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 · 返程
言胭2020-11-02 19:002,016

  言胭和念武逍遥的这几日,萧恩和念空已经备好了置办的货物。念空念武本是乘船来的,念武临近上船时莫名的有些发烧。念空便舍了水路,打算也租辆马车。

  萧恩提议一起返程,承德寺与青衣坊一个山上一个山下的,离得并不远。言胭也是见好不容易有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就想拉着念武一起坐车唠嗑。念空还没等着说啥呢,就看到言胭拉着念武进马车里了。

  念空只得笑着说声,麻烦萧恩姑娘了。

  萧恩轻点货物的时候,念空将给承德寺置办的货物整齐的搬上了车。念武执意自己负责驾车,萧恩便进到马车里一起坐着。

  言胭从萧菡那里习武时,也好一起研究药草,就随身带着一些常用的小药丸。念武烧的并不是十分厉害,不走水路只是怕水寒再着了凉,在车上睡会应该就无碍了。

  车上并无靠枕之类的东西,言胭只得把放着自己衣物的包裹给念武垫着。念武还执拗着不肯枕,直到见言胭气急了,要动手过来把他摁着,才勉强答应。

  萧恩笑着看他俩闹,看着看着,突然想起自己好像也有过一起玩闹的人,只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马车先在青衣坊停了,萧恩下去帮忙查点货物,言胭便把念武推醒了。

  念武眨了眨眼后,坐直了身子,把包裹还给了言胭。

  他睡得不沉,神智也一直比较清醒,早在听到青衣坊里水车转动的声音时,就知道她们要到了。

  “我得回去啦,等有时间去找你玩啊”

  言胭准备下车时,似是又想起了什么,回头问道,“你在寺里忙吗?”

  念武摇了摇头,“不忙,师傅只是要我好好练功,并未要求我太多功课。”

  言胭点了点头,“那就行。”

  念武撩开马车上的帘子,看着念空和萧恩作别,看着言胭和坊里的人说笑。

  不多久,念空驾着马车驶离青衣坊,念武一直探着头,直到青衣坊的大门彻底消失在视线里。

  言胭自从下车后就没再回头,他不知怎么有点难过。

  念空驾车回到承德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担心念武在里面睡得不好,就走的慢了些。

  “念空师兄,我们怎么还马车呢?”

  念空张罗着师弟们搬运货物,并没有听清念武的话,但也是抽空问了句,“什么马车?”

  念武抿了抿嘴,“师兄,我想去送马车。”

  念空忙着搬运,随口应道,“成,等明天的你去送就成,你发着烧进去吧别在外面站着了。”

  念武终归是没有送成马车,在车上明明烧的不重,回来后竟开始烧起来,只得在房里歇息。

  念空去青衣坊归还马车时,言胭正在熟睡,等到睡醒时才知道马车给送回来了。

  言胭倒也不甚在意,最近萧菡姐姐制作了许多梳妆用品,制作的过程让言胭觉得十分有趣,便一番心思扑在上面。萧菡见言胭感兴趣,两个人就上午练功,下午一起研制。

  距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的时候,坊里的姐妹都聚在了一起,开始装点青衣坊里外。

  言胭准备给坊里姐妹们送些礼物,这些日子便一直往萧菡那里跑,研制了很多胭脂不说,还自己调配了香香的药膏,打算及笄后,带着去找娘亲。

  坊里姐妹众多,言胭又不想萧菡帮忙,这一顿忙活就把去找小和尚的事给忘得干干净净。

  那小和尚那边呢?

  念武自打身体无恙后,便开始努力练功,想着言胭来找他时,给她看看自己这几日武功上的进步。

  可是直到除夕,她也没来,什么都没有来。

  念武站在门口看着天空中簇簇落下的雪花,今年的冬天比起之前冷了许多。

  “你今天吃的这么快啊”念空走到念武身边,“有心事吗?”

  念武摇摇头,念空师兄是除了师傅外对他最好的人,寺里的杂事从没有让他做过,对他像是亲弟弟一样。

  “念武,你的生辰也不远了,可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呀?”

  生辰。

  念武自打记事,就一直待在寺里,十几年的生辰都是师兄给记着,他自己都时常忘记。

  “师兄,你会还俗吗?”

  “怎么了?想念家人了吗?”

  “不想”念武摇摇头,他听师傅说过,自己的生母被仇家杀害,生父为了保护他才把他托付给了师傅。但这些都是听来的,加之寺里的人对他都很好,反而对自己的家人没有过多的感情。

  “不想就不想吧,陪师兄下盘棋如何?”

  念武点点头,“师兄请。”

  言胭过年送了师姐们不少东西,成功讨到了大家的欢心,师姐们盘算着言胭还有几个月就要办笄礼了,也该提前准备准备了。

  年后的言胭也没那么忙了,给娘亲准备的东西也都差不多了,前些日子坊主交给了言胭一封信,说是娘亲寄来的。

  信上的字迹是骗子叔叔的,一共三页纸,差不多两页半都是逗人的话。从去年开始,言胭偶尔会收到骗子叔叔的信件,回谷的事也是早些时日定的。这次来信又提到了回谷的日程,不过主要还是询问笄礼的事,言胭的笄礼可是大事,担心坊里操办的不够细心。

  言胭撇撇嘴,担心人家办的不够细心?那你们还挺放心把我扔这里的啊。

  回信的时候言胭定好了回谷的日期,至于笄礼嘛还是在坊里办,她想和师姐们一起。

  再来信的时候是及笄的前两个月,这次是一个绣着小兔子图案的包裹。里面有一张十分细致的地图,把每条路标记的十分清楚,包括大约的路程距离也都做了标注。还有一个木盒,里面是一个玲珑剔透的玉簪,言胭不懂得玉器的好坏,只觉得这簪子拿在手里分量不多也不少,簪子上玉坠是片片的碎玉,碰在一起的声音十分悦耳。

  看来,这是娘亲准备的。

  簪子下面压了一张字条,言胭打开,是熟悉的笔迹。

  “娘亲派了人保证你的安全,小胭对不起,娘亲等你回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