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壹 · 背影
言胭2020-11-08 19:002,783

  言胭进来转了一圈儿,这家料子确实比之前的还要好一些,但是式样也是过于普通,想着这仓州的制衣能力确实是差些,便想着买些布料回去做个香囊,手帕之类。

  店里的伙计觉得言胭每种要的不多,剪裁和包装起来也十分费事,有些想打发言胭的意思。

  玲珑冷哼一声,我家小主子还能让你给瞧不起了?直接扔出一袋银两,“啪”的一声落在柜台上。

  伙计狐疑得拿过去,看到里面差不多五六锭银子,眼睛倏地放光,一边把钱袋收好一边笑着说,“客官喜欢哪些尽管开口,小的这就再去叫几个伙计过来一起帮着裁剪。”

  言胭对于伙计的变化没有太大的反应,心里想着要选哪些布料,都送给谁。

  言胭看向念武的时候,突然想到明天出发的话,很快就要到长安了,是不是得给杨将军准备点什么呢?

  本想问问念武杨将军会喜欢什么,但是想到念武不记事的时候就去承德寺了,问了也是白问。

  算了,那也送香囊吧。

  言胭正专心挑着,这时听见身边似乎有门开的声音。这家店还有里间,似乎是个不小的庭院,言胭站的位置正好对着庭院内。

  此时正是下午眼光最炙热的时刻,言胭看到有一个人从那门内出来。

  她看不清楚那人的样子,但闻到了那人的味道。

  那人从言胭身边走过,径直的走向门口,虽然他身后有人弓着腰跟着,但言胭把那人的背影看的十分清楚。

  夹杂着红木清香的素色背影,像是清冷的月光一样照进了言胭的心里。

  念武看向言胭,似是读懂了她的表情,暗自握了握拳。

  玲珑的重点则是那人身上的衣服,于是便对刚刚跟在那人身后的掌柜询问道,“这人的穿着和你们店外面摆的这些明显不同,该不会你们藏了一些上等的式样吧?”

  “敢问这位姑娘是?”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如果你们还有更好的式样,拿出来让我家主子看看。”

  掌柜的看向言胭,一个小丫头片子和一个小和尚?能有什么本事。

  “姑娘真是说笑了,咱们家可是仓州数一数二的衣裳铺子,姑娘是对我们店里展示的这些不满意吗?”

  “我想要刚刚那身衣服。”

  ??

  掌柜的看向言胭,有些疑惑,“姑娘说的哪身?”

  “刚刚出去的那个人,”言胭定定的看向掌柜的,“我要那个式样的衣服。”

  掌柜的朝门口看了一眼,“姑娘真是说笑了,我们这怎么会有和夏侯少爷这种上等的……”

  “我给你这个,”言胭掏出怀里的金叶子,这还是娘亲四年前放在她包裹里的,“一片够不够?”

  掌柜的一看金叶子,赶紧走过来接着,眉开眼笑的说道,“都怪小的有眼无珠,差点怠慢了小主子,小的这就差人去取。”

  说罢给愣住的几个伙计使了个眼色,“还不快请小主子去二楼雅间!”

  转过头面向言胭时,又是一脸谄媚,“我这就差人把上等的式样都取了,小主子不如去楼上喝喝茶,慢慢挑?”

  言胭点了点头,看了眼门口后,在掌柜的的带领下走上了二楼。

  念武也跟了上去,玲珑劝阻的话愣是没来得及说,只能也跟着去了二楼。

  等到雅间里只剩他们三人的时候,玲珑忍不住弹了下言胭的额头。

  “小主子你呀!掏金叶子干嘛!”

  言胭摸摸额头,委屈地说道,“我怕他们一直藏着不给我看嘛……”

  “那也不用给金叶子啊!”玲珑又弹了一下,“咱们是不缺钱,但是毕竟这是外面,露富太危险,很容易被盯上的知不知道。”

  言胭又拿出来一片金叶子,这个很贵重吗?

  玲珑赶紧把金叶子又塞回言胭的怀里,“这个还是不要随便拿出的好,这金叶子江湖人一看就知道是神农谷特制的,若是被贪财的人拿去倒也无妨,若是被有心人得到了,咱们这一路就不安稳了。”

  言胭疑惑道,“为什么呀?神农谷有很多敌人吗?”

