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会说话的香烟2021-09-03 16:162,178

  刘家村的无数年轻小伙,都对刘婷垂涎三尺。

  别说是刘家村,连外村提亲的人,都快把门槛踏破了。

  就连刘大壮那憨厚的性格,见了刘婷都止不住的害羞。

  “婷婷洗头发呢?姑娘真是越长越漂亮了。”

  陈翠芬看着刘婷,眼中满是喜爱,仿佛看到了自家儿媳妇一样。

  刘婷只是轻轻笑了一下,就自顾自擦着头发。

  陆平也是缓缓收回目光,心脏不住的跳着。

  他见过的所有女孩子中,刘婷最能给人一种,初恋的美好感觉。

  陆平小的时候,两家关系不错,所以经常跟刘婷在一起玩。

  但是后来,自从陆平上了高中,就几乎没怎么见面过,这一晃都好几年了。

  “长贵来了?快来屋里坐。”

  “你看,来就来,还拿什么东西。”

  刘铁柱站在门口,招呼陆平一家三口进屋。

  “柱子叔。”

  陆平连忙对着刘铁柱打了个招呼。

  “平平也来啦?听说你腿好了,这是好事,快进屋吧。”

  刘铁柱点了点头,再次招呼陆平进屋。

  但,陆长贵看着那刚刚拖干净的地板砖,有些不好意思下脚。

  “门口有鞋套。”

  刘婷一边擦头发,一边说了一句。

  “啊,好,好……”

  陆长贵夫妇脸一红,连忙在陆平的帮助下,给鞋子套上了一次性鞋套。

  刘婷家里装修的不错,白色地板砖,窗明几净的客厅,柔软的沙发,让陆长贵夫妇有些不自在。

  “长贵,有啥事?”

  刘铁柱倒了三杯茶,随后看向陆长贵问道。

  “是这样……,明天,我想用用车,不知道方不方便……”

  陆长贵沉默两秒,还是提了出来。

  以前他们二人关系很好,无话不谈,但是现在,贫富差距让陆长贵多少有些不自在。

  “用车啊……”

  刘铁柱闻言,轻轻皱了皱眉。

  “我不白用,油我加,再给点磨损费。”

  “要是不方便,我就去借别人的。”

  陆长贵连忙,张口补了一句。

  “你别闹了,就你,你能借着谁的啊?”

  “没事,你们用吧,我那车明天闲着也是闲着。”

  刘铁柱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反正他知道陆长贵的性格老实,用完肯定会给自己加满一箱油。

  陆长贵这才,松了一口气。

  如果刘铁柱都拒绝他的话,他还真不知道该去找谁借了。

  就算去借,也不一定能借到。

  “铁柱,其实今天我来,还有个事儿……”

  陆长贵端起茶杯,又缓缓放了下去。

  “嗯,你说。”

  刘铁柱拆开十块钱一包的黄金叶,给陆长贵递了一支。

  “你看,以前平平的腿有毛病,我也一直没好意思提。”

  “现在平平腿好了,也到了年纪了,所以我琢磨着,咱以前给他俩订的娃娃亲……”

  陆长贵接过香烟,轻咳一声说道。

  旁边的陆平,猛然瞪大眼睛。

  娃娃亲?

  什么娃娃亲,跟谁?

  难道是,跟刘婷吗?

  他是真不知道,自己跟刘婷,还有娃娃亲呢。

  不过,刘婷那样的女孩子,若是能讨回家当老婆,谁都不会拒绝啊!

  这一刻,陆平的心中,甚至有些期待。

  “娃娃亲啊……长贵,不是我说你,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有这种老思想呢?”

  “现在的年轻人,都讲究个自由恋爱,这事儿就不提了。”

  刘铁柱一句话,给陆平泼了一盆凉水,也让陆长贵夫妇的脸色稍变。

  “铁柱兄弟,这事儿可是你主动提的啊……”

  “当时咱们还,请了媒人,写了礼书呢,这哪能开玩笑?”

  陆长贵性格耿直,皱起眉头说道。

  “长贵,我知道。”

  “但那都过去了,现在孩子都大了。”

  刘铁柱抽了一口烟,眼中有些不耐烦。

  前两年,陆平刚刚考上大学的时候,刘铁柱非常在意这桩婚事,没事就找陆长贵喝酒。

  还说只要等陆平一毕业,立马就安排他们两个成婚。

  后来陆平学业中断,还落下了残疾,刘铁柱就决口不提这回事。

  陆长贵心中不好意思,也没有再提。

  但现在陆平已经好了,陆长贵念着陆平的终身大事,这才专门过来找了刘铁柱。

  可没想到,刘铁柱的态度,竟然是这样。

  “爸妈,咱们回去吧……”

  陆平看出了刘铁柱的态度,连忙喊了一句。

  “铁柱,我不是非要促成这么件事儿。”

  “我是看他们两个,小时候也玩的不错。”

  “都是年轻人,要不,先让他们多交流交流,相处相处也行。”

  陆长贵仍旧在坚持,陈翠芬也是跟着连连点头。

  陆平现在,还不能理解,父母想看到孩子成家的那股心情。

  “有啥交流的啊!”

  “长贵,你要非逼着我说,那我可就直说了,你家跟我家现在,根本不是一路人。”

  “看看你家里什么条件,听说还欠着钱呢吧?你们拿什么娶媳妇啊?”

  刘铁柱直接站起来,脸上满是不屑。

  听到这里,陆长贵夫妇二人,有些脸红。

  “叔,我爸妈就是随口一提。”

  “你说这些话,有些伤人。”

  陆平心里不爽,就回了一句。

  “伤人?谁让你们来自取其辱了?”

  “别人来我家提亲,张口就是六万六的彩礼,你们拿得起?”

  “这年头,没钱还想着娶媳妇,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刘铁柱越说越来劲,索性直接撕破脸皮。

  陆长贵双手紧握,脸色红的像是喝了二斤白酒。

  “陆平,我们两个,根本没有可能。”

  “所以请你,不要再对我动心思了。”

  刘婷出现在门口,目光平静的看着陆平。

  那高傲的姿态,像是一只尊贵的白天鹅。

  陆平咬了咬牙,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

  自己受辱也就算了,但看到父母一起受辱,他心中怒火中烧。

  “爸妈,走。”

  此时,陆平的心中,感到无比屈辱,更是为自己的无能感到愤怒。

  若是他有本事,能挣钱,就不会连带着父母,也遭受这样的羞辱。

  “你看看这刘家村,比你家更穷的还有没有?”

  “比你家条件好的都娶不上媳妇,你们还净想美事呢?”

  刘铁柱抽了口烟,还在一旁喋喋不休。

  陆平心中憋着一股气,拉起陆长贵夫妇就准备走。

  “我跟你之间,从来不存在什么娃娃亲。”

  “如果你以后拿这件事情出去说,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刘婷看了陆平一眼,平淡的语气中带着威胁。

  “你,想多了。”

  “或许你长的很漂亮,但你在我眼中,一文不值。”

  “今天的羞辱,陆平记下了,希望以后,你们别后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村桃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村桃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