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伍 · 唐晏
言胭2020-11-12 18:392,945

  念武和杨将军在卧房内并未谈论太久,虽然是骨肉,这么长时间未见,即便是有再多的思念也不知从何说起。杨将军身体里的毒性扩散的厉害,加上近些日子念着念武,常常是夜不能寐,如今人到了跟前,虽是激动万分,但是精神却愈来愈萎靡。

  杨将军让念武不要拘谨,这本就是他的家。他隐约能感觉到,若不是陪着来的两位姑娘开解念武,他不会见到这么坦然的儿子,两人十多年没见,孩子有一点怨气是正常的。杨将军吩咐着好好招待两位姑娘,选处离念武住处近的客房。一方面想着有朋友在身边,念武会适应的会快一些,至于另一方面……

  言胭的眉眼,他似乎在哪里见过,有种说不上来的熟悉。

  虽然在久居沙场,可神农谷在江湖上势力很大,早些年间老谷主病逝,老谷主的孙女言卿接手神农谷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

  言卿他也是见过的,江湖上的人也都知道,她有一个生父不详的孩子,应该就是一起来的这孩子了吧。

  “老爷,该喝药了。”

  杨将军慢慢坐起,接过了药碗一饮而尽。

  “老爷,两位姑娘也都安顿好了,就住在少爷旁边的院子里。”

  杨将军点点头,把药碗换换递了过去。

  他知道自己时日不多,这几日药碗都有些拿不稳,身体的情况比他想的还要遭。杨将军只是有些遗憾,未能看见子嗣立业成家,也不能帮他多方打点。

  唉,若念武真的有难,只盼着到时谷主念在两代交情,可以帮衬一把。

  ————————————————————————

  言胭在府里待不住,总是想出去看看。

  玲珑算了算时间,再过半个时辰估计就吃饭了,就允诺言胭晚饭后出去,把她抱到了房檐上先过过眼瘾。

  言胭伸长了脖子往远处看,虽然这一路经过了扬州和仓州,但是长安和这两处大有不同。仓州商铺不少,但几乎没有小摊小贩,晚上也比较冷清。扬州倒是十分热闹,但也嘈杂。等到了晚上,就只有靠近码头的地方还有些人来往了。长安看起来更繁荣一些,许是靠近皇城的原因,街上一直有巡逻的侍卫。长安虽大,但是各处看起来都十分有序。

  言胭看着朦胧雾气中若隐若现的皇城,啧啧,这威严感真是逼人啊。

  玲珑则是在算日子,这趟出来也快十天了,仓州那事以后,小主子的身份也暴露了,得加快速度回谷才行。

  至于念武,玲珑叹了口气。

  念武是个很好的孩子,两个人有没有缘分,就看小主子是否开窍了。

  晚饭是在大厅里用的,杨将军费力从床上起来,在大厅和三人一起用餐。

  饭后,念武扶着杨将军回房,言胭等了许久都没等到他出来。

  言胭想到自己绣了一个香囊送给杨将军,便赶紧去找了拿过来,想着借送香囊这事,让下人顺便给念武传个话,让他知道她们先出去了。

  言胭看着下人走进了杨将军卧房后,就带着玲珑出门逛了。

  言胭一直惦记着下午看到的船,所以拉着玲珑直奔桥下,就想着登船赏景,看这条河能一直到哪里。

  玲珑则是带着言胭先去买了些吃食,趁着言胭挑选的功夫,派人安排好游船,把船夫换成了自己的人。一切安排好以后,带着言胭坐上了船。

  言胭还是第一次坐船,小时记得桃花村外面有一条非常宽的河流,但是娘亲是在睡梦中带她到的青衣坊,所以就没遇上坐船的机会。十四岁那年去扬州时,言胭对扬州的那条超级宽的河流心生惧意,就也改了陆路。

  而这条河流,刚刚好,是掉下去也可以很快游到岸边的宽度,所以言胭完全不害怕,只有十分的期待。

  言胭坐在船头,挽起袖子就把手伸了下午。入秋了,河水温度并不高,言胭这一下感觉凉意顺着手到身上了。

  言胭赶紧收回了手,玲珑手里拿着方巾,给她把手擦了个干净。

  言胭不在往外跑,乖乖做到了船舱里,一边吃着糕点,一边从窗户外面看岸上的风景。

  不一会有人进来,在玲珑耳边说了什么。言胭明显感觉到玲珑愣住了,觉得有点不对劲,停下了吃东西的动作看着她。

  玲珑点了点头,看向言胭时眼里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清冷。

  “小主子,楚昭云也在长安,就在不远处的月盈楼,刚刚派了人过来请你,你想去吗?”

