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壹 · 回谷
言胭2020-11-17 19:002,196

  刘京墨传信今日会回来,言卿算好了时辰就赶紧出门,打算去密道口等着。

  结果还没出神农府的大门,就有人来报,说已经进密道了。

  言卿赶紧加快了速度往密道口赶过,就想着能密道的门一开就看到自己的女儿。

  言卿想着还有点激动,眼泪控制不住得往下流。

  “谷主,你怎么哭了”

  “没事儿,”言卿两手一抹,“我这是太开心了。”

  “我走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奶包,现在一定长成大姑娘了。”

  “一会她肯定也要哭,我得擦干净了,不能让她看出来,”言卿说完还十分肯定的补了一句,“真的,修乐你等着看,她绝对得哭”

  修乐在一旁看着言卿自说自话,无奈极了,刘管事不在的时候谷主就像个小孩子。

  言卿听到门的另一边传来脚步声,她赶紧准备好张开双臂。

  门缓缓打开,刘京墨和修竹架着言胭走了出来。

  等等,架着??

  “这是……怎么回事啊”

  刘京墨松开言胭,言卿赶紧扶住,“小胭?能听到娘亲说话吗?”

  “修竹!她怎么就这样了!”

  “我也不知道啊谷主,我一直都在外面驾车。马车里一开始还有说有笑的,刘管事找我要了个水壶后,就再也没出动静了,我还以为小主子睡着了呢!”

  睡着?

  言卿赶紧去探言胭的鼻息,顺便把了下脉。

  除了心跳有点慢倒也都正常,但也睡得太沉了吧……

  言卿瞪着刘京墨,“你是不是给她吃什么了!”

  “吃了点安神的,”刘京墨乖乖承认,“那我也是为了赶路快一点,这不是担心你自己处理不了那么多事嘛。”

  想到玲珑和唐晏还在谷里,言卿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以后再给你算账,你先把小胭抱进去”

  “好嘞”刘京墨利落得接过言胭,抱着她就往神农府里飞。

  “那谷主,我也……”

  言卿想起修竹是言胭的贴身侍卫,便挥手示意他也跟着过去。

  看着几人的背影消失,言卿转身带着修乐去百草阁配调理用的丹药了。

  ————————————————————————

  刘京墨下的剂量有点多,言胭再醒来已经是晚上了。

  醒来后头有点晕,身上也没什么力气,尤其是右手一点直觉都没有。

  言胭使劲抽了抽,才发觉床边有人在趴着。

  “娘亲?”

  “啊……”言卿迷迷糊糊的坐起来,看到言胭醒了开心极了,“小胭你醒了!小胭我是娘亲啊!”

  “我知道啊……”

  “娘亲可见到你了,这段时间你受了不少苦吧”

  “也没有,我过得挺舒服的其实……”

  “不用说了,娘亲都明白”言卿抱住言胭,“娘亲可想你了,我家小胭都长这么大了呜呜”

  言胭也很开心,但言卿压的她有点缺氧,“娘亲我喘不过来了要……”

  言卿赶忙退后些,把言胭扶着坐起来,“好点了吗小胭”

  言胭点点头,看着言卿笑了起来。

  言卿看着言胭傻乐,忍不住摸了摸言胭的头,“傻孩子,笑什么呢”

  “挺开心的就,”言胭看着她,自己一直算着日子长大,就等着这一天,见到言卿的那刻,真有一种完成心愿的满足感。

  言卿也笑了,看到言胭健健康康得出现在自己面前,也没有对她十分生疏,就仿佛中间的这几年她不曾错过一般。

  “路上玩的还开心吗?”

  “开心呀,吃了好吃的,认识了朋友,也看了许多风景。”

  说到这,言胭突然想了起来,“娘亲,怎么没看见玲珑姐姐呀,她不是先回来了吗?”

  “哦她啊……”言卿思考了一下,“玲珑有些私事要处理,你最近莫要去打扰她哦。”

  “私事?”言胭一听,眼睛都亮了起来,“什么私事呀,娘亲你是不是知道呀?”

  “我……应该是不知道的,但是你骗子叔叔好像是知道的。”

  言胭一脸我懂了的表情,原来骗子叔叔才是八卦的搬运工消息的收集者啊,明白了。

  言胭在床上躺了一天,神色有些萎靡。言卿见状也不让她去大厅里吃了,叫修乐去厨房招呼了一声,晚饭给言胭单独做一份。

  言卿也没有留下吃饭,见言胭精神也慢慢恢复了,就离开去处理事情了。

  听说这两日有许多人陆续地来了,言卿除了要简单的接待以外,还有些人找神农谷谈合作。这次来的人既有皇亲国戚,也有江湖豪杰,虽然神农谷与这些人交情都不错,但是保不齐谁和谁之间有些矛盾,这安全问题就是个大事。人数上也要做好清点,万一有人来了后没有离开,躲在了谷中,就是一大隐患。

  神农谷百年宴请听着十分的神气,但绝不是吃顿饭那么简单,里面细枝末节的东西都需要言卿仔细考量。

  言胭叹气,光听着就头疼,更别说处理了。娘亲才三十几岁,就看着比在桃花村的那时苍老了许多。

  “小主子,修竹进来啦”

  言胭见门关着,赶紧答应了一声。

  修竹把饭给言胭端了进来,回谷以后,自然会有丫鬟在旁边侍候着,自己要做的就是陪着她,时刻关注着就可以。

  言胭一看到修竹,就想起来今天给刘京墨讲的那个话本。她仔细想了一下,这个话本怕是要修改的,不然刘京墨听不懂。不如说给修竹听听,指不定能帮忙找到问题所在。

  言胭把修竹叫了过来,把话本完完整整说给他听。

  修竹听完后表示,这个话本里的情节听着有点耳熟。

  “耳熟是吧!”言胭突然觉得修竹才是最懂自己的,“你觉得哪一块儿比较耳熟?”

  “我觉得……”修竹皱着眉头想了一下,“那小孩不想要家产那块,总觉得哪里好像听过……”

  “对!不愧是你修竹!”言胭高兴的拍了下修竹,把他拉到跟前,“你再好好想想,这个话本里讲的结局是啥?”

  “这三人说开了,大团圆了。”

  “所以你看,如果想要这个结局是大团圆的,必要的条件是什么?”

  “是……三个人说开了?”

  “不是,是生了俩……”言胭停住,不对,修竹说的才是对的。

  “你可太聪明了修竹!对,这得说开,说开才是最重要的!”

  言胭赶紧快点吃,想着说开这事得尽快了,不能等到宴请结束,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接班人了再反悔。

  修竹也想起来自己还没给谷主说这事,却被言胭一眼识破,“我警告你啊,你不许去打小报告,你现在是我的人,你要是去给我娘亲说,你这就叫不忠诚,叫欺主。”

  修竹赶紧摆摆手,“不会的不会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