捌 · 偷盗
言胭2020-11-05 19:002,531

  第二天一早,萧恩去到言胭房间时,就只有言胭自己在床上,玲珑早在一个时辰以前离开。

  “小胭小胭,起床啦!”

  “这才什么时辰啊……”

  言胭昨天睡得太晚,加之玲珑在旁边躺着,总忍不住问这问那,这不刚进入梦乡没多久就得起来了。

  “昨晚你是不是又兴奋得睡不着了?”

  萧恩把言胭的包裹仔细得系好,见言胭似是又要睡过去,直接掀开她的被子,强行起床。

  “醒醒醒醒,你娘亲派来接你的姐姐在门口等着了,现在不比之前,穿好衣服就能出门,现在你还得起来梳妆呢。”

  言胭迷迷糊糊得起身,萧恩赶紧给她穿衣服。萧菡带过来一些药瓶,见到房里的情况也赶紧来帮忙。

  “小胭你已经及笄了,过不了多久就要成亲了,可不能一直这么迷糊呀。”

  萧菡拿来手巾给言胭擦好脸,把她按在梳妆镜前,“前些日子你们帮我捎回了一些黛粉,我加了香油,檀香等一些香料制成了黛膏,里面有一只马毛小刷,沾点水后再刷就可以用来画眉。一瓶是给你的,一瓶是给你娘亲的,莫要忘了。”

  萧菡打开其中一瓶,扶正言胭乱晃的脑袋,“我今天帮你画好,往后你可要自己画了。”

  言胭感觉到刷子抵在眉头上了,这才彻底清醒,不敢动弹了。

  萧菡给她画好眉,点上些许的胭脂,就开始收拾桌上的用品准备出门了。

  萧恩和萧菡陪着言胭走到门口,在那等着的除了玲珑以外,还有多日不见的坊主萧胭。

  “坊主姐姐”

  萧胭点点头,“你在坊里的这些日子,过得可真快呀,当初你娘亲带你来时,头上还是两个小揪揪呢。”

  言胭笑嘻嘻得说,“我现在是大姑娘啦,没有小揪揪啦。”

  萧胭拍了拍言胭的肩膀,“走吧,替我向你娘亲带个信儿,坊里一切都好。这一趟回去好好陪陪你娘亲,想回来了随时回来。”

  言胭点点头,开开心心得跑向牵着马的玲珑。

  玲珑把言胭扶上马,自己踩着马镫也坐了上去。

  言胭这时再回头看门口送行的众人,眼泪倏地开始不自觉留下来。

  她心里明白,这趟去大概很久很久以后,才会再回来了。

  玲珑伸手点了言胭的哑穴,怕她哭出声,后头向门口的众人示意后,赶紧骑马离开了。

  离青衣坊一段距离后,玲珑解了她的穴,感觉到言胭像是要嚎啕大哭的样子,赶紧制止她,“你要是声音太大会吓着马的啊,被甩下去别怪我”

  言胭听后,委屈的“哼”了一声,“玲珑姐姐……你长得这么好看……说话就……很过分”

  玲珑叹了口气,“行吧行吧,现在赶紧哭,一会儿就到驿站了,那时候就不许哭了哦”

  言胭眼泪流的差不多了,只是心里有些难过,擦干了脸后开始有一下没一下的抽搭。

  不多会,言胭感觉到马儿跑的速度没那么快了,一抬头才发现驿站就在眼前了。

  驿站门口只有念武牵着马孤零零的身影,虽然念武个头稍微高一些,但在这人烟稀少的郊外。还是显得十分单薄。

  “言姑娘,玲珑姐姐。”

  言胭看了看周围,确定只有他自己,“你师兄师父都没有来送你吗?”