  “倒也不是,神农谷前几年树敌很多,近些年铲除的还算是干净,但是小猫小狗还是有的。你现在武功并不精进,虽然我能护着你们,但若是同时对上太多人,我可能无法分心护好你。”

  “玲珑姐姐,那给银子的话是不是也会很危险呀?”

  “那倒不会,顶多会被认为是有钱家的小姐,对付那些盗贼还是很容易的,若是来了众多高手,到时候你就想想怎么跑吧。”

  言胭点点头,赶紧把金叶子藏的更严实一些,没回谷之前绝对不再拿出来了。

  “哦对了,小主子,我还想问问你怎么对那人的衣服感兴趣呢?虽然材质,做工,纹绣都算是上乘,但也不至于非要不可吧。”

  言胭想到那个背影,心里有些异样,不自觉心跳变快了很多。

  “言姑娘喜欢这种吗?”

  一直没有开口的念武问道,他能察觉出有一些不同,他也想要确认。

  “……嗯!”

  言胭点完头就羞涩得笑了,眼里像是有星星一般闪亮。

  念武也点点头,我知道了。

  玲珑这时反而愣住了,刚刚那几句对话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吗???

  “小主子您看,这些都是我们店里做工极好的衣裳,小主子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言胭看过去,是都很不错,但是没有她要的那种。

  “我要那个人穿的那种式样的”

  掌柜的有些为难,“小主子这可难倒小人了,夏侯少爷的衣裳都是定做的,可没有第二件呀。”

  “那就给我们小主子也定做一身吧,要做多久。”

  掌柜的停顿一算,接着笑道,“这布料还是有的,只是最近这重阳节就要到了,做衣服的绣娘都回家过节……”

  玲珑从怀里拿出了几锭银元宝,拍在桌子上时稍微用了些力气,竟把元宝按进去几分。

  “戌时我过来取,店家可莫要太贪心。”

  掌柜的也是识时务之人,赶忙陪笑道,“姑娘说的极是,小的一定照做。”

  刚说完没多久,就有人来给言胭量了尺寸,量好后,玲珑下去取了一开始的包裹,便带着言胭和念武离开了。

  回到客栈以后,言胭想到快到长安的事情,就赶紧开始缝制给杨将军的香囊。

  香囊里要放些什么呢?

  花香太柔了还是,药草的话身上又没带,总不能随便塞些东西进去吧。

  只好求助玲珑姐姐了。

  “玲珑姐姐,你说一般老人都会喜欢什么呀?”

  “杨将军吗?”玲珑头也没抬,说话间又翻了一页书,“老人会比较信鬼神吧,祈福啊,保平安啊,驱灾辟邪啊之类,不如你绣个福在上面。”

  言胭有些为难,她的女红水平还没到可以绣字的水平,也就胡乱绣些花纹还成。

  驱灾辟邪的话……总觉得有点耳熟呢。

  “对了,我可以放茱萸呀!”言胭想起来之前买的茱萸,叶子果子晒干了,再加点安神的粉末就差不多了。

  “玲珑姐姐,你在扬州买的茱萸呢?”

  “在小师傅那里,那日从扬州出发时你睡觉了,梦里都在嫌弃那个味道,我就放小师傅那里了。”

  这样呀,“那我去找小和尚拿!”

  说罢就直接开门跑到隔壁的房间,本来是敲了两下门,没想到下手可能重了些,门开了一道缝,言胭就干脆走了进去。

  “小和尚我来找你拿……茱……萸……”

  “言姑娘你先别进来!”

  念武还是说晚了,言胭进来的时候正巧看到了念武大片的胸膛。

  下午回来后,念武左右无事,想起刚刚的事情有有些心烦意乱,便想着运一下功冷静些。想着在这如果嗒湿了衣服,不太好清洗,所以干脆脱了上衣在床上坐着运功。不料刚刚回来时走神了,竟然忘记插门,这才被言胭闯了进来。

  念武赶紧把衣服穿好,确认穿戴整齐后,温和得问道,“言姑娘找我有事吗?”

  言胭眨了眨眼睛,“我那个……我来拿点茱萸。”

  念武从包裹里找到后,拿了几枝递给言胭。

  “言姑娘,这些够吗?”

  言胭看也没看,下意识点了点头,故作镇定得出去关上了门。

  言胭出来后靠在墙壁上,脸红的不行,心脏也砰砰得跳。

  “哎呀……我今天这是怎么了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