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
毒素2021-01-01 09:2116,156

  神探—玲绮

  日本大侦探柯南要来星星城市,政府举办欢迎会来迎接他,但是在会上突然发生偷盗事件。玲绮决定当柯南的助手,帮它一起破案,神盗深夏是继怪盗基德之后的新怪盗,只有两个人知道真相,那就是玲绮和柯南。

  自从暗夜星辰曾被怪盗基德偷走以后,不知怎么就落到目帐集团手中。

  (一) 原来世界

  (二) 淅淅沥沥的小雨仿佛给梧州的大街小巷披上了一层白纱,远远望去,雾蒙蒙的一片。

  正是下班的高峰,街上行人很多,一顶一顶五颜六色的花伞好象彩色的波浪,一浪一浪推向远方。

  粉代刚刚放学,她和林静一路回家。

  “啊?什么神盗1412号呀?”粉代光顾着看街边小店橱窗里五颜六色的服装了,没听清林静刚才说的什么。

  “对呀!就是现在年轻女孩子都很喜欢的那个已届不惑之年的大盗哇!咯咯!”林静说话的口气好象那不是一个大盗,而是一个令无数人崇拜的大明星!

  “喔,老头子啊!”粉代有些失望。

  “你是侦探的女儿,怎么都不知道哇!”林静惊讶地问道。

  “拜托,不一定我是侦探的女儿就对每一件事都感兴趣吧!”粉代不以为然地瞪了

  林静一眼,扭身向前走去。

  “哎哎,可是你听我说嘛,粉代!”林静笑着追了上去,拉住了粉代。

  “你接下来要跟我说的是希望我爸爸能抓到这个小偷,对不对?”粉代依然不看林静只顾自己朝前走。

  “就是说啊!现在博物馆那边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知名的宝石,在举办一场珠宝展,这你不会不知道吧!“红灯亮了,粉代和林静停了下来,”所以我爸爸打算把我们家的那个传家宝石,就是能够带来幸运的宝石拿出去展览。所以才希望你爸爸能够帮助我们保护这颗宝石啊!“林静闪着明亮的双眼真诚地看着粉代。

  “可是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我爸爸出面哪,只要拜托警方保护就行啦!”“不行了啦,

  要是被警方抓住的话,那个小偷就直接被警方带走了,可是要是被你爸爸抓住的话,说不定我还有机会面对面地看看他的长相。“林静天真地说。

  “他的长相?!”粉代有些不明白了。

  “就是呀!难道你不好奇他长什么样子吗?1412号,可是让世界各地都头疼不已的

  头号大盗哦!“林静激动的握紧了拳头,”我想他一定是一个中年大帅哥,不知道像夏娜,还是像凉宫?“林静的眉头拧成了一疙瘩,她闭上眼,低下头,仿佛在心里许下一个愿望。

  “你还真是单纯哪!”看着林静那样,粉代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时,绿灯亮了,林静还在遐想:“他要是像布莱德·皮特就好了!”粉代只好拉着她过马路。突然,粉代的眼前闪过一个人,是玲绮!真的是玲绮!粉代期待地望着玲绮,

  但是“玲绮”却看也不看粉代,依旧和他身边的女孩说笑着从粉代身边走过。粉代怔怔地看着,直到那个身影走远,她才回过神来:“玲绮,不要走!”她的小黄伞飘落在雨水中,

  可是“玲绮”已经不见了人影。

  “粉代,都红灯了耶!”林静抓住要追过去的粉代。

  “可是,我刚才看见玲绮……”

  “啊!玲绮!不过,也许只是长得像的人耶!”林静安慰粉代道。

  回到家里,粉代向凉介和玲绮讲述了她的奇遇。

  “什么?!你在街头跟玲绮哥哥擦肩而过?!怎么可能!嘿,嘿嘿!”玲绮自语道。

  粉代却一把抓住他的肩膀:“这是千真万确的!”然后她又转过身去,对心不在焉的凉介哭诉道:“没有想到,他竟然没有跟我打招呼,是不是很过分!”哎哎哎哎,我今天根本没有去过街头啊!而且——我的身体还没有复原嘛!玲绮(玲绮)真是哑巴吃黄连,有怨也难诉哪!

  “唉!我看他呀,八成已经受够你了,你就不要管那个推理的笨蛋好不好!”凉介

  有气无力地撑着腮帮子说。

  “说的也是,他还跟个女孩子走在一起!”粉代伤心地闭上了眼睛,靠在了沙发上。

  玲绮赶紧安慰她:“你一定是认错人了啦!不要放在心上了嘛!”“哎,你刚才说的

  都是真的吗?你刚才不是让我去抓一个什么神盗几号的……“凉介的记性太坏了,刚刚说过的就忘了。

  “是神盗1412号啦!”粉代气得双手插腰站了起来。

  “哦!他是谁呀?什么意思,1412号嘛?”凉介还是稀里糊涂地。

  玲绮知道这父女俩又要开始天方夜潭了,他叹了口气,别过脸去。

  “其实我也不清楚他的来历啦,根据林静的描述,他是一个以世界各地的美术品或珠宝文物为目标下手的头号大强盗,联邦调查局和中情局的人早就被他气坏了,

  还有联合国国际刑警也是一样,所以才会偷偷给他起了一个秘密编号1412,后来消息走漏到外面,大家才会知道这个属于他的秘密编号。“真会瞎捭!玲绮不以为然地想。

  “但是日本方面好象又取了别的绰号的样子。”粉代继续一本正经地说。

  “哎哟,我看八成是用数字来骂人吧。14就是说他是个糊涂的烂小偷,1412在英文里的意思就是小偷嘛!“凉介得意洋洋地说道。

  粉代把头一扭,手指往脑门上一点:“我可不认为他是个烂小偷!”啪!凉介被她气得趴在了桌上。玲绮听着这父女俩的谈话早已哈欠连天了:“我要睡觉去了!”越说越离谱了,我对什么小偷才没什么兴趣呢!

