砚望裹得更严实些,搂在怀里,不由得埋怨:“你这小子,平时要你好好锻炼身体,哼哼唧唧的就不愿意动,现在知道身体差的坏处了吧,烧得难受了吧。”

  砚望可以清晰地听到雪至说的话,他想起来这是他们当年被师父丢在沙漠里修炼的时候,他和雪至不过是十岁左右的年纪。那时候师父其实已经不严厉了,把他们丢在沙漠里没几天自己心里先耐不住,又把他们接回去了,也幸好师父心软,不然砚望也活不到现在了。

  雪至不会照顾人。这是后来砚望在自己房间里清醒后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他那是还在想,如果不是师父及时赶到,自己这条小命只怕要栽在他师兄手里了。

  现在想来,还不如当初就栽在他师兄手里,也就没有后来的那一堆破事了。今日也不怎得,又梦到这个场景,以往他只是乖乖地扮演昏迷的角色,等着师父来接他们,接走了,梦也就醒了。

  可是这次不一样,他刚刚和谷梁家的人打了一架,使用的功法还是和他师兄一起研究出来的,想到这些,砚望莫名感到委屈,不由得鼻尖一酸,一开口就是一声既委屈又略带撒娇的“师兄”。

  “老砚,没有什么师兄,醒醒,别哭了。”

  砚望听到谢汜的声音,猛然睁开眼睛,入眼的不是沙漠和雪至温柔的眉眼,而是无边无际的黑暗。砚望想到昏迷之前听到的那个声音,连忙问谢汜这是什么地方。

  “一片雪地上。”谢汜拢了拢砚望的领口,“你刚刚一会儿喊冷一会儿喊师兄的,是做梦了?”

  “嗯,常做的梦罢了。”砚望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摸到眼泪,谢汜看他傻乎乎的,就开始笑,“老砚,你这又傻了不是,我还能看着你哭不给你擦眼泪?”

  砚望又想起小时候修炼受伤时,他浑身疼得受不住,躺在床上哭,雪至一边手忙脚乱地给他输灵力,一边连骗带哄的安慰生怕他继续哭,就是不知道给他擦擦眼泪。不过是一瞬,砚望便收敛了回忆,细细感知了周围的灵力,发现没有什么异常,才略微放下心来。

  “不过啊,我昏迷的时候好像是感觉到有人把我们带到这里,具体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目前来看,应该不是什么心怀不轨的人,可能是什么过路的侠义之士。”谢汜解释道,他醒来的时候只看到靠在树边依旧昏迷的砚望,探查周围也没什么异常,但是那种还有另一个人存在的感觉很是强烈。

  “这里距离那个客栈不算很远,而且周围我都看过了,没什么危险,我们可以在这里休息一晚,明早再出发。”谢汜没告诉砚望,他已经在周围布满了毒障,除非是想找死的人,不然不会有人赶来打扰他们的。

  先前他就是太自信了,导致被人暗算,不明不白地晕过去,连反抗之力都没有。要是那人再来一次,他还是没什么准备,万一又遭暗算晕过去,那可真就是白修炼了这么多年。

  砚望摸到了自己身上还盖着一件不属于自己的外衣,将它还给了谢汜,“我又不是真的冷,只是梦里呓语罢了,你怎么还当了真。”

  谢汜嘿嘿一笑接过,只是拿在手里,“哪有人真能硬着心肠看别人喊冷呢,何况你我之间也不同于旁人,你喊冷我自然是关心的。”

  “我不冷,很久以前就感觉不到冷了。”砚望摇头,“秋风过耳之术,我和师兄虽各有擅长,但也全部融会贯通了。我擅长的是极致的寒,身体自然比旁人要耐冻些。”

  “你耐冻倒不许我关心,不讲道理啊!”谢汜小心翼翼地把砚望受伤的手捧在手心儿里,指尖轻轻点着已经包扎好的地方。

  “这里你自己看不到就默认我也看不到是吧,这明显是冻伤的。你灵力的确比我要纯净而且更强,但是你的身体状况似乎和你的强大灵力很不符合,虽然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被自己伤到,但受伤了总会疼吧!”

  砚望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索性也不回答了,只是把手抽回来,谢汜却不依不饶地追问,“难道你师兄擅长极致的热,比旁人耐热,他被火烫伤你就无动于衷了?”

  “自然不会。”

  “对啊!”谢汜把外衣又捂在砚望身上,“现在你受伤了,我关心你,正如你师兄受伤了,你关心你师兄一样。所以别闹了,赶紧睡觉吧,养好精神才能找你师兄!”

