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柒 · 旧事
言胭2020-11-13 19:003,245

  玲珑寻了处医馆,随意买了几颗治疗风寒的药丸。

  想着一会回去小主子应该就差不多了,但是还要带回去药蒙混过关,就找了家糖铺子,威胁店家照着药丸的样子现做了几粒糖丸,给小主子带回去了。

  回驿站的路上,又偶然遇到了几位前往神农谷的客人,自己的身份算是在驿站传开了。

  玲珑面上客套着,心里在盘算是晚上启程还是明天。

  夜晚启程速度会快一些,但就怕路上有伏击。白天虽然安全多了,但是这么个客套法,明日正午能顺利到就不错。

  玲珑正想着,突然看到手下在不远处给她做了个手势。

  玲珑担心言胭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于是赶紧应付完眼前人往回赶。

  到了门口后,手下告诉她刘京墨到了。

  玲珑点点头,心里却疑惑他来做什么。

  玲珑推开门,确认周围无人后轻轻关上门,转身对着刘京墨拱手道,“刘管事”

  刘京墨点点头,示意玲珑做到桌子旁。检查了一下言胭还在睡熟,就也坐了过去。

  “我奉谷主之命,陪少谷主先留在这里。今晚你照常启程回谷,路上如若遇到什么人,只管动手便是。处理好就尽快回谷,尸体明日有人去收。”

  “属下遵命。”

  “这次修齐会跟着你,周围的人手也都换好,路上注意安全。这一路你辛苦了,谷主托我把这个带给你服下,隔壁开好了房间,你休息一会儿准备启程吧。”

  “是”玲珑接过白瓷瓶,这是谷主给她配的药。自从那次滑胎,她的气血流失许多,多亏谷主这些药给她慢慢补了回来。

  说到药,玲珑拿出包着糖丸的药包,解释了来龙去脉后交给了刘京墨。

  刘京墨对于玲珑给她下药这件事表示不认可,毕竟他的印象里言胭一直挺乖的也不说话,但还是接了过来。

  刘京墨在玲珑走后,把修竹叫了进来。谷里细心且功夫不错的很多,但是修竹这孩子比较活泼,安排给言胭,既可以陪她解闷,还能保证她的安全,再合适不过了。

  修竹从窗户直接跳了进来,一边拍着腿上的尘土,一边朝刘京墨走了过来。

  “修竹,等她醒了以后,你来服侍她,一定要寸步不离,尤其是不在谷里的时候。”

  “属下遵命。”

  修竹想了想,“刘管事,我倒不是不想服侍,但我还是想问为啥不找谷里的女娃娃来呢?”

  “你谷主说,怕哪天在路上你少谷主遇到喜欢的人,但是人家喜欢她身边的侍女,怕你少谷主会伤心欲绝。”

  修竹被这个理由震惊到,但还是点了点头,“谷主考虑的实在是周全。”

  刘京墨看着时辰也差不多了,让修竹出去准备一下易容的材料,自己去把言胭摇醒。

  言胭听到有人喊她名字时就有点要醒了,可眼睛还没睁开呢,就感觉到有人在使劲摇她,摇的她头疼。

  “停停……等等一下!”

  刘京墨在言胭面前摆摆手,“小胭?看看我是谁?”

  言胭眨巴眨巴眼睛,看到眼前的人不由得吓了一跳。

  “你……骗子叔叔???”

  刘京墨拍拍言胭的头,“算你有良心,还没忘了我。”

  言胭看他在桌子旁悠哉悠哉的喝茶,十分震惊,他怎么会在这里!

  言胭从床上慢慢做起来,觉得手上好像多了点重量,低头一看是对玉镯。

  难道是骗子叔叔送的?看着不像啊……

  言胭刻意晃了一下双手,见刘京墨没有任何的反应,想着应该不是了。玲珑又不在这里,索性摘下,收进了包裹里。

  言胭收好后,发现刘京墨就悠哉悠哉得坐在那里,想着许久不见突然出现一定有妖,便眼神里带了那么点儿怀疑,上下打量他。

  刘京墨被看得别扭,“你怎么这么看我”

  言胭盯着他直摇头,慢慢下床走过来,“我觉得,你不对劲……再说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呢,玲珑姐姐去哪了?”

  “玲珑今晚有事,先回去了,我陪你在这里玩两天。”刘京墨突然想到那包糖丸,拿出两粒给了言胭,“这是玲珑给你带的药。”

  言胭就着桌子上的茶水服下,一边回味药丸的甜一边思考刘京墨说的话。

  “你把玲珑姐姐弄走的?这样的话……莫非你也是神农谷的人?可是娘亲从来没给我说过呀”

  “没给你说的事多了去了,想听?”

  言胭狂点头,她可太愿意听别人讲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了。

  “这样,一会有个叫修竹的贴身侍从会进来,这是你娘亲安排的来照顾你的人。我呢在执行一项秘密任务,你如果听话我就把你想知道的都告诉你。”

  言胭点头,这都是小事,她最会察言观色了。

  “你娘亲是神农谷的谷主,这事儿你肯定是知道了。这周围啊,有不少想对神农谷下手的人,你觉得谁最危险?”