  “哎,对了,听说这个神盗1412号还寄了封很奇怪的通知信到林静家,通知他们他

  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哎!“粉代在裤子口袋了掏了半天才掏出一张已经揉皱了的纸递给凉介,“可是他们根本就看不懂是什么意思,就像是暗号一样。”听到粉代这么说,玲绮来了精神,他停住了脚步,听凉介念那封通知信:“嗯?-Aprilfool!当月亮将两个人分开时,我将风闻暗夜星辰的大名,随着波浪的邀请前去收领它,神盗-!?后面破掉了,

  没办法辨认了。“”这也没办法,听说林静他爸爸收到信后气得把这封信给撕了,还是林静事后粘好的。“”这封信到底说了些什么,还真是搞不清楚!现在只知道April

  Fool,也就是说,这个人将在4月1号愚人节这天现身。哎,臭小子,你不是早就去睡觉了吗?“不知道什么时候,玲绮已经钻到了凉介的胳膊下在偷看那封信。”哎,等等!“

  玲绮紧紧地抓着那封信,看着看着,他的眉毛就拧成了一疙瘩。(难道又是像像柯南对怪盗基德那样)心想

  玲绮对神盗深夏(上篇)

  (三) 解开暗号

  (四) 3月31号,史特博物馆。

  无数的直升机在博物馆上空盘旋着,一队队的警察都全副武装,各就各位了。

  “哇,还真壮观哪!这次好象全东京的警力都集中到这儿了!”凉介看着那些紧急待命的警察说。

  “他可真不愧是世界级的大盗!”粉代想的和凉介却不一样。

  玲绮还在思考着那些暗号到底是什么意思。

  “哎,凉介侦探!真是欢迎你的大驾光临呀!你肯接受小女的无理取闹的邀请到这里来,真是太感谢了!能请到像您这样的名侦探,我们真是如虎添翼呀,今天就看您的

  了,凉介侦探!“林静的爸爸、目帐财团的老板目帐太郎亲自来欢迎凉介。

  “你放心,只不过是小毛贼一个,我凉介小五郎两三下就能轻而易举的把他给抓住了,哈哈哈!“说完,凉介一个人先摸着脑袋哈哈大笑起来。

  说的真好听啊,这封通知上的暗号都还没解开呢,大言不惭!玲绮心里奚落道。

  “哦,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宝石宝石宝石哪!”在目帐先生的带领下,凉介他们

  参观了著名的大宝石宝石。

  “自从我祖父把这颗宝石纳为收藏之后,我们目帐家的家运就开始平步青云起来。

  换句话说,这颗宝石还是我们目帐家的守富神哪!“目帐先生不无自豪地说。

  “不过,今天是那个大盗预言犯案的前一天,这里的警备也森严了点吧!”凉介看

  着窗外的阵势不以为然地说。

  “哦,是的,那个家伙通知函上说的的确是明天,所以我们才从今天晚上针对他的恐吓进行严密的戒备,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神盗1412号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出现。

  “”你说什么?!“旁边传来一声怒吼,原来是帕克刑事在给他的部下布置任务,”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河边要注意,要把一部分的警力拨到河边去,一定要记住,神盗1412号

  根本就是打算从博物馆旁边的堤无津河溜进博物馆的,知道了吗?!“目帐先生听到高

  木刑事说的话便走过去问:“呃,那个暗号解开了吗?”“嗯!通知函上所说的-随着波

  浪的邀请-就是乘着堤无津河顺水而来的意思!这附近唯一有波浪的地方就是堤无津河

  了。“”哈哈哈!“听了帕克的解释,凉介大笑起来。

  帕克被弄得莫名其妙:“哎,你…你不是以前呆过一科的凉介吗?”“你真是太逊了,

  警官!你还不了解吗?波浪,就是指海洋,提到海洋,就想到原野,星星就是star,也就是从明天开始,就会在这附近史特公会堂举办现场演唱会的偶像明星璐璐小姐,

  你知不知道!“凉介口若悬河,唾沫星子四溅,”还有啊,璐璐小姐最后一首歌已经

  确定为《月亮女孩》,也就是暗示-月亮将两个人分开时-这句话。所以说,神盗1412号

  一定在晚上9点演唱会结束的时候,在史特公会堂现身,犯下这次盗窃案,你懂不懂!“

  胡说八道!玲绮才不认为这样呢!

  可帕克和目帐却被名侦探的推理说服了。

  “这么说也有道理!”

  “不愧是名侦探!”

  那好,C小队到1小队现在立刻到史特公会堂的周围集结!“帕克刑事立刻按照毛

  利的分析重新布置了任务。

  “哎——!”玲绮想阻止,可是转念一想,他自己不也没解开那个暗号吗!

  “粉代,你们吃过饭了吗?”林静看了看手表,已经过了吃饭时间了。

  “我们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吃过了!”

  一听到吃东西,玲绮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跑到玻璃窗户边朝外面四下张望。

  “玲绮,你在干什么?”粉代跟了过来。

  “我正在用手表确定方向!”

  “确定方向?”粉代有些莫名其妙。

  “对呀!首先要将手表的时针对准太阳的方向,因为日本在北半球,表面上的时针

  和12点的夹角的中分线所在的方位就是方位上的正南方了!“看到粉代吃惊的样子,玲绮赶紧撒谎道,“呵呵,其实没什么的啦,我只是看看玲绮哥哥教给我的常识准不准而

  已。“这么说来,南方就是1点钟的方向,西南就是两点半的方向!玲绮把手表转了一周之后对准了一座大楼。我解开了,神盗1412号!

  玲绮对神盗深夏(上篇)

  (三)神盗现身

  晚上11点钟,凉介侦探所。

  玲绮蹑手蹑脚地推开粉代的门,看到粉代睡得正香,他又轻轻关上门,来到凉介的

  工作室给柯南打电话。

  柯南正在看电视,一听是玲绮打来的,他连忙关了电视:“什么,你要我去调

  查那个1412号的事啊!“”拜托你嘛,柯南,在我老爸记录犯罪的档案里,应该有资料

  才对!“”可是,你查这些干什么呀!“”我打算现在就去见这个家伙,我想心里先有个

  底!“”你要见他!你知道那个家伙在哪里吗?“柯南对玲绮的决定感到很吃惊。

  “对,我已经知道他在通知函里暗示的地点了!”“那你为什么不通知警方呢?”“

  因为我想亲眼看看这个1412号哇!我想看看这个送出通知函、引起轩然大波的大盗究竟长什么样子!“给柯南打完电话,玲绮冲出了家门。-在月亮将两个人分开的时候-,

  这两个人就指人造卫星和太阳,也就是月亮进入人造卫星和太阳之间产生月食的话,那么他现身的时间就是BS放送中断的深夜12点半到4点的时间,对!这正好是宝石的英文BlackStar的第一个字母B跟S,-随着波浪的邀请-这句话的波浪就是电波,也就是

  神盗会从BS电波播送的方向出现,BS的电波是从南向西45度发出,也会从水平线朝上

  ,从史特博物馆上方看,唯一符合条件的地点就只有这个

  贝户式饭店的屋顶!

