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一切好像变得甜蜜
喵菲达令2021-01-22 14:302,775

  在许远家醒来的清晨,苏澈头痛欲裂。

  男生的卧室干净简洁,除了电脑桌椅手办和一些书,只剩下很窄的衣柜,甚至连一盆绿植都没有找到。所有的一切都是安静的灰白调。

  苏澈彻底清醒。

  从大排档离开时,她虽然身体和言语已无法自控,但意识是清楚的。她知道自己不想回到一个人的房间,因此赌了一把。

  许远这个认识不久的男人,人品确也还好。他将她带回家,拿热毛巾给擦了面,就搁在床上,脱了鞋,喂了热茶,之后出去,再无打扰。

  苏澈半夜醒来去洗手间,看到他盖着一件外套蜷缩在尺寸不够的沙发上,心里有些酸楚。她回去在衣柜里找到毛衣,覆在他身上,才安心些。

  大雨将初夏的气温拉回冷静期,天气尚且反复,何况人心。

  苏澈再也睡不着,想了诸多事,解一半套一半,先前的顿悟好似假的。四五点略微迷糊,被鸟鸣声吵醒时,天光才给,头痛欲裂,不想面对,她起身逃走。

  又调休一日,吃止疼药缓解生理和心痛,再大举买绿植花朵装饰,将屋子里布置的闹哄哄看起来更有生机些,又想着要不要养个小宠物,但实在怕负责也怕辜负,就不停去打扰阳台的小蜘蛛,恨不得给它的网上捉些飞虫挂上。

  她不能给自己满足,难道不能满足一个小蜘蛛吗?

  因不好意思频繁调休托大,次日关上心门,整顿上班。

  一早挤上地铁,有人在后面拍了一下她的肩,苏澈使劲扭脖子也没看到是谁,放弃。

  许远在她身后淡淡来一句:“好久不见。”

  苏澈身体一热,不过一日不见嘛。

  两个人被挤在人群中,苏澈的前面是一位左胸纹老虎头右胸纹缘字的大汉,大汉穿着老头背心,发达的胸肌几乎要贴着苏澈。

  苏澈无处腾挪,叹口气。

  许远挤过来,拉苏澈转身,他环着苏澈把包垫在了苏澈后背。苏澈不敢抬头。这在地铁上,是救命的恩情。

  “你只是在我家过了一夜。”

  许远的声音在苏澈的耳畔低低传来,引得周围人侧目。

  “早上还连个招呼都不打偷偷跑了。”

  周围人又侧目,苏澈脸发烫。

  “我又不是老虎,你怕什么?”

  人群对男女八卦素来有喜好,周围人都不看手机了,专来看戏。

  苏澈动弹不得,被众人看的心慌,好像自己真做了什么男盗女娼的事。

  这插曲让她生理性紧张,也就将不开心忽略了。

  好不容易挨到站,苏澈撇下许远狂奔出去,白衬衣的后肩印着大汉的纹身,一边老虎头,一边是缘。

  许远笑到发抖拍下一张模糊的照片。

  她终于在他面前不自然了,这让他心情大好。

  一直忙到下午三点,栗子叫了小蛋糕和咖啡送到会议室,喊三人组开会。

  开会只是借口,下午茶才是重点。

  栗子的借口是,为当日没能及时给苏澈首融的地址而赔罪,孙老师只是沾光。

  孙正帆美式咖啡就酒,倒是享受。

  两位女生哼起邓丽君的《美酒加咖啡》,笑作一团。

  栗子的目光苏澈读得懂,聪明的女生最知道如何安慰女生。

  如何安慰都不重要,同事有这份心意,苏澈便觉得得到了温暖宠爱,满足而感激。

  其他组的同事路过,看到这三人欢乐无间,目光自然羡慕。

  栗子对这些羡慕照单全收,她最享受与众不同时被仰望。

  苏澈还是不敢托大,边吃边去白板上梳理最近的工作安排,背上,白衬衣肩膀处的花纹暴露无遗。

  “高田贤三出新款啦?”

