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 · 青衣坊
言胭2020-10-31 19:002,348

  当我醒来的时候,包裹还是那个包裹,卧房已不是桃花村的卧房。

  “哎呀你可算是醒了,这一觉睡得可好?”​

  ​我仔细打量着她,她笑起来的时候和娘亲特别像,如骄阳一般。

  “你看起来很小呀,你娘亲和琴姐姐什么关系呢,坊主留下你就罢了,琴姐姐居然主动要你。不过若是入了坊,按辈分是要喊我师叔的!”​

  ​怎的我就睡了一觉,就多了个师叔?

  “我叫萧恩,随大师姐姓,你叫什么?”

  “言胭。”

  萧恩听后,有点诧异得看着我,“你的名字和师姐好像啊,只是一个姓言,一个姓萧。”

    “那个……你年岁几何呀?”

    “刚过了十岁生辰”

    “哎呀!你这么小呀!”

  我点点头,一时之间有些尴尬,毕竟是初次见面,也不知说些什么好。我见包裹就在枕边,就打开看看都有什么。

  里面是娘亲做的小兔子香囊,大概是因为这熟悉的香味,我才能一觉安稳睡到天亮,中间许是发生了什么,倒也没有醒来。还有娘亲做的一身红色的衣服,用红花染了多次才变得这样鲜艳,若不是为了采这红花,娘亲也是遇不到骗子叔叔的吧。

  萧恩就在桌旁坐着喝茶,本是不甚在意我在做什么,突然瞥见我手里的红色,竟有些出神,嘴巴紧紧抿着,像是有些委屈的样子。

  大概是令她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吧,我想。

  我继续翻着包裹,除了香囊和衣服以外,还有一个小瓷瓶,里面是三颗黄豆大小的药粒。

  这个药我还是有印象的,当时骗子叔叔就是拿这个来骗娘亲,说是可以长生不老。骗子叔叔虽说确实是精于药草,但是我并不信真的有这种奇效,只是娘亲也说药丸本身并无害,那就留作纪念吧。

  外面传来脚步声,接着就听见有人在叩门。

  “小恩师叔,坊主遣我过来问问,那位妹妹可醒了?”

  萧恩眨了眨眼,眼里的情绪淡得几乎看不见了,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对我说。

  “小胭,你起身稍微整理一下吧,我们要去见师姐啦。”

  我抿了抿嘴,还是起来穿衣打理,一时间诸多情绪涌上心头。

  娘亲留我在此,我定是有怨的,她很少向我解释什么,只是要我快快乐乐,我虽只有十岁,但也并非是什么都不懂,只是娘亲觉得我知道的越少越好,那就少知道一些。

  萧恩见我没有哭闹,虽然情绪有些低落,但还是整理的有序,她沉默的看着我收拾完,在我走到她身边的时候突然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小胭,你来了青衣坊就是有了一大家子的家人朋友,虽不知你为何来此,但是你放心,以后我萧恩肯定会护着你的!”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和我说,娘亲和骗子叔叔都未曾许过什么承诺给我。

  我也紧紧的回握她的手,只觉得近期娘亲虽不能来接我,但是呆在这里的时日也不会太难熬了。

  萧恩口中的师姐就是青衣坊的坊主萧胭,虽然她说与娘亲是旧友,但是气质完全不同。她的身上有着一种味道,像是冷冰器散发出的味道,虽然穿着比起其他人华丽很多,但是身形矫捷,面容不见丝毫老态,尤其是眼神,盯得久了总觉得她能看穿你的一切。

  青衣坊除了坊主以外,还有四个门主,分别是负责教授音律技艺的萧琴,负责教授语言与常识的萧菡,掌管坊里小金库的萧绮,还有就是萧恩。我如何也没有想到,萧恩居然是负责对外一切事宜的门主,像是与隔壁两个山庄的往来,与扬州等地的贸易往来等等。

  坊主简单嘱咐了萧恩照看我,要我不必拘谨之类的话,正好有一位姐姐适时来找坊主,她们便离开了。

  “其实还有一个姐姐的,”萧恩在介绍完各个门主后又说道,“只是大家不怎么提起,虽说不是什么提不得的人,但是毕竟行的是谨慎之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你也不要去打听哦”

  其实……我去哪里打听的到呢,萧恩是这里唯一一个和我说话的人。

  “我们怕打扰到那位姐姐休息,所以几乎是不往那边去的”

  虽是这么说的,但是我来到这里的第三日,萧恩就要带我去见这位神秘的姐姐。

  “说了不许叫我萧恩,要叫我小师叔!那位姐姐你也不能直接呼其姓名,要叫师叔的。”

  我摸了摸头上刚刚被拍的地方,“好的萧恩。”

  “现在皇位上的那人叫楚筲,这你知道吧?”

  “……不知”

  萧恩脚步顿了一顿,转身摸了摸我的头,“你的人生还真是无趣啊,还好师叔我知道的多,这天下的趣闻可没有我不知道的。”

  “楚筲那时还只是皇子,当时的太子派人刺杀他,但是被人毫发无伤的救下。那人是这位姐姐的母亲沐云,她虽武功高强,但是寡不敌众,带着楚筲脱身时身受重伤,左手受了不可恢复重伤,她又是使的双剑,所以这武功算是半废了。后来楚筲登上皇位后一直念着沐云,就派人寻她,沐云恰巧怀着皇胎,就进了宫,生下的孩子就是这位姐姐——楚昭云。”

  “你说巧不巧,后来皇后携太子逼宫,母女俩又要护那楚筲周全,沐云被杀害,射向昭云姐姐的毒箭致使她此后不可再下地行走。”

  “楚筲自此对昭云姐姐心疼的不得了,几乎是有求必应。沐云和大师姐萧胭是好姐妹,昭云姐姐知道大师姐开了青衣坊,就一直想回来看看。后来她腿伤差不多时就离开了皇宫,然后就一直待在这里了。”

  “那这里多危险啊,会不会我们也被其他皇子王爷的追杀啊”

  我觉得我的担心很有道理,娘亲给我讲的小话本就是这样,流落在外的公主被好心人收留,然后前来刺杀公主的人就把所有人都傻了呀。

  “你想啥呢”萧恩弹了下我的额头,“你想啊,楚筲那辈就俩皇子,太子死了不就他当皇帝了吗。后来他儿子逼宫失败也死了了,昭云姐姐受伤了,还剩一个皇子现在还不到一岁,谁刺杀你啊。”

  “那万一楚筲有外面的孩子什么的……”

  “昭云姐姐!”

  我还没说完,就听见萧恩朝着前方笑嘻嘻的喊着。

  我跟着看过去,却总觉得有些奇怪。

  坐在轮椅上的那位面上虽有些苍白,却也不见一丝富贵之气,面容朴素淡雅,气质倒是极沉静的。

  我也跟着上去喊了一声,走进了才发现那轮椅极其精致,骗子叔叔懂一些机关之术,也有说与我听,所以不自觉观察起来。

  “小四,这位又是你从哪里认识的妹妹?”

  我眨了眨眼,意识到似乎是在谈论我,赶紧把视线转移到别的地方。

  “她是言胭,她娘亲与师姐是旧交,师姐最近比较忙嘛,就把她交给我照顾了。”

  “言胭?”

  听出了她语气里的疑问,我慢慢直起身子看向她。

  “言这个姓,可是不常见的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