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捌 · 杨胤泽
言胭2020-11-24 19:002,200

  言胭这边刚下山没多久,就有人来告诉言卿,有客人来了。

  言卿点点头,她路上派了人暗中接应,今天早上就有人告诉她,他们快到了。

  言卿让修乐去厨房通知一声,一会儿多做些饭菜送过来。

  刘京墨也知道是谁来了,虽然与他不甚熟悉,但他父亲保家卫国,驻守边疆数十载,是当之无愧的英雄。有些基因是刻在骨子里的,他的祖辈皆是驰骋沙场的英雄,想必这位也不会差到哪去。

  两人等了不多久,就见着杨胤泽带着几个人从大门口走了进来。

  杨胤泽穿着一身窄袖的立领,头发向后梳在了一起,扎了起来。虽然赶了一上午的路,但面容上不见一丝疲惫,神采奕奕,步履生风。

  刘京墨看着他走过来,在耳边对言卿轻声说,“这才是杨家的后人,杨老将军也可以放心的走了。”

  言卿瞪了他一眼,要他小心说话,转脸笑着迎了上去。

  “胤泽,这一路辛苦了。”

  杨胤泽和身后的手下一起单膝跪地,给言胭行了一个大礼。

  “如果不是谷主伸出援手,我父帅怕是活不到今日,晚辈在此多谢谷主救命之恩。”

  “你太客气了,神农谷靠近边境,如果没有杨老将军,边境天天被侵犯,神农谷定不会有今天的。况且杨老将军与我父亲是旧交,就算是倾家荡产我也会去帮他的。”

  言卿把杨胤泽扶起来,身后跟着的侍从们也跟着站了起来。这些人里,除了杨胤泽身后的那位,其余都戴了面罩,罩住了半张脸。

  “这些是你的侍从吗?”

  “是的,我回府后,他们一直在暗处保护我。这趟出来,父帅怕路上有变故,便让我带着他们一起。”

  “见过谷主!”

  言卿笑了笑,“诸位也都是英雄豪杰,这一路辛苦了。”

  “谷主,饭菜做好了,现在端上来吗?”

  “好,端上来吧。”

  言卿知道暗卫有不去明处的规矩,怕是不会和他们一起吃饭,便让修乐去厨房把饭菜单独盛了一份,送到给杨胤泽安排的院子。

  “诸位可以回院子里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下,神农府很安全,想必诸位上来的这一路也都看到了。”

  暗卫们见杨胤泽点了下头,便拱手离开了。

  ——————————————————————————————————————————————

  言卿知道杨胤泽之前的事情,这孩子比小胭还要惨,还不记事就离开了父母,在承德寺一待就是十几年。好不容易到了可以还俗的年纪,自己唯一的亲人也时日无多了。想到这里,言卿更加心疼他,看着杨胤泽的眼里满满都是母性的光辉。

  杨胤泽和齐沅安静的吃着饭,言卿和刘京墨问什么就回答什么。

  言卿对他来说,不仅是将父亲从鬼门关拉回一次的人,也是言胭的母亲,所以杨胤泽对言卿也十分的敬重。

  “胤泽,杨老将军现在如何了?”

  “不太理想,不知能否撑过今年冬天。”

  言卿叹了口气,让修乐把准备好的药盒拿过来。

  “这是回春丹,当时杨老将军身负重伤来我这里是,就是靠它给杨老将军续了命。他的情况你应该也很清楚了,毒已渗入五脏六腑,即便是换血也来不及了。”

  言卿又打来另一个药盒,里面是细小的黄色药丸,“这是忘忧散,可以帮他减少伤痛,每次一粒,随着每日三餐一起吃就可以。”

  杨胤泽点点头,收下了药盒。

  “还有一事……”言卿纠结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我记得张将军是你父亲的副将,上次他来的时候,我注意到他左腿受了伤,现在好些了吗?”

  杨胤泽愣了一下,这个他确实是不知,于是转头看向齐沅。

  齐沅赶忙回到,“谢谷主关心,家父如今好多了。”

  “家父?”言卿仔细看了看齐沅,这人她从未见过,是不是搞错了。

  “谷主,齐沅是张将军的义子,从很小就跟着张将军了。”

  言卿点点头,她记得张家只有张壬一个,原来是收养的。

  言卿打量了一下齐沅,这孩子看着十分忠厚,看眉宇间有一股正气,仔细看下来似乎与张将军还有那么点相似。

  刘京墨注意到言卿的目光有些肆意,便用胳膊拐了一下她。

  言卿回过了神,发现齐沅也在看向自己,目光里似乎有些疑惑。

  “神农谷的东边很接近边境,张将军在这边驻守时,与神农谷的女子结了亲,便在这里建了旧宅。张将军有个儿子叫张壬,他生前与我关系很好。他战死沙场后,张将军也没有再回来过,我便有些挂念。张将军能遇到你,与他与你都是好事。有你在,我也放心多了。”

  齐沅温和的笑笑,“谷主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家父。斯人已逝,谷主切莫伤怀。”

  言卿听后有种莫名的感慨,看着齐沅坚定的眼神,不禁红了眼眶。

  刘京墨见桌上气氛有些不对,便咳嗽了几声,岔开了话题。

  “杨将军,我记得你少时是在承德寺,是吗?”

  “刘公子客气了,叫我胤泽就可以。”杨胤泽猜测,这应该也是言胭很亲近的人,态度就更谦卑了些。

  “少时确实是承蒙承德寺里是师兄和主持的照顾,学到了不少东西。”

  “嗯。”刘京墨面色温和得点点头,这个态度就比那个夏侯彧好太多了,晚辈就要有个晚辈的样子,这样多讨喜。

  “承德寺的教的是拳法,现在你使什么兵器呢?”

  “晚辈用剑,但最近也试着使用些重兵器。”

  “拳法和剑法不同,你回来才几日,便能切换自如了?”

  “刚开始确实有些不适,多亏了玲珑姑娘在回府的路上传授了一些技巧,晚辈才能快速掌握了切换心法的要领。”

  刘京墨惊讶的挑了挑眉,果然是武将世家,这个武功方面的天赋还真是让人服气。

  “那你下午与我切磋一番如何?”

  杨胤泽拱手道,“那就麻烦刘公子指点一二了。”

  “好说好说。”

  刘京墨好久没活动筋骨了,见杨胤泽答应的痛快,心情瞬间好了许多。

  “人家赶了好几个时辰的路欸,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言卿瞪了刘京墨一眼,杨胤泽这一路本就没有怎么休息,还让人下午和他打着玩。

  “不碍事的,晚辈最近练武遇到了一些难题,刘公子能帮忙指点一下,再好不过了。”

  刘京墨得意得看向言卿,“你看,是他想和我切磋的,我怎么好意思拒绝。”

  言卿见饭桌上还有别人在,便忍住了想掐刘京墨的冲动,压住怒火,面带微笑的说道,“那你注意分寸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