  “好像不是这个风格。”

  栗子和阿帆大眼瞪小眼,苏澈不得其解,栗子拍照给她看,苏澈想起地铁里的纹身大汉,讲出原委,三人狂笑不止,栗子和阿帆讨论下次提案可用纹身贴充门面吓唬客户,苏澈翻着白眼,笑到发出咯咯声。

  有太久,她没有这样笑过了。

  辞掉工作关在屋子里养伤的那些时日,前无去路后无来路,世界灰暗到没有日夜。现在想起来,是不明白当时的自己,怎么了,何必呢。

  走过来了,还好走过来了,走过来,就都不是事了。

  三个人笑到浑身是汗,苏澈又强行讨论工作,这样的情景里,谁都是舒畅的。

  “这一段几个项目交叉在一起,我们得梳理一下尽量减少加班。栗子你先说下几个客户的情况。”

  “其他的还好,正常节奏,就是首融那边新方案过了,这周三双方第一次例会,小罗可能要参加。”

  栗子怼客户是家常便饭,但怼完这位小罗之后,一直于心不安很多天。

  “我可不可以不参加。”

  栗子原本想说这话,但她自知躲无可躲,不料苏澈还有此意。

  “你可是李梅在提案会上说的创意总监,不去怎么压得住客户,李梅替你出席啊?”

  苏澈理亏,不好再言语。

  孙正帆没有正面会过小罗总,见二位女士自上次提案以来对这位甲方少主诸多顾忌,心中好奇,破例主动要求参加例会。

  “对了,我们还可能会很荣幸的见到李曼曼。”

  栗子八卦心起,眉飞色舞。

  苏澈冷静下来。

  “为什么?不是按照年度合作只跟我们签了吗?”

  “跟我们签的是推广,跟李曼曼签的是媒介代理。鸡贼吧,跟我们签的是年度项目费季度结付,李梅为了这个大客户也认了。给李曼曼呢,那意思就是我家往出花的钱都交给你来花,我还给你月度代理费。我们就是吃苦干活,人李曼曼就是资源倒腾坐着数钱。”

  苏澈更冷静些。

  作为创意人的价值,在这一刻被栗子说的一文不值。

  “钱的事儿让李梅操心,咱们有机会出好东西,就行了,其他无所谓。”

  如此说着,周三的例会是更不想去了。

  很多人和事,蜻蜓点水便是美妙,看到了真面目,耐受力是要被考验的。

  三个人正议论着首融项目下一步的工作节点规划,李梅推门进来,身后跟着乖巧的李巧,她看到苏澈,先递过来讨好的笑脸。苏澈还以礼貌,心中略不舒坦,她不喜欢李巧总是一副讨好别人的样子。苏澈曾经讨好过别人,后来每每想起,就想给那时的自己狂甩巴掌。

  “你们组最近做的不错,但首融马上进入正式服务期,不能因为太忙影响工作质量,所以,李巧会调到你们组帮苏澈。”

  “王娜肯放?”

  栗子翻个白眼。李巧这种实习文案除了帮忙整理资料写写小软文,大的贡献不可能有,还得耽误苏澈的时间来教她,李梅明面上是给苏澈减负,实则是把苏澈掰成两半用。如此一来得罪了王娜,刺激双方的比拼心理,可谓一箭三雕,李梅的心机与薪资可真匹配。

  “娜娜姐同意的,早跟她说过了。”

  李巧有些害怕栗子,但她主动替李梅承担了责难,这是李巧领悟到的好下属的本分。

  “能加人手我们当然开心,欢迎李巧。”

  苏澈不愿意想太多,只想简简单单做好眼前的事。

  “可以给孙老师配个助手吗?他美术这边压力很大。”

  “苏澈,你最近跟我可提的要求可有点多。”

  李梅恩威并施。

  她破格给苏澈转正和加薪,指望感恩戴德,可这姑娘沉迷工作,人情迟钝。

  “都是为了服务好客户嘛。”

  苏澈的语气竟然带了点撒娇服软的意思,李梅受用吃下。

  “人我会找,什么时候到不能保证,但你们要保证做好事情。”

  “后面有啥事儿吧。”栗子警觉。

  “哪有那么多事,你们忙。”

  李梅赶紧离开,以防再被讨要或狙击。

  苏澈满意于自己为小组争取利益的行为,她在肩负身为组长的责任,只是她不知,孙正帆拿着全公司仅次于李梅的待遇,只因懒得多事,才几次在李梅要委以重任时退缩拒绝。而栗子更是懒得辛苦,升职加薪对她不具诱惑。

  眼前情况,总算还是皆大欢喜。苏澈将没有吃完的蛋糕给李巧,欢迎她加入组织。

  栗子也就不再计较,大家商议着给小组起个什么番号,F4、师徒组之类的,轻松混过了这个难得闲暇的下午。

  苏澈的心里,却一直淡淡惦记着周三和首融的例会,该怎么出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你离开的时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你离开的时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