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壹 · 宴请(下)
言胭2020-11-27 19:002,371

  宴请是在晚上,但是言胭很早就要起床。

  神农谷有个规矩,谷主和少谷主及笄或弱冠后,都需要徒步爬上山顶,去山顶的宗庙里祭拜。并需要在宗庙里沐浴焚香,诵经一个时辰,午饭也要在宗庙里,并且过了午时才能离开。

  言胭很早就被叫了起来,换了一身劲装,和言卿一起慢慢爬上了山。

  在宗庙里折腾了一上午,下来时言胭困得不行。言卿见宴请从酉时才开始,便让言胭回去睡了一会儿。

  言卿在发请帖时,特别注明需要至少早一日到,如果当天才赶来,便不能上山,所以这几日宾客们都来全了。

  修齐也加强了府里的人手,时刻注意着宾客们的动向。这几日唐晏安装机关的动静儿弄得很大,这也是言卿的意思,是在警告那些想动歪心思的人,动之前先想想能不能过得了唐门的机关阵。这机关可不像人,一旦触发便不是说停就能停下的。

  刘京墨见准备的差不多,只等时间到了,便去找言胭了。

  这次宴请,主角其实是言胭,今日定会有许多人来与言胭交谈。言胭又没见过几个人,叫得上名字的就更少了,他得在她旁边时刻提醒才是。

  刘京墨去找言胭的路上,偶遇到了夏侯彧和杨胤泽,两人都穿的素白,只不过一个是大袖袍,一个是窄身束袖。

  今天是言胭的大日子,理应穿红色,但是又要与喜服做个区分,便选了水红的纱裙,里面是白色的底衫。

  言胭还没睡醒就被人架着穿衣服,坐在镜前梳妆打扮。毕竟年龄摆在那里,脸上是满满的胶原蛋白,自然是不需要化太浓的妆,简单妆点即可。

  刘京墨坐在桌前看着,再次注意到言胭手上的玉镯。他想试探下言胭的想法,便开口说道。

  “你这镯子从哪来的,看着成色不错。”

  言胭看了眼手上的镯子,顺手又往胳膊上方放了放,“小和尚送我的。”

  “是吗?”刘京墨故作惊讶道,“不会是将军世家,家底确实不一般,送个礼都这么大手笔。”

  言胭皱了皱眉头,“这镯子很贵吗?玲珑姐姐只告诉了我是他送的及笄礼物。”

  刘京墨见重点有点跑偏,便赶紧拉回来,“贵的不是镯子的本身,而是心意。”

  心意?

  言胭抬起头想了想,“那确实是,我应该是他最好的朋友吧,那我这两天也送他个礼物。”

  刘京墨来了兴致,“你想回一份儿什么礼物呀?”

  “我之前给杨老将军修了一个香囊来着,本来答应给他一个,结果一直也没时间。等宴请结束我就赶紧绣,应该能赶在他离开神农谷之前给他。”

  刘京墨摇摇头,“绣香囊多麻烦,还要缝制。杨胤泽明天一早就走了,肯定是来不及。”

  言胭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走,便赶忙问道,“他为什么回去这么早呀,是家里有什么事吗?”

  “杨老将军从神农谷离开时,你娘亲不放心,便安排了几位谷里的大夫一起去了长安。前几日他们传信过来,说杨老将军最多还能撑半月。杨胤泽过来这趟太辛苦了,如果不是为了什么,肯定是不会来的。”

  刘京墨最后一句话是说给言胭听的,说完后便看向她,等着言胭的反应。

  言胭的表情有些凝重,听后点了点头,“杨老将军能早些摆脱疾病之苦也好,小和尚来估计也是为了他吧,看看娘亲能不能再救一下自己的父亲。”

  言胭叹了口气,转过身看向镜中的自己,“生死由天,医术再高明也没法从阎王手里强人呀……”

  刘京墨本是用胳膊拄着头,听到言胭的话后,胳膊肘滑了一下,差点把头磕到桌子上。

  所以她并没有听懂自己的意思对吗?

  刘京墨算是服气了,这孩子估计是真没那心思,自己一个局外人也省省吧。

  ————————————————————————————————————————————————————————————

  宴请设在神农府的前院,院子里摆满了桌子。虽然是宴请,但是并不用十分拘束,几时来几时走都可以。

  人到的差不多的时候,言胭跟在言卿身后,去每个桌亮了亮相。言胭一边努力维持着脸上的笑容,一边内心感慨言卿的伟大。

  要记住这么多人不说,还要和他们进行客套,真的是太难了。

  言胭也不太明白,前院是挺大的,但这也不是把桌子摆的很远的理由啊,从这桌到那桌还得走上好几步,言胭觉得腿都累得下意识在动了。

  还有那几个门派,看着发型也差不多,穿的衣服也差不多,都是什么山什么派的,名字相似的很,哪能记得清楚。

  刘京墨见言胭走到最后眼神都有点散了,便从背后戳了戳她。

  言胭见面前还有人在讲话,不好动的太明显,便装作不经意得问道,“你干嘛呀。”

  “这就累了?刚见了一半呢才。”

  言胭听后,脸上的表情不知是笑还是哭,“怎么这么多人啊……”

  “你以为呢?神农谷可不是小角色,与江湖上各派都有往来。你可要拿出少谷主的架势来,知道为什么桌子离得这么远吗?那俩,还有那俩,都有点恩怨在里头,如果见了你区别对待,怕是能寻个由头在这打起来。”

  言胭一听赶紧揉了揉脸,努力笑得更灿烂一些。她的武功其实并不是特别好,这里面的人有一半都是她打不过的,万一真打起来肯定会吃亏,还是努力当一个只会笑的少谷主好了。

  言卿带着言胭走了一圈儿后,便回到了坐席上。他们这桌的坐席是整个院子的主位,能坐在这里的人,必须得让没坐在这里的人服气才行。

  玲珑是从老谷主那会儿就是贴身侍卫,现在又跟在言卿和言胭的身边,算是她们自己的人。加上玲珑的轻功了得,自然是没人敢说什么。

  唐家两个当家也在,唐门暗器天下第一,结了怨的话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自然也是不敢靠近。

  至于楚昭云和楚静敏,皇家的人,还都是皇帝疼爱的两个公主。江湖中人最怕与皇家结仇,自然是惹不起便躲得起。

  言胭回来后饿得不行,还没坐下就身手去拿筷子。言卿赶紧制止了言胭,毕竟这么多人看着,不能像平常一样随意。

  言胭努力回想今天娘亲告诉自己的,晚上吃饭时要注意的事情,努力做到碗筷不出声,嘴角不沾油,手绢拿在手,半晌吃一口。

  吃了没多久,这些宾客就有些蠢蠢欲动了。大家这趟来,大都有一个相同的目的,那就是结交朋友。

  试问能有几个场合能聚集这么多的人,还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肯定是要想办法攀上些关系,说不定还能获得不小的利益。

  言胭也吃的差不多了,一直观察着夏侯彧那边的动向。她看到夏侯彧离席以后,便也起身说道。

  “娘亲,我吃饱了,我想出去走走。”

  言卿见没有什么人再过来了,便点了点头,“尽量去守卫多的地方,修竹,你跟好少谷主。”

  “是。”

  言卿给桌上的众人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就带着修竹离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