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柒 · 下山
言胭2020-11-23 19:002,194

  言胭回到了院子里,果然萧恩正在等着她。

  言胭把木箱子递给萧恩,交代好娘亲的嘱咐后,两个人就开始讨论刚刚见到的那个公主。

  言胭把刚刚听到的说给萧恩听,萧恩也是有点惊讶,公主二十四了长相还如此少女,身材也窈窕有致,还真是不多见。

  但是言胭总是觉得有点不舒服,这种感觉不知道如何表达,明明对方没有做什么事情,但是你有种莫名的不舒服。

  萧恩则是疑惑,皇帝一共就两个孩子,他不插手楚昭云的感情,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楚昭云和她母亲为皇帝拼过命,皇帝现在百般维护她也是应当。但是静敏公主的母妃正得宠,皇帝也十分宠爱这个女儿,当朝的青年才俊这么多,怎就没有寻得一个称心的驸马呢?

  两人对视了一眼后,摇了摇头。皇家的的太复杂,哪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搞得懂的。

  萧恩这次来其实是是有目的的,她想要见一个人。她想着那人十分有名气,应该会随他师父来才是,便想着见上一面。

  “小胭,你直到明天来的人都有谁吗?”

  言胭摇摇头,“娘亲最近都不让我出去,我一共就见过几个人,宾客的名单应该在她那里吧。”

  “不过……”言胭想了想,“我倒是听了不少人的名字,你想知道谁呀?”

  萧恩摇了摇头,“我只记得他本名,后来他跟着黄山派的掌门习武去了,据说是改了名字,后来也娶了亲。我那时恼他的不告而别,便没有详细的打听。”

  “那我就不知道了,得明天才行。”

  言胭好奇的问道,“你与他难道是青梅竹马?”

  萧恩淡淡的笑了,“算是吧,但也无凭无据,他不到十岁就去黄山了,现在怕是不记得我了……”

  萧恩的眼睛看向远方,“我一直想见他一面,看看他过得如何,不论好与不好,之后的我都能放下了。”

  言胭看着萧恩惆怅的表情有点难过,想让她开心一点,于是提议道,“萧恩,你之前来过神农谷吗?”

  “没有啊。”

  “那我们去山下逛逛吧,山下能买好吃的,还有好看的衣服!”言胭看向修竹,“你多去带些银两,我们下山去逛逛!”

  神农谷的守卫比之前多了一倍,密道口附近的人手也变多了。这些人大都没见过言胭,有些新补上来的人手也没见过修竹,自然是不放三人进密道。

  修竹便要和他们理论,萧恩赶紧劝住,“算了算了,我们走山路下去也可以的。”

  守卫也不让她们下山,说是但凡上山的客人,都要等到宴请结束才能离开神农府。

  言胭一方面赞叹这些人十分负责,一方面又气他们死脑筋,“你看我!你不觉得我和谁长得有点像吗??”

  守卫不冷不淡的看了言胭一眼,“在下不明白您的意思,希望您可以理解府里的规定,也是在保护贵客您。”

  修竹则是气的叉腰,“她是你主子!她不是贵客!”

  守卫见修竹的架势,一只手按在了佩剑上。

  修竹见他随时要拔剑的样子,也有点急眼,一时间就要打起来。

  “怎么回事。”

  玲珑的院子离这边最近,听到这里有人在吵闹,赶紧赶了过来。

  “侍长,这几位客人非要下山,属下拦住了他们。”

  玲珑看了眼气鼓鼓的主仆二人,又看了眼弯着腰的下属,无奈的叹了口气。

  “放她们下去吧,这位是少谷主,以后再遇到就莫要拦她了。”

  “是。”

  说完,守卫朝言胭单膝跪地,“小的有眼无珠,请少谷主责罚。”

  言胭被他这么一下惊到,心想不至于还跪下吧。

  修竹则是冷哼了一声,连我们小主子都不认识,就这样还来密道口当守卫呢。

  言胭赶紧说道,“倒也不必这样,我就是想下去玩会,你不认识我就把我拦住,这件事也没有错,责罚啥呢……”

  玲珑拍了拍守卫的肩膀,让他去打开了密道口的机关。

  “你们下午玩的时候要注意安全,修竹,你要保护好她们。”玲珑说完又看了眼密道,“修齐带着一批守卫在山下守着,你们回来的时候可以去找他。”

  修字辈的这一批,都是玲珑手把手带出来的,几个兄弟算是一起长大的,关系也不错。修齐是里面最年长的一个,玲珑不在的时候,他负责谷里所有的安全事务,谷里较早的那几批守卫都认识他们,后来再进来的几批,就只认识修齐和玲珑了。玲珑回来后,本应玲珑负责调配谷里的守卫,但是谷主下了命令不让他们去打扰玲珑,加上最近谷里人员众多,修齐便接过了这个职责,天天守在山下,仔细筛查每一个上山的人,时刻注意着神农谷周围的安全。

  修竹听到玲珑的话后点点头,但还是翻了个白眼给刚刚的那个守卫。

  “那你们下去玩吧,如果不回来吃饭的话,下午记得早点回来,天很早就黑了。”

  言胭赶紧答应,拉着萧恩就往密道口走去,修竹给玲珑招呼了一声后也赶紧跟了上去。

  玲珑见密道口关上后,叫过来刚刚那个守卫,“你派几个人暗中保护他们,一旦有什么情况马上联系我。”

  “是。”

  ——————————————————————————————————————————————————————————

  言胭这是第三次走密道,第一次是昏迷状态,根本不记得密道是什么样子。第二次则是和娘亲走了条谷主专属的,非常快的就到山下了。那条密道的密道口有机关,必须是娘亲的玉佩才能打开。今天只有他们三个,所以只能走普通的了。

  然而普通的密道也并不普通,里面好几条密道交叉在一起,一条路又分好几个口,言胭转的都有些糊涂了。要不是修竹在前面带着,自己肯定要在密道里迷路了。

  好不容易出了密道,还要在走一段距离才看见了些许的人烟。

  “不愧是神农谷,我在里面也差点绕晕了。就算是有人闯进了密道里,也没几个能走出来吧。”

  知道萧恩也绕晕了,言胭好受了一点。本来以为是自己不行,看来是密道确实比较难走。

  修竹则是十分得意,“那可不,我们神农谷的密道,不是我吹,即便是……”

  “好了修竹,”言胭打断他,“都是自己人就别整这些了。”

  “萧恩,咱俩去吃饭去吧,上次我和娘亲就在山脚下吃的午饭,有家酒楼的酿藕太香了……”

  言胭和萧恩一边讨论着,一边往前走去。修竹观察了下身后跟着的几人,确认了一下位置后也赶忙跟了上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