  就在玲绮刚刚跑进饭店的时候,一辆白色的轿车停在了饭店门口。“哎,组…组长,

  有一个小孩跑进饭店了!“司机小心翼翼地对坐在后面的人说。

  “不要管什么小孩子,我们的目标是那个神盗!”坐在后座的人抽着烟斗,不动声

  色地说,“哼!不管那个家伙再怎么厉害,都不可能装成一个小孩的!”楼顶上的风好大

  啊!从楼顶看下去,整个史特市尽收眼底!宝石夜还笼罩在城市的上方,星星点点的灯光

  给了史特市夜晚一些生气,人们还在安详的睡梦中,他们不知道一个国际大盗就要降临

  在他们的上空!

  玲绮边喝着可乐,边看着手表,已经12点28分了,接下来只要等那个家伙出现就行了!

  这时,他带的行动电话响了,“怎么样啊,柯南?”“啊,玲绮呀,我把你爸爸的档案和最近的报纸比较了一下,发现这个怪道1412号还的确是个行踪成迷的人物哪!他最

  先出现的时间是在18年前的巴黎市,但是在那之后的第10年,他却突然消失了踪影,有人传说他已经死了,但是8年后的今天,他却再度复活,而且都是以日本为主要活动范

  围。“”第一次做案是在18年前,那他现在应该有点年纪才对!“”外界对他的形容词多

  得不胜枚举,好比是平成的罗苹、月光下的魔术师,不过在这些名称之中,却有一个最为大部分人知道的统称。“”统称?“”据说有一个年轻的小说家,对于这个将各国警察

  像小孩一样玩弄于鼓掌之中的神盗1412号具有非常浓厚的兴趣,觉得这个1412号这个号

  码太麻烦了,就把它简化为KID!“”KID?“”没错,所以,神盗1412号大家都叫他……

  “柯南刚说到这里,玲绮就感到背后起了一阵旋风,他回头一看,一个穿着白色西装衣

  裤,带着白礼帽,披着白斗篷,带一只单片眼镜的年轻人从天而降!

  “神盗深夏!”行动电话中传来柯南的声音。

  宝石蓝的夜色下,一轮月亮弯弯地挂在缀满星星的天空,神盗深夏就在这样一个夜晚无声无息地来到了史特市。他白色的斗篷在风中飘飘地飞舞着,他的自如与游刃有余

  就仿佛一个魔术师,而这里,分明成了他的舞台!

  在这样寂静的月光下,他就这样悄悄地降临在我的面前!他的眼神就好象看透了

  一切,露出无所畏惧的笑容!玲绮目不转睛地看着神盗深夏。

  “喂,怎么了,玲绮!玲绮!”行动电话里传来柯南的叫声,玲绮啪地一声关上电

  话,神盗深夏从天窗顶跳了下来,朝玲绮走过来。

  一袭白斗篷,一顶白礼帽,不带一丝多余动作,他的脸在单片眼镜和逆光之下虽

  然看不太清,不过却出奇地年轻,有三十几,或二十几,或更年轻!玲绮分不清到底

  他是魔术师,还是大盗!

  “嗨,小弟弟,你在这个地方干什么呢?”神盗深夏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副轻松的口气和蔼地问玲绮。

  玲绮不说话,点燃了事先准备好的烟火,“啪!”烟火着了!玲绮转过头来,对神盗

  深夏说:“我在放烟火。”玲绮的烟火引起了下面早已准备好的警察们的注意,帕克刑事

  命令直升机进行侦察。

  “哎,是直升机耶!他们好像已经注意到这里了!”玲绮指着直升机对神盗深夏说。

  “哼,小弟弟,你好象不是个普通的孩子啊!”深夏识破了玲绮。

  玲绮转过脸来,冷静地说:“我叫江户川玲绮,是个侦探!”“哦!”深夏装做吃了

  一惊。

  “神盗深夏先生,再不逃的话,警察就要来喽!”一边和深夏说话,玲绮一边在背

  后打开麻醉枪。我能够用麻醉枪射他的机会只有一次,我要抓住,趁他逃走背对我的时

  候!

  可是,这时,玲绮发现深夏拿出了一个无线电。他到底要干什么!

  只见深夏清了清嗓子,对着无线电说:“咳!咳!我是帕克警官,目前在贝户式饭

  店的屋顶发现了神盗深夏的踪影,所以,在饭店和博物馆附近巡逻的车辆以及正在史特

  上空飞行的所有直升机开始向以上现场集合,将神盗深夏逮捕到案!“”这个家伙竟然

  学我的声音!“帕克警官气得咬牙切齿,”哎,等等,那不是我!这是他设下的陷阱,所

  有的车辆和直升机快回来。“可是现在那些警察哪里能分得清哪个是他,哪个是深夏呀!

  “这里是一号机,已经到达贝户式饭店的上空,发现一名类似神盗的人物,看样子,

  发出信号的来源就是他本人!“追踪玲绮烟火前去侦察的直升机报告道。

  就在楼下的警察们乱作一团的时候,深夏却又不紧不慢地学起了凉介警官:“喂!

