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拾 · 宴请(上)
言胭2020-11-26 19:002,407

  当晚在饭桌旁伺候的丫鬟表示,气氛太诡异了,从没见过这样还能顺利吃完晚饭的。

  言卿一脸疑惑加忧虑的看着对面的两个人,刘京墨则是看着两个人笑一会,然后吃几口,吃了几口后又看着两人笑。

  杨胤泽感受到对面两人的目光,但是言胭一直拉着自己说话,便先顾着言胭这边。

  言胭则是没觉出来任何,一边吃着一边给杨胤泽说这几天的事情,凡是这几天知道的事情,都给杨胤泽说了一遍。

  幸好神农谷的许多秘密都是言胭不知道的,不然言卿觉得她能把神农谷扒光了说给杨胤泽听。

  第二天就要开始宴请了,有些宾客想着今晚走动走动,估计一会会有不少人在府里转悠。

  几人吃过饭后,言卿嘱咐了言胭和杨胤泽一声,让两人尽量回院子后别再出来。尤其是言胭,让修竹看好了一定不能出来。

  这几天也不是没有人想进言胭的院子,但都被或明示暗示得警告了,言胭那边自然是不知。但是言胭如果出来,被有心人看见了,自然是不好处理。

  言胭今天过得超开心,见到了好朋友,还下山玩了,便十分听话的回去了。

  杨胤泽见刘京墨和言卿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便和言胭一起离开了。

  言卿见两个人离开,便拉着刘京墨就往后院走,顺便嘱咐修乐,一会三人在屋里交谈时别让丫鬟进来。

  玲珑被叫过来的时候还有点懵,听说言卿有要事,还约在了她的卧房,以为是谷里出了什么大事。坐在桌前的玲珑心下也开始盘算,如果神农谷真的出了什么事,自己定是不会跟唐晏走的。神农谷是自己的根,她要与大家共进退。

  言卿进来后就直接坐在了玲珑旁边,只有他们几人的时候,他们便是好朋友,省去了主仆的那些礼数。

  还没等刘京墨关上门坐过来,言卿就赶紧问道,“玲珑,你知道杨胤泽吗?”

  玲珑以为会是多严肃的问题,没想到问的是这个,“知道。”

  “那夏侯彧呢?”

  “也知道啊……”

  “那你知道他俩是啥关系吗?”

  “哈?”

  玲珑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两个人能有啥关系。

  “我的意思是,小胭好像认识这两人,似乎与他们……有点说不出的情感。”

  玲珑明白了,原来修乐口中的“要事”,是言胭的感情问题。见两个人瞪着大眼看向自己,玲珑也放下了之前紧张的心情,想着与两人好好聊聊。

  “小主子和杨胤泽先认识的,杨胤泽很钟情她,你们看见她手上的玉镯了吗?”

  两人点点头,上次言胭吃坏肚子的那次,确实是看到了,当时只以为是她在路上看着好看买的。

  “那玉镯是杨将军的夫人留下来的,应该是传家宝,只传给儿媳妇。杨老将军在言胭走之前,把它给了杨胤泽,走的那天杨胤泽又给了小主子。”

  言卿惊讶得张大了嘴巴,“那你的意思是,小胭喜欢胤泽?”

  玲珑摇摇头,“应该和杨胤泽的感情不一样,小主子只把他当好朋友。”

  言卿皱起眉头,说的有道理,今天吃饭的时候她也发现了,杨胤泽似乎十分迁就言胭,吃饭的时候也在时刻注意着她。但是言胭就只顾吃自己的,和杨胤泽说话时也十分落落大方,与杨胤泽的小心翼翼对比十分明显。

  “我也觉得小胭对胤泽不是那种感情,但是今天她又抱了胤泽,我就有点不清楚了……”

  “应该是认错人了。”

  刘京墨今天去捡地上的帕子的时候,起身时看到了言胭表情的转变。

  “应该是把他当成夏侯彧了,我看小胭的眼神后面就是错愕,肯定是没想到自己抱的是杨胤泽。”

  “对,还有一个夏侯彧,他和小胭又是怎么回事?”

  玲珑把那日在仓州发生的事告诉了两人,言胭听后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你看,我早就说了,那夏侯彧一看就是冲着小胭去的。”

  刘京墨一脸我早就识破了的表情,“而且目的,绝不是那么简单。”

  “如果是夏侯父子想要的是神农谷,这几天不会这么沉得住气。小胭应该只是她的一个接力,他应该还有什么更大的目标。”

  “我也觉得夏侯彧不单纯,”玲珑看向言卿,“郝掌柜被扔到夏侯宅前后,很快就有人出来处理了他。郝掌柜的一家也全被灭了口,但是村子里传的确实郝掌柜背叛夏侯家,去了别处开了店。”

  言卿低声道,“我也想过夏侯彧是有目的的接触小胭,但如果他是真的爱小胭,神农谷也不是不可以交给外人……啊你干嘛打我!”

  刘京墨听到言卿说要把神农谷给外人的话,手里的茶杯直接磕了她头一下,“交给那夏侯父子,百年后你敢下去面对你祖父吗?”

  “倒是不至于那么严重……”玲珑赶忙出来打合场,“小主子是情窦初开,但是两个人也不一定就能长远。可能就是图个新鲜,等她见到了更好的就不会再追着夏侯彧了。”

  言卿还是很担心,“万一她没有遇到更好的,只想要夏侯彧怎么办?”

  “怕什么,如果真的有哪一天,夏侯彧便是入赘进来的,到时候派上十个八个人天天盯着他。他武功那么差,看他能翻出个什么浪花来。”

  言卿点了点头,刘京墨说的这个方法也不是不可以。如果真的到了那天,即便是小胭不愿意,也必须找几个人盯着夏侯彧才是。

  玲珑觉得他们忽略掉了另一个人,便赶忙拉回来。

  “其实我觉得啊,杨胤泽不错的。”

  说道杨胤泽,言卿忍不住叹了口气,“小胭也真是的,既然没那个意思,为什么要收那玉镯呢?”

  “小主子只以为是他送的礼物,并不知道里面的含义。当时杨胤泽和我说,如果小主子并不想接受他的这份心意,摘了便是,不想给她造成负担。我私心觉得他对小主子很好,路上也对小主子时刻关注,这可不是见了几面就能做到的。杨胤泽家境也不错,我便想着促成这对有缘人,便没有给小主子说镯子的意义。”

  玲珑喝了口水,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赶紧说道,“至于今天认错那事,估计是杨胤泽衣服的原因。杨胤泽并不是喜欢白色的人,这次应该是为了小主子穿的。当时经过仓州时,杨胤泽许是见言胭喜欢这颜色,便记下了。”

  言卿没想到杨胤泽心思如此细腻,如果没有把言胭放在心上,这些细节是断然做不到的。

  刘京墨也来凑热闹,“我也看好杨胤泽,至少他做事让人看着舒服,尊重长辈,知恩图报,看着就比那个夏侯彧强太多了。”

  言卿觉得刘京墨说的也有道理,便点了点头。

  刘京墨和玲珑见言卿点了头,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问,“那你这是同意了?”

  言卿差点入了两人的套,她哪能想到这么快就要操心小胭的终身大事了,便烦躁的摆了摆手,“什么同意不同意的,今天就先到这里。玲珑你找人明天盯一下这两个人,刘京墨你全程陪着小胭。就这样,散会散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