  “你这是什么奇怪的逻辑。”砚望被逗笑了,但也没再拒绝,“我刚醒,不困,睡不着,倒是你很需要休息。”

  谢汜正忙着给火堆添柴,闻言只是一笑,“我只是灵力耗了点儿,不碍事。我知道我布毒障的事儿瞒不过你,但是之前我好歹也是个很厉害的修仙的人,在你身边待着,那得是一个护卫,保护你的!不能只会往你背后躲!”

  “不过呢,能不出手就不出手,这我还是明白的。”

  听着谢汜满不在乎的语气,砚望心里多少有些愧疚。但这份愧疚很快就被他压在心底。另一股极其熟悉的灵力正在向他们靠近,“有人来了!”

  虽然那灵力很微弱,也很驳杂,但砚望还是从那乱哄哄的一堆灵力里分辨出来那一份独特的灵力,那是属于雪至的灵力!

  “不对啊,不应该有人会进来才对啊。”谢汜显然也感觉到有人正在靠近,心里虽疑惑,但还是迅速扑灭了火堆,两人就近藏在树后的雪堆旁,砚望掐诀布了个阵隐藏了二人的气息。

  这个地方是谢汜堆起来的,一来防风二来可以应对目前的这种事,不至于无处藏身。

  砚望虽然瞧不见,但是他对灵力的感知要比谢汜精准一点,来的人多少还是受了毒障的影响,驳杂的灵力较之先前弱了一点,但是他们的行动似乎完全不受影响。

  这里的月光不像之前“一叶障目”阵法里的那么亮,朦朦胧胧的,加上他们这个位置刚好在树影里,更加不容易被发现,但是二人很快就发觉了不对劲,这伙灵力驳杂的人,是直接冲着他们藏身的这个方向来的!

  一股子恶臭的味道袭来,两人同时闪过,砚望只觉得刚刚袭击他们的那只手似乎太瘦弱了些,谢汜却瞧得真切,那人的手是被他布的毒障腐蚀坏了的,血肉都融了,露出发黑的指骨,所以才有那股恶臭的味道。

  那人全身都裹着黑布,只是现在被毒雾缠身,大片青绿色的皮肤裸露,尚未完全被腐蚀的皮肤上还有一些纹路,看起来像是某些阵法的残留。与此同时,更多的裹着黑布的人来到这里,他们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腐蚀痕迹,森森白骨映着月光更显得阴森。谢汜将自己看到的都说给砚望听。

  得不到回应的谢汜一扭头发现砚望在发呆,“老砚,你听着没?”

  “他们在求救。”砚望沉声道,“他们是被人杀害的。”

  谢汜又打量了一眼正在冲向他的那些人,为难道:“老砚啊,那些毒障我下手挺狠的,基本都救不活了!”

  “杀死这些人,才能救他们。”砚望对谢汜说,神情很认真,“听我的!”

  “好嘞!”

  这些人灵力混乱不堪,就像是“吃”进了别人的灵力似的,他们本就受了谢汜布下的毒障的影响,得了砚望的许可,谢汜出手更加肆无忌惮,一手抓着一个人,生生融成了液体。

  对于那些受毒障影响比较小的,谢汜便在指尖聚毒,借着擦身而过的瞬间,从膻中穴打入,再从背后击溃!

  “老砚,他们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一个个直奔着你啊!不对,更像是被你吸引,你身上是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东西吗?”谢汜躲了几次之后发现那些人的目标并不是他,对于他打在他们身上的毒也毫无反应,有几个还是坚持跑到砚望身边突然爆炸,绿色的液体喷了砚望一身。

  “嗯,是被我的灵力吸引了。这东西已经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人了,他们被一种古老的阵法改变了某些东西,又被人为喂养了一些东西形成的。”砚望每次出手都精准地打在他们的厥阴俞处,谢汜瞧着惊叹,砚望这身手,这掌法,这精准度,根本不像一个眼盲之人该有的!

  谢汜还注意到砚望每次移动到一个位置,都会短暂地停留一下,且绝不会重复停在任何一个位置上。

  待到二人将这些来袭的人全部解决掉之后,谢汜才发现砚望其实在布阵,那阵法相当庞大也相当复杂,将这片地上每一个死去的人都包含在内。

  “老砚啊,你们桃源还真是吸引人,这布阵手法,是多少修仙之人想都不敢想的。”

  “可桃源人丁稀少,几近绝后。”

  谢汜一揽砚望的肩膀,拍拍自己的胸膛,“收人的事交给你汜哥哥,汜哥哥保证给你办好!实在收不到人的话,你汜哥哥就给你当徒弟了!哎哟,差点打断你施法。”

  砚望摇头,“不碍事。”

  紧接着,谢汜就听到砚望在唱歌,就像昨天他们在烧那滩黏液的时候,他听到的那首歌。这一次,他听清楚了,可那悲伤的声音仿佛拥有很神奇的力量,抚平心底的躁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师弟的作妖养成日常(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师弟的作妖养成日常(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