  我是凉介警官,在贝户式饭店警戒的所有人都注意,深夏就在楼顶上,所有人立刻进行包围,一定要将他逮住!“眼看着深夏犯案而束手无策的玲绮更是目瞪口呆了,这个怪

  盗没用任何机器,就能任意模仿各种人的声音!他真的不能小看这个小偷了。

  凉介警官听到深夏模仿他的声音也慌了,他一边跑,一边对部下说:“那不是我的

  声音,是深夏,他模仿我的声音对我们的部署做的调虎离山之计。“他到底想要干什

  么!玲绮对深夏的做法迷惑不解。

  一时间,所有的直升机和警力都集中过来了,饭店的屋顶就如同一个大舞台一样被

  各种探照灯照得一片通明。

  “这下你满意了吧,小侦探!”深夏依然镇静地冷笑着对玲绮说。

  “不许动!深夏!”凉介警官一把推开楼顶的门,把枪对准了深夏。

  “喔!是凉介警官,你好啊!”深夏好像遇见了老朋友,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

  “少打哈哈了,我已经把你的那封信解开了,其实你早就知道我们在这里布满了警

  网,我们还以为你会利用吊钩从空中滑过来,已经对饭店了所有的人进行了检查,还派

  人在饭店里安置了悬关把手,没有想到你竟然会从东都铁塔,采用迂回的方式降落到这

  个地方。不过你对那颗宝石宝石还是死心吧,因为你现在已经无路可逃了!“但是深夏却

  没有凉介警官那么恶狠狠,他以绅士般的态度轻轻地说:“我之所以到这里来拜访各位,

  只是做个预习,因为我根本不打算偷那颗宝石宝石!“”什么!“凉介警官吃了一惊,略微

  收起了他摆好的架势。

  “我不是在那封信的开头已经说吗?四月一号,愚人节!当然是假的了!”深夏说

  完,哗地一下,把两个胳膊肘往上一撑,一个漂亮的银色滑翔翼在他背后支了起来。可

  是凉介不管什么预习不预习的,他把头一甩,对部下下令道:“别让他跑了,把他抓起

  来!“”是!“警察们开始向深夏包围。这时,玲绮看到从深夏身上掉下一个东西,还没

  等他反应过来,只听“轰”的一声,一团亮光刺得所有人都睁不开眼。

  闪光弹!玲绮在心里喊道。

  “小弟弟,”亮光中传来深夏天籁般的声音,“告诉你,如果说神盗是个技艺精湛、

  盗取财宝、富创造精神的艺术家呢,侦探不过是个跟在神盗后面吹毛求疵,充其量不过

  是个评论家的人物罢了!“亮光过后,深夏不见了!只剩下一群围着那堆烟寻找深夏影

  子的警察。一张纸从空中飘然而下,又是深夏的信:4月19日,黄金号将从横滨港

  出航,船上那颗货真价实的宝石宝石我要定了!神盗深夏上。

  (四)

  4月19号一大早,黄金号将要从横滨港出发了。

  “立刻停止这次活动,帕克警官!对方是臭名昭著的神盗深夏,他通过这种检查接

  近那颗宝石,这是再简单不过了!“”别这么说嘛,凉介警官,今天晚上来参加派对的

  都是些知名人士,我们不能随便轻举妄动啊!而且,我们如果因为畏惧神盗深夏而中止这场活动的话,这也关系到我们警方的面子问题呀!嘿嘿,不用担心了,这艘船从横滨

  港出航之后,到达东京港大约需要三个小时,这等于是海上监狱,就算那家伙潜到船上,

  也等于是瓮中之鳖呀!“帕克警官得意洋洋地说。

  在黄金号船舱里,派对已经开始了,林静的父亲正在向来宾致辞:“我们目帐

  财团现在已经长达60周年,本人在此诚挚的感谢各位对本财团所给予的支持和鼓励,希望大家今天能把那个什么大盗给忘了,哎,今天到此参加盛会的20多位来宾能在这里好好地享受这次优雅、壮大的盛会!“”在此之前呢,我想告诉大家我所想到的一个点

  子.“林静的母亲目帐朋子从后台走上来,”上船的时候我曾经将这样一个小盒子交给在

  场的每一位人,“她举起手里拿的一个用水红色绸缎包装的盒子,”现在请大家打开来,老实说,这是我本人对于那个盗贼的一个小挑战。这就是我家的传家之宝,也是神盗深夏今天晚上的主要目标——宝石!“”哇!“所有的人都对着自己盒子里的宝石发出

  了赞叹。

  “当然,真品只有一个,至于我把真品交给什么人,也只有我知道!其他的人拿的

  都是仿造品。好了!各位,请把这颗宝石别在自己的胸前,让那个神盗深夏看到大家的

  宝石,如果那个神盗深夏要偷的话,就叫他偷偷看,不过成功的前提是我们的这艘船在

  海上的三小时之内,但是深夏必须判断出哪个是真品!“”哈哈哈!“众人随着朋子发出

  了幸灾乐祸的笑。

  “林静,你妈妈真有一套哎!怎么了,林静?”粉代发现林静心不在焉。

  “奇怪,我到处都看不到我姐姐的人影哎!”林静边说边拿出行动电话,“她该不会

  这个时候还在家里吧!“可是,林静的姐姐就是还在家里,她带着哭腔抱怨道:”什么?!

  船已经离港了,怎么会嘛!“”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林静对着电话大喊,”你看看

  表,现在都几点钟啦?!“”可是,警长打电话来告诉我出航的时间延后两个小时,对

  吧,爸爸?“林静姐姐问正在看报的目帐先生。

  “什么,爸爸也在家里?”林静简直懵了。

  可恶!玲绮听了林静和姐姐的电话,他知道深夏已经上船了。他问了一个人刚才发

  言的“目帐先生”的去向,便向洗手间追去。在垃圾桶里,仍着一堆刚才会长穿的衣服和一张橡皮脸:原来如此,他是伪装成会长的样子潜进这里的,不过,我还要感谢你呢,

  神盗深夏先生!因为你给我一个完美的机会,揭开你那张无所畏惧的面具!

