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 · 念武
言胭2020-11-04 19:003,065

  玲珑的轻功果然了得,多带了我一个,也没有惊扰到寺里的其他人。

  来的路上言胭还在担心会不会找不到念武,恰巧飞到一处房屋时,听到了念空的声音。

  “念武,这么晚了还练功啊。”

  “师兄,我睡不着。”

  念空叹了口气,“这事还得你自己想开,我和师傅说的再多都没用,这事并不急在一时,你再好好想想吧。”

  “是,师兄。”

  念武见师兄进到房里,不一会儿熄了灯,就收了招式,坐在院子里的地上休息。

  言胭见他自己一个人,小声得喊道,“小和尚”

  念武听到这声音有些愣住,反应过来后一抬头看到言胭被人抱着从屋顶上落下来。

  念武赶紧站起来,疑惑的看着面前两人。

  “言姑娘……你怎么来了?这位姑娘是……?”

  “这个是我娘亲的朋友,你跟着我喊玲珑姐姐就行。啊对了,”言胭赶紧把怀里的簪子戴上,走过去对他说,“今天我及笄嘛,这是昭云姐姐送的簪子,你看好不好看。”

  念武看着眼前的少女,几月未见,她好像又长高了些,这夜晚衬的她的眼睛十分明亮。

  自己如若离去,不知何时能再见这眼睛的主人。

  “我最喜欢的是我娘亲送我那个,但是玲珑姐姐说容易弄坏。我就没戴,这个其实也挺好看的,你觉……”

  言胭还未说完,念武突然抱住了她。

  言胭愣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两只手也垂着不敢动弹。

  念武抱住她以后身子也突然僵住,不知怎么的,念头冒的太快,动作比头脑先了一步,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只有玲珑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还慢慢的踱到了念武身后,看着言胭愣住的表情一脸坏笑。

  言胭从没见过念武如此失态,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像她们在房顶上的时候。有听到一些他们的对话。

  “小和尚你是……有啥事了吗?”

  言胭还是拍了拍念武的后背,“你要不把我松开给我讲一讲?你太高了我脖子卡得疼。”

  念武赶忙松开言胭,耳朵根红的不行,“对……对不起言姑娘,是小僧唐突了,真是失礼失礼。”

  “这个……也不要紧,你是不是有啥事啊”

  念武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要不我们坐着说?”玲珑先去到院子里的石椅上坐下,“你们站着太累了,而且房里的人会听到。”

  言胭赶紧拉着念武过去坐下,“你要是不想说啊,那就算了,我也不是非要知道。”

  念武抿了抿嘴,还是没有说话。

  “我这趟来还有件事。之前我在扬州和你说过,及笄后会去找我娘亲,今天也是来和你告别的。”

  念武惊讶道,“你明天就要走了?”

  “是的呀,”言胭不解,“这有什么好惊讶的,我早就与你说过的呀。”

  念武低下头,一股挫败感涌上来,今天的事情太多,他有些难以消化。

  “要不……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如果你不忙的话。”言胭见他十分沮丧,便提议道,“玲珑姐姐是来保护我的,娘亲给我看了地图,这一路还挺好玩的。而且神农谷你一定没去过,你师父师兄同意的话,明天一早你就跟我一起出发呗。”

  “你多带了一个人这事跟谷主商量了吗?”

  “没有啊”

  玲珑无奈道,“神农谷也不是随意就可以进的,你怎么也不跟谷主说一声呢。”

  “那……那你都说了我是小主子嘛,那小主子带个朋友回去玩也不行吗”

  玲珑抿嘴,很好,这孩子现在还会举一反三了。

  “那好吧,但他的安全我可不管。”

  “玲珑姐姐你怎么这样呀!!”

  “你这么激动没有用,你还是问问人家小师傅愿不愿意去”

  念武也在思考,这趟下山,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小和尚,你跟我去吧,我也没有别的认识的朋友,萧恩她们不能跟我一起去,我就只和你还聊得来了。”

  “万一人家师父不同意咋整,小主子你是不是得尊重下承德寺的规矩呢”

  “你去吧。”

  念空的声音从房内传来,不一会儿,房门从里面打开,念空笑着和打招呼,“言胭姑娘,玲珑姑娘好。”

  “念空师傅……你都听到啦?”

