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拾 · 平行
言胭2020-11-16 19:002,561

  许是昨天睡得太多了,言胭一早就醒了过来。修竹起的比她还要早,简单梳洗了一番,两人就下楼去吃早饭了。

  刘京墨也易容完毕,去到隔壁打算叫两人起床,没想到一看都不在屋子里。

  刘京墨查看了下房间,并无打斗的痕迹,应该是出门了吧。

  带着担心,刘京墨赶忙往楼下走去。

  刚下楼就看见两个人在楼下开心的吃着东西,刘京墨握了握拳头,这俩人居然也不叫他!

  “早呀爹爹。”

  下面吃早饭的人不算少,言胭抬头招呼了一声,戏嘛还是要做足的。

  “真乖”刘京墨说完看向修竹,“吃的挺香啊,什么时候下人也能上桌了?”

  修竹眨了眨眼睛,“我听我家小主子的,对吧小主子?”

  “对!”言胭拍了拍修竹的肩膀,“以后就光听我的就行,放心大胆的吃!”

  刘京墨气急,早知就不该同意让修竹过来,这小子见风使舵也太快了。

  “那就多吃点,一会赶路你就在下面跟着马车跑。”

  “赶路?”言胭停下了动作,“今天就要走啊。”

  刘京墨点了点头,招呼小二又上了一份。修竹和刘京墨顶嘴归顶嘴,但也十分识相的出去安排马车。

  言胭喝完了碗里的汤,坐在座位上有些出神。

  刘京墨吃的很快,吃的差不多时抬头看了言胭一眼,看到孩子脸上满是忧愁。

  这是啥表情?

  刘京墨刚叫了叫小二过来结账,就听见言胭冷不丁说了句。

  “也行,回去吧”

  ?这又是哪出?

  刘京墨干脆利索的结了账,正好修竹也到门口了,就先带着言胭上了马车。

  修竹上楼拿包裹,刘京墨见言胭还是一副忧愁的模样,便打趣道

  “怎么了?舍不得这里啊”

  倒也不是,言胭摇了摇头,“就是突然觉得,就这几天的光景,这段陪着我的都不在身边了。回谷也要重新认识许多人,想想就有些失落。”

  “回谷里多好,你什么也不用做,每天就和修竹到处去玩,也多陪陪你娘亲。”

  “是挺好,可总觉得不太舒服。”

  “这有什么不舒服的,你在青衣坊不也高高兴兴待了四五年吗”

  “肯定是不同的,在青衣坊大家对我都没有特别的期待,我也从没感觉到什么压力。回了神农谷后,大家对我应该是抱有很多期待的吧……”

  “回了谷也一样,谁敢给你压力,谁敢不听你的。”

  言胭抿了抿嘴,不说话了,和他说话太费劲,大概这就是代沟吧。

  正巧修竹回来了,把言胭一路带着的小包裹放了进来。

  言胭看到了修竹,突然有了思路。

  “骗子叔叔,你和我娘亲之前订过亲是吗?”

  “算是吧,只不过你娘亲临阵脱逃了。”

  言胭看向刘京墨的眼神里满是鄙视,“啧啧啧,你也太弱了吧。”

  “……”

  刘京墨突然就理解玲珑给她下药的做法了,小孩子到了这个年纪真的令人讨厌。

  “你是不是看上我娘亲了?”

  刘京墨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目养神,“关你何事”

  “关我何事?”言胭凑过去,“那可是我娘亲啊,你这应该是要当我……后爹?对,你这是要当我后爹吗?”

  刘京墨不知道她为何突然来这出,索性闭着眼睛不搭理她。

  “我那天听了个话本,讲的就是这个,你想听吗?”