  玲绮对神盗深夏(下篇)

  (五) 莎利贝斯上的派对

  (六) 4月19号一大早,黄金号将要从横滨港出发了。

  “立刻停止这次活动,茶木警官!对方是臭名昭著的神盗深夏,他通过这种检查接

  近那颗宝石,这是再简单不过了!“”别这么说嘛,凉介警官,今天晚上来参加派对的

  都是些知名人士,我们不能随便轻举妄动啊!而且,我们如果因为畏惧神盗深夏而中止

  这场活动的话,这也关系到我们警方的面子问题呀!嘿嘿,不用担心了,这艘船从横滨港出航之后,到达东京港大约需要三个小时,这等于是海上监狱,就算那家伙潜到船上,

  也等于是瓮中之鳖呀!“茶木警官得意洋洋地说。

  在黄金号船舱里,派对已经开始了,林静的父亲正在向来宾致辞:“我们目帐

  财团现在已经长达60周年,本人在此诚挚的感谢各位对本财团所给予的支持和鼓励,希

  望大家今天能把那个什么大盗给忘了,哎,今天到此参加盛会的500多位来宾能在这里

  好好地享受这次优雅、壮大的盛会!“”在此之前呢,我想告诉大家我所想到的一个点

  子.“林静的母亲目帐朋子从后台走上来,”上船的时候我曾经将这样一个小盒子交给在

  场的每一位人,“她举起手里拿的一个用水红色绸缎包装的盒子,”现在请大家打开来,

  老实说,这是我本人对于那个盗贼的一个小挑战。这就是我家的传家之宝,也是神盗深夏

  今天晚上的主要目标——宝石!“”哇!“所有的人都对着自己盒子里的宝石发出了赞叹。

  “当然,真品只有一个,至于我把真品交给什么人,也只有我知道!其他的人拿的

  都是仿造品。好了!各位,请把这颗宝石别在自己的胸前,让那个神盗深夏看到大家的

  宝石,如果那个神盗深夏要偷的话,就叫他偷偷看,不过成功的前提是我们的这艘船在

  海上的三小时之内,但是深夏必须判断出哪个是真品!“”哈哈哈!“众人随着目帐夫人发出了幸灾乐祸的笑。

  “林静,你妈妈真有一套哎!怎么了,林静?”粉代发现林静心不在焉。

  “奇怪,我到处都看不到我姐姐的人影哎!”林静边说边拿出行动电话,“她该不会

  这个时候还在家里吧!“可是,林静的姐姐就是还在家里,她带着哭腔抱怨道:”什么?!

  船已经离港了,怎么会嘛!“”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林静对着电话大喊,”你看看

  表,现在都几点钟啦?!“”可是,警长打电话来告诉我出航的时间延后两个小时,对

  吧,爸爸?“林静姐姐问正在看报的目帐先生。

  “什么,爸爸也在家里?”林静简直懵了。

  可恶!玲绮听了林静和姐姐的电话,他知道深夏已经上船了。他问了一个人刚才发

  言的“目帐先生”的去向,便向洗手间追去。在垃圾桶里,仍着一堆刚才会长穿的衣服和

  人的眼睛像看穿了墙壁似的看着远方陷入了沉思,“这颗宝石在60年前迷惑了我的

  祖父,主要是它保有的那种孔雀绿的光泽,所以,我已经把它交给一位最适合它的女性

  了!“最适合它的女性!玲绮眨了眨眼睛,目光留在了目帐夫人的脸上。

  目帐夫人还在继续和凉介谈着:“碰巧,在这艘船上,20多宾客中最匹配它的只有

  一位!“”最适合佩带真品的应该是女性吧!“凉介根据他的知识分析道。

  “咯咯!”目帐夫人矜持而高贵地笑道,“你也一样很适合呀,凉介先生!”凉介先生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正在他尴尬地不知道如何接目帐夫人的下文的时候,他听到

  身后一个人跟他打招呼:“哎呀,你果然就是凉介先生!好久不见,上次多亏你帮忙啊!

  “”哦,你不就是那个凌风集团的那位……“凌风却把头转过去对着目帐夫人说:”对呀,

  多亏有目帐社长和夫人的大力相助,我们店面才得以顺利地扩展,事实上,今天晚上的

  料理就是由我来设计的!“”真是遗憾,厨师先生,看样子目帐社长已经被神盗深夏吓得缺席了!“凌风的背后传来一个嘲讽的声音,似乎还有点幸灾乐祸,”你用来阿谀奉承

  的菜都要落泪喽!“凌风回头一看,是年仅26岁的三船电子工业的社长三船拓也,他留

  着一根辫子,头发光光亮亮地扎在脑后,一丝不苟。

  于是,凌风就笑着给了三船一拳:“你还是老样子,喜欢挖苦人哪!”“谢谢夸奖!

  “三船仍是一副玩世不恭的口气。

  “你就是曾经参加过四井小姐生日宴会的那位……”但是凌风忽然发现了什么,他

  打断了凉介的话看着三船惊讶地说:“哎,你怎么没有带上去呢?”三船不屑地转过头,

  玩弄着那个属于他的宝石的盒子:“类似这种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我根本没兴趣!

  “”哎哎,可是你要是不带的话,是要被怀疑的哦!“凉介提醒道。

  “真实没办法!”三船无奈的从西装口袋拉出手绢,擦了擦那颗宝石,然后把

  它别到衣服的领子上。

  “什么,香子小姐她没有来呀!”林静姐姐香子的未婚夫内谷雄三听到香子没有来

  感到很失望。

  “是啊,我姐姐有些事!”林静赶紧安慰内谷。

  目帐财团果然不一样,来参加派对的不是有钱人,就是社长级的人物!玲绮暗

  自想道。

  “哎呀,粉代也真是的,怎么这么慢哪!”凉介生气地自言自语道。

  “我想,她可能在哪个方向迷路了吧!她本来就是个方向白痴嘛!”林静笑着说。

  可是这时,粉代却不知不觉地出现在林静的身后,她厉声质问道:“你在说谁是方

  向白痴啊!“”哎呀,粉代,原来你在这里呀!“看到好朋友回来了,林静真是高 兴。

  这时,茶木警官出现在舞台上:“我是警政署的茶木警官,我想大家一定都听说过

  我的名字。传说中那个可恶的歹徒目前似乎已经潜入到本船上了。大家应该知道他是个伪装的高手,他会事先对模仿的对象进行严密地调查,不管是面貌,以至于声音、性格,

  都能模仿地天衣无缝,是个完全不能用常理判断,具有高超技巧地歹徒!警方怀疑,搞不好这个家伙已经混入各位当中,鱼目混珠也说不定!“宾客们听了都面面相觑,茶木警官继续说道,“一般情况之下,我们警方应该一个个检查才对!不过这次,我们为了不扫大家兴趣,大家用暗号!每个人都和你们身边的人形成一种暗号,确定一个只有你们俩个人才能知道的暗号。“”原来如此啊!这么一来,那个家伙就不能从一个人变成

