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伍 · 担忧(下)
言胭2020-11-21 19:002,360

  宴请前的这几天,夏侯彧一直没有再过来,只是请了丫鬟来送了不少东西。

  夏侯父子商量了一下,修竹只是个下人,态度转变如此之快,怕是言卿他们那边说了什么。夏侯彧也是想看看言胭的意思,这几日便没有再出门,一直在客房的院子里待着。

  言胭那边则是有些失落,自己这几天一直想着和夏侯彧见面,卧床的几日他也有送东西来,什么解闷儿的话本啦之类。可自打她恢复了,夏侯彧也没有过来找过她。

  言胭考虑过去夏侯彧的院子里看看,可是刘京墨把她说了一通,说什么也不让她主动去见夏侯彧。她也纠结着,自己贸然去找他,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再就是她也不明白对方的心意,表现的如果太热情,也怕对方误以为她性情放荡。

  修竹这边也理智多了,自从听了刘京墨那天说的话后,他也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自己小主子一看就是非常喜欢他,但是夏侯彧好像在有意无意得端着些什么。修竹决定静观其变,如果夏侯彧是个慢热的人,那倒也正常。如果真的是利用小主子,那自己就要打爆他的狗头!

  言卿这几日也重新安排了自己的行程,尽量挑着言胭无事的时候,拉着她去山下逛逛,去丝绸庄量个尺寸做衣服等等。言卿比较忙的时候,就安排丫鬟们去找言胭唠嗑,或者带她出去玩。言卿想着宴请过后再去想她和夏侯彧的事,这段时间尽量不让两人见面。安排这么多也是不想让她闲着,有事可做的话,她就不会天天想着夏侯彧了。

  言胭这天正在整理架子,突然想起包裹里还有些东西,便把包裹拿了出来。

  自己当时在青衣坊收了不少礼物,在那制作的香膏也带了一些出来,可以一起摆在书架上。

  言胭把青衣坊的姐妹送给言卿的拿了出来,让修竹找人送了过去。

  修竹见言胭从里间拿出来,在外间摆上后又跑了回去,一趟趟的很麻烦,就想着帮着言胭一起。

  言胭没注意到身后有个帮忙的人,一下又想多拿两瓶,转身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修竹的脚。

  言胭被吓了一跳,手里的瓶子“啪”得摔在了地上。

  言胭赶紧把手里其他的瓶子放好,蹲下检查地上的瓶子碎成了什么样子。

  瓶子的底部碎了了大口子,有细小的瓷片儿也扎进了香膏里,瓷瓶的盖子也碎成了几块,怕是不能用了。

  修竹赶紧认错道歉,言胭虽然生气,但是已经坏掉了,生气也没有什么用,只能招呼着丫鬟过来收拾。

  这香膏用的大都是青衣坊里的花花草草,神农谷和青衣坊的地势不同,气候温度也不同,很多花是神农谷里没有的。

  刚开始还好,香膏的味道比较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味道越来越浓,言胭见小丫鬟们都闻着有点不舒服,自己也闻着有点上头了,索性让她们打开所有门窗通风,自己也离开了院子。

  修竹被刘京墨提醒过,尽量不要让言胭有机会去找夏侯彧,闻着这香味儿后他突然有了主意。

  修竹拉过来一个小丫鬟耳语了一番,小丫鬟点了点头,慢慢得朝着自己的小姐妹们走了过去。

  “这味道可真好闻,就在里面待了这么一会儿,我衣裳都香了。”

  “是吗?你身上真的好香啊,你闻闻我香吗?”

  “嗯……你才不香,你是臭的哈哈哈!”

  “你!你讨厌!看我不打你……”

  言胭本是去到亭子里坐着,听到有人说话便看了过去。听到她们说的话后,言胭也觉得这些小姑娘非常可爱。

  想着这些姑娘应该也是打小在府里长大,明明看着比自己还要小,就要来侍候别人了,也是很辛苦。

  言卿给言胭的院子里安排的都是年轻相仿的丫鬟,性格开朗,做事利索,也比较细心,想着言胭回来住的时候,她们还能陪言胭说些话。

  言胭在青衣坊的时候,日常起居都是自己来,坊里也有姐妹偶尔来照顾她,但也只是帮着整理下房间,收拾一下。所以言胭在谷里也大都是自己来,丫鬟们只是在旁边帮衬着。言胭也不怎么和她们说话,只和修竹说的多一些,晚上的时候也都让她们早点去歇息了,只留着修竹在外间。这些小丫鬟们,比起在别的府里做工,言胭这里可以说是很轻松了,所以也都是十分喜欢这个主子。

  言胭见她们玩得很好,便让修竹去问问,愿不愿意跟着一起去做香膏。

  小丫鬟们见有这个机会,都赶紧过来谢谢少谷主。言胭被她们弄得有些不好意思,让修竹去准备材料,一主几仆就在亭子里讨论起了想做什么味道的香膏。

  ——————————————————————————————————————————————————————

  言卿趁着接待的空隙,休息了一下,便赶紧询问言胭那边的情况。

  刘京墨给言卿轻轻的捏着肩膀,将言胭那边的情况说给言卿听。言卿听到她们在亭子里,一下午都玩的很开心,也是放心了许多。

  刘京墨也很心疼言卿,家事,谷里的事都要操心。但很多事情也没有办法去帮她做,平常他能替的,都替她去出面了。但是百年宴请是个大日子,又有这么多人在宴请前来了,言卿必须亲自接待,拿出谷主的气势与能力,不然神农谷日后又要落人口实,她就会更加辛苦。

  “刘京墨,你觉得夏侯公子如何?”

  “哼”刘京墨冷哼一声,“衣冠禽兽。”

  言卿被他逗笑,“不至于吧,哪有你说的这么难听。”

  “我也考虑过,小胭早晚要嫁人,不如选个她喜欢的,即便是能力差一些,但是能陪着她,爱她一辈子,那就够了。”

  “这么快就想隐退了?”

  “嗯,”言卿拍了拍刘京墨的手,“自打看到小胭,我就特别想把这个担子交给她,你说我是不是挺不负责任的?”

  “不会的,”刘京墨温柔地笑笑,“小胭如果能接下,你也就轻松多了。”

  “不知道小胭对谷主的位置是怎么想的,如果她不想坐也没办法,言家也没有别的后人了。”

  刘京墨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很快便掩住了眼里的黯然。

  “小胭从来就没问过她父亲的事,仿佛是不在乎。但确实父亲这个角色也很重要,很多事情都需要他来教会小胭的,如果他在的话,小胭应该跟现在不一样吧。只可惜,张壬哥哥走得太早了……”

  “好啦,”刘京墨打断了她,“别想过去的事了,小胭现在过得也很快乐,其他的事就不那么重要了。一会儿黄山派的掌门就来了,你可要打起精神。”

  言卿点点头,看着刘京墨慢慢走到了她旁边站好,又是那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这么多年,多亏刘京墨在身边一直陪着她,帮她处理了很多谷里的事情。如果这神农谷全交给她管理的话,怕是早就乱了,哪能有现在繁荣的景象。

  只是不知……他能留到何时,如果有天他选择离开,自己肯定会觉得不适应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