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四舍五入就是破镜重圆
患者明日君2021-04-01 15:552,037

  “你问我我问谁?”黎姜没好气的说:“你也说了他是我前未婚夫,难不成他干啥都要通知我?”

  邬思渝:“……不知道就不知道,语气那么冲,吃枪药了你?”

  黎姜还念着自己那几根可怜的头发,答非所问:“说起来,你干嘛薅我头发?”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担心你那几根头发?”邬思渝无语的翻白眼,她这话题岔的也太生硬了。

  “要不要我现在回去捡起来还给你?”

  当她稀罕那几根毛?

  还不是怕她摔残?

  虽然她无力改变黎姜崴了脚的结局,但她不能质疑她那一瞬间的好心。

  黎姜:……

  捡起来还给她是什么骚操作?

  就算还给她也不能重新长回到她头皮上啊喂!

  “放心,你要真秃了,我出钱给你做植发。”邬思渝说。

  黎姜:?

  植发?

  什么鬼?

  她一头浓密乌黑的长发,用得着植发?

  “谢谢,但我并没有觉得很开心。”

  邬思渝:“不要拉倒,我还省钱呢。”

  黎姜:……

  就知道她不是真心的!

  “傅怀勉回来了,你打算怎么办?”邬思渝问她。

  “什么怎么办?”黎姜不解。

  傅怀勉回来不回来,跟她有什么关系?

  他腿又没长在她身上,他想去哪儿,她还管得了他?

  “就……破镜重圆……?”

  邬思渝试探的话未说完,就被黎姜打断:“好马不吃回头草,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但起码的智商还在线,我不会在同一个男人身上栽两次跟头。”

  她毫不犹豫的反应,倒让邬思渝暗暗松了口气。

   她就怕黎姜记吃不记打,好了伤疤忘了疼。

  五年前傅怀勉在和她订婚当天跟别的女人私奔出国这事儿,到现在还是圈子里茶余饭后的谈资。

  更别说黎姜现在还是他未来的侄儿媳妇儿。

  她还真怕她一时想不开,再跟傅怀勉旧情复燃。

  到时候她可就不是圈子里的笑话那么简单了。

  黎姜看她一眼,不明白邬思渝为什么萌生她会和傅怀勉破镜重圆的想法。

  “你干嘛突然关心我的感情生活?”

  黎姜边单腿往楼下蹦,边问了这么一句。

  这人不是一向跟她不和?

  从幼儿园掐到小学就算了,之后初中高中大学乃至于进入社会参加工作,两人还是一见面就掐架。

  今天能心平气和的说这么多话,简直就是破天荒。

  “你以为我愿意管你?”邬思渝轻嗤一声。

  “那就麻烦你大小姐好好扶着我行吗?”黎姜晃悠一下。

  “该。”邬思渝嘴上啐她,却扶得更稳。

  黎姜:“……我现在后悔,回头找傅怀勉送我去医院还来得及不?”

  她真担心她自己还没到医院,就被她再推下楼梯。

  邬思渝搀着她的没受伤的胳膊,冷笑:“你觉着呢?”

  让傅怀勉送她去医院?

  想都别想。

  让他俩单独相处,四舍五入就是她想给傅怀勉机会。

  呵呵,还敢说自己智商在线?

  打脸不?

  黎姜:……

  哪知邬思渝话音未落,傅怀勉就从两人身后上来,不顾黎姜的挣扎反对,抱起她大步走下楼梯。

  他实在看不下去,黎姜像个瘸腿儿兔子似的往下蹦跶。

  她自己难受不说,还耽误时间。

  她只是不喜欢他,何必跟自己过不去?

  他已经想好了黎姜再次拒绝他时,搪塞她的借口,可她却没再拒绝。

  黎姜的确不会跟自己过不去。

  她也只是再被他抱起来的瞬间惊了一下,身体僵硬着。

  但很快,她反应过来是傅怀勉,就趴在他肩头,挑衅般冲着还愣在台阶上的邬思渝做鬼脸,全然忘了疼。

  眼见着傅怀勉抱着黎姜走出自己的视线,邬思渝虽恨铁不成钢,却不得不追上去。

  傅怀勉诧异黎姜突然的乖巧顺从,却不敢贸然开口,更不想打破两人再见面后勉强算是和谐的相处。

  如果他知道黎姜只是把他当成免费的人形轮椅,抱持着不用白不用的想法,定然要一口老血呕死。

  黎姜坐进副驾驶的时候,跟傅怀勉道了声谢谢。

  傅怀勉站在车外,俯身帮她扣安全带的动作顿了顿,侧目看她。

  两人靠的极近,甚至能看见对方脸上细小的绒毛。

  傅怀勉脑海里闪过多年以前两人相处的画面,正打算开口说些什么,追过来的邬思渝半点都不客气的拉开车门,坐进后排。

  关门时还故意发出很大的声音,把他到嘴边的话也堵了回去。

  “傅二爷,好久不见。”邬思渝放下车窗,熟稔的跟傅怀勉打招呼,“刚一见面,就麻烦你亲自跑一趟送黎姜去医院,真是不好意思。”

  “好久不见。”傅怀勉淡声道。

  他虽在跟邬思渝打招呼,视线却落在黎姜脸上。

  那眼神仿佛在问她,什么时候和邬思渝关系这么好了。

  黎姜一脸受惊吓过度的摇摇头。

  她也很好奇邬思渝今天为啥对她如此热情。

  傅怀勉扣好安全带起身时,不经意对上后排邬思渝防备警惕的视线,却根本不把她当回事。

  黎姜并不知道傅怀勉和邬思渝已经眼神厮杀了一个回合,歪着半边身子往后看。

  “邬思渝,你吃错药了?”

  邬思渝顺手把黎姜那只断了跟的高跟鞋扔给她,意有所指,“你的限量版,坏了也值不少钱。”

  黎姜:?

  “你最近缺钱?用不用我借你点?”

  不然她为啥张嘴闭嘴的都是钱?

  邬思渝:“……我谢谢你,但我不需要。”

  缺钱?

  亏她想的出来。

  她真想撬开黎姜那二百五的脑子看看,里头都装了啥。

  就不能对傅怀勉这个老男人有点警惕心?

  难道她没看出来,傅怀勉这老东西明显对她没安好心?

  傅怀勉坐进驾驶室时,一眼看见躺在黎姜腿上的墨绿色高跟鞋。

  他眉头皱了一下,在黎姜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捡起那只“破鞋”扔在她脚边。

  “我记得你以前说过,高跟鞋虽好看,却给不了你想要的安全感。”

  黎姜愣了一下,来不及开口,就听见后座传来邬思渝从鼻孔里发出的嗤笑声:“这都多少年过去了,少女黎姜中二时期的小矫情,您还记得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嫁给渣男他叔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嫁给渣男他叔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