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肆 · 长安
言胭2020-11-11 19:002,505

  因为有人在外驾车,玲珑三人便都待在了车里。玲珑租的马车里面没有座位,只在车厢里铺了两三层厚厚的垫子,言胭蜷在最里面睡觉,玲珑就和念武盘坐在靠外的地方。

  念武闭目养神,在坐着运气。玲珑便从包裹里拿出话本继续看。

  仓州和长安还是有一段距离,几人早上出发,到了中午时也还在赶路。既然一时半会到不了,玲珑就喊醒了言胭,打算在这附近的酒摊吃个午饭。

  玲珑知道言胭体质特殊,从小谷主给她乱喂药草,身体素质比常人更好一些,怕普通剂量的迷药迷不住,就弄得多了一些,言胭被喊醒的时候还是有些昏沉,被玲珑按在椅子上的时候眼神还是呆滞的。

  玲珑叹了口气,忘了这还是个孩子,剂量确实下的有点多。

  “小主子,醒醒啦,吃过午饭再睡。”

  言胭使劲眨了眨眼,又眯着眼看了半天,不自觉打了个哈欠。

  “哈……啊我怎么这么困呀”

  言胭揉了揉脸,“昨天我睡的也不晚啊”

  玲珑和念武就当没听见,两人低着头专心吃饭。

  这时,驾车的那个人走过来,对玲珑轻声说。“侍长,到长安城北门大约还要两个时辰。”

  玲珑点点头,“你们几个也一起来吃吧,这摊上没几个人,快到长安了,路上也安全许多。”

  “是。”

  言胭见那人来了又走,走的时候还朝自己弯了弯腰,可这人她没见过呀。

  言胭见那人做到旁边坐下,若无其事得照顾店家上菜,忍不住问道。

  “玲珑姐姐,刚刚那个人是谁啊?”

  “谷里的人,神农谷刚成立的时候并不太平,所以招收了不少人从小就在谷里习武。后来稳定后,分出不少分支护卫神农谷各处,最精锐的就跟在谷主身边听候调派。。”

  “那他为什么叫你侍长呀?”

  “因为我是谷主唯一的贴身侍卫,所以这些人在外面也会听我调派,不过主要还是来护着你的。你看他们坐的位置,大概就能猜出来谁是谷里的人了。”

  言胭点点头,一边吃饭一边观察着周围。

  这些人虽然看起来坐的分散,两三人一桌,看着像是布衣平民。实则把言胭这桌巧妙得包围了起来,时刻观望着这桌的动静。

  念武也在观察着,这些人的武功虽然比玲珑差一些,但也算是高手,自己顶多能应付一两个,再多了怕是不行。

  念武叹了口气,看来得找个机会向玲珑讨教讨教才是。

  三人吃完后,言胭满足的拍拍肚皮。虽是都是家常菜,但却做的十分可口。酒摊的主人是一对夫妻,看起来也十分淳朴老实。

  玲珑也很满意,店家十分有眼力见,大概是隐约猜到了他们的身份,也没有声张,不着痕迹得把其他客人催促走,也没有打扰他们。

  言胭和念武起身离开,玲珑留下了一片金叶子,朝店家笑着点了点头,也跟了上去。

  言胭吃饱饭后有些精神,但是盘坐在车厢里不知道做点什么好。

  念武则是开始讨教起玲珑,玲珑见他诚心发问,便也给他一些指点。

  言胭一开始还对他们的交谈很感兴趣,时间久了后发现越来越听不懂,加上车子有节奏的晃动,言胭打了个哈欠,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再睡醒时,是被嘈杂的叫卖声吵醒的。

