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叁 · 中计
言胭2020-11-29 19:002,509

  言胭晚上回去后,一直在想夏侯彧晚上说的话。

  自己能想出什么办法呢,既然回来了,肯定是不能说走就走的。

  又想到夏侯彧不经意间说的刘京墨与言卿的关系,自己多少是能看出来的,但是既然他俩没有给自己说过,言胭也从来没有问过。

  今天被夏侯彧一点,言胭也觉得两人好像真的有什么,难道只是在避着自己吗?

  一想到自己可能一直被亲近的人蒙在鼓里,言胭更是气得睡不着了。

  就这么想了大半夜,睡着的时候已经快到天亮了。

  杨胤泽在神农府门口等了半个时辰,见言胭一直没有来,不免失落。

  “少帅,我们得启程了。”

  杨胤泽点点头,又看了眼言胭院子的方向。今日本是想问问她,那镯子她为何戴着的。昨晚自己有去找她,但是听丫鬟说她很早就回房了,便没有去打扰。

  罢了,等自己在军中站稳后,再来一趟吧。

  杨胤泽这样想着,便收回了一直望着的目光,和属下们下山了。

  言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过后了,刚洗漱完和修竹吃着水果,就听见有丫鬟过来,说夏侯彧要走了,托人送了份离别礼物给她。

  言胭赶紧打开盒子,是一块儿方形的玉佩。

  “夏侯彧人呢?”

  “回少谷主,夏侯公子刚离开院子。”

  言胭头发也没梳,散着一头秀发就往外跑。

  修竹赶紧拿着簪子跟在后面,想着可不能让旁人见到言胭这副样子。

  言胭躲在柱子后面,看着夏侯彧父子向言卿道别。修竹则是把簪子拿了出来,赶紧给言胭把头发挽了起来。

  夏侯彧似乎是感受到言胭的眼神,转过身看向言胭这边。

  言胭见夏侯彧发现了她,便走了出来。

  “小胭,你来送我的吗?”

  言胭咬了咬嘴唇,拿起手上的玉佩,“这是你送给我的吗?”

  夏侯彧点点头,将自己的袖子拿开,露出腰间的配饰,是和言胭那块儿一模一样的玉佩。

  “昨晚就想送给你的,但是没有带在身上。回院子以后想拿给你,你院子里的丫鬟说你睡了,便没有打扰你。”

  言胭握着手里的玉佩,再看看他腰间的,不知怎的有点想落泪的冲动。

  “彧儿,我们该出发了。”

  夏侯彧朝夏侯燮点点头,便给言卿作揖道,“这几日多谢谷主款待,在下告辞。”

  “夏侯公子,一路小心。”

  夏侯彧看向言胭,像昨晚一样,把她耳边的碎发轻轻别到耳后,“小胭,再见了。”

  说罢留给言胭一个干净柔和的背影,和夏侯燮一起下山去了。

  随着背影消失不见,言胭的眼泪也开始“啪嗒啪嗒”的落下来。

  刘京墨从府里走出来,慢慢走到言卿身边,“磨磨唧唧大半天,总算是走了。”

  言卿给了刘京墨一个眼神,刘京墨这才发现言胭也在,赶紧换了个说法。

  “夏侯家的丝绸庄那么多,父子俩确实得赶紧回去处理账务,嗯,早点回去也好。”

  言胭擦了擦眼泪,没有管身后的两人。

  言卿看着她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样子,有点担心。刘京墨则是拍了拍言卿的肩膀,感情的事只能自己来处理,旁人都插不上手。

  “小胭,你也别难过了。这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呢?”

  言胭转身看向两人,看着他俩你侬我侬的样子,一下生起气来。

  “站着说话不腰疼,有谁能像你一样,天天跟着我娘亲!”

  刘京墨皱了皱眉头,听到这话有些不舒服,“你说什么?”

  “你看我娘亲想理你吗!讨厌!”

  说完转身就走,修竹看了眼要发作的刘京墨,也赶紧转身跟上了言胭。

  刘京墨听到后气得不行,小没良心的,我安慰你还错了?你还反过来咬我一口!