  “就你那声音。听不到才有鬼。”玲珑朝念空点了点头,她们从房顶落下时,房内就有窸窸窣窣的动静了,只是这两个孩子没有发觉罢了。

  “师兄。”

  念武看着自己的师兄,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好。

  “回去陪陪他吧。若是过得开心就留下。不开心回来就是,师傅那边有我去说。”念空语重心长道,“师兄不会逼迫你做任何决定,只是杨将军对你并无亏欠,放你在这里生活也是想保全你,现在他并无多少时日,你去看一眼至少不会后悔。至于后面做的决定,不论如何师兄都会支持你。”

  念武抿着嘴,“我会回来的。”

  念空笑了笑,转脸对言胭说道,“这一路就麻烦你们了,到了神农谷后,还麻烦两位姑娘帮我向谷主问好。”

  “好,”玲珑先答应了,拉着言胭起身,“那我们就不过多打扰了,明日辰时,山下驿站相见,告辞。”

  不待言胭有所反应,便直接抱着她离开了承德寺。

  言胭一路上不敢追问,怕被玲珑扔下去。等到回了坊里,把窗户门都关上后。言胭这才问道,“姐姐你刚刚怎么直接把我带出来了呀?我还没问明白小和尚怎么回事呢!”

  玲珑坐在桌前,不急不慌地给自己倒了杯凉茶。

  “人家师兄弟肯定有话要说。不带你走他们怎么说?”

  “那……”言胭也跟着坐过去,“那我想知道咋回事嘛”

  “还能有什么事?你喝了这个我给你说”玲珑给言胭也倒了一杯,这山泉水泡出来的茶,即便是冷掉了,味道也是很不错的。

  “如果那个大和尚说的杨将军是杨国沥的话,那个小和尚应该是杨国沥一直藏着的孩子,杨胤泽。”

  杨胤泽?这个名字确实比念武好听多了。

  “杨国沥有个义子,是老战友的遗腹子,那孩子的母亲生下他不久便过世,那时杨胤泽还未出生,杨国沥就收了他为义子,改名杨思翰。杨思翰在小时候被敌国就盯上了,给他许诺了不少东西,还给他洗脑说杨国沥有了孩子后就会抛弃他。由于杨老将军一直没有孩子,杨思翰久而久之便认为自己才是杨家的后人。后来杨夫人顶着快四十的高龄,好不容易生下了杨胤泽后,杨思翰的生活确实发生了些许变化。杨国沥本就忙于边境事务,杨夫人十分宝贝自己好不容易剩下的孩子,所以两人对杨思翰的照顾确实不如以前。杨思翰听了太多会抛弃他的话,便倒戈向敌国,一直暗地里为敌国效力。他在杨思翰生下没多久后便开始在杨国沥每日的汤药中下毒,并趁着杨国沥不在家时,通知了内奸杀死杨夫人。那日本打算将杨胤泽一起杀死,但那天巧了那孩子一直缠着他,如果这孩子死了怕怀疑到自己头上,所以就暂且放过了杨胤泽。后来杨胤泽就被送走了,我也是不久前才得知,杨国沥在战场上毒发,差点死在战场上。得亏他的副将拼了命得带到神农谷,这才勉强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那个杨思翰呢?抓到了吗?”

  “杨思翰以为这次杨国沥没法活着回来,就露出了马脚。在杨家侍奉多年的老管家发觉不对,加上看到杨国沥回来的样子,推测出了一二。杨国沥的副将听后勃然大怒,又担心杨国沥念在老战友情分上会饶过他,就直接告到了皇上那里。最近听说下旨捉拿了,锦衣卫都没怎么审,杨思翰怂的不行,全给招了,死刑是逃不掉了。”

  “那杨将军呢?我听念空师傅说,他没有多少时日了是吗?”

  “喝了那么多年的毒鸡汤,根坏的彻底了,加上杨老将军快六十岁了,救肯定是救不回来了。谷主也尽力了,只能帮他再撑些时日,最多半月。那杨国沥也是真的厉害,毒发时还硬撑着取了敌方统领的项上人头,太强了。如果没有他这一下,边境至少还得有个二三十年的仗要打,对方统领可是个杀人如麻的变态。”

  “杨将军知道杨思翰的事了吗?”

  “知道了又能如何,谁能想到当年并肩作战的好友之子会差点害死他全家,现在只能把杨胤泽给找回来,接下杨将军的担子了。”

  “这样呀……”言胭有些苦恼,“可我看小和尚不太乐意呢”

  “不好说,如果他能理解,这事就没这么难,如果想不开的话,对他后半生都是折磨。”

  “唉……小和尚太可怜了吧”

  “小主子,操心下自己个儿吧,”玲珑弹了下言胭的额头,“明天辰时就要出发,没有马车,路上也不能睡觉,现在你是不是该歇息了呢”

  言胭点点头,赶紧把发髻散开,首饰啥的收好,换了衣服爬上床。

  “玲珑姐姐,要不咱俩一起睡?”

  玲珑见言胭十分真诚,便吹了灯,合衣过去躺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