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绝对不能让这厮偷吃
花瑶2020-10-14 10:383,129

  声音未落,几双木质镶嵌金色折枝花点缀的筷子就飘在了秦暮烟和纪炀中间,筷子圆润又精美。

  秦暮烟其实对餐具并没有多么讲究,她一向是实用主义,认为筷子就是拿来吃饭的,至于为什么要让赤火在上面雕花,当然……你懂得。

  “绝对不能让这厮偷吃!凭什么别人在吃饭的时候,自己还在苦哈哈的做菜?”

  秦暮烟可不认为赤火是会老老实实呆在桌边,等自己忙完再动筷子的文明人,于是就不断地给他找事做,但这厮效率极高,门外的柴火都能用到过冬了,最后实在没办法,就让他给筷子雕花。

  饭菜做完后,几人桌前坐定,秦暮烟向两人一一介绍自己的作品:爆炒猪肝、回锅肉、蒜苗炒肉、锅包肉、小酥肉还有糖醋排骨。

  说完,秦暮烟看看赤火和纪炀不看菜,却都盯着自己,有些别扭的问道:“你们看我做什么,我又不能吃!”

  说完率先夹了一筷子猪肝放到嘴里,香辣的滋味,加上入口轻咬即烂的口感,微微带点弹性,感动的秦暮烟差点就要哭出来。

  这放养的野猪果真是不一般啊!

  赤火此时却开口道:“纪炀,你确定她是个侍女?”

  纪炀低低道:“吃饭。”

  说完就夹了一块子糖醋排骨放进嘴里,身子略微一顿,看似缓慢实则迅速的吃起其他菜。

  赤火见纪炀这副样子,也就不再说什么,夹了一大筷子肉放进嘴里,立马整个人就跳了起来,瞪大了眼睛。

  “你做的也太好吃了吧!”赤火说完,就开始风卷残云。

  一炷香之后,赤火满意的摸摸鼓鼓的肚子,桌子上的菜却几乎都没有了,秦暮烟自然也是吃了不少的,只是纪炀就有些惨了,终究是比不过两人。

  纪炀神情难得有些许的不满,夹着剩下的菜往自己的碗里放。

  秦暮烟咽了一口饭,伸手制止:“等下!”

  说完整个人一溜烟小跑着出了大厅,回来的时候还端着一大的大盆,虽然盖着罩子,香气却还是透出来,刺激着人的味蕾。

  秦暮烟将菜放好:“噔噔噔,大菜,毛血旺!”

  说完就又开始闷头吃饭,纪炀夹了一筷子,入口麻辣的滋味让他动作一顿,但还是忍不住一筷子又一筷子,赤火却是在吃了一口之后,再也吃不下去了,不是他怕辣,也不是他不想吃,而是实在是太饱了。

  于是为了免受这两个吃的格外香的两人的刺激,扶着肚子就走出去散步了。

  而秦暮烟吃着饭,看着专心致志吃饭的纪炀,内心升腾着满满的幸福,看到有人喜欢自己做的饭,实在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啊。

  “以后,我经常做饭吃好不好?”秦暮烟看着纪炀有些害羞,脑子里面却想“只有一家人才经常吃一锅饭,啊啊啊啊,好害羞。”

  纪炀轻轻的声音响起:“好。”

  抬头看了看不敢直视自己的秦暮烟,纪炀低头又夹了一筷子豆芽,嘎嘣嘎嘣的嚼着。

  而正当秦暮烟酒足饭饱的欣赏着美男吃饭的时候,屋外面却有女人的声音传来。

  还有一个小孩的声音跟赤火在争吵。

  “你吃什么了?为什么不叫我”

  “凭什么叫你?”

  ……

  烟紫色的衣角飘进夜华宫,一双头若无骨的手也紧跟着映进秦暮烟的眼里,曼妙的身形,艳若桃李的面容,一张莹润如玉的瓜子脸上,镶嵌一双秋水似得双眸,嘴巴如樱桃般润泽光滑,头发如上好的绸缎,跟随着主人的脚步,前后摆动,散发出柔和的光。

  “真是一个美人”,秦暮烟嘴里忍不住小声嘟囔,人也不自觉跟着站起来。

  而这美人正是暗恋纪炀3万余年的茗烟仙子,水神之女,也是天帝的亲外甥女。

  紧跟着她后面的是一个虎头虎脑的小正太,只到赤火的腰,正嘟着嘴,一脸的生气,在看到满桌子的狼藉之后,几步就走到桌子前面,随手变出了一双筷子,夹了口毛血旺里面残存的豆芽,一口吃完,两眼随即就绽放出璀璨的光芒,看向茗烟。

  “姐,很好吃啊,你要不要尝尝?”

  茗烟看着弟弟这个样子,十分的气恼,但又不好当着众人的面发太大的火气,只道:“紫砚,不得无礼。”

  说完,茗烟微微欠身。

  “纪炀哥哥,你也开始吃这些人间的烟火吗?对修行无益的。”

  听的赤火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纪炀却慢慢放下碗筷,“吃饱了。”说完,一挥衣袖,一桌子杯盘碗碟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紫砚不满意的看了眼纪炀:“我还要吃的。”

  赤火却插嘴道:“对修炼不好!”