  另一个人了,警方也就更容易针对个别可疑的人进行锁定了!“凉介一个人边拍手边自语。

  就这样按照茶木警官的方法确定下来。粉代看了看身边的玲绮,问道:“要确定什

  么暗号呀,玲绮?“玲绮想了想,咬着粉代的耳朵说:”我看这样吧,我要是说福尔摩斯

  的话……“”我就说罗苹!“

  玲绮对神盗深夏(下篇)

  (五)扑克牌上的通知函

  粉代刚刚说完,啪的一声,船舱的灯就全部熄灭了。所有的人都慌了,不知所措。

  屋角升起了一股蓝色的烟,一群白鸽从蓝烟中飞向船舱的各个方向。“哈哈哈!”接

  着就是一阵狂妄的笑声,屋角的上空出现了一个白衣、白帽、白斗篷的人。宾客都吓得

  屏住了呼吸。

  神盗深夏!玲绮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你们就算用暗号也没有用的!”深夏依然没有抬起头来,白礼帽遮住了他的大半

  个脸,“因为宝石早就被我拿到手了!”深夏手里把玩着一颗宝石色的宝石。

  “这怎么可能!”凉介警官不相信深夏能从他的眼皮底下不动声色地偷到宝石。

  “哇哦!”林静目不转睛地看着深夏,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赞叹!

  “这个小偷还真是伤脑筋,神盗深夏要是这么胆大妄为那还真是得快点解决掉!”

  旁边的目帐夫人把手枪的子弹推上膛,不由分说对着深夏就开枪。“啊!”深夏从空中一

  头栽了下来,目帐夫人不屑于顾地吹了吹还在发烫枪口。

  “啊!”众人都被目帐夫人的举动震惊了。

  “妈!”偶像被击倒,林静埋怨地瞪着母亲。

  “你到底做了什么!”凉介警官也不理解目帐夫人,再说神盗被人射死,他回去也

  无法交差呀!

  “你根本就不用担心,警官,因为他现在

  “哼,不错!”真田先生一把摘下右眼上的单片眼镜,“不论是他还是我,我们都是欺人耳目的艺术家!我是个彻头彻尾的魔术师,绝对不会输给他这个以小偷作为挣钱工具的家伙!“真田边穿好衣服边说,”各位来宾,现在请大家到舞台旁边,欣赏我为大家带来的魔术表演!“空气一下子有轻松了好多,人们又开始有说有笑起来!而玲绮听了

  真田的话,却想起他第一次和深夏交手时深夏临走时所说的话:如果说神盗是个技艺精湛、盗取财宝、富创造精神的艺术家呢,侦探不过是个跟在神盗后面吹毛求疵,充其量不过是个评论家的人物罢了!

  啊!这种感觉?是他,他已经混进宾客里面了!

  那边,真田先生的魔术表演已经开始了:“那么首先呢,我给大家表演一个最简单的纸牌魔术!“”请等一下!“人群中传来三船先生的声音,”我从一开始就对这套魔术

  深表怀疑!“他走到真田先生跟前问到,”这副牌能不能让我先切个牌呢?“”好!当然没问题了!“真田把牌伸到了三船的眼前,”其他的宾客要不要也来试试呢?“真田话音

  刚落,凌风和内谷走上前去和三船一块开始洗牌。全场又一阵窒息般的寂静,空气凝固了!

  会是谁呢?谁才是神盗深夏?可恶!现在看来每个人都很可疑的样子!玲绮的

  眼睛不停地从魔术师的身上转到洗牌的几个人身上,再从洗牌的几个人身上转到魔术师的身上,越看,就越觉得每个人都有些可疑。忽然,他想起目帐夫人刚才说过的那句话:

  所以,我已经把它交给一位最适合它的女性了!

  这时,正在洗牌的内谷突然失手把牌撒到了地上:“对不起啊!”内谷边蹲下去捡牌,

  边道歉。林静和粉代也蹲下身帮内谷捡牌。

  “没关系,就算是牌掉下去,我的扑克牌也不会因为这样就没了!”真田先生胸有

  成竹地说。

  扑克牌!真田先生的话无意中给了玲绮一个提示。他跑到凉介跟前问到:“叔叔,我记得你身上带有来参加这场派对的名单吧!“”有哇!“”借我看看!“凉介从口

  袋里掏出一个大本子交给玲绮:“是这个吗!喏,你看吧!”玲绮把本子拿到一边认真的翻了起来。

  再说,灰子和粉代帮内谷捡起牌之后,交给了真田,为了答谢两位姑娘,真田让她们抽一张牌。面对着年轻英俊的魔术师,两位姑娘有些不好意思了,一时不知道抽哪一

  张牌。等到粉代刚刚要伸手抽牌,魔术师阻止了她:“等等,在你们抽牌之前,让我先用透视眼看穿你们的内心以后,猜猜看你们所选的这张牌!嗯——!“说完后,魔术师就

  闭上眼,手指点在脑门上开始发功了!

  “还真叫人紧张哪!”两位姑娘摸着胸口幸福地相视一笑。

  这边的玲绮看完了宾客名单之后,啪的一声合上本子。原来如此,所以那个家伙

  才会以第二封通知函的形式达到这个目的,我都知道了,神盗深夏!我知道你在找寻的

  猎物在哪里了!

  “嗯——!”魔术师发完功之后,右手在空中一抓,然后再放开,两只鸽子扑棱棱从

  他手里飞出来。“鸽子?Heart?Heart?”魔术师摸着下巴思考了片刻之后对粉代和林静说:

  “指的就是红心A了,对不对!”“哇!”粉代、灰子和所有的观众都惊讶地笑了起来。

  “来,现在就请你们抽牌吧!”魔术师把牌伸到了粉代面前。

  “哎,粉代,快,快,就抽右边那张,右边那张!”灰子急得恨不得替粉代抽一张。

  但是当粉代把她抽的那张牌翻过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惊讶了,那不是红心A,却

  是一张神盗深夏的通知函:我就像是被埃及女王迷惑了的西沙一样已经来到了你的身边,

  神盗深夏上!