  言胭一听是坊里的姐姐,赶紧点头,昭云姐姐一直对她很好,加之很久没见了,她肯定是要去的。

  玲珑点点头,深呼吸了一口气,抱着言胭轻踩了几个船顶,很快落到了岸上。

  言胭是看的目瞪口呆,玲珑姐姐的轻功真是绝了,换成她估计会把人家的船踩塌的吧……

  楚昭云派来的人在前面带路,两人很快到了月盈楼。

  言胭跟着前面的人就走了上去,比起她的迫不及待,玲珑明显有些紧张。

  不知那人来了没有,如若见到,该说什么好呢……

  言胭一开门就看到坐在桌旁的楚昭云,兴奋得喊着昭云姐姐就扑了过去。还没抱热乎,一只手就把她扒拉开。

  唐澄笑着打量言胭,“小姑娘长了不少啊,可别把你昭云姐姐给压坏了”

  言胭瘪了瘪嘴,“唐澄哥哥好。”

  楚昭云拉过言胭的手轻轻抚着,“他呀就是长不大的样子,你不要和他一般。”

  言胭太喜欢温温柔柔的女孩子了,赶紧又往前坐了坐,“昭云姐姐,你怎么来长安了呀?”

  “前些日子收到了父皇的信,说晚上梦到我出事,要我回宫住些日子。我确实在坊里待了很久没有回去,这趟便出来了,在宫里多留些时日陪陪父皇。”

  言胭点了点头,也是,昭云姐姐可是公主呢。

  “神农谷百年宴请快到了,我到时会代表父皇前去,你有什么喜欢的物件与我说,我这几日在宫里帮你寻一寻”

  言胭一听,兴趣立刻被提起来了。言胭从来没进过宫,也没去过皇城的边儿边儿,更别说知道皇宫里面有啥了。于是拉着她一气儿问了好多问题,好看的好吃的好玩的都有。楚昭云就笑盈盈的,一件件的讲给她听。

  唐澄见两人聊得投机,早早就关门出去了,走廊的尽头有扇窗户,唐澄看到玲珑倚着窗户,眼睛不知看向哪里。

  唐澄走了过去,毕恭毕敬得喊了声,“嫂子”

  玲珑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你不必这样称呼我,我和他早已没有任何牵连。”

  唐澄叹了口气,也靠在了窗户另一边,沉默许久后说道,“神农谷的人待你如何?”

  “谷主对我很好,孩子没有以后,多亏她悉心帮我调理,我才能这样健康的站在你面前。”

  唐澄听闻,愧疚感涌上心头。自己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忙于江湖事,很少管自己,一直都是玲珑陪着自己,陪他练武,教他做人,真的是长嫂如母。后来唐门的几大长老意图上位,趁着大哥不在,谋杀了父母亲,也连累了玲珑肚子里的孩子。大哥回来后虽然压了下来,但不知怎的,玲珑毅然决然得离开了唐门。唐澄知道自己大哥沉默寡言,说的很少,但是确实是真心爱玲珑,玲珑走得这几年,唐澄也能感觉到他一直在等她回去。

  唐澄沉吟许久,还是说出了口,“嫂子,大哥一直在等你回去”

  玲珑嗤笑了一声,“他等,我就要回去是吗”

  “嫂子,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唐澄解释道,“唐门自从那事以后,事务很多,他实在是抽不开身出来。但是嫂子,我和你们从小一起长大,大哥真的是很爱你……”

  “忙到抽不开身?既然这么忙,我怎好意思叨扰他。”

  “不是,嫂子,主要还是怪我,如果我能帮大哥分担一些,他肯定会第一时间来找你……”

  “算了,唐澄。”玲珑站了起来,拍了拍唐澄的肩膀,“我没有怪你的意思,至于选择,每个人的选择都是自己做的,旁人也不必解释什么。我们还是朋友,你们来神农谷的时候可以来找我,只是不要再喊我嫂子了。”

  唐澄总觉得今天好像说错了话,想再说点什么,这时言胭开门,正在门口张望。

  玲珑看到后,抱拳说了句再会,就走向了言胭。

  “怎么了小主子?”

  “我刚反应过来你没进来……”言胭尴尬的摸了摸脖子,“就感觉忘了啥,刚刚死活想不起来了就”

  玲珑拍了拍言胭的头顶,“没事,你们聊完了吗?”

  “嗯!昭云姐姐要回宫啦,我们也回去吧”言胭看到了不远处的唐澄,“唐澄哥哥,我们先走啦!”

  玲珑顿了一下,还是转身看了唐澄一眼,然后带着言胭离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