  刘京墨坐远了一些,暗示拒绝。

  言胭偏要凑过去,“这话本上说的是,这女人家财万贯,却是个寡妇。这男人呢,则是想要把这家产据为己有,便和这女人成亲了。后来相处久了,有一小孩来找这女人,这男人才知道还有这么个孩子。这男人心想,这不行啊,万一这女人出了事,这家产不都是这小孩的了吗。于是就和这女人赶紧生了俩孩子,从小悉心培养。最后那俩孩子成功继承了家产,这小孩本就没有想要这家产,只想活得开心。后来这男人,女人,小孩把话说开了,就大团圆结局了。”

  言胭见刘京墨不搭理她,就拽了拽他的衣服,“骗子叔叔,你懂我意思吗?”

  刘京墨收回了自己的衣袖,“不懂”

  言胭见他气定神闲的样子有点着急,“你就听着就,不觉得耳熟吗?就,没有想到什么吗?”

  刘京墨被她吵得头疼,“这有什么好耳熟的,我应该觉得耳熟吗?”

  “这……”言胭被反问了一下,也卡了壳,“就,我的意思是,这小孩没有想要这家产,你明白吗骗子叔叔?”

  “可能还是不够多吧。”

  ?

  言胭被这个奇怪的点,也开始想这个话本是不是有漏洞……

  “不是,不是够不够多的问题,是……”

  “如果足够多,三人平分不就好了。”

  “也不是平不平分,是这小孩就不想要,不想要你明白吗?”

  “既然不想要,那这话本就有问题,故事根本不成立。”

  言胭哽住,刘京墨已经开始怀疑到故事的本身上了,可她的重点根本不是这故事有没有问题啊!

  言胭还想继续解释这个小孩为什么不想要,刘京墨直接递过去一个水壶,“说了这么多话也渴了吧,喝点水再说。”

  言胭感动得接过,咕咚咕咚的喝了好几口。

  “骗子叔叔,其实重点主要在后面,在解决问题的方法上……哎我突然有点困,我先眯一会……我眯一会再给你说……”

  “解决问题的方法?这不就解决了”

  刘京墨拿过水壶,把水从窗口倒掉。

  “玲珑还真是聪明,招不在多,好用就行。”

  ————————————————————————————————————————————————

  念武那边,在两人走后不久便收到了神农谷的来信,邀他参加宴请。

  杨将军最近身子越来越虚弱,天气好时就看着还不错,天气坏时就虚弱的很厉害。

  就像秋天的叶子,怕是熬不到冬天了……

  念武看着窗外的落叶,最近风大,不少叶子都没挺住,落了满地。他不让仆人们来收拾,光秃秃的树干看着总觉得说不出的悲戚,叶子即便是落在地上了,看着也觉得更舒心一些。

  “少爷”

  念武转身,这是张将军送来的。张将军是父帅的副将,他从军营里挑出来几个小伙子他差遣,选的都是身世干净,身手不错的。这些孩子大都是士兵的孩子,自小耳濡目染,对杨家十分忠诚。张将军并不知道念武武功如何,想的是有人保护他,还能带他更快的熟悉军营。

  齐沅是这些孩子里跟着念武的一个,剩下的几个孩子则在暗处,时刻守着念武的院子。

  齐沅是张副将的义子,张副将亲生儿子死在了战场上,后来张副将在行军时捡到了他,便收为义子。因为当时捡他时恰巧在齐沅村附近,便取名为张齐沅。

  “何事”

  “今日还去练武场吗,弟兄们都在等您。”

  念武第一天去练武场时,有位将士挑衅了他。齐沅告诉他,这人在父亲手下卖力多年,就是心气太傲了。念武知道大概是自己的出现惹得他不快,想要自己低个头。本着立军威,但别下手太过的原则,念武不出三招就把那人俩胳膊都卸了,硬是等那人疼的嘴都白了才给人蛮力安上。

  从那以后,士兵们都知道念武的武功极高,加上念武少言,对自己苛刻对手下温和,短短几天处理了许多军队内的问题,大家对这位新将军十分热情,军中士气回复了以往的高昂。那位挑衅的将士则是彻底被收服,对念武可谓是是忠心耿耿。

  “不去了,我去陪一下父帅。”

  念武对于杨将军的身体状况很清楚,现在是见一面就少一面的情况,去神农谷来回也要个两天,这段时间就多陪陪他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