  念武摇摇头。“送到了门口,师兄本要陪我下来,我拒绝了。秋冬正是寺里较忙的时候,加之有些事情我想自己思考一下,就自己下山来了。”

  玲珑点点头,“也好,很多事情还是自己想才能想明白。上马吧小师傅,我们要出发了。”

  念武点点头,骑上马跟在她们后面。

  神农谷依山而建,山下是一千祥和的村庄,山上便是神农谷的地盘。通往神农谷的道路有近有远,近路就是当年言胭她娘亲走的那条,快但是不安全,过于偏僻。虽然近些年修了管道,但也有些小寨子打劫来往的商户。

  远路就是他们现在走的这条,经过多个村庄,感受各地的风土人情,一直往西南方向去,在路上再怎么耗磨时间,半月也是可以到的。

  言胭看到地图上,长安城的一处作了标记,她好像隐约明白这是哪里,便与玲珑说了。

  玲珑无奈,言胭这爱操心的样子真的是像极了谷主,自己这做下属的哪敢多说什么,也只能应着。

  上次来扬州的时候,基本是萧恩带她去哪,她就跟着去哪,以为扬州就那么一条街的大小。这次玲珑带她骑马从北门进,顺着上次来的那条街一直走,走了近两个时辰才到东门。在东门吃过午饭后,言胭说什么也不走了,非要在扬州城里逛逛。

  玲珑想着谷主嘱咐的是让她玩的开心,月内回就成,便也就顺着她来。

  吃过午饭后,玲珑在东门附近找了家酒楼,收拾整顿了一番后,就准备出门逛逛了。

  念武虽然跟着师兄出来过几次,但是从没这样逛过。虽然几个月前过了十七岁的生辰。但毕竟还是个孩子,就和言胭一起出去了。

  言胭选择这家酒楼,只是因为吃饱饭往这一瞧,瞧见了这酒楼门口摆的菊花。言胭喜欢明亮鲜艳的颜色,当时就定下了住在这。

  可是逛了一会才发现,很多店家都在往门口放菊花,街上还有很多小摊在卖一些红红的小果子,还带着枝叶。

  言胭好奇走上前,那果子看起来十分可爱,但是味道并不是十分好闻。

  店家见有人过来,赶忙问道,“姑娘要来些茱萸吗?”

  言胭摇摇头,玲珑拿起来一枝观察,“这个你没见过?”

  “只是书上见过说明,平常用不着,就没有见到过。”

  “你们坊里不过重阳节吗?”

  “前几年大家都不怎么出门,不论过什么节,都是大家在一起聚餐,就最近这一年才开始外出走动的。”

  玲珑点点头,“也好,安全。”

  念武倒是没有很惊讶,看向言胭问道。

  “言姑娘不喜欢这个味道吗?”

  言胭点点头,在坊里制香膏久了,这味道实在是闻不惯。

  “客官买一点吧,驱灾辟邪的”

  玲珑选了几只,多付了几枚铜钱。

  “麻烦店家一会得了空,送到那家酒楼,就说是二楼雅居房要的。”

  “好嘞客官”

  再往前走,基本都是卖吃的的摊位,几人中午吃了饭出来的,并不觉得饿,性质也就不太高。走到头以后,便是另一方向的长街,这条街像是主街的样子,宽度是之前的两倍。这条街就很多好玩的了,还有各种各样的杂耍,有一处聚集了许多人,言胭也想过去看,就拉着念武使劲往里面挤。孩子终究是小巧,不一会就到了最前面。玲珑没办法,只得飞上旁边的屋顶,从上面时刻观察周遭的情况。

  原来是一伙人在变戏法,玲珑从上方看很容易看出端倪,在下面看时,气氛烘托的到位,反而看不出什么破绽。

  言胭身上没有带太多东西,因为玲珑一直陪着,所以腰间的钱袋虽然看起来十分精致,鼓鼓囊囊的,但也只是放着几枚铜板和那只红色小兔子。

  人群中有人伸手去拿言胭的钱袋,玲珑本想阻止,发现念武也察觉出周遭不对,加上知道钱袋里没有什么贵重的,就按兵不动,想看看他们自己如何处理。

  也是巧了,念武刚发觉不对时,言胭正准备掏出铜板进行打赏,一摸腰间傻了,钱袋怎么没了?

  扒手也是没料到这么快被抓包,赶紧握紧了钱袋往长街的另一头跑。

  念武皱了皱眉头,追了上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