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印迹盗宝事件(1)
远一2020-09-14 20:491,462

  我真是服了林初远了!

  我就不信这世界上有比他还严重的拖延症患者。林初远是一位电竞职业选手,以玩《绝地求生》为职业。听他说,这是提高智力的最佳游戏,所以他智力非凡,有不错的大局观意识,随机应变;他善于观察,可以发现敌人的去向。昨天,该他去洗碗了,但他却说:“我打完一局就来。”然后第二天,碗都等得睡着了,人还没踏进厨房一步。

  我既高兴又后悔和他合租。

  这房间是成都春熙路附近的一间公寓,林初远的战队总部在这附近,但不让人住宿,就只好自己找间房来住上,正好找到高中好哥们司马清的亲戚的出租房,出于人际关系,这房租打了6折,但他又不愿一个人住在一个无人呼应的屋子,只好发帖子,600块钱和他合租,我正愁大学毕业没落脚的地儿,这才和他合租。

  我是一个实习医生,对气味十分敏感,隔着一个门也能闻到林初远喷的花露水。

  这天,我刚从医院回来,正在客厅看书,他在练技术。

  “啊!”

  属实吓到我合上了书,不消说,一定是没能吃鸡。

  果不其然,林初远灰心地走出了房间。

  “输了?”

  “我要是吃鸡了我会叫吗?”

  不错,这个一米七七的哥们就是林初远,他长相清秀,有一双炯炯有神。

  “早上好,张曜鑫。”

  “都中午了,还早上好?”

  他习惯性的卷了卷头发,说道:“我还没吃早饭,算了,和中午饭一起吃了。”说着,走到冰箱前,从冰箱里拿出一块面包放进了面包机里。

  “长期不吃早饭是会低血糖的。”

  “谢谢医生。”

  他笑着,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

  “空腹不能喝牛奶的。”

  他还是不听,拿起牛奶就喝。

  “明天是星期几?”

  “周日。”

  “太好了!”他像中了彩票一样,仿佛这两字像兴奋剂一样,让他久久不能平静。

  忘了说了,这里是“星期天侦查工作室”。怎么说呢,我们除了主职之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帮别人办案,林初远本来就喜欢分析,在大学时帮过同学一场刑事案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爱上了这份工作。又因为这有了职业,但没多少时间办案了,就把休息日变工作日了。而我是医生,随时实习的,但也要值班,若这个案子有趣,我就跟别人换班,无趣,就以值班为借口,躲避。什么?一天怎么破案?我们的破案方式是先观察后只在家分析,在下个星期天告诉委托人真相,一个星期不够就用两个星期。记得上个案件我们用了整整两个星期才把那可恶的小毛贼给捉住。

  “叮”的一声将面包烤熟的消息告诉林初远,刚拿起又嫌烫。

  整个下午,他都我在房间里练技术,而我正在午休,准备好下午的工作。但这M4的枪声让我无法入睡。我待林初远这局打完了就冲进去和他谈判。

  “远兄,你可以带上耳机吗?”

  “穷,买不起。”

  “职业选手没耳机?”

  “嗯。”

  “那你可以去看电影吗?我有票。”

  “几张?”

  “一张。”

  “你自己去呗。”

  “我下午还要工作。”

  在我百般劝说下,这座“山”终于被我移走。我躺在舒适的床上,像就这样“死”在床上。

  “咚咚”的敲门声惊醒了睡熟的我。我一看表,才睡了十分钟,定是那林初远没拿钥匙,我气愤地走去开门。

  “你怎么又回……”我一看,不是林初远,是个一米六八的中年男士,穿着西装,像个成功人士。

  “抱歉打扰了,林先生在吗?”

  “他不在,您有事吗?”

  “想必您是张曜鑫先生吧!我是委托人。”

  “我是,但你来错日子了。”

  “事态紧急,五天必要查出个水落石出!”

  我愣了,说明只有四天调查时间!这如何是好?但现在接了,林初远也不会办。

  我还是坚守原则,让他明天再来。

  下午工作时,我总心不在焉,想象会是怎样的案件。

  下午六点半,我回到家中,林初远正鼓捣他的二胡。

  “电影好看吗?”

  “这悬疑剧一点都没意思,轻松就能知道凶手。”

  “ 明天你有一个惊喜!”

  “啥?”

  “明天一早你就知道了。”

  “想必又是什么怪案件,不过我觉得越怪越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期天侦查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期天侦查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