  紫砚只得蔫蔫的走回到自己的姐姐身后,却不敢对姐姐表达一丝的不满。

  “有事吗?”淡淡的语气,清冷的声音,纪炀又回到的那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秦暮烟不明白为什么两人对这一对姐弟的到来十分不满样子,但只是老实的呆着。

  赤火却走过来想拉着她往外走,秦暮烟自然不愿意。

  虽然美人看起来不受欢迎,但至少看着赏心悦目啊,出去又没事情做,也不用洗碗,多无聊,不如留在这里。

  茗烟明显是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看着纪炀对自己爱搭不理,即使明白原因,却仍止不住难受:“你还是没有好吗?”

  莫名其妙的话弄得秦暮烟摸不着头脑。

  “我以为赤火星君在这里,你又开始吃这些东西,还以为你已经好了。”茗烟低着头,一副神伤的样子。

  秦暮烟更加摸不着头脑了,却被赤火硬拉了出来。

  屋外,月亮已经高高的挂在了夜华宫的宫顶,虽然夜已深,但在柔和月光的照耀下,屋外却并不黑暗。

  赤火看秦暮烟还想要去偷听到的样子忍不住道:“你这个丫头,好奇什么?”

  “看美人啊!”秦暮烟下意识的就说出了口,感觉不对,又改口问道:“纪炀生病了吗?”

  赤火一扭头,看向发出响动的小厨房:“没有。”

  “你做什么?”跟随着赤火的视线看向厨房,秦暮烟一惊,厨房明显有动静。

  秦暮烟藏在赤火身后:“什么东西呀,你看看?”

  赤火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手一招,厨房的门就被打开了,却见一头野猪正在里面横冲直撞,看到两人就直接冲了过来。

  “猪复活啦!”秦暮烟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不会吧,我就是吃个猪肉而已,是他,你找他!”秦暮烟坐在地上往后退。

  赤火略显无奈,单手结印,嗖的一声,几个木头懒腰折断,行成了一个牢笼将野猪困在了里面。

  “我说,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猪怎么可能会复活呢?”赤火一手提着秦暮烟的衣领,将她从地上提起来。

  秦暮烟再仔细看那头猪:“可是真的长得一模一样啊!”

  赤火更加无奈,明显不一样好不好:“你眼神是不是不太好,这头明显比之前的那头小啊!而且她的头上还有一撮毛是红色的。”

  秦暮烟从手指缝看向困的笼里不停左冲右撞的野猪,这才微微叹了一口气。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野猪来找我们报仇了!”秦暮烟扶着胸口。

  “脑子转转好嘛?就算复活了,这不是有本上仙在吗?直接送回地府就是了。”赤火一插手,不屑的看着秦暮烟。

  “还不会是那家伙的老婆吧?”秦暮烟有些怪异的问。

  “可能是吧。”赤火不在意的答道,“先养着吧,下次还能吃个新鲜的。”

  秦暮烟有些不忍,看着依旧在笼子里横冲直撞野性十足的猪,之前那只是已经被赤火打死了,可是这只……明明自己都已经吃了人家丈夫,这下……还要把它也吃掉会不会太残忍?

  但……猪不就是给人吃的嘛?这样该也是他们的宿命吧!也许自己也有自己的宿命。

  赤火嚷嚷道:“不过是个出生而已,何必在意?”

  秦暮烟看了看不远处的小屋子,拉着赤火就走。

  “去看一下你给我搭的小屋,不满意包换啊!说好了的。”

  “知道啦,知道啦!别拉我呀!”赤火拽开秦暮烟拉自己衣角的手,跟着向前走去。

  见秦暮烟越走越快,干脆一闪身,就到了小屋门口。

  秦暮烟不满的嘟嘟嘴。

  赤火吊儿郎当的倚在门上:“吃你这一顿饭可真是不容易,也不知道你是丫头,还是我是小斯?”

  秦暮烟没理他,直接推开门进去。

  屋子外面看起来是秀气的层小竹楼,内里却别有乾坤,不折不扣就是豪华的富婆装修,一点想要淡雅的意思的都没有,秦暮烟看着满墙古玩字画各种琳琅满目的珠宝,开心的咧开大嘴。

  “真不明白,你要这些做什么?”

  “你这俗人,怎么会懂我的乐趣?”

  刚说完整个人就冲向另一个屋子扑到在柔软的床上,舒服的叹了一口气。

  秦暮烟想到什么似的,又赶紧坐了起来。

  来到正在灌酒的赤火星君面前,对着他伸出手。

  “干嘛?”

  “你给我的丹药呢?”

  赤火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还会少了你的?”

  说完两颗丹药就从葫芦里飞出来落到秦暮烟手心。

  秦暮烟恶心的就要缩回手。

  “你不要我就收回去,你丢什么?”

  “不是,你这也太恶心了吧,怎么这丹药还是混着你口水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救命,有人欺负妖怪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救命,有人欺负妖怪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