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肆 · 担忧(上)
言胭2020-11-20 19:002,815

  爱情?

  玲珑来了兴致,这才回来几天呀就来了爱情了。

  难道是距离产生美,对念武想有所回应了?

  玲珑看向言胭的手腕,干干净净,镯子都摘了,那应该不是念武。

  言胭这边也吃完了,想的是这个好吃还不长胖,便问道,“玲珑姐姐,还有吗,我还想吃……”

  玲珑看她可怜巴巴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你想吃多少就有多少,不过今天可不能再吃了,我让厨房做点热乎的饭菜给你送过来吧。”

  玲珑正抬起手,准备叫丫鬟过来,言胭一把握住她的手,“不行,我得少吃点,再吃我就穿不下衣服了。”

  玲珑看向修竹,什么衣服,这又是哪跟哪?

  “夏侯公子送来了一身儿衣裳,尺码小了些,小主子穿着有点不舒服,便觉得自己胖了,要少吃点。”

  “夏侯公子……夏侯彧?”玲珑皱眉,怎么还有他的事儿。

  “对,”言胭点点头,“尺码不是小的,是正好的,我量了,和我们去那里定做的衣裳尺寸一样。”

  言胭抱着空空的碗,“明明就几天的功夫,我怎么胖的这么快呢?”

  玲珑给了修竹一个眼色,修竹悄悄退了出去,安排厨房做些吃的。

  “小主子,你现在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如果不吃的话会伤身体的。”

  言胭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如果我胖了,恐怕会伤心,那还不如伤身体呢。”

  玲珑轻轻摸着言胭的头,“可是你要长大呀,你会继续生长。若是那夏侯公子真的喜欢你,应该会更喜欢一个快乐的你吧。”

  言胭叹了口气,“谁知道他喜不喜欢我呢,我只是觉得,今天他送我的衣裳很好看,但是我穿起来太不舒服了,有些怪自己……”

  “既然不确定他的心意,那就更不能这样对自己了。再说了,如果他哪天约你出来,你没走两步饿的肚子叫,再走几步就饿晕了,不就更难堪吗?”

  言胭仔细想了想那个画面,光是想就让她觉得很尴尬了。

  “现在还是要多吃一点的,如果你真的想少吃点,那就少吃点零食就好,吃饭不会胖的。”

  言胭点点头,玲珑姐姐说的有道理。其实她喝了那碗百花膏后就已经动摇了,玲珑给了一个台阶后,她十分自然就顺了下来。

  “好啦,修竹去拿吃的了,再等一会儿就能吃饭啦”

  言胭听后,抱起碗又闻了闻,这味道真的太好了,改天要去厨房问问怎么做的。

  玲珑瞥见言胭手腕的时候,突然想起来镯子的事,赶忙问镯子去哪了。

  言胭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那镯子,赶紧去里间把包裹拿过来。

  她的包裹里东西还真不少,这一路走来路上买的小物件儿,还有从青衣坊带出来的东西,叮叮当当的,玲珑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碎了。

  “小主子,不如明天搬进来个架子吧,可以把你的这些宝贝都摆起来。”

  “好主意呀,”言胭想起这两天也有收礼物,都是大家的心意,还是不能一直藏着才是。

  “你可太聪明了玲珑姐姐,我要是个男的我一定娶你!”

  玲珑的笑意收了几分,自己经历了这么多,却没有被正式娶过。也罢,没有也好,省的以后想起来再觉落寞。

  “啊找到啦!”

  言胭总算是找到了那副镯子,当时塞的匆忙,也没仔细包起来,随手就放包裹里了。好在玉是好玉,和那些瓶子放在一起,也没有一丝刮痕。

  “我还一直想找个时间问你来着,这个镯子是谁给我的呀?”

  玲珑看着那副镯子,想起那天念武一脸被人戳破心事的表情,忍不住嘴角挂上了笑意。

  “我们从将军府离开的时候,念武想送你份礼物,一是感谢你这一路的帮忙,二是补一份及笄礼物。”

  “那小和尚为什么不给我说呢?”

