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醒:新娘,挟持犯
老猫烧须2021-01-17 14:365,968

  “别走!我听不到你最后的话…别走!”

  明墨良大喊一声,猛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却是一袭青紫色的帷帐,以及透过朱红的窗棂映在帷帐上的晨光斑驳。

  四周富丽而不失优雅的装潢,还有那阵阵的熏香,方令明墨良想起这是自己的寝室,而非梦中的灵山村。

  他稍稍叹了口气,看着窗外,才知时辰不早,便想下床,这时有人递给他一块毛巾:“皇弟,你总算醒了。”

  明墨良惊愕地看着眼前的人:“皇上?!”

  “还没登基就喊皇上,如此生分,那日后咱倆的兄弟情谊还要不要了?像平日那般称呼即可。”明青元坐在床沿的一把椅子上,故意揶揄道:“方才又梦到你的仙女姐姐呢?”

  明墨良一边擦拭着脸庞一边苦笑道:“天之骄子果然不同凡响,连臣弟做了何梦也能猜中,佩服!”

  “这种事哪用猜!每月里,皇弟你都会做同样的梦两三回,回回都会说着同样的梦话, 岁岁月月皆如此,如今数数,你也梦了二十余载了,想不知道也不行了。不过,你就不能做做其他梦吗?最起码换个梦话也好,否则你不腻,伺候你的下人都听腻了。”

  “原来臣弟如此失礼,竟有呓语的毛病,看来臣弟也要想法子改改了。”

  说着,明墨良走到屏风后更衣。

  “我的好皇弟,现在说的并非你呓语的毛病,”明青元继续道:“而是说你何故这般执着,已到了而立之年还不肯娶妻生子,就为了区区一名女子,值得吗?她就真的漂亮到令你日日夜夜为她这般魂牵梦萦吗?”

  “这个嘛…起码在臣弟心里头,她真是美若天仙。不过,这与美不美毫无干系,只是臣弟许诺会娶她,就必定要做到,决不能食言。”

  此时明墨良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头上用白色缎带绾着冠发,那黑亮黑亮的长发轻轻伏在背后,一身绣着淡雅的竹叶花纹的冰蓝丝绸长衫衬得他尤为清新俊逸,气质出尘,加上那精致五官,俊美绝伦,别说是少女见了春心动,就连已婚妇人碰到也有红杏出墙的冲动。

  看到生得如此好的皇弟,明青元不禁可惜道:“皇弟啊皇弟,你无论相貌,品性,才学,都是一等一的出挑,可就是过于死心眼。外头多少官宦姑娘,多少贵胄千金排着队来与你说亲,你就偏偏瞧不上。别的不说,就你府上的那位女管家红缨姑娘就是难得的美人胚子,总不会比你那位仙女姐姐差吧,人家可是跟了你多年,如今都二十的大姑娘了,当个妾室也是不错的。”

  “皇兄净爱拿臣弟开玩笑,臣弟当年是看着她父母双亡,孤苦无依,才带回来,我真只把她当妹妹看待,并无非分之想。”

  “无非分之想?”明青元笑眯眯地盯着他:“大家住在同一屋檐下这么久,你真真没碰过她?”

  明墨良倒了一盏茶给他笑道:“臣弟明知不能给红缨名分,又怎会做出逾矩之事?让她做妾,实在是太委屈了,不管如何也要给她找个好人家当个正头娘子才是对她最好。”

  “你也太正人君子了,三妻四妾本是等闲之事。你总不能为着你的那个所谓的仙女姐姐而孤独一辈子吧。别说我这当皇兄的不告诉你,母后最近又宴请了不少名门贵女到宫里来,想必是为你的终身大事筹谋。”

  “皇兄此言也太瞧得起臣弟了。说不准母后是为皇兄您物色未来的皇后呢。”

  “你少拿我来说事,母后早就定下唐将军之女为我续弦,所以此趟她这般大费周章,绝对是为着你,你好自为之吧!”

  “行!臣弟到时候会晓得如何应付。倒是皇兄您,待会见着红缨可别提妾室什么的,否则会令她难堪。”

  明青元喝了口茶,摆了摆手:“放心吧,她不会进来伺候你梳洗的了。我来的时候已经吩咐她去准备马车以及贺礼。”

  明墨良怔了怔:“皇兄昨日说的并非开玩笑?当真要去沈尚书的吃喜宴?”

  “那当然,君无戏言嘛!”明青元故作严肃道:“这老头怎么也是我的亲舅,他儿子娶媳妇,我怎么也要替母后去过过场,给他点面子。不过,最重要是因为前不久这老头逢人便夸他儿子福气好,捡来个又漂亮又聪慧的姑娘当媳妇。我就要去看看到底是个怎样的好姑娘肯嫁他的儿子!!”