  “深夏,深夏出现了!”船舱里又一阵骚动。

  “请大家安静一下,请跟自己的伙伴确认暗号!凉介警官,那颗宝石宝石该不会被那

  个家伙偷走了吧!“茶木警官一边平息骚动,一边对凉介警官说。

  “那个家伙根本就没有偷到东西,也没有逃离这个地方,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让我们

  产生动摇,走进他的陷阱而已!“玲绮的话让茶木警官和凉介警官目瞪口呆,”放心吧,

  我一定会抓到他的,他根本就不会变什么魔法,只是一个会变变戏法的普通人而已!“

  夜,已经很深了,黄金号还在海浪上颠簸着。宝石夜是平静的,但所有的事仿佛有都

  是在宝石夜发生的!

  神盗深夏的第三封通知函所引起的骚动还没平息。

  “这真的是神盗深夏留的字条吗?”内谷看着真田手里的那封通知函战战兢兢地说。

  “对呀!这张字条是贴在刚才粉代抽的那张牌上的!”“可是——,那个家伙是怎么

  样把这个东西给贴上的呢?“真田记得那些牌是一直在他手上的呀!

  “深夏的行踪神出鬼没,有关他的一切都是个迷呀!”凌风摸着下巴说。

  “现在能确定的就是那个家伙早就混进宾客之中这个事实!”三船慢条斯理说道。

  “照你这么说的话,他就已经知道真正的宝石宝石在什么地方了!”凉介被自己的猜

  想吓得冷汗直冒。

  “就算事情有个万一的话,这里也是大海上的监狱,我就不信,他真的就那么有本

  事,从警力森严的这艘船上把宝石偷走,顺利逃脱!“目帐夫人咬牙切齿地说。

  这时,一个警察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对凉介警官报告这艘船还有不到30分钟就要到东

  京湾了。

  “好,一定要守好这个会场的出入口,不准任何人从这里进入!”你该露出尾巴

  了吧,就算你再有本事,也得利用这个宾客都想逃出这里的这个时候了!玲绮暗暗做

  好了准备。

  “哎,粉代,你身上的宝石宝石到什么地方去了?”林静忽然发现粉代带在身上的宝石什么时候没了!

  粉代低头一看,真的是不见了:“哎呀,不会吧!”而地上却有一颗宝石宝石正在滚向

  远处,“对不起,能不能请谁把那颗宝石帮我拣起来!”粉代的话引得众人都往地上看,

  一位男宾客看到宝石滚到了他的脚下就蹲下去帮粉代拣,但是,突然从那颗宝石宝石中冒出一股白烟,接着轰的一声,宝石爆炸了,那位男宾客被爆炸的气浪击倒在地。

  “啊,那是什么声音啊!”

  “是宝石爆炸了!”

  “难道深夏已经找到宝石了吗?”

  “轰!轰!轰!”又是几颗不知从哪个地方滚过来的宝石爆炸了!

  “啊!”

  “我们才不要带这颗会爆炸的宝石呢!”宾客们纷纷摘下带在身上的宝石仍向

  远处,船舱里顿时乱作一团,宾客们四处逃生。

  目帐夫人被混乱的人群撞倒在地,粉代赶快过去把她扶起来:“不要紧吧,伯母!”

  “没关系,谢谢你!”爆炸声还在响起,人们在尖叫着,慌乱之中却找不着出入口。

  “哎呀,妈,你的宝石宝石怎么也不见了!”随着林静的叫声,目帐夫人低头一看,

  她一直带在身上的那颗宝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啊!深夏,深夏偷走了我的宝石了!”目帐夫人大叫起来。

  “什么!这么说,龄夫人身上带大那颗才是真的宝石了!”凉介警官惊讶道。

  这时,由两名警察挡着的大门被宾客们冲开了,大约有30-40名宾客逃了出去,中

  森警官带人立刻冲了出去:“深夏很有可能就在里面,追!”

  玲绮也拉着粉代的手说:“

  粉代姐姐,我们也去抓深夏吧!“”等一等,玲绮!“玲绮回过头来对粉代狡讦地一笑道:

  “我已经知道深夏是什么人了!”听了玲绮的话粉代大惊失色。

  玲绮对神盗深夏(下篇)

  (七) 神盗的真面目

  (八) “你说什么!深夏已经从这艘船上逃走了!”凉介警官听了部下的报告,他怎么也不

  相信深夏会从他的眼皮底下溜走。

  “是的,刚才离开会场的所有宾客,我们全都调查过了!”“那个家伙一定还在这

  艘船上才对!既然这样,船上的500个人全都给我确认一遍!“”是!“”那个家伙怎么会知道目帐夫人带的那颗宝石就是宝石呢?“凉介百思不得其解。

  粉代终于被玲绮拉到机房。

  “哎,玲绮,这里可是机房哎,你认为那个神盗深夏会躲在这里吗?”玲绮却不理

  粉代,只顾自己玩足球。

  “哎,粉代姐姐,你知道宝石代表的意义吗?”“宝石的意义!”“宝石的意义就是月亮与女性!“玲绮把足球顶到了头上,”在这艘船上的所有宾客之中,唯一一个名字里

  面有月字的女性就只有目帐朋子夫人一个,所以,真正的宝石就是她本人身上所带的那颗!“听了玲绮的分析,粉代吃惊得瞪大了眼睛,随即她头一歪,又笑着问玲绮:”但是仅凭这一点,你怎么知道深夏是哪个位呢?“”靠那些牌啊!“足球在玲绮的头上晃晃悠,玲绮的身子也随着足球一前一后晃动,“哎,粉代姐姐,你抽出的那张牌上不是有

  深夏贴上去的留言吗!“”嗯!“”这套技巧只是趁魔术师右手拿出鸽子,把所有来宾的

  目光都吸引到右手的时候趁机把牌插入就行了。这是一种深夏本的技巧,所以在把那些牌

  交到他手上之前,别人怎么洗牌,抽出来的牌都会是那张!“玲绮换用膝盖踢足球。

  “这么说,那张留言能被贴在牌的内侧的话,就表示神盗深夏的真正身份就是那个

  叫真田的魔术师了!“”才不是呢!“玲绮的足球从背上又滚到脚上,”我一直在仔细的

  观察,那个人根本就没有靠近目帐夫人!“”那他会是谁嘛!“粉代有些不耐烦了。

  “不是还有一个人吗?他不是也洗过牌吗?就是他故意把那副牌撒到地上,再在拣

  牌的时候趁机抽出了一张,把那张留言贴上去,再将那张牌藏在手掌里,接着再假装从

  那副牌里把那张牌抽出来就行了!“玲绮停了下来,把足球踩在了脚下,”不对吗,粉代

  姐姐?不对,应该是神盗深夏先生!“船舱外面的夜仍然是漆宝石的,一架架直升机都向

  凉介警官和茶木警官发来报告:没发现可疑人物!

