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捌 · 密道
言胭2020-11-14 19:002,348

  刘京墨,言胭,修竹这边,还在一人讲两人听的故事会里。

  而玲珑这边,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刘京墨猜的没错,这一路上遇到了两次伏击,从刀法上来看,两拨人应该是师出同门。

  玲珑驾着空马车来到了神农谷山下,谷里早就有人在山下等候,见玲珑来了赶紧走上前去。

  “属下奉谷主之命在此接应,侍长辛苦了。”

  玲珑点了点头,看了眼一路跟着杀过来的属下们,见都无大碍,就上山复命去了。

  神农谷盘踞了整座山,山顶的院落为神农府,属言氏一族。说是言氏一族,其实只剩言卿和言胭两人,言氏每代子孙大都只有一位,最多的也就两位了。但好在血脉纯正,每代都十分有作为,所以言氏一族一直延续至今。再往下则是谷里居民的住所,虽是依山而建,但都是在较平坦的地势上形成的一个个小村庄。

  山脚也有不少居民,但大都是一些商贩。神农谷多药草,多珍禽猛兽,粮食也自给自足,但是首饰和衣服,还有铁器和工具等,都需要从外购入。

  神农谷里有多处密道,是从第一代谷主就开始修建的,每一代都会再次增加,就这样在山里建了多条密道。

  神农谷的山腰以上不对外开放,即便是交易也都是在山脚下的酒肆或会馆。一是对外增加神秘感,二也是为了保护谷里世代留守的居民。山腰附近有一圈天然的屏障,形成了一整个瘴气圈,像是把神农谷从中间隔开,山下的人如若上来必须要服用驱瘴散,驱瘴散的效用有限,即便是服下了也要快速通过,不然就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没点轻功的人也不敢贸然上山。驱瘴散则是存放在神农府内,有专人看管,加上唐门这几年帮着修葺了一番,机关重重更是难以进入,在外人眼里,神农谷真的是只可远观的存在。

  这次百年宴请这么多人慕名前来,大都是冲着神农谷这份神秘感来的,毕竟能上来一次不容易。言卿也早早想好了对策,直接修一条简单的小路,驱瘴散一发,减少了进谷的门槛,凡是脚力和轻功不错的,都能轻松上山。等宴请结束,这些人走了以后,便毁了这条路便是。如果想修好,等百年后的那任谷主重新修便是。

  礼品也有要求,只能带一个,重量不得高于十两,违者驱瘴散就不发了,不想要命就自己往上闯好了。

  玲珑本想走密道,但又想看看这小路修的如何,自己身上有颗驱瘴散,便吃了以后使轻功在小路上飞奔。

  玲珑轻功了得,很快就过了瘴气圈。玲珑发现这路上有几块木板不太结实,加上药效未过,就直接顺着小路又下了山。

  玲珑往刚来的地方走着,想和山脚下的属下说一下木板的问题,走近了却发现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人也似乎有所感应,慢慢转过了身子。

  “珑儿……”

  玲珑看着唐晏,努力保持着声音的平稳,“好久不见,唐大当家。”

  唐晏快步走过来,到了玲珑跟前却不知说什么好。

  玲珑见他半天不说一句话的样子,突然有些来气,便直接从他身边走过,和属下说刚刚发现的问题。

  唐晏一言不发得跟在玲珑身边,玲珑说完后也不理他,直接往密道口走去。

  玲珑有神农谷的玉牌,加上密道口都是自己人,唐晏一个外人说什么也不可能进的了密道。

  玲珑和密道口的属下打了声招呼,径直走了进去,没想到刚一进来就发现唐晏也进来了。

  玲珑皱着眉头对属下说,“我不认识他,你怎么放他进来了?”

  “侍长,他有玉牌。”

  “玉牌?”玲珑看着唐晏手里的玉牌,“你哪来的玉牌?”

  “是谷主给我的,她邀我来府里增添些机关。”

  玲珑听完后也不回应,直接往密道里走。

  唐晏赶紧跟上,密道需要走段小距离,才能到登云梯附近,玲珑也不搭理他,快步往前走着。

  “你身子好些了吗”

  “托你的福,好的不行”

  “那就好,我一直担心那次滑胎对你的身体会有影响……”

  玲珑停下,瞪了唐晏一眼,“你是来刺激我的?”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唐晏憋红了脸,想赶紧解释,但是看着玲珑生气的样子,慌张的一句话也想不出。

  玲珑看着他着急的模样,想着自己生气还不是气坏了自己,于是使劲撞了一下唐晏,继续往里走去。

  唐晏跟在后面走着,玲珑在前面大步往前走,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停住转身问唐晏,“上次不是说再也不相见,你这次来做什么”

  唐晏想的是可不能让玲珑再生气了,赶忙说道,“对,我一直记着,你放心,我这次来真的是来帮忙的!”

  玲珑听完后差点气背过去,“你,只是来帮忙的?”

  “是啊,”唐晏赶紧从怀里拿出几张图纸,打开给玲珑看,眼里是真诚的光。

  玲珑被这一下气笑了,你是真行啊,转身头也不回的就走。

  唐晏还觉得自己表现的不错,以为玲珑愿意和他说话了,赶紧一边追一边详细说明这次来要做的事情,带了多少人,这几日的安排。

  玲珑控制住想打人的冲动,这密道和登云梯是神农谷的重中之重,千万不可失手毁了。

  玲珑面带微笑得听唐晏说话,心里想的是一会到了地面上定要把你打的面目全非。

  而煎熬的,不只玲珑一人,在府前等着的言卿,已经没办法在原地站着了。

  唐晏和玲珑的事她也是知晓的,也是造化弄有情人。她本想借这个机会找来唐晏,打算设计点小情节帮两人拉拉好感度。没想到唐晏速度如此之快,今晚就来了,言卿本以为他明日才能到,所以才让刘京墨今日去接替,让玲珑今晚先赶回来,就是不想让两个本就有误会的人再撞见。

  没想到啊没想到,她刚刚还在为自己绝妙的计划感到骄傲,就收到两人一起进了密道的消息。

  言卿只盼着两人在密道里不要打起来,毕竟修葺起来费时费力,还不一定能成功。

  还期望唐晏多解释一些,别闷着啥都不说。玲珑也冷静一点,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言卿这边正祈祷着,突然听到前面传来打斗的声音,不好,两人是不是打起来了!

  言卿赶忙叫上修乐赶过去,隔着不远就听到唐晏在解释,“珑儿,我确实不是来找你的,你相信我啊!”

  “去死吧你!”

  “珑儿,你听我解释啊,我真的是来帮忙的,不信我可以给你看谷主的信件!”

  “看个屁看!有本事不要躲!”

  言卿听的是满头大汗,唐晏看着挺稳重一人,怎么净说写讨打的话。

  修乐看着停下来的言卿,又看了眼不远处打起来的二人,“谷主,要去拦一下吗?”

  言卿琢磨了一下,唐晏挨打这波活该,于是果断转身,“修乐,就当没看见,我们赶紧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