  言胭迷迷糊糊起身,掀开帘子往外看,一下被外面的景象给镇住了。

  此时天空有些暗淡,但并未到夜晚,长安城内已经开始点灯。长安城不似扬州那般热闹,但却十分繁华,道路两边是各式各样的小店,店门口还有伙计十分热情得在招呼来往的行人。

  马车慢慢走上了桥,言胭看到桥边有嬉戏玩耍的孩童,还有些闲逛的少年少女。桥下有许多来往的船只,还有一些穿着考究的少爷结伴在船上饮酒作乐,船只里不时传出酒杯碰撞声,夹在在嬉笑怒骂里的丝竹声。

  言胭好奇得看着马车外的一切,她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这些画面美得不真切,像是一副巨大的画卷,要把她吸进去似的。

  马车慢慢停了下来,言胭看着外面等候的众人,再看看府邸上的字,他们到了。

  玲珑笑着看向念武,“小师傅,准备好了吗?”

  念武笑着点点头,该来的还是来了。

  玲珑先下车,和候在门前的众人打了声招呼,然后掀开车帘,扶着言胭下来。

  言胭看着眼前银丝满头的老妇人,她的眼里满是殷切,望着自己身后的方向。

  念武犹豫了一瞬,还是下车了。

  府前的人见念武下车,齐刷刷得跪在了地上。候在最前面的老妇人赶紧迎上去,握着念武的手,眼泪不住的往下流。

  “少爷……少爷……老奴总算是把您给盼回来了!”

  念武看向老妇人握着他的手,又看了看门口的其他人,这些人对他来说都十分陌生,但看着他的眼神都异常的温暖。

  念武拍了拍老妇人的手,安慰道,“老奶奶不要伤心,我回来了。”

  老妇人赶忙擦掉眼泪,笑着说,“老奴这十多年一直盼着少爷回来,刚刚看到少爷那一瞬间,老奴开心得都忘了规矩。”

  玲珑笑着说道,“谢奶奶,你家下人在这里跪很久啦”

  “玲珑姑娘说的是,”老妇人赶紧让他们起来,对着念武说道,“少爷,老奴是府里的管家谢氏,这些是在府里侍奉了十多年的下人,自少爷两岁离开将军府,他们都和老奴一样天天盼着少爷回来,不知少爷是否还记得?”

  念武摇摇头,他离开将军府时尚未记事,十五年过去了,更没有什么太多的印象。

  这时有人跑过来,走到谢管家年前说道,“谢管家,老爷醒了。”

  谢管家听后赶忙对念武说,“少爷,老爷也一直在等你,您过去看看老爷吧”

  念武点点头,看向言胭和玲珑。

  玲珑朝念武点点头,“我们跟在你后面,你先去吧,不用管我们。”

  念武又看了眼言胭,然后跟着谢管家往杨将军的宅子方向走去。

  言胭正要跟上去,玲珑拉住了她,“小主子,咱们就不过去啦,人家父子肯定有不少话要说,我们就在府里逛一会儿吧。”

  将军府位置特别好,周围叫卖的商贩很少,大都是茶楼酒肆,多文人墨客再次攀谈。院子后面是长安城的护城河,将军府恰在其中,算是闹中取静的一处院落。

  院落大小合适,各种植物盆景长势甚好,虽然没有被特意修剪过,但却能让人从中感受到它们的不屈和坚韧。院子里来来往往忙碌的人不少,面上皆是一派和气,大家都利落的做着手里的事,十分有规矩。

  玲珑带着言胭在府里闲逛,从正门进去后,直走是正厅,正厅的左侧是马厩,右侧则是仆人的住处。

  在往里走,左侧有处偏门,靠近偏门的院子是厨房和仓库,靠近中间是客房,最边上则是张副将的院子。由于张副将常年跟随杨将军征战沙场,来往密切,加上张副将住所离得太远,索性就给他在将军府开了个院子。

  杨将军的院子在最里面,周围还有一些院落,只是言胭走到了杨将军这里,不太想继续逛下去。

  玲珑见院子里有处凉亭,便拉着言胭过去坐坐。

  刚坐下没多久,便有仆人端着茶水点心上来,还有仆人抱来了棋盘解闷,玲珑便提议下棋,暂时转移了言胭的注意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