  “臣弟听闻他儿子天资不太高,至今十二岁,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来回都换了十个教书先生了,也无用。所以,不管多好的姑娘嫁过去当童养媳,也只不过是误了人家一辈子,是作孽罢了。”

  “可他最近就常说这姑娘来了后,他儿子会写字了,能念诗了,我就愈发好奇了,于是今日一大早就来找皇弟你一块前去喝喜酒,顺道看看那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赶紧走吧!这时辰,想必新娘都上堂了!”

  他拉住明墨良就往外走。

  从小到大,这位皇兄回回来了兴致,说干就会去干,谁也拦不住,可明墨良再不愿意,也只得顺从。而此趟只为吃个喜酒,那他恭敬不如从命了。

  不过,没想到,当他们来到沈府,小厮都没来得及通传,就看到一名穿着新娘礼服,披头散发的姑娘拿着小刀挟持着一个十二岁的男童来到前堂的门口,正好背对着他们。

  在场的来宾都吓得瞠目结舌,不知所措。

  沈家主母沈李氏更是不知所措,瑟瑟索索地游说:“哎哟,媳妇呀,有话慢慢说,何必要动起刀子呢?”

  那姑娘激动地冲她道:“闭嘴!什么媳妇?谁是你媳妇?!别胡说!要不是我听到外头的宾客说什么做童养媳的,我现在还被蒙在鼓里,糊里糊涂就与你儿子拜堂成亲了!你们这样…分明…分明是逼婚!”

  在一旁看热闹的太常寺少卿孟仕堂故意大声搭了个嘴:“沈大人,你可是朝廷重臣呀,怎会做出强迫嫁娶之事来?而且…而且还是嫁予你儿子,你儿子尚未及冠,这样是误了人家姑娘的一辈子,可是造孽啊!”

  这位沈厚沈大人立即慌了,孟仕堂向来总与自己对着干,本来这场喜宴邀请他来纯粹是想向他炫耀一番,怎知会生出这样的事端来,让大伙看了笑话也就罢了,被他这么一说,就显得自己是个奸吏,无恶不作一般,若传到皇上耳里,以后还怎能在朝上立足?

  思及此,沈厚忙打住他:“姓孟的,你别胡说!咱家是清流官宦,怎可能逼嫁良家妇女??”

  “就是就是!”沈李氏忙分辨道:“小灿姑娘,你怎说变就变了?还把咱家说得是谋人寺似的!当初可是你自个答应这门亲事的!”

  “笑话,我什么时候答应嫁你儿子?”

  “姑娘忘了?之前是你说喜欢咱们冬儿,还说愿意留在咱家陪着冬儿的,这不就是答应嫁了吗?”

  “这是什么逻辑?!你们这些人脑子到底怎么回事的?!”这位小灿姑娘顿时傻眼了:“难道我说喜欢猫猫狗狗,我就要嫁给猫猫狗狗吗?想想也知道不可能啊!冬儿还是个孩子,性子又那么可爱,我当然是喜欢他,可是…可是这并非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我愿意留下来,只是想当他的保姆…就是…就像乳母那样看孩子,混口饭吃罢了。你们看我这么大一个人,怎会愿意嫁给一个小孩子当童养媳?这是犯法的!”

  “犯法?!”沈厚完全听不懂她的话:“小灿姑娘,咱也是读圣贤书的,凡事也是讲个理,的确是姑娘你亲口答应了这门亲事的,咱家可没强迫你。而且,自古以来,娶个童养媳也是合乎礼教,并未触犯任何律例,何来犯法?而且咱家冬儿也不小了,再过个几年就是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届时就能圆房,绝对不会令姑娘委屈!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咱们沈府明媒正娶来的媳妇!倒是姑娘你,现在挟持着本官的儿子,就真是触犯我朝法例了。若此事闹大,姑娘可是要入狱的。”

  沈李氏也附和:“对呀,姑娘,不如…不如先放了冬儿吧,婚事咱们可以缓缓再说…”

  “不说!”小灿又开始激动了:“不管缓不缓,我不嫁就是不嫁!我把话挑明了,除非…除非你们不再逼我嫁,还让我安全离开这里,我就放了你们的儿子!否则…否则我要你们没儿子送终!可别逼我!”

  然后她在冬儿的耳边窃语:“拜托,你别不说话呀,现在你可是人质,就该有个人质的样…演专业一点!快喊救命呀!”

  十二岁的冬儿马上会意,佯装害怕得要哭出来一般喊道:“救命啊!爹…娘…冬儿怕怕,快救救冬儿吧!就让小灿姐姐走吧!不然…不然冬儿就真会没命的…她…她说到做到的!”

