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贰 · 夏侯彧
言胭2020-11-09 19:002,218

  三人晚上一起在楼下吃了晚饭后,便各自上楼忙活自己的事情了,玲珑算着时辰差不多时,琢磨着该去拿衣服了,留言胭自己在房间又不放心,就给言胭说道。

  “小主子,知道明天要去哪里吗?”

  言胭一边忙活手上的香囊,一边答应道,“长安啊,我们不是要去将军府的嘛”

  玲珑点点头,“小主子说的是,可我看小师傅似是有心结未打开。”

  言胭抬头,“回去见他父帅有什么不好吗,为什么要有心结呀?”

  玲珑坐到言胭旁边,叹了口气。

  “小主子,不是每个年少离亲的人都能做到不怨恨。你能明白谷主的用意,在青衣坊也过得开心,知道神农谷安全了谷主会接你回来。但是念武不同,他被送过去的时候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年纪,在承德寺里,即便是被人百般照顾,生活也是十分的枯燥乏味。十八年都这么过来的,谁知突然得知自己的身世,还未反应过来,又知道了自己的父帅已无多少时日。一面是养育陪伴自己的承德寺,一面是完全陌生还要接下重担的将军府,这可不是容易的选择。这几日小师傅虽然未曾开口提过,但能感觉出来他还没有决定好如何选择,小主子作为好朋友,是不是得帮帮忙呢?”

  言胭抿了抿嘴,这事好像是有些麻烦,“那我找小和尚唠唠嗑?但是人家肯定有自己的想法呀,我也只能帮他捋一捋……”

  玲珑见目的达到,笑着轻拍了拍言胭的头顶,“这不打紧,就当是和他谈谈心就行,那我去找小师傅过来,你们多聊一会,我去拿衣服哦。”

  言胭觉得还是要和念武好好说道说道这件事,手里的香囊也不去管了,专心等小和尚过来唠嗑。

  玲珑一直有早到的习惯,去接言胭回谷也是,这次取衣服也是。

  长街上只有几盏灯笼亮着,铺子都已经歇业。

  也不全是,还有一家灯火通明的铺子,玲珑到的时候在房顶稍作停留,听到里面有说话声。

  “你为何不通知与我”

  “小的知错!小的知错!小的真的以为那只是片金叶子啊!真不知会和神农谷有什么关系!”

  “多亏你这的伙计去夏侯宅通报给我,不然今天这事要是耽搁了,这铺子你也不必干了。”

  “是是是,夏侯少爷教训的极是,小的下次再遇到,一定及时通报给少爷。”

  “下次?郝掌柜,这些年铺子里的生意我从未插手,你从中使得手脚我也从未苛责于你。但这银子只拿去花天酒地实在可惜,不如多长长见识,郝掌柜觉得呢?”

  “夏侯少爷说的极是,小的有眼无珠,鼠目寸光,一定听从夏侯少爷教诲,以后每日勤读……”

  “够了,”夏侯彧不愿听他说这些没用的,看时间也差不多了,神农谷的人若是撞见这场面,怕是会留下不好的印象。

  “起来吧,一会神农谷的人要来了。”

  郝掌柜一直是跪着,听到后忙不迭从地上起来,一边道谢一边赶紧退到一边。

  玲珑见下面没了动静,心里冷哼了一声,从房顶上跳下来,背着手装模作样得进了门。

  “掌柜的这么晚了还在等着呢,派伙计在这等就可以了,怎么好意思麻烦你呢。”

  郝掌柜尴尬得摆摆手,“姑娘太客气了,都是小的应当做的。”

  玲珑见夏侯彧不说话,也不去理会他,见他身后的随从手上拿着一个包裹,便对着他说,“那可是我要的衣服?”

  夏侯彧起身,对着玲珑作揖,“在下夏侯彧,见过玲珑姑娘。”

  玲珑假笑着回礼,“原来是夏侯家的少爷,果然是气宇不凡。”

  “玲珑姑娘谬赞了,”夏侯彧抬了抬手,随从把包裹递了过来。

  夏侯彧将包裹打开,看着里面制好的衣物,笑着对玲珑说道,“玲珑姑娘武功了得,在下是知道的,没想到对衣物也这么有研究?”

  玲珑维持着假笑,知道他想问的是什么,索性直接开口,“是我家小主子喜欢,夏侯少爷可以给我了么”

  夏侯彧见好就收,把包裹递了过去,“不知玲珑姑娘在这待几日?仓州的客栈或许简陋,不如来夏侯宅住几天,也让我们尽尽地主之谊”

  “明日就走,不便叨扰,夏侯少爷可还有其他的事情?”

  “在下并无他意,只是久仰神农谷大名,不想怠慢了玲珑姑娘一行人,还望莫要误会。”

  玲珑点点头,“夏侯少爷的好意玲珑心领了,只是这次行程不便于太多人知晓,还望夏侯少爷理解,日后若是夏侯少爷得空,神农谷会邀请夏侯少爷来拜访,到时还请夏侯少爷赏光。”

  夏侯彧笑到,“玲珑姑娘这是哪里的话,若是有幸前去神农谷拜访,便是排除万难也要去的。那在下就不多打扰了,祝玲珑姑娘一路顺风。”

  玲珑点点头,拿着包裹跃上房顶离开了。

  夏侯彧见玲珑没了踪影,便松了口气。这次讨了个去神农谷的机会,算是省了不少事,

  “金叶子呢?”

  “少爷,在我这里”随从回答道。

  “嗯”夏侯彧点点头,“按照那女孩的尺寸,再做一身衣裳出来,料子用一样的,样式要更华丽一些,明白了吗?”

  郝掌柜赶紧应下,“是”

  夏侯彧回了夏侯宅里,见夏侯老爷屋里灯还是亮着的,便去敲了敲门。

  “父亲,你睡了吗?”

  “是彧儿吧?进来吧。”

  夏侯彧推门进去,见夏侯燮还在练字,便轻轻的关上门走了过去。

  “这么晚了还过来,是有什么事?”

  夏侯彧点点头,“今日神农谷的玲珑姑娘来过郝庄的铺子,但是买衣服的是一个看起来刚及笄的小女孩。”

  夏侯燮停了笔,“当年老谷主走的时候,神农谷大乱,全靠刘京墨撑着,后来言卿回来接管了后边的事务,做事十分的雷厉风行,这神农谷的百年基业才稳固住。听闻言卿有个仇家到死都没找到的孩子,难道是她来了?”

  “应该错不了,玲珑姑娘也未隐瞒,直说是小主子。”

  “那就是了,玲珑可是言卿身边的贴身侍卫,能喊主子的也没有几个。”

  夏侯燮说完后,又提起了笔,“然后呢,她说了什么。”

  “只说了明日启程回谷,不便叨扰,日后会请夏侯家前去做客。”

  夏侯燮点点头,“除夕之后就是神农谷的百年,看来言卿是想在宴会上给那孩子正名。言卿对皇上放心尖尖上的楚昭云有恩,皇家的人势必会去,到时你可要好好抓住这次机会。”

  “是,父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