  言卿赶紧拉住刘京墨的手,“别别别,别和她一般见识,小胭说气话呢!”

  “气话?气话有这么说的吗?!”刘京墨把言卿的手拽开,就想轻功过去找她算账。

  言卿眼疾手快地抱住刘京墨的胳膊,“别冲动别冲动,我们先回去,晚上我帮你去教育她。”

  刘京墨看了眼巴巴望着自己的言卿,努力忍了下来。

  “晚上好好教育教育她!有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

  “是是是,我晚上一定好好教育她!”

  言卿见刘京墨把怒气压住了,便赶紧往府里拉。

  还说人小胭呢,你一个三十多的大男人,和一小孩儿都能吵起来,也是厉害。

  ————————————————————————————————————————————————————————————

  山脚下呢,楚静敏那边刚下山不久,在山底稍微拖了一会儿时间。

  夏侯彧刚下山,就看到了楚静敏站在不远处。

  夏侯彧想起昨晚的事情,便走了过去。

  “参见公主。”

  楚静敏笑着点点头,“夏侯公子也要启程了吗?”

  “是的,公主要在这里多待几日吗?”

  “不了,父皇和母妃天天在宫里念叨,本宫还是早些回去得好。”

  夏侯彧出了楚静敏话里的意思,笑着回道,“外界都传皇上十分疼爱静敏公主,这次离开皇宫这么久,肯定是会担心的。”

  夏侯彧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楚静敏的脚,“公主的脚可还疼?”

  “多亏昨晚夏侯公子的揉按,今日已经没有什么痛感了。”

  “公主,我们要启程了。”

  楚静敏看向侍卫的身后,唐澄正在抱着楚昭云上车。楚静敏嘴角动了动,转身看向夏侯彧。

  “那夏侯公子一路小心,本宫先离开了。”

  “祝公主一路顺风。”

  楚静敏笑着点了点头,转身上了马车。

  楚昭云和唐澄早就在马车一边坐好,楚静敏与两人打了声招呼后,做到了另一边。

  透过窗帘,可以看到夏侯彧还在原地站着,看着这边的方向。

  楚静敏笑了笑,把帘子放下。

  “静敏,你的脚踝受伤了吗?”

  楚昭云见她的脚踝抱着纱布,便关心道。

  唐澄看了楚昭云一眼,心想你关心她干嘛啊。本来咱俩一路高高兴兴的,你那个皇帝爹非得塞一个进来当电灯泡,讨厌死了。

  “多谢长姐关心,不碍事的。”

  楚静敏将纱布抽了出来,露出了光洁的脚踝。

  本就没有受伤,昨日只是想逗逗那人,今日的戏也做足份。

  “那就好,这一路很长,你眯一会儿吧。”

  楚静敏点点头,将身后的软垫调整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闭眼养神。

  唐澄面上不关心那边,眼睛一直看向窗外的风景。等楚昭云看过来的时候,唐澄翻了一个大白眼。

  你那妹妹心思多得很,怎么可能会受伤,对方不遭罪就不错了好吗。

  楚昭云也明白,这一路唐澄一直闷闷不乐的。自己与静敏也不太熟悉,但毕竟是妹妹,父皇又宠爱的很,还是要多照顾一下才行。

  “回宫后,我与父亲请个长假,陪你回唐门待段时间可好?”

  唐澄一听,脸上的表情一下变得十分雀跃,见楚昭云十分认真,便开心的使劲儿点头。

  楚昭云见他开心,自己也笑了起来。

  唐澄本是唐门的二当家,打小自由惯了。自从和自己在一起后,一直无怨无悔的陪着自己去到各处。在宫里的时候,不仅寸步不离,甚至开始学习宫里的一些规矩。楚昭云都看在眼里,他做的这些都是为了自己。

  那日在月盈楼,唐澄回来后面色并不好看,他家的事情也多少和自己说过。为了不让那么愧疚,楚昭云也想做点什么。她如果愿意在唐门待着,唐澄也就会处理唐门的事务,唐大哥也可以去找玲珑姑娘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