  “我的心肝啊!”沈李氏急坏了,拉住沈厚的手臂道:“老爷,不如…不如就从了小灿姑娘的意思吧,冬儿可是我追了六胎好不容易才诞下的男丁,是沈家的九代单传,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送命呀…”

  沈厚是出了名的迷信,之前就是听算命的说小灿面相旺夫益子,嫁过来准能带旺儿子,带旺沈家。如今要他堂堂吏部尚书在众目睽睽之下向一个丫头服软,颜面何存?儿子固然要救,可这个儿媳也不能就此放过。刚刚说理不行,那眼下就只能动武了。

  他一声令下,全府的守卫都拿着木棍大刀冲了上来。

  “你们最好别过来,我这人一紧张就真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来!”小灿光握紧小刀,将刀刃贴近冬儿的喉咙:“我的命是不值钱,可你们沈家的九代单传可是矜贵得很,若我被你们吓得手发抖,一个不慎手里的刀子就这样插了进去,他就一命呜呼,可怨不得我!我顶多就是一命赔一名,可沈老爷沈夫人,您二位就没了个命根,真舍得吗?!”

  “不不不…小灿姑娘稍安勿躁,我这就让他们都退下…”沈李氏连忙喝退那些守卫,然后继续劝自己的夫君:“老爷,儿媳妇以后还能再找,大不了让算命先生给咱们挑个命相更旺的姑娘,可是儿子就一个,眼下冬儿的命才是最要紧,您可不能图一时之气呀。”

  “这…”沈厚咬了咬唇,踌躇着:“好吧…”

  见他们终于松口了,小灿姑娘暗喜:这趟成了!

  就在她以为可以就此逃过这一劫之际,殊不知身后一只大手用力抓住了她的小手,甩开了小刀,与此同时,另一只扣住冬儿的手也被身后的人钳制住。

  沈李氏也是个眼明手快的人,见状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纵身冲上去将儿子拉了过来好生护着了。

  眼下功败垂成,小灿立即恼了,不断挣扎,想摆脱身后的人,并且大叫:“放开我!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妥协,没门!我绝对不会当人家的童养媳!”

  身后的明墨良依旧紧紧抓住她的双手淡淡道:“姑娘,虽说这门亲事非你所愿,可你拿个小孩来做人质,实非君子所为。”

  “是王爷…”沈家的五姑娘沈锦秋仿佛看到希望一般看着他。

  “我是女子,又不是君子,管那么多做什么?倒是你!一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小女子,这样又是君子所为吗?!”小灿姑娘脑子忽地闪过什么,便装出委屈道:“痛!!你弄得我的手好痛!快断了!难道…难道君子就不懂怜香惜玉吗?!”

  “抱歉…”明墨良刚才是怕她伤着冬儿才来阻止,没留神自己用了多少力度,稍稍松了松手。

  小灿趁机挣脱开来,冷不防一个转身朝他打了一记耳光,得意笑道:“这是你坏我好事的报应!”

  在场所有人都吓得瞠目结舌,谁也不敢多言。

  明墨良却愣愣地盯着着眼前的姑娘,半晌没说一句话。

  明青元忙一个箭步走到他身边,指着小灿怒道:“大胆!连瑞王都敢打,以下犯上,来人,抓住这泼妇!”

  “皇上!!皇上也来了…”

  沈厚以及在场的来宾惶恐异常,纷纷要跪下行礼。

  “有何好跪!还没登基呢!”明青元冲着沈厚命令道:“舅舅,还不赶紧抓住她?!”

  “是是是!”沈厚吩咐退在一角的守卫:“你们快抓住这个冒犯王爷的泼妇!”

  小灿开始心慌了:又是王爷又是皇上的,这下真的闯祸了!

  “且慢!”明墨良终于开口了,他走近小灿,看着她的眼神无比的温柔,还夹带着莫大的惊喜:“是你…吗?”

  “…你这是要干嘛…”小灿战战兢兢地往后退,忽然脚下一滑,整个人倒坐在地上,她挂着的那个小布袋里有一颗白兔糖滚落在地上。

  明墨良捡起那颗糖,喜不自胜,蹲在她面前,紧握她双手:“是你,果真是你!太好了!”

  “一点都不好!”小灿猛地甩开他的手,生怕又要被此人抓住,迅速站了起来,后退两步,自知是斗不过对方,只好双手合十,委屈道:“我真希望不是我!这位公子,我也只不过是照看个孩子,却莫名其妙被逼着当什么童养媳,换作哪位正常的姑娘也不会肯的,所以,被逼无奈才会挟持冬儿来求一条生路,我并无意真要伤害他的。”

  明墨良微讶:“公子?你…喊我…公子?你不认得我了?”