  “严密监视,即使是熟悉的人也不能放过,因为那个家伙是个擅用伪装的高手!”

  “没错!你之所以能伪装成粉代的样子,就是趁粉代在找我离开会场的时候!的确是了

  不起,我竟然没有注意到,你在成功的假冒了粉代之后,不但利用那张留言让现场的宾客产生动摇,还将宝石宝石爆炸,让大家陷入一场混乱,于是,你就趁着这片混乱,在将目帐夫人扶起的时候,把真正的宝石枪夺到手的吧!而你之所以会准备那么多的烟火弹

  是因为你早就知道目帐夫人她仿制了大量的宝石宝石,对吧!“玲绮背对着粉代,脚下踩着足球,眼中满是冷光。

  “讨厌,你别玩笑了啦!玲绮!到底哪个是真的宝石宝石我都搞不清楚,而且我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提示呀!“粉代笑眯眯地看着玲绮的背身。

  “你不需要什么提示也知道那颗就是真正的宝石!因为你注意到目帐夫人是带

  上手套才从那个小盒子里把宝石宝石拿出来的,你知道宝石的主要成分是碳酸钙,非常容

  易受酸的侵蚀,碰到手指的油脂,遭到污染的话,宝石的表面就会酸化,进而失去光泽,

  不过宾客之中也有人注意到这点就是了!“玲绮想起三船在拿宝石的时候是用手绢包着的,“但你也了解到这么珍贵的东西是不可能交到别人手是上的。”“光靠这几点怎么会……“”光靠这几点的确是不太充分,不过配合目帐夫人佩带的那颗宝石并不夺目这一点,就能断定这一点。没错!这就象好多著名的博物馆曾经保护过的宝石一样,不管

  一点,

  怎样保护,光泽都会逐渐褪去。宝石的光泽顶多也不过几十年的寿命,这颗宝石既然是

  在60年前所购买的,那么到了今天,光泽也就不可能象过去那么耀眼了!既然是一颗褪

  去光泽的宝石,目帐夫人还会煞有介事地带上手套把它取出来,这样看来,一切都很清楚了!哼,真是太没面子了,我就是因为太注意你这样的人物,所以才会把这一点给忘

  了!“”但是博物馆展示的宝石的光泽怎么会那么明亮呢?“”所以那颗才没有

  被偷哇,因为你知道那颗根本就是假的!也正因为这样,你才会以第二封通知函挑拨,

  促使目帐夫人带着真正的宝石,而且信上还注明了-真正的-这三个字,对吧!“粉代

  支吾这走向电话:“那好吧,既然你这么怀疑我,我们就打电话叫警察过来嘛!”谁知柯南借助强力球鞋,对着足球就是一脚,不偏不倚,足球砸到了挂在墙上的电话上,粉代吃惊得嘴巴都合不拢。

  “我玲绮才不会让你再使出饭店屋顶上的那一招呢!”足球又乖乖地滚到了玲绮的

  脚下,“其实,你那个时候把警察找去根本就不是要讽刺我,而是利用里滑翔器,让大

  家以为你会飞天,然后趁着抛出闪光弹的时候假扮成警察,混入警察队伍逃走的。况且,

  难道你就只会把人叫到这里来这种俗不可耐的把戏吗?我可是鼓起全部的警觉对你这种闯入犯罪现场的艺术家表达敬意,特别做好了心理准备,跟你一对一的一决高下哦!不过,大部分的艺术家都是在死后才出名的!“玲绮一脚踩着足球,冷冷地说,”我就让你成为一代名盗吧,神盗深夏,你马上就进入监狱那个墓穴。“”粉代“的眼光突然变得冷

  酷起来,“她”的声音也变成了男中音:“我真是服了你了!好吧,我就放弃这颗宝石吧!

  替我带个话给目帐夫人,说我很抱歉把她的派对搞砸了。“神盗深夏露出了真面目,他把那颗宝石仍给了玲绮。

  “哼,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哎呀,我都忘了,”深夏低下头看着身上这身衣服装做惊讶地说,“我向那个女孩

  借了衣服,让她一个人睡在救生艇里面,再不去找她的话,她可会感冒的哦!我可是标准的完美主义者!“深夏从胸口里掏出一副墨镜,慢条斯理地戴上。然后,趁玲绮不注

  意,仍了一颗闪光弹。

  “糟了!”玲绮拔腿就要往外追,忽然,从屋顶上掉下了刚才深夏穿的那套粉代的

  衣服,这下玲绮是左右为难,追深夏吧,粉代还光身躺在救生艇里,救粉代吧,到手的

  深夏又跑掉了!再三考虑之后,玲绮抱起那堆衣服向深夏说的救生艇跑去。

  这时,在外面巡逻的一个警察发现了躺在救生艇里的粉代,他叫来其他的警察准备

  把粉代抱上来。

  “哎,等等,不行!不可以!住手!”一想到粉代没有穿衣服,玲绮急得抱着衣服边跑边喊。

  可是等他跑到跟前,粉代已经被抱上来了!但是,粉代却是穿着衣服的!

  “咦?!”玲绮抱着那堆衣服愣在了一边!

  在粉代的胸口声别着一张纸条,是神盗深夏的:前几天向你借的这套红色洋装的确

  非常适合你这个可爱的女孩,偶尔也作作清洁工的神盗深夏上!

  “可恶!”玲绮对着这张纸条作了一个鬼脸。

  在那之后,警察们发现了在我认为是神盗深夏用来逃跑的滑翔器,而神盗深夏本人就这样从船上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完)继续下一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默与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默与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