  “那肯定是我啊!”

  刘京墨顿了一下,他可能没表达清楚,“理论上应该是你,但是这些人只知身份不知长相,所以你是安全的。我常年在谷里处理事务,他们也都见过我,你觉得我们谁最危险?”

  言胭想了想,“那就只能是修竹了”

  “???那为什么呢?”

  “你想啊,他们不知道我长啥样,我应该比较安全,你又有武功,你出事了还能跑,那就只剩修竹最危险了。”

  刘京墨觉得自己应该为她的分析鼓掌,但同时也很想拍她一掌。

  “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但是……好了我也不和你说这些有的没的了,你也别分析了。一会修竹来给我易容,在城南的这两天,我是老爷,你是小姐,他是下人,明白了吗?”

  言胭看到他眼里的火星儿,虽然还有疑问,但还是乖乖闭嘴点了点头。

  修竹进来帮刘京墨易容,易容前还是风度翩翩的模样,易容后就有点像话本里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软弱书生。

  不对,是软弱书生他爹才对,易容后的刘京墨怎么看也有五十多岁了。

  刘京墨对于易容后的模样十分满意,“怎么样乖女儿,爹爹帅不帅”

  言胭内心呕了一下,但还是十分配合得点头。

  “行,躺了一天你也饿了,我们下去转悠转悠。”

  三人下楼时,太阳还是挂在空中,这个时间大都在房间了休息,所以酒肆里没有什么人。

  刘京墨选了个僻静的包间,三个人就在这里吃饭了。

  “你也别站着了修竹,坐下一起吃。”言胭见修竹在旁边站着,赶忙招呼。

  修竹看了一眼刘京墨,纠结自己要不要过去。虽然自己以后就跟着少谷主了,可刘管事还在跟前儿呢,这……

  言胭看了眼刘京墨,转头和修竹说,“你以后跟着我,你就听我的就成。”

  修竹见刘京墨没有什么表情,应该就是默认了,于是答应了一声高高兴兴的坐了过去。

  “骗子叔叔,咱们开始吧!”

  “骗子叔叔是啥呀……”

  “你别打岔,”言胭制止了修竹继续问下去,转头乖巧地看着刘京墨,“你说吧我一定认认真真的听着。”

  “我呀,按理来说应该是你爹爹……”

  “?你要这样可就没意思了,我回去就要给娘亲告状,说你占我俩便宜!”

  “当年我与你娘亲都准备订婚了,要不是中间出了岔子,现在孩子都和你一样大了。”

  “……你才是岔子!”

  “刘家和言家是世交,我父母那辈发生了些变故,你娘亲的双亲,我的双亲,都死在了那场变故中。自此老谷主就一直在暗中照顾我,并有意培养我来帮助你娘亲。你娘亲离开谷里没几年,老谷主的身体就开始出现了许多问题,谷里的事务也是我一点点接管处理。但是我终究不是言家血脉,对神农谷只是义务并无责任,如果交给我的话,我定不会用上全部的心思。所以当我发现老谷主快要不行的时候,赶紧去通知了你娘亲,她便回来主持大局。那时不少人想趁着你娘亲刚坐上谷主之位,搞一些小动作。虽然我和你娘亲可以自保,谷里也不乏武功高强之人,但总会有保全不了你的时候,所以决定不带你回来,将你托付给青衣坊。青衣坊里有楚昭云,谁不知道皇帝最宝贝这个公主,即便是江湖中人也不愿与皇家为敌。当时想的青衣坊每年进去的女娃也不少,把你放进去也不会太明显。坊主萧胭和你娘亲也有交情,把你放在青衣坊是最安全的。”

  “也不是最安全的其实……”言胭想了想,“我刚去的那年,萧恩本来要带我出去,可是没过多久她就受伤了。”

  “那几年是不是你就没有出过青衣坊,坊里大部分人基本都在?”

  “是啊”言胭点点头,“坊主姐姐不让出去,说外面太乱。”

  “她倒是没有骗你,那几年我和你娘亲将神农谷里外打理了一番,也触碰到一些人的利益。他们忌惮我二人,便想对你动手。萧恩受伤那次,应该是看到了你娘亲给萧胭的信件。信上说了可能有人会去滋事,萧恩大概是想给你出头吧。不过那两年青衣坊确实不太太平,青衣坊的仇家借此机会也动手了。我和你娘亲的本意还是不暴露你的任何消息,也不敢派太多人过去,只能你们自己扛着。”

  言胭听完,叹了口气,本来说到萧恩就有点想她了,知道这件事以后更觉难受。

  “听你这么说,我身边所有人都是在保护我是吗”

  “差不多,”刘京墨拍了拍言胭的肩膀,“你也不必太难过,会遇到的人自然会在遇到。也不必觉得亏欠,如果他们有难,神农谷自然会竭尽所能去帮她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上朱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