  小灿怔了一下:对了,方才他们都说他是王爷。

  立即,她改口恭维道:“王爷,是王爷!小女子失言了!王爷大人,就当小女子求您了!请王爷大发慈悲,让沈家饶了小女子吧!小女子即便一辈子当老姑婆,也绝对不会当人家的童养媳!”

  这般说着,她扑通一下跪在明墨良的跟前。

  明墨良忙扶起她:“别…”

  他心想也是,如今自己已不再是昔日的七岁孩童,她不认得自己也是情理之事。

  明青元看着倒觉得好笑:“这位姑娘,为何你求他而不求我呢?方才你不也听到大伙喊皇上吗?我虽未正式登基,可好歹也是未来的皇帝,你求我不是来得更凑效?又何必舍近求远呢?”

  “…”小灿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明墨良,一时间还未搞清这二人的关系,可常识告诉她,皇上确是比王爷要大,而且刚刚这人还命令其他人来抓自己,看来是不假了,便恍悟道:“那…小女子也求未来皇上开恩,替小女子作个主,摆脱这场逼婚吧!”

  见她反应如斯快,明青元不由得暗暗窃笑。

  可沈厚却慌了:“小灿姑娘,在皇上面前可不能乱说。咱们可与你说得忒明白的,这是你情我愿的嫁娶,何来逼婚之说?”

  小灿立即反驳:“是你别乱说!!这是你情我可不愿的!”

   “还不是你们家五姑娘说让我试穿一下看合不合身!说这是要像上回那样演个戏码逗你二老开心的!”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在沈家五姑娘沈锦秋的身上。

  “锦秋!”沈李氏厉声质问:“之前不是你说小灿姑娘是允了这门亲事的吗?”

  “…”沈锦秋眼神闪烁,垂首呢喃:“女儿…女儿是怕她不肯,所以…所以…”

  小灿姑娘脸有愠色地接了她的话:“所以才来诓我,是吗?”

  沈厚勃然大怒:“原来是你惹出来的!”

  沈锦秋忙解释:“女儿也是为着弟弟好!反正小灿姑娘得了离魂症,别说自己姓甚名谁也不知,连家在何处也记不起,如今可是无家可依,无人可靠,若嫁进咱家,不就有门有户,皆大欢喜了吗?只是她整日说一些杂七杂八的,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听上去她不好应付,那不用问也晓得她准不肯嫁给弟弟的,我才换着法子…来圆了这亲事…”

  沈李氏指着她斥道:“你瞧你干了啥,还说是为你弟弟好,刚刚就差点害他去见阎王了!”

  “离魂症?!”明墨良惊恐万状地看着小灿,紧张地抓住她的双手追问:“如此说来,你是…不记得了从前之事?”

  “我是不记得,又如何?总不成要落得个死罪吧?”小灿忙抽回自己的手,纳闷:这人还真够奇怪的,就这么喜欢动不动就拉姑娘家的手吗?从刚刚到现在,他已经抓自己的手三次了。

  “怎会这样…”明墨良倒吸一口凉气。

  明青元打开折扇,掩住半边脸,与他窃窃私语:“皇弟,你确定眼前这位姑娘就是你所想的那位?”

  明墨良紧握手中的那枚白兔糖,笃定道:“确定是。”

  看到他们神神秘秘不知在说何话,小灿试探的口吻问道:“请问…二位…现下你们都知道我是被诓的,那这门亲事理应取消吧?”

  明墨良利索应道:“这是自然!俗语说‘强扭的瓜不甜’,人家是不愿意,即便日后真嫁过来也不会幸福,我看这亲事只能就此作罢了,沈家公子尚年幼,也不急于一时,以后铁定能物色到更好的贤妻,对吧,沈大人?”

  沈厚无奈回答:“…王爷所言…当然是…对的…”

  小灿见他终于肯服软了,兴高采烈道:“那么我现在是可以走了?”

  “这倒不行!”

  明墨良当头劈下的这一句,令小灿大吃一惊:“可你…刚刚不是说我不用嫁了吗?既然不用嫁,我不走还留在这儿做什么?”

  明墨良走近她,再次牵起她的手,这次他握得更紧,不让她轻易抽开,并且含情脉脉地看着她:“若你走了,我还真不知去哪儿把我的妻子找回来呢。”

  “什…什么?”小灿顿时呆若木鸡,以为自己听错了,犹豫了一会,才敢追问:“你说…谁是你妻子?”

  “当然是你,我说过我会娶你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此良人,如此粲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此良人,如此粲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