  “那日你睡着了,他便托我转告给你。我本想给你说一声的,结果给忘记了。”

  言胭“哦”了一声,拿起镯子戴了上去。

  “那我就戴着吧,这次不知道要在神农谷待多久,再见面也不知何时了,带着这镯子也是提醒我不能忘了小和尚这个朋友,有时间了还是要回长安看看他才是。”

  玲珑听到言胭只把他当朋友,也不打算告诉她这镯子的含义了。都说玉有灵,如若真的有,就帮着促成这段姻缘吧。

  言胭转了下胳膊,还是觉得镯子有些大了,手垂下来的话,还是会险些掉在地上。

  “看来得多吃点了,不然这镯子也太容易掉了。”

  玲珑听完,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来掩饰嘴边的笑容。

  一个是不吃,一个是多吃,小主子应该还没发现自己选了哪个吧。

  “小主子,吃的来啦!快,放到桌子上。”

  修竹觉得言胭饿坏了,正巧遇见了同去厨房,再给言卿张罗宵夜的修乐,干脆叫厨房做了两份,先把这第一份儿给言胭端了过来。

  言胭看着满桌的菜肴,忍不住给修竹比了个大拇指,“修竹你可太棒了!”

  说完又看了眼玲珑,“玲珑姐姐也太棒了!我觉得我这辈子有你俩就非常足够了!”

  玲珑笑着说道,“别贫了,快吃吧”

  言胭饿的狠了,也不让修竹再布菜之类,直接拿着筷子就开始吃。

  玲珑见言胭开始吃东西,也算是放心了。尽管不想回自己院子,那人一定在那,但是赖在这里也不好。她给修竹说了弄个架子的事情后,就先离开了。

  ————————————————————————————————————————

  第二天的言胭,是被疼醒的。

  “修竹……修竹!”

  修竹在外间听到后,赶紧往里跑。

  “小主子,你怎么了?”

  言胭回想了一下,应该是昨天苹果吃多了,晚饭又吃的太过,怕是闹肚子了。

  “我肚子疼得厉害,可我疼的有点虚,你扶我去茅厕吧……”

  言胭来去了几趟后,肚子也空了,躺在床上快虚脱了般。

  言卿那边也听到了动静,和刘京墨很快赶了过来。

  “这才舒服了几天,怎么又躺床上了?”

  言卿也很想问,但是看着言胭难受的模样,赶紧先拿起一杯温水给言胭喝。

  几杯温水下肚,言胭总算是好受了一些,坐着还是难受,干脆又躺了下来。

  昨晚修乐来送宵夜时,和她说了与修竹在厨房遇到的事情,包括修竹也说了些昨晚的事。

  言卿还是蛮看好女儿去勇敢追求自己想要的,但是伤害身体的话,就另说了。

  “看来这夏侯公子留不得,你这才一晚上就折腾成这个样子,若真在一起了怕不是小命儿都折腾掉?”

  言胭没有力气反驳他,只能使劲儿瞪了刘京墨一眼,不许说夏侯彧的坏话!

  刘京墨则是气的牙痒痒,这才见了一面儿,就这么喜欢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夏侯彧的目的,就这娘俩还被蒙在鼓里。

  想起修乐给他说的昨天下午的事情,刘京墨更是觉得胸口堵得慌,连小胭都叫上了?他也配?!

  这时听到外面响起夏侯彧的声音,说是听到这边有动静,担心言胭有什么情况,所以过来看看。

  刘京墨冷笑了一声,“夏侯公子的消息倒是灵通的很,还挺关心你的,担心你有事。还真是太不把自己当外人,这里可是神农谷,这话怎么也轮不到他说吧。”

  怕不是时刻盯着言胭这里,想着怎么献殷勤吧。

  言卿听到后也皱起了眉头,看了在床上迷糊着的言胭一眼,她应该是刚刚折腾的太狠,这会儿有点要睡着的意思。言卿想着没听到也好,如果听到了指不定还要起来去见夏侯彧,于是给了修竹一个眼神,示意他出去处理。

  “夏侯公子,我家主子正在里面休息,就不出来见您了。”

  “我早起晨读时,听到了些这边的动静,后来还是丫鬟告诉我少谷主生病了,便想来探望一下。”

  “让夏侯公子担心了,小主子有些着凉,休息一两日便好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打扰了。这是在下从仓州带来的香囊,有安神的功效,还麻烦你帮我转交给她。”

  “夏侯公子有心了。”修竹不冷不淡的收下,“夏侯公子若没有别的事,就先请回吧,小主子还需安心静养才行。”

  夏侯彧惊讶于修竹的态度,昨日明明还有意撮合,今日便冷淡了许多。想着或许是自己表现得太急切了,宴请前还是少来打扰的好。

  于是夏侯彧作了个揖,便离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